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占卜天赋?_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_网游小说

关注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占卜天赋?_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_网游小说www.shan-machinery.com    “我们快点寻找合适的魔文,”赫敏提醒他们说,“这节课非常重要,如果你们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魔文,我可以给你们补习……”

    “这些魔文你都掌握了?这可不是理论魔文,而是实用魔文!”罗恩吃惊地说。

    “别说傻话,我怎么可能都会。”赫敏说,“但我学得肯定比你们快!”

    接下来,哈利和罗恩的态度积极了许多。不只是他们两人,其他小巫师对这种新奇的上课方式也很感兴趣。

    达芙妮·格林格拉斯围着一个墨绿色的纤细、灵巧的魔文符号打转,“我觉得它在对我说话,但我却听不清。”

    “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她旁边一个格兰芬多烦躁地说,他到现在还没半点收获。“行行好,把位置让出来。”

    纳威伸出圆圆的手探向一枚火红色的魔文符号,“滚开,隆巴顿。”德拉科说道,身边跟着两个跟班。他目光贪婪地看着这枚魔文,它看起来是所有符号中最明亮的。

    纳威畏缩地后退一步,旋即又坚持留在了原地,“我先来的。”他嘟囔着。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或许你想再尝尝锁腿咒的厉害?”德拉科低声威胁说。

    “发生了什么?”菲利克斯突然出现了,他可一直关注着纳威呢。

    “没什么,教授。”德拉科露出矜持的笑容,“隆巴顿可能在魔药课上表现不佳,正抹眼泪呢。”

    纳威攥着拳头,倔强地说:“我没有抹眼泪。”眼泪在他眼眶中打转。

    “马尔福,你跟我来。”菲利克斯说道,“其他人继续,哦,隆巴顿,我认为你左手边那个土黄色的魔文很适合你,你可以试试。”

    他带着德拉科来到教室外。

    “海普教授,”德拉科有些慌乱地说,他倒是不怕扣分,但他怕再抄两大本厚书,去年的教训他记忆犹新。

    但他听到海普教授平静地问他,“马尔福,告诉我,欺负弱小能让你获得快乐吗?”

    “我、我……”

    “事实证明,自从上次禁闭之后,我没听到你再说过那个词,是不是?”

    德拉科想要嘴硬,但他感觉自己的想法早就被看透了。“没有。”他低声说道。

    那个词是“泥巴种”。

    “这不是很好吗,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聪明的学生,从你想到用围巾拖着黑魔法物品的点子,我就知道了。”

    菲利克斯说道:“我认为你能做到的远远不止这些,马尔福,证明给我看。”

    当德拉科回到教室的时候,潘西·帕金森立刻凑了过来,“德拉科,你被扣分还是关禁闭了?”

    “没有,”德拉科茫然地说,“教授夸奖了我。”

    在当天下午,公告栏上挂了好几周的魔文俱乐部招新海报终于换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串长长的名单。

    “第一档只有七个人。”

    一个小巫师嘀嘀咕咕地说,“赫敏·格兰杰,弗雷德·韦斯莱,乔治·韦斯莱,光是格兰芬多就三个。”

    “很正常,格兰杰是魔文课的助手,传说她精通不只一个实用魔文,粗略掌握的更是超过了一百,能轻易掰断实木椅的扶手,还有那对双胞胎,情侣镜听过没有?”他朋友说道。

    “嘿嘿——怎么说呢,我已经预定了,不过要等到万圣节才能拿到手。”

    “下手速度好快,我还在犹豫呢!”

    “先到先得。”

    “剩下的都是谁?”

    “赫奇帕奇只有一个,塞德里克·迪戈里,他果然是最出色的。除此之外,拉文克劳有两个,斯莱特林有一个——是那个姓杰弗里的级长,平时挺高傲的那个。”

    在城堡三楼楼梯上,菲利克斯正和一个有着乱蓬蓬金黄色头发的小姑娘说话,她的魔杖插在左耳朵后边。

    卢娜·洛夫古德递给他两张羊皮纸。

    “这是什么?”菲利克斯接了过来。

    “是我的论文,不过我只写了两英尺,字数可不够。”

    “你想让我帮你取巧过关?你还不够年纪。”菲利克斯笑着说。

    “不是,我还担心你招不到人会难过呢,所以随便写了点,考核那天我去看了,人很多,我就没进去。”卢娜晃着头发说道。“我还建议拉文克劳的学生报名呢。”

    菲利克斯面色古怪地说:“我曾听不只一个拉文克劳的学生说,有一个疯……一个二年级学生挨个向他们宣传魔文俱乐部。”

    “没错,那是我的外号,疯姑娘,我觉得也不算遭。”

    “谢谢你了,洛夫古德小姐。”

    “我们是朋友,是不是?”她仿佛确认般地看了他一眼。

    “没错,卢娜。”

    卢娜笑了起来,“对了,我还真有一件事想要和你打听……”

    菲利克斯看着她,“只要我知道。”

    “我前两天碰到一位教授,她一直邀请我成为她的助手。”

    菲利克斯怀疑自己听错了,这手段怎么这么熟悉,是哪位教授跟他学的也想偷懒?

    “是谁邀请你的?”他问道。

    “我也不认识,之前没见过。”她摇头晃脑地说。

    “那长什么样子你总能描述出来吧?”

    “戴着一副很漂亮的昆虫眼镜,披着亮闪闪的透明披肩,而且她手腕上的手链比我多,”她认真地形容着,同时刻意强调地说:“多很多!”

    菲利克斯听到这些描述,怎么那么像西比尔·特里劳妮呢?不过卢娜口中的特里劳妮可被美化得太多了,该说不愧是同为拉文克劳吗……

    他认真地打量着卢娜,试探地问:“你们是怎么碰到一起的?”

    卢娜·洛夫古德只有二年级,按道理,她是不可能接触到西比尔·特里劳妮的。

    “那天我从七号教室出来,想到没什么事做,就在城堡里四处逛,在八楼遇到一个很有趣的骑士画像——他来找走丢的马,我们聊了几句,他告诉我北塔楼的活板门房间里有免费表演可以看。”

    “你说的人是特里劳妮?我怎么不知道她有表演的爱好?”菲利克斯有些不敢相信,但特里劳妮的住处确实在北塔楼顶,连着她的占卜课教室一起。

    卢娜先是点点头,接着她摆出一副惊恐的表情,“是、是不详……亲爱的,别逼我,我不能说!”随即一本正经地说,“就是这种表演,老实说,我不是很擅长这个。”

    菲利克斯表情木然地说:“然后呢,又发生了什么,她总不会因为你偷看到她的黑历……她的表演就一眼挑中你了吧?”

    “没有吧,除了她看起来有些激动——可能是我打断了她的状态,不过后来她说我可能有什么天目,邀请我成为她的助手。”

    菲利克斯问道:“你听说过占卜课吗?”

    “是啊,”卢娜眨了眨浅色的眼睛,“是啊,三年级的选修课之一,不过我没准备选占卜课。”

    “为什么?”

    “我更喜欢看星星,我的一位马人朋友教过我占星术,还送了我一些鼠尾草和香锦葵,通过炙烤,会吸引来一群烟状生物,它们通过把自己扭曲成各种形状来作出预言。”卢娜说道。

    其实就是观察烟雾形状吧?菲利克斯猜测。

    “——而且我已经决定明年选古代魔文和神奇生物保护课了,时间上可能会冲突。”

    7017k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