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关注
2011www.shan-machinery.com

为庆祝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开幕5周年,我应迪士尼中国和读客文化之邀,通过视频方式对迪士尼执行董事长罗伯特·艾格进行了一次对话。对话围绕他的新书《一生的旅程》展开。这本书被比尔·盖茨罕见地用了2000字加以推荐,是一部关于领导力的杰作,连续19周高居《纽约时报》畅销书第一名!艾格揭秘了上海迪士尼开园的幕后故事,讲述了不可或缺的领导力原则,分享了个人成长的经验,还特别回忆了自己与乔布斯惺惺相惜的深厚友谊。对于时下年轻人关于人生理想、职业选择的种种担心,艾格也给出了建议:不要为梦想设限,延迟满足,在职场能走得更远。以下是对话的文字实录。

迪士尼只有一个,难以被复制

秦朔:今年是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开幕5周年。从1998年到2016年,你在这个项目上花了整整18年,也成了唯一一个从第一天就参与进来的人。回顾1998年至今23年的旅程,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在你的职业生涯里意味着什么?艾格:在我漫长而又充实的职业生涯中有诸多高光时刻。要列举一些我个人最难忘怀、对公司也弥足珍贵的节点,上海迪士尼度假区的建造和开幕无疑是其中之一。它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首先,兴建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是公司的重大举措,我们把迪士尼的精华带到了中国内地。其次,由于项目规模之宏大,工程之复杂,它是极具挑战性的项目。因此,顺利完工和开园对我和整个公司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成就。秦朔:你来上海可能有40次,甚至50次了吧。艾格:是的,开园前我一共去了45次,开园后我也去过几次。秦朔:《一生的旅程》开篇就是上海迪士尼。很多人看了这本书后才知道上海迪士尼开园背后发生的故事。那天发生了什么艾格:那天本应是我职业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是别具意义又充满欢乐的一天。但开幕前四天,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一家夜总会发生了一起枪击案,造成多人死亡,而迪士尼世界曾是袭击者的首选目标。我身在上海,对此心烦意乱,深感忧心。而就在开幕前两天,一条鳄鱼在我们奥兰多的园区内袭击一名孩童并致其身亡。事实上,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开幕的当天早上,我还和那名儿童的父母通了电话,他们目睹了孩子遇难的经过。在与那对父母交谈后,我获悉了悲惨事故的细节,那是他们人生中极其痛心的时刻,对我们公司亦是如此。表面上,我必须情绪高涨、笑容满面和精神昂扬,但我内心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在巨大的喜悦和沉重的伤痛之间取得平衡是非常困难的。秦朔:我很好奇你是如何调整心态的,如何在快乐和悲伤中进行转变,这很令人敬佩。艾格:对于许多迪士尼员工、上海的合作伙伴以及即将入园的游客来说,那是非常激动人心的一天。出于对所有人的尊敬,我希望将欢乐展现给他们。但在内心,我压抑着强烈的悲伤之情。坦白说,平衡这两种情绪非常劳神费力,让我心力交瘁。我的开幕式演讲中有几句汉语,我学习并反反复复练习了许多遍,但一到台上我神伤意乱,这几句话没有发挥好,以至于又重复说了一遍,因为当时的我很难集中精神。那天早晨我的一位合作伙伴得知了鳄鱼伤人事件,问我是否打算在演讲中提及此事,我说我并无此意。他说很好,因为那天应该是一个欢乐的日子。的确,我必须要展露笑颜。秦朔:真的很了不起。作为一家讲故事的公司,迪士尼的故事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并不断向全球观众提供一流的内容。你认为迪士尼的真正使命是什么?它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艾格:我们的首要工作是讲述娱乐性的故事,给世界带来欢乐,并促进积极正面的价值观的传播与理解。这些价值观包括尊重、热爱家庭、英雄主义、冒险精神、兼容并包,本质上其实是平等精神,在各方面人人都平等的观念。我们的主要目标是给人们带来欢乐,并以此对世界产生积极的影响,增进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并建立情感联系。秦朔:中国的很多文化公司都想做中国的迪士尼。你觉得是什么让迪士尼与众不同?迪士尼是可以被复制的吗?艾格:不,我觉得这非常难。我们花了近一百年的时间才取得现在的成就。我们拥有无比丰富的角色和品牌宝库,这并不是一夜之间取得的,而是经过了一个世纪的积累。虽然如今一切的变化节奏都在加快,但这些品牌、人物、故事仍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也没有其他公司能像我们一样坐拥如此众多的优质品牌。

努力维持现状,就是浪费时间秦朔:比尔·盖茨非常喜欢《一生的旅程》,他罕见地写了2000字的书评来推荐。我特意统计了下,这是他近6年来推荐的唯一一本商业图书。你想通过这本书向读者传达什么价值?艾格:我非常惊喜盖茨写了书评。他发表书评的几周前我们还就另一个议题在交谈。他在电话中提到我的书非常精彩,但并没有告诉我他将要撰写如此用心的书评。我得知后又惊又喜,你能想象比尔·盖茨对你的作品赞赏有加会是什么感觉。这篇书评令我倍感欣喜和感激。我在书中讲述了一些领导力经验。因为担任迪士尼首席执行官这些年来,一直有人向我请教有关领导力的建议,我希望通过精彩的故事向更多人分享。身为领导者,你往往要在同一时间面对大喜大悲,需要平衡喜悦和悲伤;你既要保持乐观又要着眼于现实;你还需要在工作中投射出自信、专注和自豪,即便你内心有别样的感受。除此之外,我喜欢追求极致,这个品质适用于各行各业。在从事创作、制造、修建、开发等工作时,你可以满足现状并停工收手,也可以选择投入更多精力和资源不断精益求精。我认为这种为追求完美而不懈努力的特质,对领导者来说大有裨益,因为它可以感染其他人——如果大家都知道你追求完美,他们就会全力以赴。秦朔:你成为首席执行官之后,制定了三大战略,创造出高品质的内容是重中之重。也许这就是你后续做出收购选择的原因,因为这将有助于迪士尼创造出优秀的内容,对吗?艾格:没错,我们收购皮克斯、漫威、星球大战和21世纪福克斯并非偶然,它们都符合我成为首席执行官时制定的战略。战略如果过多,看起来就失去了重点,我的精力也难以集中。所以我选择了三个战略。第一,把大部分资金投入到高质量的品牌内容上。这一点对于像迪士尼这样的公司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但我们当时也有其他方向可以投入资金。我认为把更多的钱用来讲故事更重要,同时品牌也很重要,因为技术开始改变世界,让更多的人能够创造内容,消费者也因此有了更多的选择。我认为在这个消费者有很多选择的世界里,品牌变得非常重要,比起非品牌产品,消费者更倾向于选择知名品牌。所以皮克斯是高质量的娱乐品牌,漫威和星球大战也是,它们都符合这个战略。第二,拥抱技术。当时的人们把科技看成是最大的挑战,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个机遇。有趣的是,我们在Disney+上所做的尝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通过拥抱科技,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的平台,一个发行我们自己内容的新渠道。第三个战略是在国际市场上投入更多资金。这很有意思,因为迪士尼早已被看作是一家全球性的公司,但在很多市场,比如中国,我们没有做出什么重大的引人注目的事情。上海迪士尼乐园就是一个深耕市场的很好例子,不管是从字面意义还是象征意义上说都是如此,我们真正深挖了这片土地,在此有所建树,让我们的品牌扎根于此。秦朔:你曾说想要讲述精彩的故事,就需要杰出的人才。你是如何吸引这么多创意精英一起为迪士尼工作的?因为通常来说,这些有才华的人往往特立独行,要让他们作为团队工作并没有那么容易。艾格:我认为人们喜欢为迪士尼工作,是因为他们欣赏并敬重我们的企业使命,也就是为世界带来欢乐。人们因为我们的产品质量、优良的道德品质而对华特迪士尼公司心生敬佩,这也是他们喜欢为迪士尼工作的原因。无论是在上海、奥兰多,还是在加利福尼亚的伯班克,他们为像迪士尼这样的公司工作感到自豪。同样地,我们也乐于为他们创造环境,给予充分的创作自由来表达自己和实现梦想。我们通常以同事身份相处,不会自视甚高或拘泥于形式。此外,我们非常尊重创意过程,这也有助于我们吸引人才。秦朔:我在书中读到创意精英之间时有矛盾,作为一个顶尖的管理人员,你如何处理这一类冲突?艾格:矛盾经常发生于我们有创意分歧的时候,创造力不是运用科学、数学或数据就能轻易衡量出来。创造力更多是通过内心感受和主观判断来衡量。有时我们会与那些负责创作的人意见相左,但我们喜欢以展现理解和尊重的方式来表达意见,欣赏他们对构想和创意保有的热情。我也努力在这方面以身作则,确保团队对创意人员的创意过程表达尊重,即使在创意方向上意见不同。秦朔: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和杰克·韦尔奇和你本人的名字在中国如雷贯耳,我想是因为许多中国企业家和商业领袖,他们喜欢从你们的书中学习一些关于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的东西。关于企业家精神的阐释不一而足,有人说它意味着砥砺创新,有些人说要冒险奋进,有些人说要感知先机。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定义企业家精神的?艾格:你描述得很到位。我认为企业家精神有许多含义。要果敢而不怯懦;勇于冒险而不做事后诸葛亮,也就是说要敢于放手去做,即使不成功;明白高风险有时会带来失败,所以要有韧性。有趣的是,史蒂夫·乔布斯曾被他创立的苹果公司解聘。不过后来他东山再起,并且比之前更成功,这就是韧性。事实上,华特·迪士尼在很早的一份工作中也被解雇过。我认为坚韧不拔是企业家精神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企业家,你要承担风险。并不是所有的事都会成功,但如果遭遇失败,你必须振作起来,另做尝试。这是其一。其二,及时决断非常关键。如果举棋不定,就会浪费很多时间。人们倾向确定性,即使他们对决策本身不太认可。有时需要在众人后知后觉之前做好风险防范,所以你要看准时机,未雨绸缪。不要等市场或他人告诉你什么是正确的,你要明晰什么时候是恰当的时机。这一点至关重要。其三,看看这个世界,你会发现事物变化的速度之快,很多方面得益于技术发展。我们的生活和周围的一切都在颠覆。企业家和创新者究其核心是颠覆者,他们不操心如何保护现状,因为他们知道这都是徒劳,努力维持现状是浪费时间,因为一切都在发生巨大变化。因此,比起及时决断和勇于冒险,比起坚韧不拔和找准时机,比起直觉敏感和坚忍不拔,我认为企业家必须愿意挑战现状,成为一个颠覆者。秦朔:我想你是中国商业领袖的好榜样。想要运营好一个有着20万员工的大公司实在不容易,而你已经领导迪士尼公司16年了。你的管理智慧和管理思想的来源是哪里?你能给我们推荐一些思想来源吗?艾格:和优秀的人待在一起。因为一个人无法运营一个公司,即使在这里我被选为领导者。你必须拥有一个这样的团队:他们会把自己的知识和想法带给你,以诚相待,帮助你寻找方向。就算你是领导者,是最终的决策者,你也要认清一个事实:今天的成就是团队努力的结果,一个人做不成这件事。要找到优秀的人才并依靠他们,因为我们为公司做的很多事都是由他们去执行的,一个人不可能做完大公司里所有的工作。你必须提醒自己这一点:就算全世界都指望着你,认为你是中心人物,成就也是团队努力的结果。这是我最想提供的建议。秦朔:一些人认为迪士尼的商业根基是IP,但根据刚刚我们所谈的,在某种程度上,迪士尼的商业根本其实是人,对吗?艾格:是,我们的商业根本是讲故事,我们为全世界的人们讲述由优秀的人才创造的故事,我们更多地是这样看自己的。所以我想从很多意义上来说,我们是一家以人为本的公司。迪士尼几乎在世界上的每个市场都有业务,从这个角度看,我们是为全世界的人服务。我们喜欢讲述具有普遍吸引力的故事,吸引不同类型、背景和种族的人,我们也喜欢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故事讲述者。秦朔:让我们来聊一聊你的领导风格。作为一家有着20万员工的公司董事长,每天都有上百个需要决策的事项。直觉似乎在你人生中起着关键作用,你是如何磨练自己的本能,保持自己思维的清晰度?艾格:我认为有很多方法。首先要当一名好的倾听者。你无法只身解决所有问题,你得平易近人,给人表达自己的自由和机会,能向你提供坦诚的意见,这一点至关重要。驱使你的好奇心继续学习,永远不要停止学习,永远不要停止汲取知识。当你做出决策时,确保这些决策是基于你自身努力工作、刻苦学习和知识积累而做出的,经过深思熟虑,并非仅凭直觉。还有一点,你要专注于区分孰轻孰重,因为当你在同一时间面临多种境遇、选择和难题时,你必须要有强大的能力来进行分类思索,然后做出决策,接着处理一个完全不同的事项,并能够保持专注。要做到我们所说的灵活多变,你需要有能力,不断调整和适应新环境。最后,我认为一个领导者需要每天留有安静的时间,能够反省,思考,从外部世界抽离,集中精力做些事情。有时是为了养精蓄锐,有时是为了享受安静时光,理清思路,保持清醒,有时是为了思考如何措辞沟通。我发现作为领导者,如果你不断地奔波,就无法持续思考。你必须停下来思考。

学会延迟满足,在职场能走得更远秦朔:你常年保持健身习惯,每天都坚持4:15分起床,在白天的职责袭来之前腾出时间思考、阅读和锻炼。一周七天都是如此吗?这是一种毅力还是一种习惯,因为早在美国广播公司工作时,你就经常这么早起床,你年复一年坚持早起的动力是什么?艾格:这有多方面的因素。首先,你的责任越大,管理自己的时间就越复杂或越有挑战性。一旦新的一天开始,整个世界都苏醒了,当然世界的某些部分其实是一直醒着的。但当整个世界都醒了,那就很难找到时间认真学习,和你的思想独处。所以我喜欢早上,那是真正的独处时光,没有别人,只有我自己。有时候我会放点音乐,和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离开来。独处可以让我理清一天的头绪,给自己充电,或者说让我自己想清楚之后再跟别人表达意见或者愿景。这是我养成的准则,对我很有帮助。所以我会以放松而专注的状态开始这一天,比前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更有学识。另外有一点非常重要,我的这些工作需要大量体力才能完成,这是我健身的原因之一。否则我不可能去上海45次,而且仅2016年上半年我就去了11次。你需要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不然你无法坚持下来,会被工作压垮。因为我锻炼身体,所以才能从洛杉矶飞到上海,从飞机上下来之后,立刻去上海迪士尼乐园走8千米,去和我的团队成员见面,回答他们的问题,再去见政府人员,在很短的时间里做完所有的事。秦朔:你刚上任迪士尼CEO时,位置还不稳固,却下决心要花74亿美元收购皮克斯,而皮克斯的当家人乔布斯是一个很难被说服的人。你为什么这么看重皮克斯?你是怎么说服乔布斯的?艾格:皮克斯有一群出色的故事讲述者,他们创作了非常新颖的故事,并根据这些故事构思制作出了优秀的电影。2005年我成为首席执行官的时候,迪士尼作为一个深受父母和孩子喜爱和赞赏的品牌,正在受到皮克斯的挑战。我得到这份工作后,这成了我担心的一个大问题。部分原因是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他们的电影不像皮克斯的那么受欢迎,没有那么成功。我知道我必须要解决迪士尼动画工作室所面临的问题,但我也非常欣赏皮克斯的作品,他们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他们讲的故事更好,也更成功。所以我考虑了怎样能够最好地解决我所面临的问题,买下皮克斯是最好的方式,只不过这样会花很多钱,你刚刚也说了,得花费超过70亿美元。此外,我还要说服史蒂夫·乔布斯,让他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选择实属不易。但当我成为首席执行官之后,我几乎立刻就和史蒂夫建立了信任关系。我提出了我的想法,我会让皮克斯的管理者来管理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相当于扩大了他们的管理范围,这一点对他们非常有吸引力。最后他和我达成一致,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同意把皮克斯卖给我们。之后,我们必须说服迪士尼董事会同意收购,史蒂夫也帮我做到了这一点。他来到了会议现场,他毕竟是伟大的乔布斯,在董事会眼里有着极高的可信度。他很好地向董事会解释了为什么这笔收购是个好主意。最终大家支持了我的想法,那就是74亿美元收购皮克斯。对我们来说,这件事非常成功。秦朔:我们都很喜欢乔布斯。我在读到你和乔布斯的故事时落泪了,尤其是在收购发布会之前他告诉你他患癌的那段故事。你还能告诉我们哪些关于乔布斯的事情,是在书中没有写到的?艾格:史蒂夫·乔布斯是我见过的最与众不同的人之一。首先,他拥有强大的创意直觉,对他来说,就是设计重于一切,同时又能把这种创意直觉和商业头脑结合起来。他既是个伟大的商人,又有着巨大的创造力。他经常谈到技术与创意的交汇。当两者融合时,就没有比这更伟大、更强大的东西了。从多种意义上来说,苹果公司就是这样。它把技术和设计(创意)连接了起来。大家总认为他是个科技人物,但乔布斯在许多方面是个创意人,这跟他作为科技人物的意义同样重大。他对创意以及好东西的热情可以在他生活的任一角落体现出来。他喜欢建筑,喜欢美食,喜欢音乐,喜欢电影。我不确定人们是否看重他的这些方面,或许大家只觉得他是个科技大佬,这并不是真实情况。他对好东西,对创意怀有非常深切的热情。

秦朔:你刚才提到了对皮克斯、漫威、卢卡斯影业的收购。我们知道收购有很大挑战,很多收购在完成之后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你进行的这些收购为什么能成功?你最喜欢的一笔收购是什么?艾格:我没有最喜欢的一笔收购。秦朔:一个也没有吗?艾格:真的没有。从很多方面来说可能是皮克斯,因为那是第一笔大型收购,它还让史蒂夫·乔布斯与我的生活关系更加密切,这不管怎么说都是幸运的。但我觉得我选不出一个最喜欢的。秦朔:为什么这三笔收购都获得了成功呢?因为收购是很难成功的。艾格:我想只有在收购后拥有强大的执行力,收购才会是成功的。我认为在每次收购案中,我们不仅购入了知识产权,也引入了优秀人才。收购企业所引进的人才和很多迪士尼的员工一起帮助我们执行,正是在这些迪士尼员工的帮助下,这些收购才取得成功。此外,在企业合并时,不仅要考虑我们自己和交易本身,也要确保收购后,并入企业的方方面面都能融合为华特迪士尼公司的一部分,我认为我们在这一点做得非常好。秦朔:当年你买下漫威的时候,曾被好莱坞嘲讽“花40亿美元买下一个满是漫画角色的资料库”。而现在全球电影票房TOP10上迪士尼出品的电影达到了7部,其中仅漫威系列就占了4部,你怎么看这件事?艾格:收购漫威引入了优秀人才,正是这些人才帮助我们开发和制作了这些电影。漫威持有丰富的知识产权和杰出的漫画角色,这些角色正等待我们开发他们的新故事,而这也正是我们所做的。我认为这些角色有强大的吸引力,他们中很多都极具英雄风范,而如今英雄人物深受人们喜爱。如果你讲述一个英雄的征途故事,而这位英雄恰好深受喜爱,那这个故事就会别具魅力。漫威自身做得也很出色,因为它不会自命清高,反而会偶尔自嘲,我认为这一点深受大家的喜爱。秦朔:你说生活就是一场冒险,如果不选择冒险的那条路,就没有真正活过。迄今为止,你做过的最冒险的事情是什么?

艾格:在个人生活中,我并不是个冒险家。比如我不会从飞机上跳下去,我不做那样的事。我在个人生活中可能比在工作中会更加谨慎。我做过最冒险的事与我们所做的一些大型收购以及我们所讲述的一些故事有关。

我给你举个例子吧。几年前,皮克斯做了个非常棒的动画电影,叫《寻梦环游记》,电影围绕着墨西哥的亡灵节展开,为电影配音的主要是墨西哥裔演员。人们都说这么做太冒险了,因为一个大部分由墨西哥演员和墨西哥角色讲述的关于墨西哥节日的故事,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可能取得成功。而这部电影在中国成为了最受欢迎的动画电影之一。

所以我觉得这就是一个例子,在创意方面,我们总是在冒险,因为你无法提前预计事情的走向,你只能着手去讲一个对尽可能多的人都有吸引力的好故事。所以从很多方面来讲,当你从事创意相关行业,特别是我们这种行业时,一切都有风险。但是现实当中,如果你有很优秀的人才在做事,而你又努力追求完美,讲的故事含有我前面说过的价值观,那么其实就没有刚开始看起来的那么冒险。秦朔:曾经有一位好莱坞大人物说过:“没人想到罗伯特·艾格能走到今天。”你也曾说过“如果不是因为迪士尼,一个出身中产阶级下层、教育背景平平又没有过人才能的孩子,又怎么能有我今天的成绩呢?”对于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你有什么方法论上的建议?艾格:我认为首要的是,年轻人要有能力去做梦,甚至要有宏图大梦。有时候梦想确实会成真,所以不要为梦想设限,要志存高远。当然,梦想实现都不是偶然的,要艰苦奋斗、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再加上良师指点、他人相助以及诸多好运才能实现。梦想并不总能立刻实现,而是需要很长时间,我到54岁才成为迪士尼的首席执行官。尽管我可能怀有远大梦想,但梦想的实现需要些许时日,耐心是必要的品质。在追寻梦想的道路上,急于求成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