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上海迪士尼禁止自带饮食被大学生告了?

关注
如何看待上海迪士尼禁止自带饮食被大学生告了?www.shan-machinery.com

挺有趣的一个案子,周五一早群里就传遍了,就事论事聊几句:

1、在校学生提起带有公益性质的民事诉讼,算是华政的「传统项目」,「受害者」之众,罄竹难书,迪士尼并不是唯一一个「受害者」(笑)。

法学生学以致用,将课堂上学到的知识付诸实践,推动公益的同时积累经验;若是侥幸略有所得,还能作为毕业求职的谈资和砝码,这是一举多得、利己利人的好事。

华东政法大学(学院)作为一个勉强有些历史的法学院校,这样的案例自然不会少,稍近一些的,2014年起诉国拍行、2015年起诉发改委都是曾经引发巨大社会反响的项目,相较而言,迪士尼只能算「小场面」。

本案是一个公益诉讼比赛的参赛作品,所参加的「小城杯」是地方律所和华政国际法学院自2012年起就开始举办的公益诉讼比赛,随着举办次数和规模的逐渐扩大,协办、参办力量也逐渐增多,本届比赛中高校、司法局、地方律协、律所均有参与评委,前几年同样曾为参赛作品的,有之前提到的华政学子诉国拍行案、苏大学子诉爱奇艺案等。

目前几位高票把本案形容成「勇者挑战恶龙」,动辄「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这既不是事实,也并没有必要。过度宣传容易产生审美疲劳,「反转」后反而不美。

本案中的学生不是孤军奋战,他们的背后有指导老师、指导律师,以及参与协办的律协、司法局和法检系统的关注,这是一个合作共赢的正面典型。

——如何通过高校、实务界共建平台,使得学生可以在积累经验同时参与实务、推动公益,做到「多赢」,私以为这是一个比「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更值得说的故事。

2、回到案子本身,本案与餐饮业自带酒水争议十分相似,最高院曾在2014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相关规定属「霸王条款」,我在【清真餐厅不允许带非清真食品是否违法?】中曾进行过部分分析。

需要注意的是,「禁止自带酒水属霸王条款」只是泛泛而谈,具体到个案,是否存在特殊情况,是要各案各论的。

本案诉请主要的法律依据,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第二十六条 经营者在经营活动中使用格式条款的,应当以显著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商品或者服务的数量和质量、价款或者费用、履行期限和方式、安全注意事项和风险警示、售后服务、民事责任等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内容,并按照消费者的要求予以说明。 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等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不得利用格式条款并借助技术手段强制交易。

结合庭审,大致讲三点:

(1)《消保法》第二十六条规定,格式条款的使用,商家有明确的提示义务。

这里的提示义务不仅包括在合同中明确列明、告知,并且要求在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内容上以区别于一般条款的显著方式提请注意。

新闻报道中提到:

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官网的“游客须知”栏中,小王发现了园方工作人员所说的规则。“在不得携带入园的物品中,就包括食物。而在入园检查之前,我并没有获得任何相关的提示。”

针对的就是本款,其实是主张迪士尼未尽告知、提示义务。

(2)《消保法》第二十六条所规定的是「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的排除,「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是对「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的举例。而「不公平,不合理」的标准,取决于相关行业的交易习惯,公序良俗和其他法律法规的规定

对于「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这一概念,不能简单作片面理解,而必须充分考虑到各个行业的特殊性和交易习惯以及特殊规定。

举例而言,自助餐饮常常要求浪费满X克就进行收费,如果单纯从字面理解,显然是增加了顾客「不浪费」的责任负担。但是考虑到自助餐饮的交易习惯和「节约」的公序良俗,这种规定(即使以公告形式)一般也不排除。

同理,在公共场所禁烟的依据主要是地方条例,对于餐厅和网吧等公共场所,禁烟也是一种「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但是此时通过对地方条例的引用,实质上是重新界定了「公平,合理的规定」的范围。

新闻报道中提到:

“经过调查,美国和法国的3处迪士尼乐园并没有禁止消费者携带食物进园,而作为亚洲国家的中国和日本的迪士尼乐园却禁止携带食物。”小王介绍。

原告指出迪士尼美国、法国园区均无禁止外带食物的规定,其诉讼逻辑是主张禁止外带并非行业惯例或运营(安全、卫生)必须,从而否认禁止外带食物的合理性。

很多知友一味从民族情绪出发分析庭审,解读未免失之片面。

(3)从现有案例来看,被告是否因此受益极可能影响本案的性质认定。

禁止外带行为是否使得商家从中获利,其实影响到规定是否满足《消保法》第二十六条的「公平」要求。

参考案例(2015)洛龙行初字第82号行政判决中,商家在不销售酒类的情况下,要求在店内禁酒,法院认为:

震浩大盘鸡在顾客到店内消费之初,先行向消费者告知约定条款,请消费者自行选择,该行为并未侵害消费者知情权和选择权。况且震浩大盘鸡谢绝顾客在店内饮酒,同时该店也不销售酒类,该约定条款对双方都是公平的,没有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自己的责任,利用该条款强制交易。另为保障顾客饮食安全和避免食品安全事故,谢绝到店内用餐自带饭菜并无不妥。

迪士尼主张尽管园内禁食,但游客完全可以出园就餐,选择权并不受影响;而原告则坚持认为,无论是否选择出园就餐,由于周边餐厅店铺都承租自迪士尼,迪士尼依旧从禁止外带食物规定中受益。

这里其实就是对规定「公平」与否的拉锯。

3、最后扯句闲话

本案的管辖法院是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上海的浦东法院、北京的海淀法院,由于区划规模和辖区人口,收案量一直位于全国前列,立案、排期都是老大难。虽说现在是立案登记制,但在浦东法院立案,委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新闻报道中说:

我们的原告也就是小王同学和立案庭庭长“唇枪舌战”了将近一小时,庭长让我们下次把起诉状修改好再过来立案。我们当时就留在了浦东人民法院附近,在中午午饭时间修改了诉状,下午再前往法院立案。

立案庭庭长都惊动了,看了本案的立案也不轻松。如果原告同学以后往诉讼律师方向发展,类似的情况还会遇到很多,这就是一次很好的预演(再扯开一句,比赛开赛时,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是有派员出席的,不知道原告同学有没有「扯虎皮」,如果扯了,是不是起到了作用)。

顺便一提,民事普通程序一审的审限是六个月,本案3月5日受理,留给中国队(划掉),留给浦东法院的时间不多了(笑)!

以上。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