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大爷的逆袭_第44章:香菱的新生活_起点中文网

关注
蓉大爷的逆袭_第44章:香菱的新生活_起点中文网www.shan-machinery.com

就当人牙子准备促成交易的时候,贾蓉却突然翻了脸,把这人牙子带进了小巷子里打了一顿,事后留下了二百两银子给他。

“这次是让你长长记性,不该你得的好处,你拿了也得有命花,湖广总督那里我也是有些体面的,看你从金陵地界一路北上来到湖广,想来路费就不少,这二百两权当是给你补偿,你可以滚了。”

“是是是……小的这就滚,这就滚……”人牙子不禁有些后悔,果真还是贪心不足啊,这次真惹到了自己惹不起的人物了,能得二百两怕还是因为这丫头长得标致的缘故。

“对了,你回江南的时候,麻烦帮我打听一下姑苏封家可还在……到时候把人带到湖广来,这事情做成了,我再给你二百两作为酬金,如何?”贾蓉非常擅于揣摩人心的细微变化,也懂得合理运用打个巴掌给个大枣的御人之道。

果然,一听说有钱可以拿,这人牙子立马就好了伤疤忘了疼,有钱干嘛不去赚啊?

“是是是……小的这就返回江南,替贵人打听这些个事。”人牙子摸了摸自己有些肿的额头,龇牙咧嘴地点头哈腰,随后便走了。

事实上,这家伙的贪婪从原著里就能窥见一二,发卖香菱时,说好了先卖给金陵世家的公子冯渊,结果后脚又许给了薛蟠,想着两头拿钱,结果引得薛蟠最后找人把冯渊一顿好打,没救过来,挂了,贾雨村息事宁人,草草结案,只给冯家赔偿了烧埋银子……

对付这样的人,只有用银钱把他吊着,他才肯老老实实地做事,一旦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就不会再去想着拐其他人家的孩子来换钱。

“你就这样放他走了?”邢岫烟不禁有些疑惑,按理说这样的人就是当场打杀了也不为过,可贾蓉就这么放他走了,却不知道在打甚么算盘。

“你想想看,我若是出此高价吊住他的胃口,他还会不会再去拐其他人家的孩子来发卖?”贾蓉不急不慢地说道。

“若是如此……他定然不会再去做那下作勾当,你这是准备放长线钓大鱼么?”邢岫烟脑子还是转得快,很快就抓住了重点。

她也是操持过家务的,知道这些人之所以铤而走险发卖人口的核心点在哪,就是一个字,穷。

当你穷得叮当响,被周围人嘲笑奚落,打着光棍,还没钱换新衣服,没钱看病抓药的时候,你自然会选择铤而走险,不为别的,只因为自己穷怕了。

一无所有者,自然不要命。

“若是人人都能富足,谁还会拐别人家的孩子来卖呢?你以往也是过过穷日子的,也该理解他这种作法才是,当一个人穷疯了的时候,突然有人开个高雇用他,他自然就不顾一切地要去做。”贾蓉一针见血的发言让邢岫烟不禁有些背脊发凉。

是啊,若是人人都有饭吃,有新衣穿,有稳定的进项,能娶上老婆……谁还乐意去干这种损人利己的缺德事啊?都是被穷苦逼出来的。

邢岫烟也是过过苦日子的,明白那种生活拮据时的经济困难有多难受,她现在也就理解了这个人牙子背后的立场。

“难怪……你没有下死手。”

“也是个可怜人,何必赶尽杀绝?不若用银钱雇用了他,日后替我做些好事,就当是为他自己发卖人口减轻一些业罪也就够了。”

“你越来越像个大善人了。”邢岫烟轻笑一声。

“大善人?其实我宁可做个生意人,带动像他这般的穷苦人一起富贵,也不愿整日里这般勾心斗角,想着如何算计别人,时间久了……也是很累人的。”贾蓉无奈地叹息一声。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邢岫烟赞许地说道。

“但愿吧。”贾蓉说着看向那小丫头。

“走罢,以后就跟着小爷我过安生日子去。”

“是……”小丫头明显很紧张,也不知道贾蓉这个新主子会怎么对待她,身子微微颤抖着,差点摔倒。

“不必紧张……遇上了我,你以后都不必吃苦了。”贾蓉扶住了她,给了她一个让她心安的眼神。

此时,神京城荣国府中。

王熙凤这几日情绪有些焦虑,胃口不好,细嚼慢咽却没吃下多少东西,帕子擦擦嘴角,看着桌上发来的信件,不由得揉了揉眉心,真不知道这个侄儿是怎么想的,把自己家的靠山给告了……如今神京城里传出了些风声,说贾蓉使苦肉计脱离神京,是到外地去给天家敛财去了云云。

那样标致的一个媳妇儿,如今却进宫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贾蓉交代。

王熙凤有点犯愁了。

当然,这些风言风语没持续多久就被遏制了,那些爱嚼舌头的多半都被龙禁尉带走了,一时间弄得氛围十分紧张。

此事被逗漏出来,贾蓉自是安然无恙的,他没干太出格的事,一直处于游戏规则之内,如今又有迈柱“大力举荐”,天正帝对他的感官又比较好,因此也就没有出现意外情况。

不过朝堂上缺因此吵闹了起来,当然,只是借着贾蓉这个由头互相为自己的利益说话而已,并不是真的关心贾蓉安危。

文官的笔杆子、嗅觉,最爱搞这套,从一件无关小事上开撕,老油条一眼就能看明白。

迈柱当然就没有理会这些,安安心心地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当然也抽空写了一封信给贾蓉,让他暂时不要有任何实质性的行动。

带着香菱回到家中,若无其事地拿晴雯递过来的茶漱口、吐进钵盂,再从良儿端着的盆中洗手、擦干,贾蓉才开口问道:“今日有没有信件来?”

“有一封神京发来的信件。”良儿回答。

“那我去看看,你带着她在园子里四处转转,玩一玩,到时候开饭了再把她带回来。”贾蓉指着香菱说道。

“是。”良儿点了点头。

“大爷好像总是很忙嘞。”晴雯歪头看着贾蓉的背影。

“大爷若是不忙,哪来我们这些人玩闹的时间?”良儿说道。

“小妹妹,你叫甚么?”

“我……我叫香菱。”香菱怯生生地看着良儿。

“我叫良儿,是大爷的贴身丫头,大爷叫我带你四处转转,咱们这便走罢。”

“哦……好。”香菱乖巧地点了点头,一见周围的人这么好说话,她适应得还是很快的,而且女眷们很多,她倒也不觉得像以往那般害怕。

书房里,贾蓉看着那封信件,眉毛几乎快要拧成一团了。

西城御史参了贾敬一道,告他祖上私藏天家血脉,罪不容赦,建议将宁国府从四王八公当中除名?

这叫个甚么事啊,能想出这种操作的人得多么地政治小白啊。

那么会不会是王熙凤暗箱操作呢?

有这种可能,但是可能性很小。

西城御史之所以会听王熙凤的话,不外乎是王子腾的原因,并不代表着他就真的会按照王熙凤交代的去办事。

王熙凤插手此事,大概率是想把这个事情公开化,她兴许是知道了一些关于秦可卿的事情。

这个操作倒也不算全是破绽,即便天正帝会不高兴有人把天家私事摆到明面上来说,但也还不至于会因此杀得人头滚滚。

王熙凤这个女人的智慧,最擅长的是在家长里短之间,倘若是涉及到官场,便有无数破绽,再有娘家权势,也鞭长莫及,王熙凤原剧情里算计尤二姐、对待张华等等,都是在给自己埋地雷,留下很多政治痕迹。

官场上的是,她不行。

那么会不会是有人指使她这么做的呢?

也不像,虽然暂时还没有证据,但隐约可以肯定,这娘们现在还是跟自己一个队伍里的,因为她掌握了王夫人以往的所有“把柄”,但贾蓉利用她的同时也防备着她,毕竟这位可是除了接济刘姥姥、邢岫烟,每日伺候一众婆子媳妇小姐以外,没干过一件好事的人。

“只希望这败家娘们别这么快就自爆罢,那样的话咱后头的计划就全泡汤了。”贾蓉迅速写了一封回信,托驿站快马加鞭送到神京城去,让王熙凤再忍耐一二。

……

王熙凤回了自家院子,靠在床上辗转反侧,这几天得到那个消息,真是寝食难安得很,总觉得这是个很要命的信息。

她凤眉微竖,想来想去,还是吩咐平儿道:“你快叫主文相公来,修书给叔叔,只能叫叔叔动用关系,把这事情告诉他……”

说着,她丹凤眼中透出一抹厉色。

这事情很要紧,她觉得必须知会王子腾一声。

“舅老爷在九边呢,蓟州书信往返也要些时日。”平儿欲言又止,虽然这是最保险的办法,可此事王子腾一明白,王熙凤以后若是还要借助娘家关系,恐怕就不好再开口了……

“无妨,你只告诉叔叔,天家新封了一位天家遗孤,托名到秦相公府下养着,小字兼美的……”王熙凤斟酌了一下用词,还是没有把最重要的信息传递出去,只是强调了一下对方的身份。

“是,奶奶。”

“蓉儿这会儿也不回个信,可急死我了!”王熙凤有点跳脚,这种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时却不能全部说出来的滋味,着实是让人心焦。

过了几日,香菱逐渐适应了新主子家的生活,这里的女眷们都还对她不错,她时不时的天真娇憨之情也让所有女眷们很是喜欢。

这是个听话的乖孩子,不是甚么恶女子。

香菱原名甄英莲(也有个别古本文中写作甄英菊,谐音“真应局”),作为全书第一个出场的女性角色,与宝钗、袭人、晴雯等同岁。

她出身在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姑苏,母亲封氏性情贤淑,深明礼义,父亲甄士隐严正清白,禀性恬淡,为本地望族。

年已半百的夫妻俩,膝下无儿,只有一女,乳名英莲。

英莲“生得粉妆玉琢,乖觉可喜”,全家极其疼爱。应该说英莲生活在这样的家庭是幸福美好的。

不幸的是,在她四岁那年的元宵佳节,士隐命家人抱去看灯,至半夜时家人霍启因小解,将英莲放在一家人家门槛上,待他回来,英莲不见踪影。

全家人到处寻找,皆无音讯,英莲早被拐子拐去,另走他乡。

三月十五葫芦庙着火又将甄家烧成一片瓦砾场;这一个又一个的不幸遭遇,给英莲的命运笼上了悲剧色彩。甄士隐只得将田庄折变,与妻投岳父家去。

当人们再获悉英莲的消息时,她已长到十二三岁了。

她被拐子养在僻静处,认拐子为亲爹。

当英莲长得已有些姿色时,拐子骗她说,爹因无钱还债,要卖她。这时正巧本地有个冯渊的小子,父母早亡,又无兄弟,有些薄产,一眼看上这丫头,立意买着作妾,发誓不再娶,议定三日后过门。

英莲的命运这时似乎出现了转机,英莲被折磨了多年,得了这段姻缘,倒是英莲不幸中的有幸。

然而又偏偏不幸的命运在捉弄这红颜薄命女。

拐子为赚钱,第二日又将英莲卖与“丰年好大雪”的薛家“呆霸王”薛蟠,意欲卷走两家银子,逃往他乡。薛蟠横行霸道,淫佚跋扈,拐子哪能走脱,被两家拿住打个臭死。拐子求饶,两家人都不肯收银,只要领人。

薛家仗着势强人多,将冯渊打了个稀烂,抬回家三日便死了,生拖死拽,把个英莲拖去。

后来被薛蟠的妹妹薛宝钗取名叫香菱。香菱本先是做薛姨妈的丫头,只薛蟠成日家中与薛姨妈浑闹,薛姨妈拗不过,一年后摆酒正式纳了香菱做妾。

哪知这薛蟠喜欢了没几日,不出半个月便看做马棚风一般了。

曹雪芹安排这薄命女名字的更改,寓意着很深的含义:它是说,莲的质地高洁,贵若衬饰净瓶水的柳枝,或如如来亲炙的座席,一旦脱离莲座,委落红尘,处于污泥,甚而成为野草闲花群落中的一株菱花。

曹雪芹对香菱是十分钟爱的,可以说《石头记》中有两类截然不同的女子形象:一类是像黛玉、妙玉、晴雯等人的冷僻傲然;另一类是像袭人、宝钗等人的世故练达。而曹雪芹在塑造香菱时,却抛撇了这两种典型,把她塑造成娇憨天真、纯洁温和、得人怜爱的女性。香菱虽然遭到了厄运的磨难,但是却依然浑融天真,毫无心机,她总是笑嘻嘻地面对人世的一切,她恒守着她温和专一的性格。

当薛蟠在外寻花问柳被人打得半死,香菱哭得眼睛都肿了,她为自己付出珍贵的痴情。薛蟠外出做生意,薛宝钗把她带入大观园来往,她便有机会结识众姑娘。

为了揭示香菱书香人家的气质,曹雪芹还安排了这样一个故事——香菱学诗。

她拜黛玉为师,几经失败,终于成功,梦中得句,写出了“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的精彩诗句,赢得众人赞赏,被补为“海棠诗社“的社员。

曹雪芹在百草千花、万紫千红的大观园中特意植入的一朵暗香的水菱。这时香菱命运的转机,给了读者一次小小的安慰……

“香菱应该不是你的真名罢?”尤氏不禁问了一句。

“自记事时起,就再见不得父母,我已记不起父母往日的模样了……”香菱有点小失落。

“那你老家在哪?”邢岫烟问道。

“不记得了……”香菱摇了摇头。

“读过书吗?”

“未曾……”

“可怜的女娃儿……以后就在这里安心住下罢,要记住,大爷最会会照顾体谅女孩子的,以后你多跟他说说话,也就是了。”尤氏一阵唏嘘,本以为她们已经是过得比较惨的家庭了,结果这一下子来了个更惨的可爱丫头,连自己父母长什么样都记忆模糊了。

她自己却又生得这般标致,眉心处一颗米粒大小的胭脂记为她增色不少,看得尤氏一群女子都忍不住想搂在怀里怜爱一番。

“大奶奶,厨房那边说可以用饭了。”银蝶走了进来,对尤氏说道。

“好孩子,走罢,咱们吃饭去。”尤氏扶起香菱。

香菱却问道:“大爷不吃吗?”

“他在书房里写东西呢,你不用理会他,若是饿着了,他会自己出来吃饭的。”尤氏说道。

“哦……那,那我去叫大爷吃饭罢,大爷饿着不好。”香菱主动请缨。

“既是这样,那你就去罢。”尤氏同意了香菱的请求。

等到香菱走远了,晴雯轻笑一声,有点幸灾乐祸:“这个点……大爷许是还在锻炼罢?”

“好啦,不要取笑她了,她这样呆的一个女儿家,生得又好,大爷肯定疼她的。”良儿悄悄说道。

……

不多时,香菱回来了,一张俏脸早都羞得通红,小手轻轻绞着衣角,贾蓉咳嗽一声,跟在香菱身旁,走到正厅里用餐。

刚刚他光膀子锻炼身体的时候,小丫头就来了,只是悄悄看了自己一眼,轻轻地说:“大爷……该用饭了。”

“我还不饿,你自己先吃罢。”贾蓉擦了一把汗,说道。

“大奶奶让我来叫大爷呢。”香菱说道。

“这……那好吧,等我一下。”贾蓉穿了一件简单的中衣就走了出来,肌肉群已经肉眼可见地增值了。

小丫头眼中闪过一丝好奇,很是心大地伸手摸了摸,并且夸奖道:“大爷……你的身子好壮实哦。”

“咳咳……走罢。”贾蓉不觉得尴尬,香菱倒是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都做了些什么了,一张俏脸就红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别怕……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贾蓉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嗯,手感很好。

小丫头更凌乱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好抱着贾蓉的胳膊,嗯,很结实,有一种能让自己心安的感觉。

她知道,带她来这里的人是贾蓉,她以后也自然该守着贾蓉,至少贾蓉能让她吃饱饭,不会像之前那样饿一顿饱一顿的。

“以后只要有我一口肉吃,就不会少了你一碗饭,你一定也饿了,坐到我身边来罢。”贾蓉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位置。

“大爷,这不合适的,我哪能坐那个位置……”香菱连连摆手。

“我们家没有别人家那样多的规矩,倒弄得一家子人都生疏了,不若就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这里,只讲感情,不讲身份,让你坐,你就坐着。”贾蓉的语气坚决。

“哦。”香菱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这才安静地坐了下来。

这就是……她的新生活罢?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