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评论|李光斗:腾讯老干妈广告罗生门,两边都有匪夷所思处

关注
上游评论|李光斗:腾讯老干妈广告罗生门,两边都有匪夷所思处www.shan-machinery.com

腾讯与老干妈的广告纠纷案越滚越大,越扯越广,度娘与支付宝也有意无意地卷入其中。虽说此案最终的水落石出、真相大白还需有司部门的全面调查,但仅从现在的事态发展来看仍属扑朔迷离,后续保不准还会出现新剧情、神反转。这瓜足够大但不一定保熟。

仔细梳理此案的时间线,不难发现当事方都有让人不明觉厉的地方。

 

好诉善讼的腾讯轻易祭起诉讼保全的大杀器,内控流程成摆设?

如今的腾讯无疑已是一家巨型大公司,公司做大了难免会有大企业病。大企业病造成的危害更多地表现在机构臃肿、决策缓慢、多重领导,丧失活力与效率,但反过来辩证地看,讲程序重流程也会强化大企业的内控能力,形成广泛的制约与监督。广告业务部门是腾讯创收的主要来源,就算腾讯的业务员被假冒的老干妈市场经营部经理拿着伪造的公章蒙骗,要想走完签合同的流程,还得部门领导的签字、财务的审验、法务的审核直至广告排期执行确认。这一路绿灯下来实在匪夷所思,腾讯内部管理的每个环节都成了摆设?

更令人不解的是,腾讯法务部曾被戏称为“南山必胜客”,有中国“最强法务部”的江湖地位,其诉讼团队被公认为中国互联网业的强兵悍将,创造过在2013年29场诉讼不败的骄人战绩,获封 “南山必胜客”大名,意指腾讯本部在深圳南山区,诉讼大多由深圳南山区法院受理。而据老干妈的公开声明,公安机关于6月20日已对老干妈的报案予以立案侦查,在前期与腾讯的交涉中必然有所告知。对此,腾讯仍然轻易祭起诉讼保全的大杀器。要知道,申请诉讼保全虽然是原告的权利,但在法律诉讼实践中,主要是用于利害关系人因情况紧急,不立即申请保全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可以在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前向被保全财产所在地、被申请人住所地或者对案件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采取保全措施。同时《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五条明确规定,申请有错误的,申请人应当赔偿被申请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损失。

况且申请诉讼保全,从法律程序上,腾讯必须向保险公司投保诉讼财产保险责任保险,以业内惯例诉讼标的额的千分之七来推算,腾讯也得事先缴纳11万左右的保险费。这笔款项支出谁签字批准的?

如果一个发生的错误在程序与流程上表现的过于低级,就可能不仅仅是经办人的能力问题,还有可能是勾连与合谋的结果。

 

纯朴老干妈真的不食人间烟火,一直不知道腾讯在卖力为自己进行广告宣传?

据腾讯所言,2019年3月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投放相关广告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而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4月26日,腾讯旗下QQ飞车手游S联赛2019年春季赛正式开幕。在开幕现场,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QQ飞车手游运营总监赵斯鹏宣布,将与国民辣酱品牌老干妈展开合作。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虽然最后的真相还未得以完全揭露,但腾讯早在一年前就开始为老干妈投放了千万元以上的广告倒算是基本事实。常理度之,老干妈至少能风闻此事,却说一直不知道腾讯在为自己进行广告宣传,这同样让人费解。

虽说腾讯与老干妈的广告纠纷案搞得纷纷扰扰,但比起比亚迪的“11亿元广告门案“则是小巫见巫。2018年7月12日,比亚迪官方发布了一则《关于李娟等人冒用比亚迪名义开展相关业务的声明》,声称一位名为李娟的女士使用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名义,以自有资源(广告及活动)试用及免费使用为切入点,主动与比亚迪联系并开展免费广告宣传,随后伪造比亚迪公司印章、冒用公司名义开展业务。比亚迪在声明中表示,该公司以李娟涉嫌伪造其印章及合同诈骗罪向上海警方报案。警方在李娟处查获了多枚伪造的比亚迪印章,后者因涉嫌犯罪已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比亚迪对李娟等人用伪造印章与相关公司签署的合同等事宜,概不知情,也与该公司无关。此案涉及全国三十多家广告商以为比亚迪垫付广告费的形式进行,甚至包括以比亚迪名义赞助英超豪门阿森纳的公关广告活动,声势颇为浩大,此广告门案涉及金额高达到11亿元。至今尚无最后定论。

历史总是惊人的巧合与富有戏剧性。

 

(本文作者李光斗:中国著名品牌战略专家、 中央电视台品牌顾问)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上游新闻立场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举报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