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大结局,小枫最后没有死……

关注
东宫大结局,小枫最后没有死……www.shan-machinery.com

图片|网络

东宫的魅力在于,它几乎是一个无法挽救的悲剧。

可我一点也不舍得大家骂李承鄞。

我一直在想,除非小枫不记得,否则小枫和李承鄞没有办法善了。但这里依然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她完全没有记起来,这样原著就变味太多。

那么就只有另一种了。

我去翻过匪大的几篇番外,无疑女主真的已经死去,男主孤独终老。尽管导演曾经说过会有两种结局,最后又说结局不会再改,只会为了满足追剧女孩儿的心愿,增加一个彩蛋。

去你的彩蛋!

所以,我想写一个自己期待的结局。它的本意固然与原著相悖,文笔也难免相形见绌,但就当是成全我们的男主角吧。

表白李承鄞!!!

原文结尾

……

我看到他合身扑出,也许他想像三年前一样跟着我跳下来,可是这里不是忘川,跌下来只有粉身碎骨。我看到裴照拉住了他,我看到他反手一掌击在裴照的胸口,他定然用尽了全力,我看到那一掌打得裴照口吐鲜血,可是裴照没有放手,更多人涌上去,死死拖住了他。

……

我仿佛看见围观的人都笑起来,好多突厥人都不相信白眼狼王真的是顾小五杀的,所以他们仍旧存着一丝轻蔑之意。顾小五捧着那张弓,似乎弹琴一般,用手指拨了拨弓弦。弓弦铮铮作响,围观的人笑声更大了,他却在那哄笑声中连珠箭发,射下一百只蝙蝠。

我仿佛看见当初大婚的晚上,他掀起我的盖头。盖头一掀起来,我只觉得眼前一亮,四面烛光亮堂堂的,照着他的脸,他的人。他穿着玄色的袍子,上面绣了很多精致的花纹。

他戴着大典的衮冕,白珠九旒,以组为缨,色如其绶,青纩充耳,犀簪导,衬得面如冠玉,仪表堂堂。

那个时候,我以为我是第一次见到他。却不知道,我们早就已经见过,在西凉苍茫的月色之下。

……

我最后想起的,是刚刚我斩断腰带的刹那,他眼底盈然的泪光。

……

我安然闭上眼睛,在急速的坠落之中,等待着粉身碎骨。

下落的力道终于一顿,想像中的剧痛还是没有来临,我睁开眼睛,阿渡清凉的手臂环抱着我,虽然她极力跃起,可是世上却没有人能承受这样巨大的下挫之力,我几乎能够清晰地听见她骨骼碎裂的声音,她硬生生地用她自己的身躯,当成了阻止我撞上大地的肉垫。我看到鲜血从她的耳中、鼻中、眼中流出,我大叫了一声:“阿渡!”

我双腿剧痛,根本没有办法站起来,我挣扎着爬起,手足无措地想要抱起她,可是些微的碰触似乎便是剧痛,她神情痛苦,但乌黑的眼珠看着我,眼神一如从前一般安详,丝毫没有责备之意。就像看到我做了什么顽皮的事情,或者就像从前,我要带她溜出去上街。我抱着她,喃喃地叫着她的名字。

……

我拾起阿渡的金错刀,刚刚阿渡拿着它砍削巨大的铁栓,所以上面崩裂了好多细小的缺口,我将它深深插进自己的胸口,却一点儿也不痛。

……我知道,我们终究是可以回家去了……

番外

1

他盯着我的眼神那样奇怪,说话的声音也怪极了。“小……小枫,你醒了?”

不知为何,我心口痛的厉害。

“你是……?”

我看到他和太医交换了一个眼神,颤抖的双手将我握得更紧。

“我好像……见过你……”

自我醒后,李承鄞每晚都来看我。他总握着我的手,跟我说当初我溜出西凉王宫遭遇沙盗,多亏了他英雄救美;说他后来娶亲,我是怎样蛮不讲理地跟他生气;说他娶的女子嫉妒他对我好,便派刺客来捅我心窝……

他说得那样耐心,仿佛一点也不怪我忘了这些事。

他长得那么好看,声音又那样温柔,以至于我有时候听着听着就走神了。

有一天,他正绘声绘色模仿我以前在宫里喝酒闹笑话的事,永娘忍不住低头偷笑起来,羞愧之下我忍不住反驳他,“你胡说,一定是你喝醉了酒……我才没有那么傻呢,你是个大骗子!”

不知为何他突然目光一滞,连带着上扬的嘴角也僵住了。

每当他用这种奇怪神情瞧我,我的心口都会骤然一痛。他突然将我拥入怀中,“好,我是大骗子,分明是我喝醉了……”

这日李承鄞回来得很晚,我忍不住有些生气。他答应带我去米罗酒肆喝酒的,可直到太阳从墙头掉下去也不见他半点人影。

我早已换了男装,却只能坐在石阶上生闷气。后来李承鄞笑着跑进门来,双手似是捧着什么东西。“小枫!”

我常常一见到他笑,就忘了自己正在生气这件事。“你手里是什么?”

他很神秘地叫侍女熄灭宫灯,我迫不及待想看,就只能用力掰他的手,“到底是什么啊!快给我看看!”

等到四周光线暗下去,他缓缓张开手掌,我才看到几星绿光自他手中流出,“居然是萤火虫……”

时恩这时才捧着他的外衣喘着气跑来。李承鄞盯着我笑,从时恩手中接过卷成一团的外衣,示意我打开。

我看到无数流萤轻盈掠过,他的脸在荧光之外,遥远又熟悉。

我真不该忘了他。

“不生气了吧?”

他总有办法让我忘记跟他生气。

“走,带你去喝酒!”说着,他便将我拦腰抱起,我看着他的侧脸,突然忘了自己。

3

我偶尔收到哥哥的信,他跟我说阿爹的身体已渐渐好转,说嫂嫂常耐着性子教他作诗吟对,说侄子伊莫是怎样天资聪颖……

我喜欢看西凉的信件,就像喜欢李承鄞讲的故事,但对他们的亲切感却总不如李承鄞。

“大概是因为太子妃一时记不起从前的事吧。”永娘笑着回答我。

也许吧。

今年的雨季分外漫长,三月里才渐有放晴的迹象。永娘说园中的梅花此时正开得绚烂,于是带我去看,因而我们无意间听园中洒扫的侍女说起,原来那日李承鄞回来晚了是因为父皇宣他去训话。

回头我拿这事问李承鄞,他脸上带着痞痞的笑,“你当真想知道父皇为何训我?”

“难道我们常溜出宫的事被他知晓了?”国朝规定,宫眷不可随意出宫,何况我还是太子妃。

看到他摇头,我认真思索片刻后恍然大悟,“那就一定是因为孩子,对吗?”听说,赵良娣当初是得知我有孕才派刺客来杀我。因我一直昏迷,李承鄞担心母体受胎儿所累,命令太医把胎儿流掉了。

正因听说这事,我原先对他的疏远才减去大半。

“你不怪我?”

我始终是感激他的。皇嗣对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他选了我。我伸手握住他,摇了摇头。

我想,他以前也一定很喜欢很喜欢我吧。

“父皇是说,国朝没有皇后,连努力造孙子这种事都要他跟我说。”他蹙眉看我,一副欲言又止模样。

“那要是有皇后,就是皇后跟你说么?”

“你是不是傻?”他屈指在我额头一敲,“要是有皇后,自然是皇后跟你说啊。”

跟我说?

突然明白什么,我红着脸低下头去。待我抬眼偷瞄他,只瞥见他眼底无尽的宠溺。

Happy Ending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