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法与特别的关系就好似法典的总则与分则的关系

关注
普通法与特别的关系就好似法典的总则与分则的关系www.shan-machinery.com

学习法律学的最高境界就是将整个法律体系化或者叫做系统化,我们把法律进行了实体法和程序法的划分,又在其各自的名头之下,进一步的划分了各自的部门法体系,有些体系划分的十分的合理和得体,有些划分似乎显得很是牵强。这对我们学习法律带来了无形的困难和阻力。我个人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把整个法律及其分成下的法律部门体系做一个大法典来看,然后各个部门法成为大法典的内容,这样的学习法律会不会变得更加的容易一些,至少在入门方面不那么的唬人。

研修法律学,尤其是在在面对具体的法律部门及其法律条文规定时,普通法与特别法的关系是始终绕不开的,因为这是法律的适用问题,最为直观的一次体现,牵涉到具体该适用哪部法律的条文,其结果可能存在着重大的差异。对于法律人来说,二者的关系方面,适用的基本原则就是特别法优于普通法来适用,为什么特别法要得享受着这种“特权”,不仅仅是因为这种特别的规定是一种法律强力规制凸出作用,更是法律对社会生活规范的强调。特别法会更加突出的表现对某一社会问题的最大的着墨和重视,从而让这种社会现象不再是法律问题的“盲区”。

在同一个法律事实规范的界定面前,优先使用特别法,而不适用一般法的道理,类似的内容来看,就好像一部法典或者法律的总则与分则的关系,在这种关系当中,优先适用分则的规定,这是因为分则规定的具体清楚,针对性强。总则的一般性规定往往都是原理性的和宏观性的,抽取该部门法的总的原则和要义,对分则进行指导和监管,就是让分则的内容“有案可查”,不能够跑得太远了,没有一个轨迹,从而“漫无目的”,让法律失去了其应有的规范性的作用;而对应的分则内容呢?自然是具体到位,落实到每一个需要规范的社会内容的“点子”上,包括法律构成和法律责任与后果,在程序法适用方面,可以直接拿来使用,用法言法语说就是直接的援引该法律法条规定条款和内容,具体实用。因此、对比特别法,针对某一方面,“特事特法”,正是普通法所不具备的,当然普通法也有非常特别细致的地方,但相对于特别法的“特别”凸出,普通法的规范还是不够的。

另外,还得要说一句,所有的法律反映的都是社会中的现象的规制性为题,但是法律对于极其罕见的社会内容是不会做出具体的规范的。针对“千年等一回”的社会现象,如果法律条文作出了积极的规定,那么、这个法条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死法条,因为在现实社会中难以起到任何的作用。“冷冻法条”或者“僵尸法条”,就是这么来的。

还好在适用法律方面,我们国家并没有规定基本法律要优先适用,而非基本法律即普通法律(一般法律)次要适用的法律规范;否则、一方面很多事情出现“对折”的问题,另一方面还要出台法律进行对这种适用性的问题方面进行规制。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将是一个法律无休止的循环了,这是很糟糕的。

学习法律和适应人生差不多,有时候需要简单地来面对其中的“是是非非”,如果陷进去其中的“沼泽”了,那就很难再走出来。举个例子释明一下:如今我们对销售已经是耳熟能详了,销售是什么呢?就是买卖。买卖简单对待,就带卖出去和买进来,付钱就行了,嘛事儿没有。可偏偏就有人玩起了其中的猫腻儿:用自己的实物抵债还属于善良之辈;有人用他人的物品抵债(质押、抵押、留置)、第三人不知道怎么办?问题出现。还有用空手套白狼的所谓的人格担保,他妈的、其实一分钱都不值,问题出现。在实务中,原本是简简单单货到付款的关系,有人就是赊账,有人为了多做点儿业务,还真的“放账”了,问题出现。于是有人搞了什么月结、季度付款、半年付款、甚至是年付?光光是退货和对账的繁琐,有时候就能够衍生出一大堆儿无法调和的事儿,问题出现。更有“窃国大盗”般的,玩金融的,用所谓的金融杠杆,即无限的金融衍生品为工具,无底线的玩下去,最终谁是接盘侠,谁就会被玩儿死。可想而知,最终倒霉的只是出于社会底层的大部分百姓。就像最近有关的某宝的金服集团吵吵着要上市,被数部门联合叫停,其负责人被当面约谈:小子,玩儿大发了啊!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啊?政府的底线是有限度的,用30个亿倒腾成3000个亿,不知道自己有多虚啊?一顿训斥,高调的势头像开水壶的沸水那样,终于冷却了,消停了。正如有关的评论,人民的中国,是人民的时代,不是你一个人的时代,也压根儿不会有,离开了一个你,照样发展的很好。吹捧得到天上了,真的会摔得很疼的。

无论是做什么事情,回到了问题的本质上,都是那样的简单,朴实无华。很多的弯弯绕绕的存在,那是人为的思想壁垒所造成的后果。为什么出现了那么多的违约,那么多的人借钱不还,那么多的人处于道德的危险地带。贪欲、让这一切的简单变得复杂和繁琐。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是公平的、公正的、公众的公共主义国家,而不是私有的、少数人的、权贵的金钱主义为本质特征的资本主义国家。因此、法律人在看待社会问题和法律问题时,应该有化繁为简的能力和举重若轻的气质。

对于法律原则与法律规则、普通法与特别法、法典总则与法典分则的关系的认知,看清楚其中的“纷纷乱乱”。其实、关系很简单,只不过是人心想得太复杂了。简单,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本质涵义,但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事儿,在有人类存在的社会中往往表现会出来的内容和形式都却是复杂的。回归简单,才能够看到那一缕真正的光色。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