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刺”迪士尼

关注
“背刺”迪士尼www.shan-machinery.com

迪士尼正在创造了另一个宇宙。

细数迪士尼旗下的经典角色,我们会发现,无论是迪士尼工作室自己创造的米老鼠、公主系列,还是收购其他工作室旗下带来的环游记系列、漫威系列和星战系列,每一个IP都能构筑起一个完整的宇宙世界。

事实上,经典影视打造只是迪士尼的一小部分,迪士尼主题乐园也有所涉及,进入21世纪后,除了自己创造角色,迪士尼还在不断扩大自己的IP资源库,先后收购了皮克斯、福克斯等一众知名动画工作室。

然而,迪士尼的发展似乎并不是我们想象那般顺风顺水。

《冰雪奇缘2》和真人电影《花木兰》上映均遭遇了口碑滑铁卢;

受疫情影响,迪士尼从主题公园、商店零售店到游轮和电影制作,各个领域均受到冲击,2020年财报显示公司亏损近29亿美元,与2019年104亿美元的利润形成鲜明对比;

去年5月,字节跳动和迪士尼发布联合公告称,迪士尼流媒体业务负责人Kevin Mayer加盟字节跳动,而Mayer此前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接替迪士尼CEO的人选之一。

我们不禁好奇,眼下的迪士尼是遇到了增长瓶颈了吗?基于此,本篇新眸将从以下三个角度出发,拆解迪士尼的商业宇宙:

・ 百年迪士尼,曾踩对过哪些风口?

・ 眼下的迪士尼暗含着哪些隐忧?

・ 迪士尼下一个IP宇宙会是什么?

01

巧妙布局,步步为营

我们所熟知的迪士尼,距今约有百年历史。

1923年,Walt Disney和兄弟Roy O.Disney在好莱坞签订第一部短片《爱丽丝喜剧》的发行协议,以此为标志,迪士尼公司正式成立。

自经典动画人物米老鼠于1928年正式亮相后,变成为了迪士尼的形象代表。1937年,迪士尼推出了第一部完整长篇动画电影《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一经上线就大受欢迎。要知道,当时正处于美国的经济大萧条时期,这部影片的制作成本高达149.9万美元,至今仍被认为是电影界最伟大的成就之一。

二战期间的迪士尼,曾遭受到了一定的冲击,但战后迪士尼立即作出调整,转向真人电影制作,回归经典《灰姑娘》的真人电影《金银岛》让迪士尼大获成功。于是,迪士尼旋即借势推出了一系列经典作品,包括《海底两万里》《长毛狗》和《欢乐满人间》等。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Walt似乎并不满足于影视制作,开始谋求新突破。

1971年,坐落于佛罗里达州,占地面积达28,000英亩的华特迪士尼世界的开业,标志着迪士尼事业版图向线下实体产业的开拓。

随着电影制作产业转移和家庭电视兴起,迪士尼的布局开始向有线电视转移,推出了迪士尼频道。紧接着,迪士尼又陆续收购了Capital Cities/ABC,10家电视台、21家广播电台、7家日报和4家有线电视网的所有权。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迪士尼再一次作出战略调整,通过疯狂收购动画工作室不断壮大自己的IP资源库。2006年,收购皮克斯动画工作室、2009年收购漫威、2012年收购卢卡斯、2019年收购21世纪福克斯,也因此,迪士尼被冠以“IP狂魔”的称号。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2020年受疫情黑天鹅的影响,迪士尼的线下游乐园产业面临大规模停止营业,营收陷入低迷,但迪士尼于2019年推出的流媒体Disney+却在此时大受欢迎,疫情催化下的线上活跃用户得到大规模增长,超出迪士尼此前预期。

从线上的电视电影娱乐业,到线下的游乐园产业,从影院到流媒体,可以感受到的是,迪士尼已经建构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全球商业版图。

02

危机暗藏

2019年末,《冰雪奇缘2》终于与观众们见面。

距2013年推出《冰雪奇缘》已经过去了六年,这次阔别许久的回归被认为是迪士尼的王者归来,受到了观众的热烈期待。然而,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冰雪奇缘2》一经上线,豆瓣评分就一跌再跌,相较于第一部8.4的高分,第二部7.1分的评分虽不能说低,但也确实不怎么样。

观影之后,许多网友吐槽影片是“在MV中插入电影”,“及格线之上,佳作之下”。相较于第一部影片,第二部整体弥漫着温吞拖沓的气质,情节推动全靠尬唱,难免被认为是买着电影票来听音乐剧。

《冰雪奇缘2》的口碑暴跌,究竟是迪士尼难逃“续集”噩梦,还是制作方不再用心,我们不得而知。但如果说《冰雪奇缘2》遭遇滑铁卢是由于续集原因,那么迪士尼2020年推出的真人改编电影《花木兰》就没有理由再去怪罪外部因素了。

由于疫情影响,《花木兰》的上映日期被一拖再拖,吊够了观众们的胃口。结果迪士尼出品的金字招牌,刘亦菲、甄子丹、巩俐、李连杰等豪华演员阵容都没能挽回这部剧口碑的扑街。

剧情涣散、表演僵硬,不必要人物的添加以及镜头分切的杂乱无章,不禁让人疑惑,迪士尼投入两亿元的预算都花在了哪里?

影片上线一周,《花木兰》的豆瓣评分直线下跌,目前已经跌至5.0分,可以说是迪士尼史上评分最低的影片,人们对迪士尼的好感度愈发降低,甚至有网友预测,迪士尼下一部上线的《黑美人鱼》极有可能打破《花木兰》记录,再创新低。

图:冰雪奇缘2、花木兰豆瓣评分(来源:豆瓣)

除此之外,2020年发生的系列事件也对迪士尼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目前,迪士尼营收主要依靠的还是线下游园产业和酒店服务业,疫情影响之下,迪士尼乐园的停业时间长达半年之久,这对迪士尼的经营压力可想而知。尽管国内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但世界范围内疫情的蔓延还没有结束,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迪士尼的主题公园、度假酒店、商品零售店的经营将持续受到影响。

而看似涨势颇好的Disney+,可能是有些高兴过早的嫌隙。

迪士尼近两年来在流媒体业务上投入较多,如今看来已经是蓄势待发,但其制作能力似乎还无法跟上流媒体快速发展的脚步。

在迪士尼最新公布的50多部新作品中,能够登上Disney+的作品不到十部,更多的是迪士尼对于后五年工作一个规划。与此同时,眼下Disney+上已有的作品,有超过90%的内容是基于现有IP打造,到目前为止,支撑Disney+的原创内容只有星战衍生剧《曼达洛人》和音乐剧电影《汉密尔顿》。

IP的创新与续存,一直是迪士尼庞大宇宙存在的核心。虽然近十几年来,迪士尼接连收购了几家知名动画工作室,但在自己的IP创新方面却迟迟没有动作,一直靠推出续集来收割观众,显然诚意不够。

需要注意的是,迪士尼应该明白,Disney+的用户增长一定程度上是沾了风口的光,疫情期间居家人数增多,是导致Disney+的用户数量的直接原因,随着复工复产,社会运行的有序恢复,Disney+如何在保持现有用户的同时,继续吸纳更多的用户,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03

到下一个IP宇宙去

复仇者联盟的大获成功,也许可以给迪士尼带来一些启示。

前段时间,《后妈们的茶话会》在网上传的十分火热。强势、聪明又腹黑的三位后妈的坐在一起谈话的气势咄咄逼人,而那高贵又优雅的气质让观众又爱又恨的同时直呼上头。在《后妈们的茶话会》中,经过二次形象塑造的白雪公主的后妈,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有事业心,智商一直在线,不会沉迷于情情爱爱的典型女强人。

对比白雪公主这位不需要花费任何心力,命运安排之下坐拥一切的公主,努力争取,会嫉妒会生气的后妈似乎与观众的距离更近,更加真实,更能引起共鸣。

图:后妈们的茶话会(来源:B站)

对现在的观众来说,对于影视剧的接受标准正在经历由“美”到“爽”的转变。

换句话说,之前观众在作品指向上更加在意的是思想性、审美性和历史性,而随着受众观念的转变,观众更加注重的是身体性、代入感和想象性满足,这种满足感就包括了对于权利、财富、情感的想象性满足。

需要注意的是,互联网塑造下的新观众,他们在观看时十分期待将自己的感受和观点通过互联网分享出去,并从这种分享中寻求认同感和归属感。相较于迪士尼的公主天团,也许迪士尼在剧情中刻画的那些反派人物更容易激起人们的认同感和想象性满足,更受现代人的欢迎。

在一众公主可可爱爱、没有头脑的衬托下,反派显得精明干练、有明确的目标或目的,性格形象也十分鲜明。加之反派不同于常人的坎坷人生经历也成为了吸引观众的一大亮点。所谓善良的人千篇一律,可恶的人各有各的不同。依靠已经拥有的影视知名度,对现有的反派角色,进行二次的加工塑造,赋予反派以更加饱满丰富的性格形象。

如果迪士尼在短时间内无法打造出一个全新的IP,也许考虑再造一个反派宇宙IP也未尝不可。当然,以上只是笔者的一个效法,毕竟,想要再造一个IP宇宙绝非说说那么简单,对人物形象的刻画、叙事结构的搭建、受众心理的把握都是需要考量的。

对于迪士尼来说,眼下最重要的是,在保证源源不断的创造力同时,还需不断调整策略规划,以应对新变化。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