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侄文稿》:风波的兴起

关注
《祭侄文稿》:风波的兴起www.shan-machinery.com

​​《祭侄文稿》东京展出的正确事实、态度与立场2

其实这件事情,从一开始我就门清得很。只是最开始的舆论大潮太汹涌,先等潮水暂时退却而已。

正如一部分人嘲讽的那样,在这个事件里最激动的,是那些除了学校组织,从来没进过博物馆的人。

当然,对于国宝,任何公民都同样有激动的权利。但是,作为懂文保、懂政治的人,讨论水准就不应只停留在,只会被人煽动而缺乏自我思考的层次。

对于文物本身的极高价值,它承载的忠烈气节,已经有很多文章科普过了,我就不重复了。

而对于很多人反应的,不知道这玩意究竟好在哪里?,我再次推荐作者为 @书法入门的微博  的技术解析帖。

其实都不用看具体的分析,你扫一眼原作与名家临帖的几张对比图片,就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了,差的完全不是一两个档次。

接下来,我们依次按照事实、态度、立场三个层次,来讲一讲国人对此事应有的正确看法。

1、先说事实

【这个展览的由来如何】

在简体中文互联网上,这一周最早带起这件事的,是微博上几个文物爱好者们(因为也是被误导的,所以就不点名了)。

而他们通过全盘照搬台湾蓝媒的说词,这事就变成了突然震惊、隐蔽暗箱、偷运出境、一问三不知,甚至是秘密外交、偷卖国宝、毁尸灭迹、卖国献媚的骇人行径了。

(要是按他们的说法落实了,这损害不比铁矿石谈判底价泄密损失7000亿来得小啊)

我就只想问:这是真的文物爱好者么?真觉得跨政府间的大博物馆的借展,是可以突然、偷偷摸摸就做了的?

懂行的人都知道,这个规模、这个量级的大展(可见文末的清单),起码要提前三年以上开始策划。

实际上,为了这场展览177件展品,需要协调20家博物馆,以及多位匿名的私人藏家借展。

当然,《祭侄文稿》是展览的核心。

备忘录是马英九时代签的啊……蓝营你装什么装?

这一点,东京国立博物馆(东博)与台北故宫博物院(台故)是在2015年底就谈成了备忘录的,时任院长冯明珠。

——记性好的人应该知道,那会还是国民党马英九执政。蔡英文2016年5月才上台

2015年12月22日

到方方面面的借展、筹备完成,双方具体签订出借协议,并对外宣布的时间,是去年5月,时任院长林正仪。

包括简体中文的微博上也立刻就有了消息

到7月份,东京国立博物馆正式公布了展会细节,国内文博圈也引发了不小的反响和讨论。

人民网转发的报道,2018年8月17日

而早在8月份,东京地铁上就有了预告广告。

到10月份,看到自媒体的报道后,知名大V、资深“颜粉”@司马平邦 ,就在微博上最早提出了质疑,这种级别的文物,出境合适吗?

但是,哪怕500多万粉丝的资深大V,已经在微博质疑,可那时网上又有几个人在意呢?个位数都不到吧。

那么,这件事情真正在台湾岛内炒起来是什么时候?

先是从去年11月,在岛内发酵。而到了是12月份,五合一选举之后,国民党忙完胜选,就找到了这么一个继续打击民进党的新把柄。

【蓝营的第一号找茬:“中华民国”的名分】

在台湾,其实并没有“台北故宫博物院”,只有“国立故宫博物院”。

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日方为了避免引发争议,在展览的预告里只提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少了“国立”俩字。

仍然在野的蓝营,立刻认为这是“矮化嫌疑”。于是蓝营“立委”们就开始借机大闹,折腾了一番。

你懂的,这种“台湾主体尊严”的头等任务,绿营执政,就是蓝营闹绿营。蓝营执政,就是绿营闹蓝营。

为了避免无畏地争一个“国立”的非“矮化”名头,导致东博和台故双方,只能在布展最后阶段降低宣传调子。

这下却引发了蓝营更大的搞事借口,搞得历任院长只能纷纷否认、躲避。

比如黄智贤的政治表演秀《夜问打权》 ,是这样喊的:

半夜去到东京,没人有知道,是来自我们中国的台北故宫博物院。你是怎么同意的?会不会我们的国宝通通被调包、被盗卖、会被怎么样?!”

通过她的嘴,立刻在台湾网络上,演化成“突然震惊、隐蔽暗箱、偷运出境”。

再发酵传播到大陆网络,终于在开展前一周,引爆了这次特大型舆论事件。

最后妥协的结果,加贴不干胶

【蓝营搞出来的各种谣言】

不仅如此,蓝营还迅速原创了很多谣言。

1、台湾人20多年没看到过了。

台故在2001、2008、2011年都展出过祭侄文稿,上一次是2011年11月,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精彩100国宝总动员”的特展。

另外1997年去过美国展出。高古书画文物不能年年展出,但健康稳定的文物三五年展出一次是没问题的。

2、故宫的国宝,被扔到小博物馆为伍。

同样是以黄智贤的节目为例,她在愤怒地骂:

“你看你看,为什么我们台北故宫的国宝,要和日本一个区立博物馆的展品摆在一起!”

作为政治动物,她当然是不知道,这个“东京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这个听起来很像一个老干部活动中心的地方,在书法收藏上可以秒杀多少家国家级博物馆。

实际上,它比“街道文化馆”还要小,原来就是一个私人博物馆,日本大收藏家中村不折的私宅。

但就是这家“小博物馆”的丰厚收藏,撑起了这次展览的“肉”。与此同时,它同时还在办自己的特展。

上博的董其昌大展,也是筹备数年,全球借展。大家却在争睹《自书告身》

仅仅还在上个月,它还刚把颜真卿的《自书告身》卷借给了上博的董其昌大展。从开幕起在上海逗留短短3周。

颜真卿的《自书告身》卷,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藏

然后又在12月23日,与东京国立博物馆所藏董其昌的《行草书罗汉赞等书卷》一起撤展,返回东京。

因为它要作为次重量级的主宾,参加东博的“颜真卿特展”。(颜真卿大部分真迹都只是拓片了)

嗯,被塞到了县级博物馆,不,私人的家里。

当然,接下来的谣言,在大陆的网络传播,就更夸张了——

变成了《祭侄文稿》被塞到了二流博物馆、《祭侄文稿》被塞到了县级博物馆,放在最不起眼的位置(别笑,我亲眼看到的)……

3、最严重的,也是最可怕的。莫过于“绿营政客偷偷把藏品送给日本!”

这个误解,首先发源于台湾网络对东博网站上“寄托”的理解。

但其实,传为褚遂良所作的《黄绢本兰亭序》和怀素的《小草千字文》是“兰千山馆”,也就是台湾板桥林家的重要成员林伯寿(1895—1986),于1979年精选331件藏品,寄存给故宫博物院,以供大众博览。

“寄存”故宫的意思,就是保留一个名义上的所有权,实际上就是捐赠故宫了,但故宫要保留林伯寿作为所有人的“名分”。

所以东博在文物来源上写成日式汉语的“寄托”,是指这两件文物是林家“寄存”在台北故宫的,并不是送给东博。

但这个说法一传到大陆,就变成“秘密外交、偷卖国宝、毁尸灭迹、卖国献媚的骇人行径”

甚至越传越玄乎,后来都传成台北故宫要把《祭侄文稿》偷偷也献出去,永远回不了台湾了

真不知道是因为群众无知,还是因为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把方向带歪呢?

正如熟悉台湾政治的网友@摸象盲人 所说的:

其实就是为了争位置,故宫博物院院子的位置被换成绿营的人后蓝营就各种搞事,相对应的,台大校长的位置被蓝营拿下后绿营也搞事情一年多了。一切都是利益,大陆这边被人当枪使了。

热血沸腾是好事,但不应被小岛上的政客当枪使。

【一比吊糟的台湾,请不要变成一比吊糟的大陆】

稍微懂点台湾政治的人都知道,那就是个一比吊糟(南京话,一塌糊涂)的世界。

任何事情都能成为蓝绿恶斗的借口。不同阵营的人围绕一个事件和主题,可以没日没夜地争吵、谩骂、相互诋毁、到头来热闹散去一地鸡毛。

而那里的信息品质,更是如粪坑一般非常堪忧。尤其那些政论节目,就是纯粹的政治表演秀,不会有正常的正义和公理存在。只需要掀起打了鸡血的群众,不明真相的追随和叫嚣。

新闻如此没有基本的节操,民众如此容易被煽动,真的是世风日下。

你希望大陆变成这个样子么?

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其实一点都不在乎《祭侄文稿》、也一点都不了解颜真卿。他们只是找到了发泄的借口罢了。

正如网友讽刺的那样——“怎么回事?又来辟谣?我们中国网民就是找个情绪发泄出口,大家一起乐呵乐呵而已。愤怒只是表象,在义愤填膺中获得强烈的道德优越感才是本质。这是我们生活的快乐源泉,请你们这些人不要打扰我们沉浸其中好吗?众生皆苦,大家都不容易,谁他么有功夫关心事实和道理啊。”

也罢也罢,真正关心文物、喜爱书法、真心热爱中华文化的人,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谈吧。

本次大展计有展件177件,内容汇集日本多所公、私博物馆及个人收藏,主要来自台东书道馆、东京国立博物馆自藏、三井纪念美术馆这三家。

台北故宫博物院借出院藏2件(“天下第二行书”《祭侄文稿》与“天下第一草书”怀素《自叙帖》/有争议)、寄存2件(“兰千山馆”褚遂良《黄绢本兰亭序》和怀素的《小草千字文》),共4件文物(红框)。

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借展4件寄存品(蓝框,均来自“北山堂”——香港巨商、著名文物藏家利荣森[1915-2007]的私家堂)。

展厅规模涵盖了整个平成馆二楼(上次兵马俑特展,仅仅使用了右上角的展厅)。

好,这一篇把事实脉络讲完了,不要走开,今晚第三篇更精彩哟

——————————

《祭侄文稿》1:《环球时报》编造了什么谣言?

《祭侄文稿》2: 风波的兴起在台湾

《祭侄文稿》3: 爱文物是好事,要爱一起爱​​​​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