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历史大事件 第七节 批判所谓“三株大毒草”

关注
1976年历史大事件 第七节 批判所谓“三株大毒草”第七章1976年第七节 批判所谓“三株大毒草”“四人帮”所谓的“三株大毒草”指的是1975年邓力群主持撰写的《论全党全国各项工作的总纲》(初稿)、国家计委起草的《加快工业发展的若干问题》(讨论稿)和在胡乔木协助下,胡耀邦主持写出的《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即《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讨论稿)。

为了打破江青集团控制的舆论工具,给各个领域的整顿工作提供理论指导,邓小平指示成立了由胡乔木、邓力群、于光远等人组成的国务院政治研究室。这实际上是全面整顿的理论写作班子。为了系统地建立指导各行各业整顿的理论和制度,从整体上清理被“文化大革命”搞乱了的思想,有关部门组织起草了这三个重要文件。

《论全党全国各项工作的总纲》(即《论总纲》)是为了阐明和宣传全面整顿的指导思想,由国务院政治研究室在邓力群主持下,根据邓小平的多次讲话而起草的。《论总纲》中明确提出:毛泽东提出的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促进安定团结和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三项指示,不仅是当前全党、全军和全国各项工作的总纲,而且也是实现今后25年宏伟目标的整个奋斗过程中的工作总纲。《论总纲》尖锐地指出:假马克思主义的政治骗子“打着反复辟的旗号搞复辟,把党的好干部和先进模范人物打下去,篡夺一些地方和一些单位的领导权,在这些地方和单位实行法西斯专政”,必须把“他们篡夺的领导权夺回来”。《论总纲》着重论述了政治和经济的关系,指出“革命就是解放生产力,革命就是要促进生产力的发展”。要坚决抵制“只讲革命,不讲生产,一昕到要抓好生产,搞好经济建设,就给人家戴上‘唯生产力论’的帽子的做法”。“一个地方、一个单位的生产搞得很好,而硬说革命搞得很好,那是骗人的鬼话。”这篇文章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当时的“左”倾禁锢,从思想上批判了“文革”和江青反革命集团制造的许多错误思潮和现象,在当时体现了纠正“左”的错误的最高水平。

《关于加快工业发展的若干问题》,简称《工业二十条》。这是国家计委根据国务院指示起草的全国整顿工业的文件,对总纲、党的领导、依靠工人阶级整顿企业管理、以农业为基础、挖掘革新改造、采用先进方法、工作方法、工作作风、思想方法等18个问题作了明确规定,这些规定切中时弊,是当时扭转企业管理混乱、工业发展缓慢局面的切实可行的措施。文件要求“调整那些没有得到改造的小知识分子和‘勇敢分子’当权的领导班子”,“把坏人篡夺了的权力夺回来”;“要特别警惕少数坏人利用‘造反’和‘反潮流’的名义,搞破坏活动”。《工业二十条》强调指出:“没有社会生产力的强大发展,社会主义制度是不能充分巩固的,决不能把革命统帅下搞好生产,当作‘唯生产力论’和‘业务挂帅’来批判”;“生产管理和规章制度,什么时候都需要”;“我们要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但是不能夜郎自大,闭关自守,拒绝学习外国的好东西”等等。这是在“文化大革命”条件下,力图系统纠正工业战线上的“左”倾错误,恢复党的正确经济建设方针的一个重要文件。虽然由于“四人帮”的阻挠未能作为正式文件下达,但通过各种范围的讨论,还是在实际工作中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简称《汇报提纲》,此文是在胡乔木协助下,由中央派到科学院工作的胡耀邦根据邓小平多次指示,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主持起草的。提纲分6个部分:(1)充分肯定科技战线上的成绩问题;(2)关于科技工作的组织领导问题;(3)关于力求弄懂主席提出的科技战线的具体路线问题;(4)关于科技战线知识分子政策问题;(5)关于科技十年规划轮廓的初步设想问题;(6)关于院部和直属单位的整顿问题。邓小平肯定了《汇报提纲》中的关于“科学技术也是生产力,科研要走在前面,推动生产向前发展”的观点;邓小平还强调,要使科技事业后继有人,中心是办好教育,选数理化好的高中生人科技大学,调动教师的积极性。他尖锐地指出:“我们有个危机,可能发生在教育部门。把整个现代化水平拉住了。”这个文件为全面整顿科技战线指明了方向,有利于中国科技和教育工作的发展。

这三个文件以鲜明的立场和观点,试图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从全面到具体工作彻底纠正“文化大革命”的“左”倾错误,贯穿了全面整顿的思想,提出了一系列正确的方针、政策,对“四人帮”的倒行逆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批判。

这三个文件引起了“四人帮”的极端仇视,也引起了毛泽东的不满。因为他是不允许任何人否定“文化大革命”的。所以三个文件由于形势的逆转未能发出,以后还受到“四人帮”的批判和攻击。1976年2月,《人民日报》发表了署名梁效、任明的《评“三项指示为纲”》,对《论总纲》进行批判。“四五运动”被镇压后,“四人帮”一伙的篡党夺权活动变本加厉、更加猖狂。他们操纵舆论,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更大规模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攻击1975年国务院务虚会是“经济领域里右倾翻案风的风源”,公开在报刊上点名批判这三个文件,企图从这三个文件下手,夺国务院的权。

“四人帮”把这三个文件诬为“三株大毒草”,是所谓的“邓小平修正主义纲领的产物”,横加罪名,进行批判。他们把这三个文件分别比作“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刘少奇的《二月提纲》”、“林彪的《571工程纪要》”。1976年8月初,江青一伙授意炮制了《评(论全党全国各项工作的总纲)》、《评(加快工业发展的若干问题)》、《评(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的三个小册子,在全国各地发行,发动了全国性的批判“三株大毒草”的运动。

8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抓住要害,深人批邓》的社论,掀起了所谓批判“三株大毒草”的新高潮。在这篇社论中,对邓小平进行了恶毒的点名批评,想以此把邓小平彻底批垮。并进一步把邓小平主持起草的三个文件诬为“三株反党、反马克思主义的大毒草”集中反映了邓小平“那条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极右实质”。社论说《论总纲》是“复辟资本主义的政治宣言书”,是“向无产阶级全面进攻”;《工业二十条》是“洋奴买办的经济思想和一整套修正主义办企业路线的写照,名为加快工业发展,实为加快资本主义复辟”;《汇报提纲》是“在科技阵地打开一个大缺口,反对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领域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的一个修正主义标本”。

当时,全国各地批判所谓“三株大毒草”的文章充斥各种报刊。从1976年4到10月,“四人帮”一伙以“梁效”、“初澜”、“苗雨”、“程越”等名义,在《人民日报》、《解放日报》、《红旗》杂志、《文汇报》等报刊上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批判所谓的“三株大毒草”。仅《人民日报》从8月13日到10月6日的50多天里,刊登的批判文章与通讯就多达110篇。

“四人帮”发动全国范围的批判“三株大毒草”的运动,是他们加紧篡党夺权阴谋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场运动造成了人们在思想上的极大混乱,使刚刚得到一些恢复和发展的国民经济又一次受到严重破坏,从根本上违背了人民的意志和利益。但是在批判中出乎“四人帮”意料的是,这三个文件得到了广大干部和人民的欢迎,客观上为后来纠正“文革”错误作了舆论准备。(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