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久没去过福州路了?没想到吧,这条上海最老牌的文艺马路,现在又有年轻人排队了→|书城|上海|福州路|南京路|外滩

关注
你有多久没去过福州路了?没想到吧,这条上海最老牌的文艺马路,现在又有年轻人排队了→|书城|上海|福州路|南京路|外滩www.shan-machinery.com

说到“上海最著名文化一条街”

在大多数上海宁的脑海中

第一个浮现的就是

“福州路”

福州路曾经是上海的“四马路”

是上海“海派文化”起源

从古至今

文人骚客、富豪商贾聚集

报刊书肆、笔墨笺扇鳞次栉比

戏园茶楼、游乐舞厅、中西菜馆

洋行药铺等更是欣欣向荣

福州路曾与南京路、九江路、汉口路

构成了 上海滩最繁华的地方

福州路老照片。来自黄浦区档案馆

然而

这条上海最知名的文化街

近10年来却显出了颓势

文化影响力与辐射力衰减

福州路如何能适应时代的发展?

通过调整转型能否延续曾经的辉煌?

近日

记者调查发现

在福州路上

一些店家通过自主调整业态

吸引到越来越多年轻消费者

走进福州路、走进店铺

甚至为了买本书而排起了长队

精彩弹幕,尽在客户端

买教辅、逛小店、喝奶茶...

你的“福州路记忆”是什么?

福州路,东起中山东一路,西至西藏中路,约1600米长。

从20世纪初起,福州路就有 “文化第一街”之称,最多时福州路一带有大小书店300余家,中华、大东、世界、传薪、开明、商务等大型书局书店都先后开设,还有周虎臣、周兆昌、曹素功、胡开文等笔墨庄纷纷迁入。

20世纪30年代, 到福州路上的书店“淘宝”,到沿街茶楼喝下午茶,是文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岁月流逝,福州路一带的书店开开关关,但书店在这条路上一直保持着高密度。 福州路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仍具有很高的文化影响力。

1998年12月30日上海书城福州路店开业时,一时风光无限:

营业面积超一万平方米、大手笔的七层零售空间,开张初期要花三元钱买进场票,读者仍争先恐后探店尝鲜。 很多上海80后、90后当时在开学前都必来福州路上的上海书城买教辅补习书。

1999年,上海书城,孩子们在开学前来买教辅书。金定根摄,图片来自解放日报

上海书城。图片来自解放日报

福州路上,图书论斤卖的书店。图片来自解放日报

除了书店,那时候,福州路上的各种小店也富有魅力。百新书局董事长曾琼在上世纪90年代进入上海一家法资外企工作,她记得,当时企业的法国同事到上海来出差,她会带着他们逛福州路。 “沿线有好多小店,尽管小门小脸,但走进去非常热闹,卖的扇子、砚台、刻章,都充满着中国元素。我和法国同事都特别喜欢这种感觉。”

直到2010年前后,福州路上的客流量还是很大,可谓南京路步行街后街中的“流量担当”。

2010年,90后吴小凡正在上大学一年级,那年暑假,她多次地来过福州路。“有同龄朋友来上海游玩,我带着大家逛完南京路、外滩后,都会去福州路,在福州路上可以买书、买文具、买奶茶与炸鸡,好玩好吃的东西多着呢!”她曾经数过当时福州路上从河南中路到西藏中路一段的便利店,至少有7家,数量相当多。“那时候,哪里便利店开得多,就说明哪里人流大。”

不过,这几年,无论在商家还是消费者眼中,作为文化街的福州路都呈现出了颓势。

“福州路现在的人气与影响力,肯定不可与过去同日而语。”上世纪90年代进入外文书店工作的零售部经理黄波这样感慨。

随着人们的购书习惯向网购转移,各种新型书店在上海各处兴起,很多上海人可能几年也不会再来福州路买书,上海书城也不再出现人头攒动的景象;由于越来越多文化娱乐形式的出现,“接棒”的00后们可玩的东西多了,福州路早已不再是他们心中殿堂级的地方。

曾经让曾琼频频光顾的那些小店,早已无法跟上时代的变化。

“10多年过去了,上海越来越时尚,但福州路上一些小店还停留在当年的业态与形式,缺少特色,没有吸引力。” 曾琼说。

“如今,街面上冒出来的人气,很多不再是冲着书店、文具店,而是奔着餐饮店,福州路一带的网红美食蓬勃发展。最热闹的时候,倒是每年清明、中秋前,消费者在杏花楼门口排队买青团、买月饼,春暖花开时,在老半斋门口排队吃刀鱼面。”黄波说。

年轻人又排队抢购了

街上开始有了“时髦精”

福州路,就这样了吗?

福州路上有一些“不甘心”的店家,正为福州路“风光重现”努力着。

百新书局、外文书店,便是具有代表性的两家。 “我们要吸引年轻人走进福州路!” 两家店负责人表达了同样的愿望。

今年7月,108岁的百新书局重归福州路。

这两个多月,有空的时候,百新书局董事长曾琼会坐在书局内的咖啡吧旁,观察进书店的客人。她越看越惊喜:“进店的人群大都是20多岁、30来岁的年轻人,不少是衣着时尚、打扮漂亮的潮人,有的人还把百新作为打卡地。”

今年7月,108岁百新书局重回福州路

百新是个有故事的老品牌,很多80后、90后对百新的记忆可能是:这是一家文具店。其实并非如此。

1912年,徐鹤龄在福州路创立“百新书店”,早期主要从事贩卖和出租旧书。

1932年,百新书店开始印行通俗小说,出版过张恨水的《啼笑因缘》、秦瘦鸥的《秋海棠》、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新传》等耳熟能详的作品。

1949年后,百新专营文具,成立了“上海文化用品商店”,一度是上海最大的综合性文化用品商店。

上世纪90年代后,百新通过合并管理等变迁进入了美丽华(集团)有限公司,2005年美丽华经历改制,开始了一段新的发展。

消费者走进百新书局

书与文具贯穿了百新108年的发展历史,重开后的百新书局既延续了老百新的传统,也有着自己的创新。

一走进这家店,就会觉得与其他书店不太一样:书店陈设、产品颜值颇高,一些周边产品看着新颖有趣也很实用。

不少年轻人不但买来自用,还会买回收藏或作为礼物送人。

从百新书局往西走几十米,有一栋古典外墙搭配红砖绿叶的建筑,便是外文书店。

福州路上的外文书店

有着70年历史的外文书店,凭借6万多本原版外文书“傲视群雄”。

而现在更多的年轻人走进外文书店,是奔着最新最潮的动漫、游戏以及周边产品。如今的外文书店,已是全国动漫迷的“朝圣地”。

外文书店零售部经理黄波介绍,在每年上海两个大型动漫展——Cosplay动漫展与CCG动漫展期间,全国的动漫爱好迷们除了到展览会场打卡之外,必到外文书店来,因为这里能卖到最新、最全、最潮的动漫与周边产品。

外文书店内的"animate"门店内,消费者在挑选

三年前,外文书店重新装修四楼,将日本知名手办品牌“animate”从一个小柜台扩大为一家门店。“animate”是日本动画、游戏类书籍周边以及时尚潮流杂志等产品的集合店,在日本年轻人中拥有诸多粉丝,也是中国动漫资深玩家到日本必买必逛的地方。扩大经营面积后,外文书店内的这家“animate”引入了更多与日本同步上新的潮品。

去年,外文书店又引入了受国内年轻人喜欢的国潮原创手办品牌“潮玩星球”,门店设在“animate”旁边,一下就火了,不少年轻人几乎周周来逛。

据说,两家店上新品的时候,年轻消费者会在外文书店开门前就在福州路上排队,店内还经常有拖着行李箱而来的外地动漫迷。

去年,外文书店引入国潮原创手办品牌“潮玩星球”。

外文书店在年轻人中的人气,其实站在书店外的福州路上也能感受到。

书店一楼对着福州路,有一扇大玻璃窗,从外可以望见里面的一处“水吧”。

“水吧”来自日语,是指喝饮品的地方。现在,从书店开门到关门,“水吧”都有人占着座位。 清一色的年轻消费者,有的人还带着书包,是一副学生打扮。 他们面前的桌上,多放着饮料与茶点,摊着书或摆着电脑,一泡就是小半天。

设在外文书店一楼的潮玩星球”主题“水吧”,从早到晚都有人占着座位。

“潮玩星球”主题“水吧”(网友提供图片)

这是书店引入的“潮玩星球”主题“水吧”,会不定期会推出动漫主题,从店铺装饰到饮料、茶点以及周边产品都会围绕这个主题呈现,很多年轻粉丝会有目的性地到这家“水吧”来消费。

在节假日时,“水吧”人气爆满,要提前预定才有座位,不少00后甚至会带着自己的父母一起来。

升级转型

福州路哪些要“变”

1993年出生的辽宁小伙苗帅畅,去年在福州路开设了高端手工吉他体验店——“七拓”。当时来上海选址时,他走了很多地方,最后选了福州路。

“因为这里是上海最有文化气质的一条街。”

新店开在福州路上的国拍行旁边,经营手工吉他、手工琴定制,由全球各地一流的手工艺人以纯手工的方式制作打造。相比工厂流水线生产的吉他,手工吉他制作耗时长、对手工艺人的要求高, 所以“七拓”的手工吉他价格平均在两万元到十万元之间。

但因业态的独特性,开业一年多,“七拓”吸引到一批非常固定的消费者,即便在疫情情况下,“七拓”的销售也没有出现下滑。

苗帅畅很好看福州路: “外滩、人民广场、南京路等‘流量大户’都在周边,福州路并不缺少客流。只要业态有足够吸引力,客流会被引过来,留下来消费。”

开在福州路上的高端手工吉他体验店“七拓”,即便在疫情情况下,销售也没有出现下滑。

“福州路目前业态较为单一,部分店铺经营模式陈旧,无法满足消费者的新需求。”在记者采访中,不少店家都表达了这样的想法。

苗帅畅建议: “一条文化街,业态要具多样性,可相互补充。现在福州路上书店很多,但书店应是多人多面,各具特色;同时也不应仅仅有书店,还可以引入更多有趣、有品质的新型文创店铺。”

90后的美丽华(集团)副总经理陈心桥认为,福州路可以做深“二次元文化”。

陈心桥: “福州路一带已经形成了二次元文化氛围。周边小马路上,集聚了桌游店、Coslay服饰店、小饰品店、网红美食店,在年轻人中有一定知名度。福州路可以进一步丰富此类业态,让年轻人特别是喜欢二次元文化的00后从学、玩到吃,都能在福州路一带解决。”

福州路有着厚重的文化底蕴,70后、60后以及更年长的人对这条路都有着深厚的感情。很多有点年纪的福州路老顾客认为, 福州路不仅要为年轻人服务,还应增强对中年人、老年人的吸引力,让他们愿意重回福州路。

在文化单位工作的75后纪先生,过去经常光顾福州路上的沿街小店。“画册、颜料、印章、字帖等等,在福州路上都能买到。沿街小店都乱哄哄的,但让人很有‘淘宝’的乐趣。”但过去几年,他很少去福州路了,“现在这些东西都能在网上买到。”

要吸引老顾客回来,纪先生认为,沿街小店在经营模式要有所改变。

75后纪先生: “不是光卖卖东西,还要增加额外服务。如,可以举办一些针对店内目标人群的展览、绘画、书法活动,提供更多的文化体验与增值服务。”

福州路上的老店常年如此,老板们倒气定神闲。

逛的是店铺,看的街区风景。

除了业态的更新,福州路还需要软环境的美化。

从街区形态看,福州路是一条非常适合逛的小马路。适合步行的“小尺度、高密度、高贴线率”的街区设计理念,在福州路上有着充分的体现。

福州路上最宽的机动车道不过是两车道,行人穿越马路走到对面并不会觉得困难;两侧人行道的大部分区域都较宽阔,提供了充分的步行区域;沿街建筑贴着街道整整齐齐排开,街面是连续的,走在街上,人会觉得很温暖、很舒服。

福州路街景

但在曾琼看来,福州路的风景还可以更优化。 “橱窗是沿街店家的脸面,也是一条文化街文化气质的体现之一。”曾琼认为,福州路可以做好橱窗美学的文章。她正计划将百新书局一部分的橱窗打造成一个橱窗艺术馆,邀请艺术家在这里创作各种有意思的作品,常换常新。

“让消费者走过福州路时,可以边走边看,即便不走进店铺,也能时刻享受到艺术的美好,感受到这个街区的文化魅力。”

旁友们

不妨找一个空闲的午后

去福州路逛一逛

闻一闻福州路的书香

在这里

你会发现一个睿智而淡泊的

文化上海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唐烨

微信编辑:佳思敏

校对:纳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