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有哪些值得一探的废墟?

关注
上海有哪些值得一探的废墟?www.shan-machinery.com

废墟探险录001号——美国梦幻乐园【地址在这里!】

黄生走进我们编辑部的时候,正是下午三点。

阳光暖热地铺满了房间,人走过的时候会带起一阵青烟似的灰,光线就像一道道细刃,把平静的空气切割成迷幻的角度。

黄生在沙发上坐下,白球鞋脏了头,鞋底边缘上结了层干干的泥巴印子。

我给他递了杯茶,指着他的脚打趣地问:“这是去过泥巴地了?还是太久没刷鞋啦?”

黄生没有接茬,反问我:“听说你们这儿收故事,对吗?”

我:“收。”

黄生:“吓人的故事成吗?”

我:“题材百无禁忌,但得是亲身经历的、有意思的事儿。”

黄生下意识捋了捋手臂上的毛衣,我瞥见他的右手腕上有一串带金眼儿的黑曜石。

这玩意儿,辟邪专用。

我心想:这故事,有戏。

我给黄生倒了杯茶,黄生低着头按手机,三下两下递给我,我接过来看,他搜了这么个地方给我看:

我:“美国梦幻乐园,在哪儿?旧金山?华盛顿?”

黄生干瘦的脸似笑非笑。

“上海。”他说,“1996年开的,5年后倒闭了。”

我:“为什么倒闭,闹鬼了吗?”

黄生:“开的时候倒没听说有这档子事儿。看网上有住这地方对面的人说,当年一起开的老饭店至今还好端端开着,就它给倒了。听说是经营不善吧。”

我:“不应该呀,喏,你看。”

我把手机递还给他。

国人好赶热潮,迪士尼上海开园至今热度不减,每逢节假日大排长龙,不至于不买这上海滩第一号乐园的单呀?

黄生:“谁知道呢,经营不善莫不是官方说法,我看还有人说,这里走过水,出过事故。”

我:“什么事故?”

黄生神秘地凑到耳边:“听说,有学校组织小孩儿来这里春游,出事了。”

我还想再追问,黄生打断我:“民间关于这个乐园的说法众说纷纭,无神论者坚持说这就是投资方对市场脉络把握不准确,盲目投资的缘故,好事者则举了很多例子来说明这里事故频发,必有异端。但无论是哪个原因,这个乐园确确实实是在2001年就倒闭了,没想到更多的故事反而都是发生在它倒闭之后呢。”

我:“你去过?”

黄生吞了一大口茶缸里的水,拿手背胡乱地摸了摸嘴:“来,我跟你说我去这里探险的经历吧。”

以下为黄生口述故事,编辑部同事整理:

我叫黄生。吕洋是我的网友,我俩在一个灵异地点探秘的暗网搭上线了,经常会交流一些猎奇好玩刺激的地点信息。

美国梦幻乐园,这个地方就是吕洋告诉我的。

说走就走,今年二月的时候,吕洋和我特地从天津和哈尔滨飞去了上海,准备一探究竟。

算起来,这座乐园从2001年废弃至今,已经有整整16年无人问津了。不对,也不能说完全无人问津,从某个时刻开始,关于这座乐园的灵异传说就在网络上悄悄传开了,因此有一些胆子特别大的人或灵异事件爱好者,开始前往这个废弃的乐园探险或朝圣。

民间流传着一个不成文的传说,这里只适合白天前往,天色暗下之前一定要抓紧出来,否则真遇上什么脏东西就难办了。

我把这个传说告诉吕洋的时候,他哈哈大笑:“那咱们一定得待到天色暗了,我这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见到个活的鬼,不然大老远跑这一趟多没劲啊!”

我不想被他说是个怂货,但为了以防万一,去之前,我还是带上开过光的玉坠子和一包庙里求的香炉灰,关键时刻指不定还能保个命。

那天是周六,阴天。我们约在乐园的大门口,我先到的,就站在门口等吕洋。

天气虽然有点冷,可是没什么风,我一个人站在这里,总觉得周遭过分安静得渗人。黑峻峻的树枝上,树叶是黯淡的灰黄色,偶尔有几只叫声特别难听的鸟从一根树枝跳跃向另一根,折断的枯枝裹挟着落叶滚下,倒是制造出了一点点声响。

我给吕洋打电话,让他快点过来,吕洋在电话那头应着好的好的就快到了,但结果是我等了约莫快半小时吕洋才到。

我问吕洋咋迟了那么久,吕洋说半路上遇见两个小孩儿问路,他用手机帮查了路线,顺路送了一下。

为了赶时间我也没有细问,只是看了下时间,13:07分,离天黑还有三四个小时,我俩就赶紧往里头走。

经过一片荒芜的小树林后,我们就来到了乐园的售票处。

没想到这乐园废弃十多年了,还有小保安在日间巡逻,而且伸手就管我们要50元的门票,我俩跟他磨了半天嘴皮子,保安才答应30元放行。

买了票,小保安神神秘秘地凑近,跟我们说:“进了这园子要注意安全。记住,晚上6:56前一定要回来!”说完就背着手继续去附近转悠了。

我和吕洋怀着忐忑又激动的心情进了乐园,这里的所有楼房已经是残破不堪,墙壁大块地坍塌剥落,曾经斑斓的广告牌也褪去了色彩,碎灯泡和破布条随处可见......

路过这堆可口可乐箱子的时候,吕洋幽幽地对我说了一句:“这地方,拿来拍罪案现场实录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我和吕洋在几个废旧的房子里进进出出,各自举着手机拍拍拍,当时我就想着,怎么着也得多拍几张照片回去,好跟朋友们炫耀炫耀。

但就在进一座尖顶的红房子时,发生了一件让我毛骨悚然的事。

吕洋是先我一步进去的,我在拍摄大门的时候,隐约听见吕洋在跟人说话。

我以为吕洋是在里头遇见了同来探险的伙伴,就兴高采烈地走进去,赶上吕洋的脚步,大手一拍他的肩膀:“和谁说话呢?”

吕洋整个人几乎跳起来了!

他大叫一声:“我的妈,你怎么在我后头!”

我说:“我刚才在外头拍照啊,我不在这儿在哪?”

吕洋的脸色唰地变了:“可是...我刚才明明看到你在前面那根柱子边上的窗口拍照啊.....”

我顺着吕洋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除了一地碎木片和静静伫立的大圆柱之外,房间里空无一人。

沉默了片刻,我听见吕洋安慰的笑声:“哈哈,没事儿,眼花眼花,老喽!”

我去,一点也不好笑。

我们继续往前走,第六感告诉我隐约有那么点不对劲。但吕洋还像个没事儿人似的,上蹿下跳继续找地方钻。

既然是游乐场,必定是有游乐设施的存在,但因为年久失修,基本上坏得差不多了。

比起那些空荡荡的建筑,这些游乐设施才更让人起鸡皮疙瘩——毕竟你不知道夜深的时候会不会有人操纵着它们玩耍呢,说不定这里是个名副其实的深夜乐园。

令人心跳加速的不止这些废旧的设施,还有一座布满尘土的大剧场。

吕洋走进去看了看,跟我说:“这地儿能容纳好几百号人吧?欸,你说,这里晚上会不会有什么动静呀?”

我:“要不等晚上来看看,说不定能欣赏出好戏呢!”

时间很快就这么溜过去了。天快暗下去了。

我还记着小保安跟我说的,天色暗了要赶紧出来,我跟吕洋说:“哎,差不多得了,照片也拍了不少了,咱撤了吧?”

吕洋说:“别啊,既然来了就得多待一会儿,入夜了才有意思呢!你看,我还带了家伙呢!”

说完他把随身斜跨的大布包一拉,从里头掏出两只亮晃晃的手电筒,和一小瓶透明的液体,看上去像是眼药水。

我:“你还真是铁了心要待到晚上啊!这眼药水干嘛,怕看不清吗?”

吕洋神秘地一笑:“这是牛眼泪,好不容易才弄到的稀罕玩意儿。据说滴眼睛上,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我接过来一看,小瓶子上果然用白胶布贴了张条,上面用红色的圆珠笔歪歪扭扭地写着“牛眼泪”三个字。我问吕洋上哪里搞到这东西,他不说,只是把手电筒重重地往我手里一塞:“走,上别处去看看!”

二月的天阴得早,果然,五点多,天色就已经昏暗,乐园里更是一片渗人的黯淡。两支手电射出的光线,在夜色的衬托下格外明显。

我们凭方向感在园子里瞎晃。在周围漆黑的环境压迫下,人的神经会变得格外敏感和紧张,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两个人就容易一惊一乍。

奇怪的是,自从入夜开始,我和吕洋就总感到一阵一阵的耳鸣。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前一晚兴奋过度没有休息好的缘故,但当吕洋告诉我他也耳鸣的时候,我觉着没哟那么巧合的事吧,两个人同时耳鸣。那耳畔的声音,也不像简单的一声长鸣,更像是某种动物低低的呜咽声,以至于我俩总在路过的灌木丛中寻找野猫。

经过一条走廊的时候,我们的耳鸣又一次同步了。

奇怪的是,只在我们踏上这条走廊的时候,耳鸣的感觉特别明显,一旦走出长廊哪怕一步,耳鸣的声音就瞬间消失,这种感觉让我们异常费解。

就在我们忍着耳鸣通过长廊的尽头时,吕洋突然跟我说:“大黄,你看那,那扇玻璃后面,好像有人。”

我头皮一麻:“不会吧,哪儿?”

“就那里呀!”吕洋伸手一指,我顺势把手电筒也往那儿一照。

这一照不要紧,差点把我的半条魂吓飞了!

玻璃后面,真的有个赤裸裸的、人的模样!

我的心里骂了无数句脏话,吕洋你小子还带什么牛眼泪,我不用抹都看得见脏东西了。万一不是个脏东西,那就是遇见了什么凶案现场,什么女尸被扒光了挂在窗户头,运气倒点说不定那凶徒还在现场......

吕洋这小子这时候也怂了,用颤抖的声音轻声问我:“大黄,不是我一个人看到了吧?”

我虽然有点儿腿发软,但神神鬼鬼的片儿看多了,理智告诉我,这时候跑了指不定更麻烦。我把手摸进兜里,悄悄攥紧了那包香灰,跟吕洋说:“怂啥,我也看到了,别慌,咱走过去别回头就是了。”

于是我们俩大男人,就跟扭扭捏捏的小女娃子似的,手臂箍着手臂往拐弯处一点点挪。越靠近那东西,我心里越紧张,全身的汗毛一根一根地竖了起来。

吕洋也不说话,只是把我的手臂箍得特紧,好像生怕稍一松手我就跑了似的。

待通过拐角时,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我还是忍不住往那扇玻璃瞥了一眼,这时候,我忽然听见身旁爆发出吕洋大笑的声音。

我简直怀疑他中了邪,可吕洋指着玻璃冲我说:“你看,你看,它是个啥!”

妈的,等我看仔细了之后,我也忍不住笑了。

哪里有什么脏东西、女藏尸......

那就是个脏兮兮摆放得渗人的假模特。

再往前走几步,还能看到这样的模特。我怀疑乐园的工作人员是不是有某种恶趣味,将它们摆放在一些不经意的地方,刻意营造某种恐怖的氛围。

但,话说回来,这个乐园现在还有什么工作人员吗?

接下来的故事就没有什么刺激的桥段了,我们又随意地晃荡了几圈,就赶紧找路出园了。毕竟被这么吓过一遭,肾上腺素感觉都消耗得差不多了,人开始有些犯困,想休息了。

出了园子,我俩约着去附近的小饭店喝了点酒,暖和了身子之后,就各自回酒店休息去了。

到了酒店之后,我脱了衣服准备去洗澡,在我脱掉毛衣的时候,发现脖子上那条挂着玉坠的绳子完好无缺,但,那块玉坠子,莫名其妙地碎成了两半。

正在我摸着脖子上的挂绳发懵的时候,手机响了,闪进来吕洋的一条微信:

----------------------------------------------------------------------------------------------------

本文属于虚构,文中大部分图片均来自网络,与实际内容无关。

《废墟探险录》系列旨在通过半虚拟半现实的故事,向大家推荐真实存在的神秘地点,希望各位通过阅读,能够燃起发现生活中有趣有故事有意思的地点之好奇。

本期废墟探险录001号所录地点为美国梦幻乐园,欲知地点和它的更多故事,可扫码下方二维码观看: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