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缭乱 完美典藏版》Vivibear著【摘要 书评 在线阅读】

关注
《兰陵缭乱 完美典藏版》Vivibear著【摘要 书评 在线阅读】www.shan-machinery.com商品参数作者:Vivibear著出版社:江苏文化出版社出版时间:2015-05-01版次:1印次:1印刷时间:2015-05-01字数:650000开本:16装帧:平装ISBN:9787539979588版权提供:江苏文化出版社

1.《兰陵缭乱》是继《花千骨》《凤囚凰》等热门小说改编影视后,又一令人期待改编影视的小说,无法复制的惊艳之作。

2.《兰陵缭乱》为Vivibear*经典畅销作品,本次内容全新修订,新增九叔叔《前世今生》番外、斛律赫连《洛阳春》番外,插画大师伊吹五月倾情绘画,随书附赠精美古风海报、书签,4幅精美典藏古风明信片套装,6幅精美人物彩插,豪华典藏。3.**颠覆色彩的兰陵王传奇。南北朝乱世,女扮男装的绝代佳人高长恭与九叔高湛之间的凄美与决绝、与斛律恒伽相知相守的温柔感动……一个你想象不到的精彩故事,一个颠覆你思维的全新视角,一个让你爱不释手的美丽存在……即使被命运绊住脚步,也不会放弃对光明的追求。一个绝版的兰陵王,将为你开启一段惊奇又美丽的阅读之路!

男人的爱,不是为了所爱的人牺牲自己的生命,而是要和所爱的人一起活下去。--恒伽

我一直爱着你,爱着孩童的你,爱着年少时的你,爱着成年时的你,爱着微笑时的你,爱着哭泣时的你,爱着悲伤时的你,爱着朝堂上的你,爱着战场上的你,爱着所有的你啊!——高湛

所有人都可以害怕他,她不可以;所有人都可以憎恨他,她不可以;所有人都可以排斥他,她不可以;所有人都可以不爱他,她不可以。——宇文邕

找到喜欢的人要看缘分。人生漫长,如果遇得到完满的爱情,当然是三生有幸;如果遇不到喜欢的人,也绝不萎谢,独自开放的花一样芬芳。—小铁【悦读纪】**古言精品:新典藏系列:《凤囚凰·五周年修订典藏版》《重紫·完美典藏版》《兰陵缭乱·完美典藏版》《且试天下·完美典藏版》《孤城闭·五周年修订典藏版》《吉祥纹莲花楼·完美典藏版》《潇然梦·七周年修订典藏版》《少年丞相世外客·六周年修订典藏版》《醉玲珑·五周年修订典藏版》属于她的宿命,在出生那天起已经开始改变。她是天真明媚的绝色女子,他们是风华绝代的世家公子。生存于南北乱世,挣扎于禽兽王朝,温柔、狡黠的狐狸斛律恒伽,柔美、英姿的兰陵王长恭,深情与悲情的九叔高湛,霸道与成全的皇帝宇文邕,上演着一幕幕曼妙离奇、清绝感人的家仇、国恨、爱情、亲情、友情故事……看世事缭乱,她笑,她哭,她喜,她悲,她乐,她怒……唯一不变的,是她的心底那抹与生俱来的温情与善良,犀利地刺破黑暗,呈现着最美丽的性灵。合上那张狰狞的面具,从这一刻起,她就是——绝世惊人的兰陵王。

Vivibear

一个喜欢做白日梦的女孩,喜欢在旅途中细细体会先人留下的瑰宝,体验不同国家的风情,在千年前的古老废墟上继续着自己的幻想。著有《寻找前世之旅》《寻找前世之流年转》《兰陵缭乱》《血族新娘》《花神》等多部作品。其中《兰陵缭乱》《寻找前世之旅》等多部作品已改编影视,即将开拍。

上册第一章 龙凤胎第二章 高家有女第三章 王府盛宴第四章 邺城惊变第五章 长安城第六章 迷雾第七章 长公主第八章 进宫第九章 斛律兄弟第十章 受罚第十一章 成长第十二章 又见皇上第十三章 修罗夜宴第十四章 皇后娘娘第十五章 手足相残第十六章 再入长安第十七章 遇袭第十八章 突厥贵族第十九章 疑云第二十章 毒杀第二十一章 新皇第二十二章 扑朔迷离第二十三章 贼窝第二十四章 杀戳第二十五章 修罗场第二十六章 长广王府第二十七章 劫狱之人第二十八章 出征第二十九章 初阵第三十章 兰陵王第三十一章 井底女尸第三十二章 二娘第三十三章 弑君第三十四章 暗流涌动第三十五章 杀机第三十六章 遇险第三十七章 杀侄第三十八章 阴谋第三十九章 娄太后第四十章 登基中册第一章 琉璃杯第二章 同惜少年春第三章 叛乱第四章 平叛第五章 露馅第六章 密函第七章 不得求第八章 求亲第九章 长安乱第十章 重逢第十一章 狐狸第十二章 妒意第十三章 可汗第十四章 初吻第十五章 樱桃第十六章 离别第十七章 杀戮第十八章 受罚第十九章 长相思第二十章 兰陵王妃第二十一章 秘密第二十二章 千钧一发第二十三章 永别离第二十四章 突袭第二十五章 抗命第二十六章 破敌第二十七章 探伤第二十八章 人面桃花第二十九章 一触即发第三十章 生辰第三十一章 一念成魔第三十二章 偷袭第三十三章 洛阳突围第三十四章 无月之夜第三十五章 美人第三十六章 欲加之罪下册第一章 入狱第二章 秘密第三章 破绽第四章 危机第五章 阴谋第六章 陷阱第七章 谎言第八章 不相见第九章 漠北第十章 突厥第十一章 联姻第十二章 公主第十三章 再相逢第十四章 中计第十五章 阴谋第十六章 疑惑第十七章 错过第十八章 烽烟又起第十九章 失利第二十章 溃败第二十一章 希望第二十二章 伏击第二十三章 陌上花开第二十四章 兰陵入阵曲第二十五章 惊变第二十六章 初夜第二十七章 平叛第二十八章 毒酒第二十九章 获救第三十章 出逃第三十一章 囚鸟第三十二章 疤面人第三十三章 银雪第三十四章 逃脱第三十五章 真相尾声踏雪流年番外一前世今生 番外二洛阳春

1.狐狸的温柔、狡黠、略带霸道而无私奉献的爱,长恭的柔美、英姿、不幸、血性与情愫,九叔的深情与悲情……在那个乱世中,刻下了一段无法磨灭的爱歌。微虐,时而喷笑,终是暖心。多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如长恭般幸运地找到自己的狐狸,然后一直到天荒地老。——sweez

2.读到爱情。感动,甜蜜,幸福,痛苦,矛盾,难以割舍,种种都感同身受。唤起心中的共鸣。 读到亲情。庞大家族中表面的其乐融融不过是徒有其表,失去一个个主心骨的家庭,各种勾心斗角,互相倾轧,暗算,火山喷发般浮出水面。原来,因为爱,所以残忍所以温暖;因为爱,所以自私所以伟大;因为爱,所以占有所以付出。 读到报国。会真切的唤起每个人心中的“精忠报国”的情怀,为了国家尊严,民族气节,领土不被侵犯,抛头颅洒热血,战死沙场,在所不惜。 这是一部读文字可以在脑海里描绘出盛大图像的书。 爱情,亲情,友情,报效国家。一切都是因为生生不息的爱。 在这里。发现爱。懂得爱。狠狠爱。——王筱璇第一章 龙凤胎武定一年,春。似雨非雨的奇怪天气,这几天来一直笼罩着东魏都城邺城。今天也不例外。层层叠叠的阴云密布天际,好似浸饱了墨汁般随时都要滴下来。挟带着一丝春寒的轻风骤然而起,卷起了无数花瓣,白色的花瓣在空中随风飞舞,更为邺城平添了几分萧瑟。此时,位于城东一户普通人家的花园内,却是一番不同的景象。造型古朴的凉亭中,一位身怀六甲的年轻女子,伸手拈起一粒红玛瑙般的樱桃,优雅地放入了嘴里,唇边的笑容仿佛阳光一般明媚,让人几乎忘记了这恼人的阴暗天气。这名女子眉目如画,看模样已是风华无限,而坐在她身边的男子却更是姿容绝艳,竟还胜过这女子几分。男子含笑望着她,缓缓地开了口,“翠容,你这么喜欢樱桃,如果这一胎是女儿的话,不如就干脆取名樱桃吧。”翠容抬眸望着他道:“樱桃,樱桃,倒是很可爱的名字呢。”她的声音不是让人一听即醉般惑人,却是一如淡淡清茶,细细柔泉。她飞快地又拈起了一粒樱桃,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手中的樱桃停在了唇边,“子惠,时候已经不早,你也该回府了。”听她直呼自己的名讳,男子并不在意,只是恋恋不舍地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又道:“翠容,将来孩子出生以后,不如你也随我回府里……”翠容摇了摇头,笑道:“子惠,你忘了我曾经和你说过的话吗?我不想和你的那些妻妾们住在一起,我喜欢住在这里,只要有时你想到我,来看看我就够了。”“但是如今你有了我的孩子,我想给你一个名分。”“我并不在乎什么名分。”她垂下了眼帘,长长的睫毛在精致的脸上投下一段玫瑰色的阴影,“而且,每次你来的时候不也说这里是最轻松随意的地方吗?”男子无奈地轻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呀,还和当初相遇时一样固执。不过你说的对,只有在你这里,才能让我心情平静。”半个月后,在东魏将军高澄的偏邸内,荀氏翠容顺利诞下了健康的婴儿。听到婴儿响亮的哭声从屋内传来时,早已等候在外的高澄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也顾不得什么禁忌,不等产婆通报就直接冲进了产房内,忙不迭地来到翠容的榻前,心疼地握住了她的手,“翠容,你辛苦了。”她的脸色苍白,气息微弱地问道:“子惠,是男……是女?”高澄刚要说话,只见产婆已经将婴儿抱上前来,连声道:“恭喜将军,恭喜夫人,是一对龙凤胎!”高澄惊喜万分,温柔地望向榻上的女子,“翠容,听到了吗,是龙凤胎,是龙凤胎!”翠容欣慰地挽起一个笑容,强撑着支起身来,“快让我看看……”产婆忙将擦干净了的婴儿抱了过来,和平时见惯的婴儿不同,这两个孩子却是格外清爽干净,模模糊糊中竟还能辨出几分父母的轮廓。高澄凝视着孩子,眼神温和,语调轻柔道:“翠容,我真是太高兴了。”见到孩子,翠容的精神顿时好了不少,她微微一笑,“看把你高兴的,你又不是头回做父亲,府里不是早就儿女成群了嘛。” 高澄摇了摇头,轻轻握住了她的手,“那不一样,这是我们的孩子,是我和你的孩子。”翠容正想说什么,忽听其中一个孩子的哭声格外响亮,她连忙低头看了看孩子,又有些惊讶地望向了高澄,低声道:“想不到,这个哭声响的反倒是个女儿。”高澄颇为得意地笑道:“虎父无犬女。”她“扑哧”一声笑了,高澄顺势扶她重新躺下,柔声道:“翠容,你先好好歇着,我今晚不走了。” 他低头轻吻她的嘴角,“今天你可是为我高家立了一件大功,龙凤双临门,一定是个好兆头。”翠容点了点头,微笑着闭上了眼睛。此时,高澄的府邸。一间装饰清雅的房间内,一位气质高贵的年轻女子正在床边全神贯注地绣着一幅牡丹的图样,在她的身边,一个小男孩睡得正香。男孩不过两三岁,容貌清秀,和高澄倒有九分相像。房间里静得几乎能听见针掉下的声音,连空气都仿佛凝固起来了。“姐姐,您怎么无动于衷,那个身份低贱的女人,竟然为他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大人居然还把孩子的名字上报宗室,姐姐,您怎么说也是当今皇上的亲妹妹,堂堂的长公主,就这样不了了之吗?” 一直坐在她对面的红衣女子终于忍不住开了口。长公主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又笑了笑道:“那又如何?静仪,你又不是不知道,大人他一向风流。”那叫做静仪的女子一脸的不服气,“若是女儿倒也算了,她偏偏还生了个儿子,大人本来就宠那个小贱人,这下还不让她母凭子贵?姐姐,我可是为了您打抱不平啊。”“那我心领了。”长公主似乎有些困倦地放下了手中的针线,“好了,我也乏了,你去歇着吧。”静仪只得起身告辞,悻悻地朝自己房间走去。随身的丫环阿妙连忙跟了上去,低声道:“夫人,长公主她……”“什么长公主,这个胆小怕事的女人。” 静仪不甘心地说道,“给她面子叫声长公主罢了,就连她的亲哥哥,当今皇上,不也要乖乖地听大人的话吗!”“那么夫人也就这么算了?”“算了?” 静仪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的神色,“既然她不管,那么……”转眼就到了孩子满月的日子。邺城里刚下过一场细雨,四处弥漫着清新的味道。将军高澄的偏邸内,不时地传出一阵阵笑声。“看这两个孩子,长大了必定是人中龙凤。” 高澄笑眯眯地逗着孩子,“看我们樱桃现在已经是眉清目秀,将来一定是个像她娘一样的绝代佳人。”“女孩子的确是好,可她哥哥将来这般的美貌,只怕……” 翠容的神色有些复杂。“翠容,我高家的男子,几乎个个面目柔美,不也照样建功立业、权倾一时,又有谁敢小看我们。” 他摸了摸孩子的脸,“只要大权在握,就算面如女子,别人也照样会畏他如虎。”“儿子的名字你还没起好呢。” 翠容轻轻一笑。他笑着点了点头,“我的前几个儿子都是孝字辈,这孩子就叫做孝……就叫孝瓘吧。翠容,这个名字你喜欢吗?”翠容想了想道:“瓘者,美玉也。就这么决定了。”“那明日我就把孩子们的名字上报宗室。” 他像是猜到了她想说什么,低声道,“我知道你不要名份,可是我们的孩子却不能无名无份。”翠容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这些天我可能不能过来了,还有些事情要办。” 他一边逗着孩子一边说道,“如今天下不宁,贪污受贿成风,清高廉洁者已是凤毛麟角。我想举荐一名合适的人为御史中尉,查办这些贪官。” 他扬唇一笑,“不知翠容有什么建议?”翠容微微笑道:“如今那些无法无天的贪官污吏,多数是窃居高位的权贵,所以这个人必定要刚正不阿,不畏强权。子惠可曾听过崔暹此人?听说他办事铁面无私,从不徇私情,如果由他出任御史中尉,也许能事半功倍。”高澄的唇边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其实我也有意于他,夫人你和我果真是心意相通。”翠容这才反应过来,不由嗔道:“好啊,原来你在作弄我……”他迅速地握住了她的手,“翠容,有你这样的母亲,将来孝瓘必成大器。”“其实,只要他们平平安安过完这一生,我就知足了。” 她笑道。“对了,明天你还要去普光寺祈福,还是早些休息吧。” 他迟疑了一下,道,“不过,你的身子可吃得消?其实也不必这么着急,过段日子去不是更好?”“我已经没事了,”她笑着摸了摸孝瓘的小脸,“这一个月都不能出门,我都快被关出病来了呢。”高澄温柔地笑了笑,“这一个月都不知你怎么熬下来的,好吧,那你早去早回,别让我担心。” 说完,他想伸手去抱孝瓘,却见一旁的小樱桃正用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望着他,心里不由一软,手在半空变了个方向,将樱桃抱了起来。说来也奇怪,小樱桃好像知道什么似的,竟对他甜甜地笑了起来。“好孩子……” 高澄低低笑着,心里却仿佛被什么牵动了,虽然他的孩子并不少,但不知为什么,这个女儿和他似乎特别投缘。第二天清晨,几近透明的天空下起微凉的雨,雨丝细细地落在庭院中,雨敲柳叶,疏疏落落的倒是衬出了几分萧瑟。翠容听从了高澄的吩咐,一大早就在下人的陪同下来到了普光寺祈福。等所有的仪式结束后,她走出寺门,正要上马车的时候,只听身后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这位夫人请留步。”她转头一看,原来是一位化缘到此的外乡僧人。“这位大师,有何指教?” 她微微笑道。“夫人,如果老衲没有猜错,你可是有一对子女?” 僧人脸上的表情却是格外凝重。翠容一惊,脱口道:“你怎么知道?”“夫人,听老衲一言,您的两位儿女近日恐怕有血光之灾。”翠容一脸震惊地望着他,一时竟说不出话,好一会儿才迸出一句:“休得胡言乱语。”说完,她便上了马车,不再去看那个僧人一眼。“夫人,不听老衲所言,您一定会后悔的。” 僧人还在那里高喊。翠容忙令车夫赶紧离开,虽然并不信他所说,但心里总是忐忑不安。衣袖下,她的手指一直在颤抖,一种莫名的恐惧瞬间将她淹没。刚回到府里,她就听到了传来的哭喊声,心里不由一悸,在下马车的时候猝不及防跌了一跤,还没等她站起身来,就见随身侍女小娥惊慌失措地冲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又惊又惧,声音颤抖,“夫人,夫人,小公子他,他……”翠容的心里一沉,颤声道:“小公子他怎么了?”小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夫人,小公子刚才忽然浑身发热,喘不过气来,还没等御医过来,小公子他,他就去了……”小娥的话好似一个晴天霹雳在她的头顶响起,她只觉头脑一片空白,眼前一黑,直直地晕倒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晚,刚睁开眼睛,高澄憔悴的面容已经映入她的眼帘。一见她醒来,他的面色微微一动,哑声道:“翠容……孝瓘他,他已经去了。”翠容闭上眼睛,一滴泪水从眼角无声滑落。“孩子是得了急病,所以……” 高澄说到一半,声音哽咽,已不能再说下去。“大人,夫人!” 门外忽然传来了小娥惊慌的叫声,“小姐她,她好像有点不对劲!”高澄脸色大变,吼道:“还不立刻去请御医!”翠容面色苍白,挣扎着从榻上起来,跌跌撞撞地冲到了小樱桃的身边,泪如雨下,喃喃道:“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上苍夺去了我的儿子还不够吗?”“夫人,听老衲一言,您的两位儿女近日恐怕有血光之灾。”此时此刻,她的耳边忽然回响起那位僧人的话。难道,难道他说的话是真的?那么,他说不定会有破解的方法!想到这里,她也顾不得那么多,立刻令人备马,直奔普光寺。高澄此时也是心神大乱,非但没有阻止她,反倒问也不问就跟着她出来了。 到了普光寺的时候,翠容一眼就在门口看到了那位僧人,不禁心头一宽,踉踉跄跄地跑到了他的面前,“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大师,大师,请救救我的女儿,小女子悔不该未听大师的话,请大师救救我的女儿!”那位僧人仿佛预料到似的,只是叹了一口气,“可惜还是迟了,如今只能保住一个了。”“只要大师能保住我的女儿,什么要求我都能答应。” 高澄沉声道,他在马车上已经从翠容那里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命中有儿女双劫,如今一子不在,一女性命堪忧,但如果一子一女俱不在矣,这个劫数自然就可以破解了。”翠容有些不解地望着他,忽然心里一动,“难道大师的意思是如果女儿不是女儿,劫数就可以破解了?”“原来如此!”高澄也立刻反应过来,“如果将樱桃当成男孩来养……”“的确如此。”僧人随手拿出了一根编织精美的红绳,“将它系在你女儿的手腕上,记住,到她年满十八岁时才可取下,一切都要等到那个时候才可以恢复原状,不然她还是会有性命之忧。”翠容感激地接过绳子,抬头道:“大师……” 刚说了两个字,她瞪大了眼睛,后面的半句话硬生生吞了回来。那位大师,居然已经消失不见了。说来也奇怪,当这根红绳系在小樱桃的手腕上后,她的症状居然就全部消失了。翠容静静地凝视着她,轻轻抚过她柔嫩的小脸,眼角闪烁着晶莹的东西。“樱桃,我的好孩子,从现在起,你就叫做——高孝瓘。”当当网官方旗舰店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