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迪士尼 1.5 万/晚的套房被订完,是五一出行热潮导致的吗?你有为五一出行提前预订酒店吗?

关注
上海迪士尼 1.5 万/晚的套房被订完,是五一出行热潮导致的吗?你有为五一出行提前预订酒店吗?www.shan-machinery.com

日本前首相宫泽喜一曾说,不管是哥斯拉还是金刚,能打过奥特曼就是好怪兽。

邪恶的奥特曼被打败了,但十三区的人民却并没有获得和平。金刚和哥斯拉孕育出的后代,金哥拉,成了日本人民头顶的新的大山。

宫泽喜一告诉大家不要担心金哥拉,日本人民需要他。坚持培养繁殖金哥拉,土地全是氮磷钾。宫泽先让渔民们尝试驯化金哥拉,部分渔民们成功做到了,并变成了环岛的尊贵的金哥拉驯兽师。

宫泽又告诉大家,先骑带后骑,人人都能骑金哥拉。并北巡,在北海道画了个金哥拉养殖中心。时举国欢迎金哥拉,宫泽成了平成天皇的得力功臣,人称平成三杰。

而前前首相海部俊树却被满眼金哥拉的人们渐渐遗忘。当年海部扶平成天皇登基时,一腔热血,两照肝胆。他发宏愿,愿平成时期,大日本将不再有大怪兽,金哥拉出来后,有的人发现,这句话已经很难在网上搜到了。

一晃十年过去了,日本首领大臣已换成了小泉纯一郎。而人们发现,宫泽的承诺并没有兑现,可宫泽早已功成身退。金哥拉被环岛少数人垄断,成了拥有氮磷钾最多的那批人;环岛渔民们靠着近金哥拉楼台先得月的优势,成了氮磷钾快乐者;而富士山长期没有金哥拉,水土流失严重,山民们天天坐电视机前看新闻,却不知外面早天翻地覆大变样了。

一次,一位富士山的山民,金毛犬段锦住,第一次走出大山,去东海岸学习金哥拉养殖技术。他出发前攒了五千日元。天生对驯兽有天赋的他认为自己肯定能学会驯化金哥拉。而到了东海岸后,他先去参观了东海岸农田。而这让他吃惊不已,他见识到了一种天皇套田,种一次地要七十万日元,田里充满了氮磷钾,充满了金哥拉粪便的气息。

他想,这可能是某些金哥拉领主专用的吧。可没过多久,他又看见了十万日元种一次地的唐纳德套田。而这么昂贵的田竟被全部预定了!段景住有些头大,这里的人金哥拉值都这么高么?最终段景住还是没能驯服金哥拉,他几个月攒的日元竟垫付不起东岸一周的生活开销。他连夜灰溜溜的回山了。

段景住灰溜溜回山的事在山里瞬间火了,山里兄弟都笑他能力不行。莆田雕李应是山里的老财主,他宣称自己要出去试试。并携带了家底百万日元,要出去闯一闯。李应是相中了东海岸租田的价格,打算买一块田来出租,等到田价增值后再倒卖出去。作为山里最有经济头脑并最有钱的,他认为自己比那个臭养马的有本事。结果第二天,一百万日元想买东岸一块田的笑话就被迅速传播了。李应灰溜溜的回了山,他没想到自己的百万日元巨资,只够买一平米种个盆栽。

富士山又炸锅了,东海岸随便一土著,哪怕是看厕所的,都比富士第一富豪要富。大家都想着要出去打工挣点钱,回来抢山中首富的位子。

包子头林聪,在山里负责看草料场。出去后就找了个小区保安的工作。结果他发现看门的人,和门里的人,完全是两回事。

智多星吴用,本科师范毕业,在山里教书。出去后就发现找个小学中学教书的工作都找不到,跟他竞争的都是博士。

菜园子张清去卖菜,青面兽杨志去卖刀,被城管没收作案工具,血本无归。

行者武松选择了做一名吃播,靠着表演大碗喝酒逐渐有了起色。但后来被曝光直播作假,喝的茅氏清酒全是假酒,被封。武松辩解说是没钱买真酒,却并没得到平台与观众的原谅。

花和尚鲁智深考了个协警,但一次纠纷中他保护弱小,得罪了大日本皇族的少爷的司机的二奶的侄子的哈士奇,结果被丢了工作还让人毒打了一顿。

大刀关胜最惨,到东岸后还没找到活做,就被一个金哥拉驯兽师的兽二代以酒驾、超速、无证驾驶三连给直接送走了。随同他一块儿被撞死的还有井木犴郝思文与丑郡马宣赞。此事最后不了了之。

玉臂匠金大坚与圣手书生萧让,出去合伙搞起了造假工作。做假照、假证。但工作效率太低赚不到几个钱,又被同行挤压举报,给抓进去了。

……

最后富士山村民们都纷纷待不下去回家了。只有三位女村民成功的靠姿色在东海王留了下来。于是富士山的贫穷村,最终变成了光棍村。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