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天子:刘邦

关注
布衣天子:刘邦www.shan-machinery.com

周、秦、汉三朝的国家形式由部族进为王国,又进为帝国。

周,原为部族,后为王国,周武王灭商后建立,共历三十四王。

秦,原为国名,被周封为诸侯。秦王政统一中原,自称始皇帝,进而统一了东南、西南地区,始建帝国。秦虽有经营统一之功,却未能尽行其规划统一之策。凡秦之政,皆待汉行之。

汉,为刘邦灭秦后建立的帝国。秦人启帝国之端,汉人竟其绪。亦有秦启之而汉未竟者。

故论国家形式之变迁,以秦汉相属而不分焉,不可囿于朝代也!

汉高祖承秦始皇开创之帝业,并着手巩固、充实和加强这种国家形式,从而使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国家成为正统的统治模式达二千年之久。

刘邦,西汉王朝的开国皇帝,秦沛县(今江苏沛县)人。生于公元前256年,即乙巳年,属蛇。

刘邦邦出身农家,“其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史记·高祖本纪》)

其父有姓无名,母无氏,由此可知其家庭出身之微贱。

“微贱”一词便出于刘邦:“创业龙兴,由微贱起于颠沛,若高祖、光武者,曷尝无天人神怪光显之验乎?”(《论衡·吉验》)

王充说,“凡人禀贵命于天,必有吉验见于地。见于地,故有天命也。”又说:“验见非一,或以人物,或以祯祥,或以光气”。试图以吉验来论证微贱若刘邦者得天下之合法性。

邦母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蛟龙在上。及生而有质。性好用酒,尝从王媪、武负贳(赊买)酒,饮醉,止卧,媪、负见其身常有神怪。每留饮醉,酒售数倍。后行泽中,手斩大蛇,一妪当道而哭,云:‘赤帝子杀吾子’。此验既著闻矣。”

王充又引一例以证:“秦始皇帝常曰:‘东南有天子气’,于是东游以厌当之。高祖之气也,与吕后隐于芒、砀山泽间。吕后与人求之,见其上常有气直起,往求辄得其处。”

除秦始皇、吕后外,项羽的谋士范增曾“令人望其气,气皆为龙,成五采,此皆天子之气也!”

鸿门宴上,项羽与范增谋诛刘邦,指使项庄拔剑起舞。项伯因与庄共舞,每剑加刘身上,项伯辄以身覆刘邦之身,“剑遂不得下,杀势不得成。会有张良、樊哙之救,卒得免脱,遂王天下。”

王充以上述几例论证一番道理:“盖富贵之验,气见而物应、人助辅援也。”也就是说,刘邦从微贱到富贵,从布衣到天子,盖源于“天命当兴,圣王当出,前后气验,照察明者。”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秦末农民陈胜一声吼,唤醒了一介布衣,成就了一位皇帝。

秦二世元年(前209年),陈胜率戍卒九百人被征发到渔阳(今北京密云)屯戍。行至大泽乡(今安徽宿县)为大雨所阻,不能按时到达。按秦朝法律,失期当斩首。担任屯长的陈胜与吴广商议,以为逃亡是死,起义也是死,同样是死,不如拼死夺权。他分析当时的形势说,天下老百姓苦于秦的暴虐统治已很久了。听说秦二世本来是不该当皇帝的,许多人都同情公子扶苏,不知道他已被杀害。这一带又是楚国的故地,人们传说楚将项燕并没死。倘若借扶苏与项燕的名义号召起义,一定会得到广泛的响应。

果不其然,起义军所到之处,广大民众“斩木为兵,揭竿为旗”,纷起响应。当过亭长的刘邦在沛人的拥戴下也聚众响应。

当陈胜、吴广率领的起义军攻下陈县后已有战车六七百乘、骑兵千余、步兵数万了。

陈胜吴广起义

被秦灭亡的六国贵族也投身于起义军的行列。其时六国皆立后,陈胜、吴广皆楚人,遂自立为楚王,命吴广为假王。张耳、陈余立赵歇为赵王。魏人周市立魏公子咎为魏王。燕人韩广自立为燕王。齐王族田儋自立为齐王。

“其时起事者,尚以为古昔贵族后裔,仍当处其优越之地位,复其以前公侯世袭之旧制。故以废封建为秦罪。即陈婴之母,亦谓‘吾依名族,亡秦必矣’。知贵族传统,在当时人心理中,盖犹有莫大之势力。”(钱穆《秦汉史》)

陈婴,原为东阳令史。东阳少年杀县令,推陈为长,众至二万,欲立婴为王。其母道:“自我为汝家妇,未尝闻汝先古有贵者。今暴得大名,不祥。不如有所属。事成犹得封侯。事败易以亡,非世所指名也。”陈婴遂推辞说,“项氏世世将家,有名于楚。今欲举大事,将非其人不可!”众从其言,归属项梁。

项梁,下相(今江苏宿迁)人。父项燕,为秦所杀。侄项籍,字羽,始皇十五年(前232年)即己巳年生,与刘邦同属蛇。有意思的是,二千多年后,同一属相的毛泽东曾引唐人章碣《焚书坑》诗:“刘项原来不读书”,说的便是刘邦、项羽二人。

项氏世代为楚国将领,封于项。项羽少时读书不成,学剑又不成。项梁怒,羽却说:“书足以记姓名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梁教以兵法,羽大喜,但略知其意,便不愿再学。

项梁因杀人,与羽逃到吴中避难。恰逢秦始皇游会稽,渡钱塘江。叔侄观看。羽见皇家气派甚为羡慕,说:“彼可取而代之也。”梁急掩其口:“毋妄言,族矣!”说这话是要灭族,也就是刑及全族的!

秦二世元年九月,项羽杀会稽郡守,项梁自立为守,任羽为裨将,收吴中及下县兵,得八千人,起兵反秦。次年六月,闻陈胜死,项梁在薛召集众将议事。刘邦率百余骑赴会。项梁听从范增的意见,拥立故楚怀王孙为楚王,仍号楚怀王,项梁自号武信君。这次会议标志项梁政权的诞生。

继陈胜之后,项梁成为能统领全局的又一位起义军领袖。

秦二世三年,楚怀王遣将攻关中,直捣秦政权心脏,并与众将约定:“先入定关中者,王之。”

项羽为雪秦杀叔父之恨,要求率兵攻关中,怀王不准,别遣刘邦收陈胜、项梁余部散卒,西攻关中。

次年,当项羽与秦军主力决战巨鹿时,刘邦率所部挺进关中,迫降宛城,攻占武关后,于十月进抵霸上。秦王子婴投降,秦朝灭亡。

再说项羽击溃秦军主力后进抵函谷关。刘邦部将拒关自守,不让项羽进关。项羽自恃功高兵强,破关而入,驻军鸿门(今陕西临潼),准备向刘邦所部发起进攻。

刘邦自知兵力不敌项羽,听从张良的意见,亲至鸿门卑辞言好,并解释道:“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得复见将军于此。”一席话打消了项羽心中的疑虑,眼看一触即发的刘项冲突得以缓解。

鸿门宴后,项羽进入咸阳,烧了秦宫室,杀了降王子婴。有人劝项羽定都于关中,羽却说:“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锈夜行,谁知之者?”

但又不愿让刘邦占据形势险要易守难攻的关中,便诡称:“巴、蜀亦关中地也”,封刘邦为汉王,统治巴、蜀、汉中。又把关中分为三块,封给秦的三个降将,意在利用他们截断刘邦东进的通道。另又割地分封,把关东地区分为十四个王国。凡有功于项氏者,都得到一块封地。

项羽自立为西楚霸王,占地九郡,建都于彭城(今江苏徐州)。

各路诸侯就国后,项羽徙义帝(即楚怀王)于长沙郴县,并密令将他杀害,招致诸王、群臣反感。韩王成既已受封,项羽嫌他无军功,不让就国,后又杀之。封国墨迹未干,项羽便自毁诺言。项羽把好地方封给自己的亲信,更引起了其他诸侯的不满。分封不久,田荣便在齐地起兵,自立为齐王。在他的支持下,彭越也起兵于梁,陈余起兵于赵。

再说刘邦受封之后,不得不率部进驻汉中。途中许多将领与士兵逃亡,盼望回到故乡—关东。

韩信遂向刘邦建议,利用将士“日夜企而望归”的思乡心绪,率军东向,进而与项羽决一胜负。

于是,刘邦与项羽之间展开了一场逐鹿中原的大战,史称“楚汉相争”。

楚汉战争乃贵族势力与平民势力之间的一场战略决战。

周秦与秦汉之交先后发生了三次全国规模的战争:

一次是秦灭六国的统一战争。这次战争剥夺了六国贵族世袭特权,消灭了长期存在的割据纷争状态。

一次是陈胜倡始的农民战争。这次战争显示了武装农民除旧布新的伟力,开始取代武士世袭的职业。

一次是楚汉战争。这次战争历时四年,前期刘邦处于劣势,总是吃败仗,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公元前205年,刘邦率各路诸侯大军凡56万,乘项羽伐齐,偷袭彭城得逞。项羽仅以三万人马回师救援,居然把汉军打得溃不成军,死伤过半。刘邦仅得与数十骑突围。

刘邦败退荥阳后,各路诸侯大多背汉向楚。汉楚间的态势发生了重大变化。由于萧何及时调拨关中兵力与韩信的增援,汉军方才得以重整旗鼓。

项羽虽把战略重点从东线移至西线,却始终未能摆脱两线作战的困境,无法越过荥阳、成皋一线西进。从此,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双方在这一带展开激战。

相持阶段伊始,刘邦便重新调整战略部署。一方面坚守荥阳、成皋一线,一方面在楚军后方和侧翼开辟新战场,有效地击中了项羽的“软腹部”,使楚军进一步陷于两线作战的困境而难以自拔,而项羽在军事上政治上的连连失策,又使刘邦得以调兵遣将完成对项羽的包围。

战争后期,楚军在正面与侧翼战场同时连遭重大失败,有生力量消耗殆尽,腹背受敌,进退失据,一步步地陷入了汉军的战略包围圈。

项羽于是求和,双方约定以鸿沟为界,“以西为汉,以东为楚”。

项羽东归后,刘邦毁约东进,追击项羽,并约韩信、彭越会师。公元前202年十二月,项羽被围于垓下,汉军四面唱响楚歌,楚军士卒斗志尽失。项羽见大势已去,突围至乌江(今安徽和县东北)边自刎。

楚汉相争

战争以楚败汉胜而告终。不过,从实际情况看,与其说汉灭楚,不如说众诸侯联合以灭楚,刘邦只能算联军统帅而已。

楚霸既灭,联军统帅顺理成章地享有较众为贵的名号,于是共尊刘邦为皇帝。

当年二月(西汉前期以十月为岁首,二月当在十二月之后),刘邦即皇帝位。

刘邦以亭长得天下,开后世布衣天子之局。

“其君既起自布衣,其臣亦自多亡命无赖之徒”,“一时人才皆出其中,致身将相”,从而开创了汉初布衣卿相之新生面。(参见《廿二史札记》卷二)

清人赵翼称此局为秦汉间“天地一大变局”,打破了此前数千年世侯世卿的旧格局。“自古皆封建诸侯,各君其国,卿大夫亦世其官,成例相沿,视为固然。”

此变局始于战国时期,但直到刘邦称帝,天地之大变局始定。

刘邦开国承秦规模,沿袭秦朝各种制度而有所增益,但在施政上则以秦朝速亡为鉴,力求在稳定中求发展。

称帝后,刘邦拟建都洛阳,娄敬劝都关中。“陛下都洛阳,岂欲与周室比隆哉?”娄敬问刘邦。

刘邦答道:“然!”

娄敬认为,汉得天下与周不同。“尧封周祖后稷于邰,积德累善十余世,深得百姓拥护。公刘避桀徙居豳,太公避狄徙居岐,百姓争着随他们走。及文王断虞、芮之争,深得诸侯敬慕,贤人纷纷归附。武王伐纣,诸侯会者八百,一举灭殷。殷亡周兴乃长期积德之结果,而陛下起于丰、沛,席卷蜀、汉,还定三秦,与项王战荥阳,大战七十,小战四十,致使百姓肝脑涂地,父子暴骨郊野,不可胜数,哭声未绝,伤者未起。陛下靠武力得天下,欲与周比隆,窃以为汉与周不同。”(《史记·刘敬列传》)

娄敬也不同意徙都洛阳,理由是:洛阳无险可守,“有德则易以王,无德则易以亡。”关中则不然,物产丰饶,“被山带河,四塞以为固。卒然有急,百万之众可具也。因秦之故,资甚美膏腴之地,此所谓天府者也。陛下入关而都之,山东虽乱,秦之故地可全而有也。”

刘邦左右多为关东人,皆力主都洛阳,刘邦犹豫不决。

张良力排众议,支持娄敬:

洛阳四周虽有山河险阻,但仅有地数百里,易四面受敌,且土地贫瘠,不是用武之地,而关中地势险要,四塞为关,“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饶,北有胡苑之利,阻三面而守,独以一面东制诸侯。诸侯安定,河渭漕挽天下,西给京师;诸侯有变,顺流而下,足以委输。此所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也。”(参见《史记·留侯世家》)

张良一席话有力驳斥了群臣的主流意见,也打消了刘邦的疑虑。刘邦雷厉风行,当日便起驾,徙都关中。

张良

娄敬以建议徙都有功,赐姓刘,拜为郎中。

刘邦徙都关中之后,并未以秦帝国继承者自居。在关东大地,六国贵族所建王国有如星罗棋布,根本不把平民出身的刘邦放在眼里。异姓之王,如楚王韩信、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也不愿尊刘邦为皇帝。

汉初分封异姓诸侯王,并非出于刘邦本意。不少异姓王都是事实上先已存在,不得不封的。故在即位后的次年就着手清除异姓王。

灭楚的诸功臣中,以韩信的功劳最大,威望最高,彭越、英布次之。三人也是异姓王中刘邦最不放心的人物。

灭楚不久,刘邦就夺取韩信的兵权,并将原封齐王改封为楚王。汉六年十月,黜韩信为淮阴侯。汉十一年,以谋反罪杀韩信、彭越,夷三族。英布因而起兵反叛,刘邦自将击之。汉十二年十月,英布败走,被斩于鄱阳。

在此期间,赵王张敖以罪见废。韩王信、燕王臧荼都以反叛而败亡。到刘邦临死前,只剩下一个地小偏僻的长沙国了。至此,天下才可以算是刘姓的天下。其成就事业的速度,与汉灭楚一样,堪称一大奇迹。

此奇迹并非刘邦个人所能为,实乃王国这种国家形式愈益失去人心,趋于没落所致。

布衣天子将相治天下,可谓惊世骇俗之一幕,此乃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由平民缔造的政权。二千多年来把持政坛的贵族势力在政治领域的统治无可挽回地坍塌了,从而开辟了天地之一大变局。

刘邦征英布凯旋途中过沛,悉召故人佐酒,道故旧。刘邦自为歌,歌曰: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刘邦在故乡乐饮十数日,乃去。

汉十二年(前195年),刘邦死于长乐宫,享年六十三。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