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127 姬蘅游街尊严全无 南海设宴谁惹桃花

关注
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127 姬蘅游街尊严全无 南海设宴谁惹桃花www.shan-machinery.com

只跟到半路,东华向连宋和折颜传了个音,“时候不早了,我们得办事去了!”于是和白奕打过招呼,东华、折颜和连宋,带着非要跟着的成玉,从蘑菇集撤了出来,即时就往南海去了

这边厢,青丘的民众并未打算就此放过姬蘅。

都说青丘民风淳朴,上至狐帝,下至普通百姓,都是些直来直往的性子,也各个都是嫉恶如仇。平日里各自安养生息,晃眼看去只道是男耕女织一片田园宁静的生活,也不曾囤个兵操个练,实则修炼都从生活中来,故而除了狐帝一家子的上神之外,青丘狐族其他众狐也并非软弱之辈,只是深藏不露,从不在意功名罢了。

是以,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天君,对狐族也是颇为忌惮的,这才有他一心要天族与狐族联姻,来巩固四海的太平(和他的君位)。

此次他们的小女君凤九“身陨”,青丘众仙原本就心疼得紧,正赶上姬蘅这一出,他们就像憋了很久的伤心和怨愤终于找到了对的发泄口,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了她。

终于从这不长不短的集市穿过时,已是红日当空,正午的阳光早已晒干了姬蘅身上的雨水和血水,疼痛也变得有些适应了。

痛则痛矣,毕竟不是抽筋扒皮,对于一个十万岁上下的魔族来说,皮外伤也并非太大的事情。痛苦之处,一是秋水之毒,深入肺腑,仅一个上午就在不知不觉中发作就好几次,且毫无规律可言。二则来自她内心的不甘。身为魔族公主,除了当年煦阳魔君强势指婚和东华帝君对她万种风情的视而不见,她何曾受过什么委屈,更别说像今日这边被绑着游街示众,遭人唾骂,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而东华帝君真的没有一丝一毫帮她。

痛是痛得彻骨,伤也伤得彻底,被连宋禁了声的她连哀嚎的权利都没有了。如今别说帝君亲自定她的罪,更不可能救她,就连数万年一直跟在她身后的超级备胎燕池悟也不再管她,原本作为自己护身符的“孟昊之女”的身份也不复存在,除了凄凉和绝望,她也就只剩下恨了。

白家可也是深深记得帝君吩咐的“别让她死了”,想着无论如何也要留她一条命,等着凤九回归后亲自处置方能解心中之恨,所以尺度也把握极好,适时招呼着收了手,将姬蘅重新押解至堂亭山下,依旧绑了起来,着了专人看守,由她食风饮露。

于是,青丘一家老小回到狐狸洞中,这才有时间难得地吃了一顿团圆饭,将凤九的情况也与老大和老三说上一说。而落了单的重霖和司命,一讨论着这两日从揭晓姬蘅身世到今日青丘之事,重霖关心的是这新闻通稿该如何写,才能既讲清楚重要的事实,还不让帝君和孟昊将军的光荣形象受损,又能让姬蘅完完全全地身败名裂,遗臭万年;而司命觉得,成玉元君今日的说书就不错,稍作加工,便可在九重天上赚到不少金叶子。

东华一行也没花多少时间就到了南海。他们到达之时,南海水君已派了他的大皇子淳耀等候多时了。

连宋前日里传信给南海水君,只说了他要往南海来,并没有说东华也会一同前去,所以大皇子第一眼看到东华帝君时,竟激动得差点失了声,毕竟他长到十几万岁,这还是东华帝君第一次踏入南海水域。

愣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方向众人行礼道:“在下南海大皇子淳耀,恭迎帝君、三殿下!”再抬头,发现还有二人未曾见过,礼貌道:“不知这两位仙友是……”听闻淳耀招呼,连宋和成玉这才想起,光给成玉换了男仙衣着装扮,却忘了要想个相配的名号。连宋刚向大皇子介绍完不大出门的折颜上神,摇着扇子一边想着怎么介绍成玉,却被成玉抢了先:“小仙玉成。”

简单介绍完毕,大皇子一边差了下人赶去向水君报告,自己则在侧前方缓缓引着路,将各位带向南海水晶宫中。

“成玉,玉成,这也就你想得出来!”连宋在成玉耳边嘀咕着。东华和折颜回头看着这两人,也是相视而笑。

还未到正殿,就见一白发老仙一路奔来,正是南海水君。后面还跟着一队人,连宋认得第一个正是鲛人族的首领沐宏,后面几位,是南海的几个小辈。

到了帝君跟前,那水君带头跪下行礼,“小臣拜见帝君。不知帝君驾到,臣等有失远迎,请帝君赎罪!”鲛人族首领也跟着说道:“鲛人族沐宏拜见帝君。”帝君道:“无妨,并无公务在身!”又见过折颜和连宋,水君亲自引路,将众人迎进了水晶宫正殿。

南海一向富庶,水晶宫中光影交错,富丽堂皇,和九重天相比,自是另外一番,尤其正殿中,华丽的珍珠、珊瑚和奇石,一眼望去比比皆是。要说这南海众人办事效率也真是高,就一路进来这点时间,已在上首的位置,给帝君置办好了尊位。

将帝君迎上尊位,水君在侧旁陪着,其他各位这才各自落座。

要说着鲛人族,原来的聚居地主要是长海,但数万年前的的鲛人族首领甚是羁傲不逊,把个懦弱怕事的长海水君欺负得像个孙子似的,当年夜华就亲自施计,让长海水君求他亲自平乱。

这乱是平了,但毕竟鲛人族骁勇善战,一战下来长海和鲛人族都死伤不少,两族的仇怨也算是结下了。后来还是连宋这个四海水君出面协调,在鲛人族中另选了年轻又有见识的新首领。在连宋的斡旋下,鲛人族得以在南海一隅重新扎根,繁衍生息,而鲛人族的首领也娶了南海水君的侄女为妻。一时间,南海与鲛人族可算是亲上加亲,相处融洽,这鲛人族也才不至于凋零。而原本长海边鲛人族的领地,也一直荒芜着,没有天君的指示,长海水君也不敢去多加干涉,更别说要占为已有了。也正因为如此,鲛人族一直是连宋,不仅是高高在上的天族三殿下和四海水君,还是恩人,对他是尊敬有加。

各位刚落座,水君就端起酒杯,向诸位敬酒,连声道各位远道而来路途辛苦,请各位先尝一尝南海的佳肴,观一观南海的风情。

不一会儿,一组组美人翩然而至,歌舞升平。

连宋很快发现,每一组歌舞的女子,都有一个穿着清丽的女子领舞。一曲舞罢,其他舞者皆快速退下,只留得领舞的女子站立一旁。几曲舞下来,就留下四位女子一字排开,立于水君侧下方。

连宋还很快发现,有一个女子,似乎时不时地盯着他身旁的成玉,顿时有些吃味。他轻轻俯身对成玉道:“成玉,你有么有发现,对面有个女子一直偷看你!”

“你有多无聊!我有什么好看的?”

“你当然好看,在我眼里,成玉是最好看的!”

成玉恨了他一眼道:“无聊!你看仔细看,明明是有个美丽的姑娘盯着帝君在看,还有个美丽的姑娘盯着三殿下在看!看来三殿下要走桃花运咯!”

连宋端起一盏酒,借着喝酒又不露声色地看着几位女子。

“成玉成玉!你说的没错,果然那个绿衣的女子一直在看帝君呢!那女子我记得似乎是鲛人族的大公主,别是真看上帝君了吧!你别说,还真是亭亭玉立,别有风情啊!”

“风情你个鬼啊!想什么呢?我告诉你,你可不能怂恿着帝君以se诱人,如果帝君敢对不起凤九,我可不依的!”

“哎,成玉,你正经一点好么?谁se诱也不会是帝君啊!他老人家眼里除了凤九还有谁?”

两人正私下一番讨论呢,此时又一曲舞罢,这女子队列,一下变成了五人。

“你还别说,这南海和鲛人族,还真是人丁兴旺!”正说着,南海水君和鲛人族首领就起身走到女子跟前。

“帝君,三殿下,折颜上神,今日几位远道而来,小女献上歌舞助兴,不知各位觉得可还好?可否容臣一一介绍?”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