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龙僻路偶感

关注
长龙僻路偶感www.shan-machinery.com

■邱汉章/图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上午,伏案做事而觉心烦。走出户外,见阳光初热,云雾层层散去。我在草坪上,晒了一会儿,觉得意犹未尽,心头仍有云雾冷重之感。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决定独自走走山路。

我曾两次走到往长龙村的半路,都半途而返。因见过一姑娘独自开摩托车进长龙村,让我感到有信心到达此僻村。走过了上两次来过的路后,再往前行。一路没见一人,只有鸟鸣婉转和泉水潺潺。到一路桥,再走落叶满地路,见园丘温暖处,知道长龙村就在前头不远。再走一段,果见白墙黑瓦,并有炊烟。此长龙村,僻路僻村,静得出奇,静得让人觉得寂寞。身居闹市,想寻静处。太过于静了,又觉得有隔世之感。但就目前来说,我倒需要安静的地方。我当然也喜欢热闹,问题是热闹全属于他人时,就变成了有害的喧嚣,那倒不如找静处以逃避噪音。我实在没心情参与对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热闹,加上年关逼近了,稻粮两字变得比泰山还重,就更没这心情了。然而,喜欢热闹的本性,在过于静的地方,又会让我产生一些孤独感。可一想到人情的冷漠,一想到世态的炎凉,我还是不得不选择孤独。我尽可能地在自己心态上发力,让自已能做到孤而不独。我明白,借助于某些人临时的表面的甚至是假惺惺的热情,来求得温暖和心灵的安慰,是靠不住的。僻村僻路虽悄然无声,树木也不会说话,但还可作交流的对象,而且是最忠实最可靠的交流对象。太多太多的情感,只能寄托于青山绿水。太多太多的激情,只能放到僻村僻路去冷却。现实的惨淡,激情总是被冷遇,甚至被怀疑和误解。若不冷却下来,激情之火将可能烧伤自身。要知道,当今世道,自以为宝贵品质的所谓真诚和激情,在人们油光闪烁的眼晴里,是一文不值的,是不屑一顾的。面对白眼,你不必生气,生气是何无意义的,只会是自寻烦恼。人家爱怎样就怎样,与你何关?还是自己扫好门前雪吧?有谁会稀罕你管他的瓦上霜呢?你高尚是不?你高尚的够了么?不够,就继续高尚去吧!你有宝贵的品质是吗?你宝你的贵去吧!有谁在乎你,别当自已是一回事。可见,自己须看清自已,更须看清所处的世态和他人的嘴脸,万不可不识时务惹人烦。好了,说太多无益。当务之急,须删除一些不利于稻粮的东西,好好地谋些稻粮来。首先要删除的是有可能烧伤自身的所谓的生命激情之火,至少要“降火”。看起来,长龙村的泥土路,既偏僻又静寂,无宜是能让人平静下来的地方,是“降火”的好去处。

长龙僻村,路远村小,宛如长龙的路边,坐落分布几户人家。时已近午饭,我没久留,走来时土路而返。回家后,偶感长龙僻路,涂古体诗二首以记。诗曰:

长龙僻路偶感

早上,云雾重。十时许,见日破雾而出。余心头仍觉冷重,独走长龙僻路。曾走此软质土路二次,未到僻村人家。今直行到见炊烟处,心始暖。偶感长龙僻路,乃涂一首。

一、

老树枯藤落曲虬,野花石上若含羞。

扑翅谷鸟啼声近,似有鸣泉远处流。

二、

金黄松叶堆弯路,古圳惊心绝壁悬。

希逢人迹石桥静,日暖园丘见炊烟。( 庚寅年冬、2010-12-22)

【作者简介】邱汉章,系大埔县老区促进会常务理事,梅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梅州市诗词学会会员,广东省陶行知研究会常务理事,杨应彬同志著作《小先生的游记》再版序言二的作者,广东省源流杂志特约作者(2013-2014年“十佳特约作者”、2017-2018年“优秀作者”、2019-2020年“优秀作者”,2019年梅州市革命老区宣传“特优”通讯员),现服务于大埔县长寿文化研究会,2019年梅州市楹联学会副会长(大埔分会会长),2018年大埔诗社理事。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