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希那穆提:自由是绝对的秩序!

关注
克里希那穆提:自由是绝对的秩序!www.shan-machinery.com

自由是绝对的秩序,自由和秩序不是相对的。你要么是自由要么是不自由,要么你有着完全的秩序要么就是混乱。

秩序是和谐。看起来无论内在还是外在人类都喜欢生活在混乱里。

看看政治。所有的政府都是腐败的;有的好些,有的差些。执掌他们的人自己就是混乱的,野心勃勃,欺诈成性,带着个人的敌意和自大。

所以会有经济上的战争,巨富和赤贫以及在贫困中挣扎时所产生的种种苦难。

你可以在教育里看到这种混乱,重视记忆也就是知识的培养,而忽视了人整个的心理结构。

你可以看到这种混乱,它表现为一群人杀死另一群人,一边谈着和平一边又准备着战争。科学已经成为政府的工具。商业和开发正在毁掉地球,污染空气和海水。

所以从外在看,你的周围到处是混乱,困惑和巨大的痛苦。而看内在也一样,人们并不快乐,过着矛盾的生活,不断的争斗,陷入冲突,寻找安全但却从未在信仰或是他所占有的东西里找到过它。

在生活和死亡里充满了悲伤。人们内在的混乱带来了外在的混乱的结构。这些都是很明显的事实。尽管我们谈论着自由,但很明显,似乎很少有人遇到过它。

教育首要的是为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秩序以及理解生命的整个含义。要理解秩序并活在秩序里需要最高形式的智慧,而我们并未受过这样的教育。

我们主要关心的是获得知识,将此作为一种生存的手段,充满矛盾地活在这个混乱的世界里。

秩序是一种不同寻常的东西。它有着它自身的,不依赖于环境的美丽和活力。你不能对自己说你将以你的方式,你的行动和你的思想来变得有序。

如果你那样做了,很快你就会发现那只是创造了一种行为模式,而它也将变得死板。这种在思想里或行动中——所以也在行为里——死板的习惯是混乱的一部分。

秩序是极其柔软,精妙和敏捷的。你无法将它放入一个框架,再努力依照它去生活。模仿其自身就是混乱和冲突的原因之一。你无法给秩序的运行定出规则。如果你那样做了,那些个规则就成了需要遵守和服从权威。而这又将带来人类的苦痛。

还有一种人,他必须让身边每样东西都井井有条,不许有任何的差池。对他来讲,秩序就是每样东西都排成一条直线,而如果这条线被扭曲或忽略,他就会神经质般地被激怒。这样的人生活在自己神经质的牢笼里。

世上各种各样的僧侣和苦行者都训练他们的心灵和身体去顺从;他们的神只能够通过严格的信仰和接受才能够接近。纪律成了习惯的训练,籍以美德的名义,国家的名义,上帝,和平,或随便什么的名义。

所以你会发现在你每日的生活里所有这些包围着你。你陷入其中,你成了它的一部分。你可能否定纪律,否定秩序,然后坚持某个你认为是自由的想法,但正是你的那个概念是对自由的否定。

自由不是一个概念,一个想法,而是一种真实。它是非言语性的,不是一个像反应一样是被思想所制造出来的东西。对于我们生活中的混乱的彻底否定就是自由。

那么什么是秩序?按照字典的解释是一回事,按照你个人的推断,喜好和脾气是另一回事。我们关心的是那个词在字典里的意思而非你所认为的那个意思。

我们是客观地考虑它而非从你个人的反应出发。对于任何事的个人观点都将歪曲“事实”。

重要的是事实,而不是你对“事实”看法。当你以个人的,受限的反应或意见来看待生命的整个运动时,那你就把生活分成“你”和“我”;“你”是外在,而“我”是内在,所以冲突就诞生了。

这种破碎就是内在和外在的混乱和冲突的主要原因。秩序来自于不被思想所破碎和分裂的心灵。

思想的秩序是一回事,而完整的心灵的秩序则是另外一回事。一个导致伤害,而另一个将会导致善的绽放。

思想的秩序,比如法律,有着它自身的位置,但在行为和关系里,思想的秩序就成了混乱,因为思想是碎片的活动。思想将人们按国家,宗教派别分割,“我们”和“他们”,共产主义者和非共产主义者。

如果没有词语,形象,符号就没有思想。它将人们分开。是思想建立了这个怪物一样的世界,而我们又试图通过思想来创造一个新世界,却没有意识到正是思想自身带来了下结论,分裂和以及冲突等行为。

完整的心灵的秩序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不过这时困难就来了。当你听到这个陈述时,你将它转化成一个思想的过程,所以对它的阅读是一种抽象。

对这个陈述做了一番抽象之后,你就开始试着将它和你记忆中已有的抽象相匹配。当没有相匹配的东西的时候,你就说你不明白这个陈述的意义。

如果相互一致,你就说你明白了。所以要去觉知你心灵中所发生的事情,思想的介入是那么的快速,以至于你从未在没有过去负担的情况下去听或者读。

知识就是过去。知识有着它的实用价值,但当知识被用在我们关系中时,就会造成困惑,冲突和悲伤。

所以秩序就是新事物,也就是智慧的行动。

现在让我们回头来看看所有这一切,我们说绝对的秩序是自由,而绝对的秩序只有当你身上任何一种冲突都终结的时候才会存在。当有这种秩序时,你不会去对这个世界上的混乱提问。

只有当你就是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就是你的时候,你才会问这个问题。当你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也就是说你有了绝对的秩序,那么你和这个世界的关系就会发生一场彻底的改变。你仍在这个世界里,却并不属于它。

所以请觉知到这世界的混乱以及你自身的混乱。这样你和世界之间就没有了界分,有的只是混乱。

当心灵无选择地去觉知这个混乱,而没有任何思想的运动,秩序就会不请自来。你所邀请的不是秩序,你的邀请来自于混乱。

秩序和混乱毫无关系,它们不是相对的。秩序不会经由对立面的冲突而获得。要么有秩序要么没有。任何假装的秩序都源自混乱。

哪里有秩序哪里就有谦卑。

图文来源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