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中博鉴定中心:宋五大名窑 唯定窑独领白瓷之风骚

关注
广东中博鉴定中心:宋五大名窑 唯定窑独领白瓷之风骚

北宋 定窑力士扛兽狮首八方洗

此器之八方造型并不生疏,八方式乃中国陶瓷器中常见之式样,比如宋代吉州窑流行的八方瓷枕,各窑之瓶、壶、炉、杯、盘、砚台等也常有八方造型。然此器纹饰少见,造型结合纹饰则具浓厚之宗教气息。一是狮首衔珠,狮子与佛教同时传入中土,于佛经中常见提及,佛家还以狮子吼比喻佛祖讲经,声震世界,而狮口含珠民间更取“有球必应”之寓意。其次轮花、力士形象亦见于佛教,尤其力士造型与五代北宋佛塔台基上之砖雕力士非常相像。整个八方造型亦好似八方佛塔之一级,捏塑贴花效果好比佛塔之浮雕。狮口衔珠做法很可能借鉴石雕,一体镂空成型。

对于此类器物之命名用途,大多以笔洗相称,也有呼为研钵者。但正如本器,凹面虽类钵状,却裹厚釉,如此光洁润滑之釉面根本不适合研磨擂捣,研钵一说甚不合理。笔洗之用亦缺乏依据,首先,类似本器凹面的深海碗水盂式笔洗为明清后起样式,宋时无此形制笔洗,宋代文房用具讲究玲珑小巧以与书房、桌案相搭配,本器尺寸规格及厚重风格与之相悖,且力士顶兽、狮首衔珠等纹饰的勇猛威严风格与文人书房讲究风雅的情致也不符。

细审本器之造型纹饰风格,笔者认为用作座托的可能性最大。一是内凹器面配合宽而平的边沿极似一个托面,其八方造型亦似与所托器皿形成一种呼应设计,力士顶兽意在托举重物,此纹多用于基座,在装饰上常有一种部位的暗示。其次,定窑器以胎体轻薄著称,然本器造型呈现出厚重稳固的力感,且器底处理颇为随意,与一般的洗等日用器明显有别,而这些恰恰符合器托底座的特征。此外,上海嘉泰2013年7月5日珍瓷古董专场2246号拍品“宋定窑刻花菱式洗”,即为类似本器的兽面座托搭配一件八方折沿洗。该器似日本回流物品,原装木盒墨书“宋时代定窑花夌式洗皿”字样,汉字像形,此类器确像“皿”字,此中奥妙颇堪玩味。类似还有法门寺地宫出土的“鎏金鸿雁纹壸门座五环银香炉”,其壸门装饰与本品力士顶兽实为异曲同工,且银香炉造型颇似一折沿深腹洗,外壁还饰有六个兽首衔环。

考之唐五代北宋之际,皇室贵族使用之高档器具多为成套设计,如当时之台盏、茶盏,香炉宝子等均流行此种繁复讲究的套装,托与器之间在造型纹饰上相互呼应,别具一种搭配产生的美感,同时也从器用上显现出一种等级的讲究与高贵。

海捞黑石号越窑套盒

值得一提的还有越窑、汝窑、南宋官窑中的“套盒”,汝窑、南宋官窑“套盒”有的也称为“笔掭”或“笔洗”。笔者认为,此种“套盒”与本文所述的兽面洗实为同类器物即器座。首先也是造型纹饰上具备座托特征,比如越窑“套盒”常饰有镂空壸门,与上述法门寺鎏金鸿雁纹壸门座类似。可资参考的例子还有1966年11月浙江临安市祥里后晋天福四年(940年)康陵出土的“五代越窑青瓷倭角方盘”,造型风格与“套盒”如出一辙,其盘面下连须弥座式高圈足,足外壁四面亦有镂空壸门装饰。再如越窑套盒常做成岀筋的葵瓣式,南宋官窑套盒中也有葵瓣式,菱瓣式与盘、碗、洗等日常生活用器的审美风格非常一致。台北故宫博物院珍藏的“南宋官窑青瓷葵花式洗”,内面还有一个明显的圆形凹面,以之接应圈足器的意图很明显。

南宋 官窑青瓷葵花式洗

日常生活实用器需求量相对大,盘碗碟子成打成摞出现不足为奇,作为相配套的器座多个叠在一起呈“套盒”状出现也就合乎常理了。再者“套盒”也出现在外销瓷品种行列,如印尼井里汶沉船中就有越窑“套盒”,如属笔掭之类的文房用品是不可能用于外销的。

不过在此类“套盒”座托的具体使用上,很可能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即不限于某个具体器物,或以某类造型为依据即可。从各窑“套盒”制品的传世及出土情况来看,其使用对象为上流阶层无疑,甚至只限于皇宫范围。以此来看本文所述的北宋定窑力士扛兽狮首八方洗,也很可能是一件皇家用器,以其纹饰之浓厚宗教色彩,亦有可能供奉于佛家寺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