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了金融自由化是如何制造不公平的,就能明白,为什么要限制资本的无序发展!

关注
读懂了金融自由化是如何制造不公平的,就能明白,为什么要限制资本的无序发展!www.shan-machinery.com

我们的社会,正在经历一些深刻的变化,大家或许都已经感受到了,资本圈、娱乐圈都在“刮骨疗毒”。

上上个周末,网上疯传一篇来自人民网的雄文,口气仿佛是决策层向不公平现象宣战的檄文:

这次变革将荡涤一切尘埃,资本市场不再成为资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文化市场不再成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闻舆论不再成为崇拜西方文化的阵地,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性回归。因此我们需要治理一切文化乱象,建设鲜活、健康、阳刚、强悍、以人民为本的文化,我们需要打击资本市场上大资本操纵、平台垄断通吃、劣币驱逐良币的乱象,引导资金流向实体企业、流向高科技企业、流向制造业。

当前正在进行的从治理培训机构、学区房开始的治理教育乱象,让教育真正回归平民化、公平性,使普通人有向上流动的空间。未来还要治理高房价、高医疗费,彻底铲平教育、医疗、住房三座大山。

可见,许多事,已经到了不管不行的地步。

今天这题,我想分享几个知识点,讲讲为什么“金融”和“自由”原本是两个美妙的词汇,但结合到一起,所制造出的,却是显著的不公平

网上有段视频,美国的大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在一场讲座中谈论自由与平等,他说道:

一个社会,如果把平等置于自由之上,就既不会有自由,也不会有平等;如果把自由置于平等之上,即使得不到最好的平等,所创造出来的平等也会比其他制度更高。

甫一说完,台下掌声雷动。

彼时的弗里德曼,声望正隆。

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1976年弗里德曼获得了诺贝尔奖;

1980年,为走出滞胀危机,美国开始了著名的“里根大循环”,其指导思想,正是以弗里德曼为首的“新自由主义”

从此,高赤字、高杠杆、高资产,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核心引擎,美联储超发货币为其提供燃料,燃烧的是人们争逐财富的欲望。

而美国也确实走过了20年的平稳增长之路,并成功肢解苏联,成为地球单极。

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金融家们攫取了超量利益,却把风险、损失和罪名通通甩锅给底层。

在这场风暴中,对“不公平”的声讨,蔓延成了2010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

这时候,弗里德曼在哪呢?

他2006年就去世了,若他能活着看到金融危机和“占领华尔街”,不知道他是否还会坚持“自由优先于平等”的主张

上图中,红线表示美国最富有的0.1%人群所拥有的财富占国民财富的比例;蓝线表示占比90%的中下阶层所拥有财富的比例。

从图中我们可以解读出两个重要信息:

1)0.1%的顶层富豪所占据的财富与90%的中下阶层所拥有的财富数量趋近并交叉,而上一次交叉是在“大萧条”之后,随后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2)转折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正是著名的“里根大循环”与“新自由主义”发挥作用的时期。

自那之后,美国的金融资本走向历史舞台正中央,美国工厂的光芒彻底被华尔街所掩盖,贫富分化亦势呈脱缰野马,一骑绝尘。

资本主义的bug在哪?

在于资本家的利润所得超出其需求水平,简单讲就是马芸所赚的钱,他一辈子也花不完。

经济的实质,就是生产和消费。

如果将一个社会简单划分为资本家和劳动者这两个阶层的话,这个社会里所生产的全部商品由资本家与劳动者共同消费,也就是生产出100,两个阶层共同消费掉100。但资本家维持其奢华生活的所需为50,而他们却分走了80。

劳动者则压抑了其部分需求,因为他们只有20的消费能力。资本主义的缺陷,正在于绝对的过剩与相对的贫乏同时存在。全社会生产了100,但有效消费只有50+20=70,所以生产过剩始终存在。

这些过剩产能都去哪儿了呢?

在过去是将“牛奶”倒掉了,现代则是“查环保”关停了。

生产过剩的根源是什么?

资本主义代言人绝对不会说是分配问题,他们只会讲是有效需求不足

有效需求不足怎么解决?

金融放水!

具体说,就是借钱给工薪阶层去消费。

于是,便有了信贷扩张和债务周期。

债务是人们对未来预期收入的提前变现,某种意义上,债务就是金融化的内涵。

如果说工业革命之后的商品时代是资本主义的初级阶段,那么金融时代便是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

两种社会的财富密码完全不同,前者财富来源于生产,即劳动生产率提高、技术进步、管理改善;

后者财富来源于资产投机,由市场预期、货币流向、交易共同决定。

理论上,金融化会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减少借贷摩擦,促进经济增长。

BUT,并不是所有群体都均等地享受到了金融化的益处。

谁更早或更易于开展金融活动,就能在财富蛋糕中分得较多;

谁远离或无法和这一趋势相结合,就会分配中得到较少。

今天的城乡差别、小城市与大城市的差别、行业差别、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莫不如是。

上图是科技数据公司TalkingData制作的,关于北京地区人群活动分布情况(仔细看,是动图),其中红色表示高收入人群,蓝色表示低收入人群。

该图生动地展示了现实中的“北京折叠”。

问题来了,金融自由化,是如何导致分配不公平的呢?

第一,离发币中心越近,越容易获得“货币红利”。

首先,货币的流动是有先后顺序的。

金融、地产等资本密集型行业一定是最先获得货币注入的,其次是高端服务、奢侈品销售等,而制造、设计、零售、知识产权等劳动密集型的部门则在最后获得货币流入。

事实上,货币一定会流向利润高的地方,当泡沫部门增长快速,资金就会脱实向虚——不仅不会向下流动,还会从下往上倒吸。

金融放水,一定会造成“资产价格普涨”的局面,结果必然是工薪阶层的工资上涨远低于资产涨幅。

其次,由于中下阶层的刚需消费占收入比例大,通胀带来的消费品涨价,挤压工薪者的有效剩余。

在电影《时间规划局》中,富人只需要提高一般消费品的价格,穷人就必须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一样,运转得更快。

在电影中,时间是货币

现在知道为什么经济发展了,但多数人却觉得生活更难了吧。

资本主义通过“信贷”刺激有效需求的同时,还会开动宣传机器,让消费主义大行其道。

然而,超额消费、提前消费使中下阶层失去积累财富的机会,从而无法拥有资产,在金融化的财富分配战中败下阵来,和“货币红利”失之交臂。富人的消费占收入比要低得多,财富剩余更多,能储备更多资产,获得越来越多的资产性收入,长此以往,就拉大了贫富差距。

再次,在实际利率为负的通胀状态中,越能欠钱就越能赚钱,这个逻辑被称为“负债经济学”。

但由于信息不对称、交易费用高、信用指数低、抵押品不足,普通人根本无法像大企业与富人一样获得大量的银行授信。

说白了,普通人与富人的融资机会并不均等,越有钱,越能借到钱——富人更容易获得“货币红利”。

所以金融放水导致的通胀,让占据更多资产的富人水涨船高,而涨价带来的生活成本上涨,则让穷人雪上加霜。

第二,住房货币化是中产的债务陷阱。

富人的购房行为可以根据房产市场与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来灵活做出投资选择。而中下阶层则受制于孩子入学、婚姻、社会习俗、租房成本等非投资性因素的影响,不仅对投资时机把握的主动性低,在信息获得上与富人阶层也处于严重不对等的地位。

富人阶层可以靠“距离发币中心更近”的优势在债务周期的上半场,加杠杆聚敛财富,在去杠杆来临前,其强大的信息优势便能够使其及时作出调整,同时开动宣传机器编织财富谎言煽动信息相对滞后的中下阶层为其接盘。

证券化、杠杆化的房产是有两面性的,一面是财富,另一面则是债务。重点在于,财富是虚的,而债务是实的,这意思就是说,即使资产减值,债务该多少还是多少。

所以说,房子在涨价(涨幅大于利率)且流动性充沛时,才是财富,否则就是负债。

第三,金融危机消灭中产。

当债务周期的下半场到来,市场被动去杠杆,信用紧缩,资产泡沫濒临崩溃。

对于中下阶层来说,所有的财富都放在本国货币计价的资产(存款、股票或是房产)这一个篮子里,抗风险能力很脆弱。而富人则有办法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产,规避经济风险,保证的财富的保值、增值。

在普通中产的财富中,住房所占据的比例很高,资产泡沫一旦破灭,其承受的损失相对富人要大得多,08年的金融危机使美国有600w人无家可归,他们不得不将房屋交还银行或低价出售,导致他们又错过随后的房地产回暖,被人从分财富蛋糕的桌上赶了出去。

危机爆发前,雷曼兄弟濒临破产,华尔街普遍认为美国财政部不会放任雷曼倒闭,他们确信自己已到了“大而不能倒”的地步。

时任财政部长的保尔森,虽迫于压力没有拯救雷曼,却在之后的干预中拯救了美林、AIG、两房,并对美国各大银行集中注资。

过度金融化,使银行业深度绑定国民经济,以至于成为大而不能倒的恶性肿瘤。收益全是那些私人银行的大佬的,风险却是全民共担的,怎么可能不滋生道德风险?

第四,资本0税,劳动重税。

收入分为劳动收入和资本收入。劳动收入又分为工资性收入和经营性收入,资本收入分为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比如继承。

老王一介码农,被996福报折磨得死去活来,挣个万八千的,要按月交税,而包租公啥也不干,收租五六万,却什么税都不交,这叫什么道理?

所以事实就是房产税、遗产税、资本利得税等财产性税收偏低,而以劳动性收入为主的中下阶层承担了主要的税费负担。

中下阶层的付出的税收,变成了基建和公共服务,这些基建和公共服务又形成土地溢价,让包租公的房子涨价……

这样的财富分配过程,合理吗?

第五,全球化让“水往低处流”。

由于我们经历过闭关锁国所带来的痛苦,所以当美国开始搞“逆全球化”时,我们嗤之以鼻。

但全球化并非全无槽点。

首先,全球化使得富人转移财富极为便利,以至于政府难以对富人进行大规模加税。

举例:海底捞的张勇之所以加入新加坡籍,主要原因就在于新加坡没有遗产税、继承税等财产转移性税收。英国的富人阶层为了逃避欧盟即将推出的财产税而操控媒体制造脱欧闹剧。

所以大量的税收负担只能加给那些“走不了”的中产阶级以及中小企业身上,又加剧了贫富分化。

其次,全球化中的资本流动呈现“水往低处流”的现象,即资本一定会流向人权底线更低、环境保护意识更差、人力成本更低、原材料价格更低的国家。

为什么美国铁锈地带的产业工人会支持特朗普并反对“全球化”?

因为高度金融化的美国社会,财富大量集中在硅谷和华尔街,铁锈地带的产业工人是全球化的受害者。资本流入也不见得是好事。

韩国有个电影,叫《国家破产之日》,讲了韩国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即将破产的故事。

除了日常黑青瓦台,电影末尾还隐约讲了国际资本金融殖民韩国的过程。

韩国外储消耗殆尽,眼看着要破产,只能向IMF求救,条件之一是扩大金融开放,提高外资在金融领域的持股比例限制,允许外资收购韩国金融机构。

韩国高层囿于“大选”压力,接受了IMF的条件,使得华尔街资本可以光明正大地趁人之危,不光收割了大量廉价资产,还渗透到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大搞金融殖民,他们与韩国举国体制发展起来的大企业一道制造出了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的财阀阶层。

这样的事情虽然不太可能在“大政府”国家发生,却提醒我们,要时刻提防金融资本通过投机炒作,渗透并逐渐控制一国经济实体。

学过经济学的,都会说“自由市场能够更好地配置资源”。

有些人是不懂,而有些人则是故意,他们往往会忽略两个重要前提:

一是理性人假设。

二是充分竞争。

事实上呢,人经常是非理性的,市场也经常是不均衡的。

而且资本和普通人之间,连信息都是不对称的,何来充分竞争?

试想一下,在充满寡头和垄断的市场,谁最喜欢谈自由?

必定是寡头和垄断者本人!

申明一下,我们并不需要反对“自由主义”,因为社会思潮随经济周期的波动而波动。

大萧条之前,“古典自由主义”是主流。

大萧条爆发后,以凯恩斯主义和社会主义为代表的“大政府主义”成为了时代主流。

70年代,滞胀危机爆发,“新自由主义”兴起。

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国家干预、逆周期调节,成为我们最常见的新闻词汇。

现在再回头去看弗里德曼那段话,自由和平等,哪个更重要?

首先,我们得知道,平等说的是机会平等,而非均贫富和大锅饭。

其次,要看经济发展的节奏,对吧?

反正现阶段,我认为,只有在机会公平的市场中,自由才可贵。否则,自由就是强者任意凌辱弱者的借口。

完。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