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造化主(v.)再出一芹,一脂(v.)是书何本_关天茶舍_论坛

关注
惟愿造化主(v.)再出一芹,一脂(v.)是书何本_关天茶舍_论坛

第二十六回

1)【甲戌(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却是小女儿口中无味之谈,实是写宝玉不如一环婢。】【甲戌(庚辰墨)眉批:红玉一腔委屈怨愤,系身在怡红不能遂志,看官勿错认为芸儿害相思也。(己卯冬。)】【庚辰墨眉批:狱神庙回有“茜雪”红玉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叹叹!丁亥夏,畸笏叟)】【甲戌眉批:狱神庙红玉“茜雪”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按:【狱神庙】乃指供奉中元二品赦罪地官清虚大帝的清虚观。端午节间清虚观有狱神钟馗打醮驱鬼活动,故称端午期间的清虚观为【狱神庙】。明代钱谷(1508-1579)有《午日钟馗图》,该幅绘钟馗着乌帽绿袍,手执笏版,置身寒林中,谛视鬼仆捧来一瓶代表五月的石榴和能延年益寿的灵芝。林间飞降而下的,尚有一只象征福自天来的蝙蝠。十六世纪后半叶,原本于岁除驱邪赐福的钟馗,逐渐转换为端午节的神祇。钱谷此作,即系过渡时期的例证。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明代朱小松雕有钟馗引福笔筒。第二十九回标题“享福人福深还祷福”因钟馗而来。【狱】为判意,第十六回鬼判已出场,脂砚斋谓之【捉鬼】。《东京梦华录》:“有贫丐三五人为一队,装神鬼、判官,钟馗、小妹等形,敲锣打鼓,巡门乞钱,俗呼打夜胡,亦驱傩之意也。”“教坊南河炭丑恶魁肥,装判官。又装钟馗、小妹、土地、廞之类,共千余人。”“假面长髯,展裹,绝袍,靴简,如钟馗者,傍一人以小锣相招,如舞步,谓之舞判。”

“甲戌”本丁亥春起抄,丁亥夏尚在抄。“甲戌”本是四大原版中的最後整理版,最後整理版中出现校书题记,这就意味着它还是一个待刻印版。若是终结版,就不应该出现校书题记,终结版中保留校书题记是不得体的。

庚辰本此二批有落款且天头字被切,故是原版固有的批语。

所谓“茜色”,就是在素白的象牙工艺品上添加彩色。由于象牙很容易吸收色彩,染上色後会渗入内里,染错了很难擦去,弄巧反拙,故加色需凭经验,极为小心谨慎。染牙真正成为一种专门技术,应是从明代开始的。明代的牙雕,是先雕刻後染色,刻有缠枝宝相花纹,红色花纹是用矿物颜料涂成。《石头记》中“茜雪”名出茜色牙雕工艺。畸记中的【“茜雪”红玉】是用雕刻艺术术语称谓小红这个角色,【“茜雪”红玉】就是红玉,“雪”指象牙。第二十二回中,狭义脂批则称茜色牙雕制品为【茜牙】。第五十二回正文中的“小牙刷”乃节节草,是古代清除牙雕污垢的材料;第四十回象牙镶金的筷子第六十三回象牙花名签子都是牙雕制品,晴雯所用小牙刷是清洗象牙花名签子用的。晴雯所用小牙刷是清洗象牙花名签子用的。

从第二十四回脂批【“红”字切“绛”。“珠”,“玉”字则直通矣】和第二十六回畸记【红玉“茜雪”】看,第一回正文中的所谓“绛珠草”当是茜草。别名蒨草、血见愁、地苏木、活血丹、土丹参、红内消、小孩拳、拉拉秧子等。茜草为人类最早使用的红色染料之一,古文献中早有记述,多年生攀援草本,长通常可达3.5米,花冠淡黄色,花冠裂片近卵形,果球形,绛红色转黑。)

2)【庚辰眉批:若无如此文字收拾二玉,写颦,无非哭至再哭、恸哭,[宝]玉只以陪事小心、软求慢恳,二人一笑而止。且书内若此亦多多矣,未免有犯雷同之病,故险语结住,使二玉心中不得不将现事抛却各怀、以心意,再作下文。壬午孟夏,雨窗,畸笏。(甲戌回末)】

3)【甲戌眉批:闲事顺笔,骂死不学之纨绔。叹叹!】【庚辰眉批:闲事顺笔,将骂死不学之纨绔。壬午,雨窗,畸笏)】

4)【庚辰侧批:如何着想?新奇字样。】【庚辰墨眉批:写倪二,[此回]紫英,[後回]湘莲、玉菡,四样侠文,皆得传真写照之笔。丁亥夏,畸笏叟。(甲戌回末。“甲戌”本丁亥春起抄,丁亥夏尚在抄。)】(按:有落款固是原版固有的批语)【甲戌侧批:似又伏一大事样,英侠人累累如是,令人猜摹。】【庚辰墨眉批:惜“卫若兰”(按:用典《百家姓》“冯陈褚卫”,藏代修辞指第二十八回“冯紫英”)射《圃》(蟋蟀)文字迷失无稿,叹叹!】(按:原版固有的批语)

【甲戌:收拾二玉文字——写颦,无非哭至再哭、恸哭,[宝]玉只以陪事小心、软求慢恳,二人一笑而止。且书内若此亦多多矣,未免有犯雷同之病,故险语结住,使二玉心中不得不将现事抛却各怀、以惊心意,再作下文】

【甲戌:前回倪二,[此回]紫英,[後回]湘莲、玉菡,四样侠文,皆得传真写照之笔。惜“卫若兰”射《圃》文字迷失无稿,叹叹!】(按:晋代崔豹《古今注•鱼虫》:“蟋蟀,一名吟蛩。一名蛩。秋初生,得寒则鸣。”宋代周密《西塍废圃》:“吟蛩鸣蜩引兴长,玉簪花落野塘香。园翁莫把秋荷折,留与游鱼盖夕阳。”

第二十八回中,冯紫英出题“蟋蟀”可基于宋代周密《西塍废圃》“吟蛩鸣蜩引兴长,玉簪花落野塘香”典故射“《圃》”字。这一段文字被版本校书人畸笏叟称为【“卫若兰”射《圃》文字】。其中,【“卫若兰”】基于《百家姓》“冯陈褚卫”典藏代修辞指冯紫英。【射】字乃“射覆”之射,第六十二回中有描述。

庚辰本中,第645页是【“卫若兰”射《圃》文字】,第646页缺“唱毕,饮了门杯……快说底下的”一节151字。也就是说,狭义的【“卫若兰”射《圃》文字】并未迷失无稿,迷失无稿的是紧邻下页的内容。

庚辰本以己卯本为底本,己卯本以靖藏本为底本,故知三大预备版本皆先天缺少这节文本。康熙时期制作最後整理版“甲戌”本时,这节文字就必须动用原稿。原稿是画轴形态的,不便翻阅,且未必在手边。

批书人第三十一回脂批【若“兰在射圃”】是针对“若兰”一词拆词修辞,校书人第二十六回畸记则更上层楼,是针对“射圃”一词拆词修辞。之所以会出现【“卫若兰”射《圃》文字】这种复杂表达,是因为第六十二回射覆游戏的游戏规则是原创特设的,并非古人的那种经典玩法,给校书人的印象较深;另外,卫若兰在後文再也没有出现过故成了冯紫英的陪笔性角色,校书人就对“卫若兰”进行了藏代修辞。

丁亥春起抄的最後整理版的“甲戌”本上本应去掉却依然存在的第二十六回【红玉“茜雪”】眉批和【“卫若兰”射《圃》文字】回後总评,证明抄手在抄此回时,第二十八回和第二十九回原稿(带脂批)还未在手边,预期不定,故保留题记以方便交接)

5)【庚辰眉批:晴雯迁怒是常事耳,写钗、颦二卿身上,与踢袭人之文,令人与何处设想着笔?丁亥夏,畸笏叟。(甲戌回末)】

第二十七回

1)【庚辰眉批:不写凤姐随大众一笔,见红玉一段则认为泛文矣。何一丝不漏若此。畸笏】

2)【甲戌侧批:且系本心本意,狱神庙回内方见。】(按:【狱神庙】乃指供奉中元二品赦罪地官清虚大帝的清虚观。端午节间清虚观有狱神钟馗打醮驱鬼活动,故称端午期间的清虚观为【狱神庙】。明代钱谷(1508-1579)有《午日钟馗图》,该幅绘钟馗着乌帽绿袍,手执笏版,置身寒林中,谛视鬼仆捧来一瓶代表五月的石榴和能延年益寿的灵芝。林间飞降而下的,尚有一只象征福自天来的蝙蝠。十六世纪后半叶,原本于岁除驱邪赐福的钟馗,逐渐转换为端午节的神祇。钱谷此作,即系过渡时期的例证。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明代朱小松雕有钟馗引福笔筒。第二十九回标题“享福人福深还祷福”因钟馗而来。【狱】为判意,第十六回鬼判已出场,脂砚斋谓之【捉鬼】。《东京梦华录》:“有贫丐三五人为一队,装神鬼、判官,钟馗、小妹等形,敲锣打鼓,巡门乞钱,俗呼打夜胡,亦驱傩之意也。”“教坊南河炭丑恶魁肥,装判官。又装钟馗、小妹、土地、廞之类,共千余人。”“假面长髯,展裹,绝袍,靴简,如钟馗者,傍一人以小锣相招,如舞步,谓之舞判。”狱神庙回内的事情是:跟着凤姐,学些眉眼高低、出入上下,见识大大小小的事。这在第二十九回中。续书人将【迷失】理解为己卯本和庚辰本第六十四回、第六十七回的【内缺】,将狱神庙理解为第六十八回都察院,故对两回进行了篡改,在第六十七回简文版中自作多才塞进了小红这个角色,删除了巧哥(称“巧”姐)这个角色,将承“如今园子里“而来的“如今”断取读解为“七月”并改写为“夏末秋初”形成前後回的时间悖论和当前回的答非所问悖论,章回结尾套语中则有“未知”字样胎记。这说明一个问题:己卯本和庚辰本第六十四回、第六十七回的【内缺】是先天内缺。同时也说明:1756年以己卯本重抄对清的仅仅是庚辰本後九回,不包括前七十回。前七十回与後九回的纸张规格原本不一样,後九回重抄用纸尺寸小于前七十回。庚辰本边缘後经过剪切(以致部分眉批字形缺头),尺寸上看起来好像前七十回与後九回是同时抄成的。若是同时抄成,尺寸应该是一致的,不会导致切去眉批的结果。清虚•观/狱神•庙=狱神•观/狱神•庙×清虚•观/狱神•观)【庚辰眉批:奸邪婢,岂是怡红应答者?故即逐之。前良儿、後“篆儿”(按:藏代修辞指第五十二回坠儿。客便的篆儿与坠儿一起在怡红院玩,虾须镯盗窃事件中,篆儿是犯罪嫌疑人,而坠儿才是真正的罪犯,故脂批在此使用了藏代修辞。)便是——却证作者又“不得可”也(按:即“无可如何”)。己卯冬夜】【庚辰侧批:截得真好。】【庚辰侧批:好,接得更好。】【庚辰眉批:此系“未见抄”後狱神庙诸事,故有是[二侧]批。丁亥夏,畸笏】(按:未见抄即未被抄。己卯本未见抄是因为靖藏戊寅本上【迷失】(第二十八回第二十九回中)。【狱神庙】乃指供奉中元二品赦罪地官清虚大帝的清虚观。端午节间清虚观有狱神钟馗打醮驱鬼活动,故称端午期间的清虚观为【狱神庙】。明代钱谷(1508-1579)有《午日钟馗图》,该幅绘钟馗着乌帽绿袍,手执笏版,置身寒林中,谛视鬼仆捧来一瓶代表五月的石榴和能延年益寿的灵芝。林间飞降而下的,尚有一只象征福自天来的蝙蝠。十六世纪后半叶,原本于岁除驱邪赐福的钟馗,逐渐转换为端午节的神祇。钱谷此作,即系过渡时期的例证。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明代朱小松雕有钟馗引福笔筒。第二十九回标题“享福人福深还祷福”因钟馗而来。【狱】为判意,第十六回鬼判已出场,脂砚斋谓之【捉鬼】。《东京梦华录》:“有贫丐三五人为一队,装神鬼、判官,钟馗、小妹等形,敲锣打鼓,巡门乞钱,俗呼打夜胡,亦驱傩之意也。”“教坊南河炭丑恶魁肥,装判官。又装钟馗、小妹、土地、廞之类,共千余人。”“假面长髯,展裹,绝袍,靴简,如钟馗者,傍一人以小锣相招,如舞步,谓之舞判。”藏代修辞格。

【後“篆儿”】【抄後】——庚辰本上【後】字的行书写法,可参看陆柬之、欧阳询、李世民、王羲之四家,王羲之是原创者,诸公书法习自王羲之。)

3)【庚辰眉批:若无此一岔,二玉和合则成嚼蜡文字。《石头记》得力处正此。丁亥夏,畸笏叟】

4)【庚辰眉批(靖藏):不因见落花,宝玉如何突至埋香冢?不至埋香冢,如何写《葬花吟》?《石头记》无闲文闲字正此。丁亥夏,畸笏叟。(甲戌回末。“甲戌”本丁亥春起抄,丁亥夏尚在抄。)】

5)【庚辰眉批:“开生面”、“立新场”是书不止“红楼梦”一回,惟是回更生更新,且读去非阿颦无是且(按:且通“趄”)吟,非石兄断无是章法行文,愧杀古今小说家也。畸笏】【甲戌侧批:诗词歌赋,如此章法写于书上者乎?】【甲戌眉批:“开生面”、“立新场”,是书多多矣;惟此回处更生更新。非颦儿断无是佳吟,非石兄断无是情聆。难为了作者了,故留数字以慰之。】【靖藏八十回附:开生面立新场是不止红楼梦一回,惟此回更生新,读去非阿颦无是佳吟,非石兄断无是情聆赏,难为了作者,且愧杀也古今小说,故留数语以慰之。余不见落花玉何由至浬香家,如何写葬花吟不至石头记埋香,无闲字闲文口正如此。丁亥夏,畸笏叟】(按:靖藏本将第二十七回眉批置于第八十回回後,醒目地标示了庚辰本畸记所谓【迷失】乃特指靖藏本第二十八二十九两回的迷失)

第二十八回

【庚辰眉批:写药案是暗度颦卿病势渐加之笔,非泛泛闲文也。丁亥夏,畸笏叟[张英]】

第四十一回

当下贾母等吃过茶,(按:吃过“仅供下食,奚堪品斗”(许次纾(1549~1604)《茶疏/产茶》)的六安茶。畸笏叟张英(1637-1708)《聪训斋语》:“圃翁曰:予少年嗜六安茶,中年饮武夷而甘,後乃知岕茶之妙。此三种可以终老,其他不必问矣。岕茶如名士,武夷如高士,六安如野士,皆可为岁寒之交。六安尤养脾,食饱最宜,但鄙性好多饮茶,终日不离瓯椀,为宜节约耳。”

以"六安"为名的茶品包括六安瓜片、六安篮茶与六安骨,三者分别归属于绿茶、黑茶、青茶(即乌龙茶)等三种截然不同的茶类。六安瓜片茶的创制,经历了从徽州松萝到六安(霍山)松萝,再从六安(霍山)松萝到六安(霍山)梅片,又从六安(霍山)梅片最後改名为六安瓜片的过程。六安梅片创制于明末清初,大约在清末民初改名六安瓜片。从创制而言,有近四百年历史;从改名而言,也有百年历史。

明代屠隆(《金瓶梅》作者,检索“鸡舌含香”典故即知)的《考槃余事》中写到:六安茶“品亦精,入药最效。但不善炒,不能发香,而味苦,茶之本性实佳。”产自安徽六安州与霍山县两地的六安茶迟至汉代就已有记载,至唐朝时小有名气。其名曾为霍茶、瑞草魁、仙芽、天柱茶等,至明代始称六安茶,并沿用至今。关于六安茶的药性,早在唐朝,一些人便将其视为能消滞物的上好茶品。最为典型的是唐末宰相李德裕,一次得到霍茶(即六安茶),当众命人烹了一碗,随即倒入有肉的食盒内,并盖上盒盖。待次日,开启盒盖後,只见“肉已化为水”,众人观後惊叹不已。这一事情被记录在《李德裕遗书》中,这对于後人了解、认识六安茶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至明代,人们在品鉴六安茶中,更多地感受到它能助消化、去油腻,打体内积食,可有效缓解进食过饱引起胃胀等的身体的不適,一时成为叫得很响的茶品。

《石头记》第四十一回中,从後文“我们才都吃了酒肉”看,“当下贾母等吃过茶”说的就是贾母等吃过“仅供下食,奚堪品斗”的六安茶,因此後文中就有“我不吃六安茶”之语,吃过了自然就不再吃了,再吃就是品茶了)又带了刘姥姥至栊翠庵来。妙玉忙接了进去。至院中见花木繁盛,贾母笑道:“到底是他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比别处越发好看。”一面说,一面便往东禅堂来。妙玉笑往里让,贾母道:“我们才都吃了酒肉,你这里头有菩萨,冲了罪过。我们这里坐坐,把你的好茶拿来,我们吃一杯就去了。”【靖藏眉批:尚记[万历]丁未(1607年)春日谢园(按:意为幽梦)送《茶[蔬]》乎?展眼二十年矣。——[康熙]丁丑[1697年]仲春,畸笏(张英,1637-1708)】(按:丁丑[1697年]仲春全部七十九回已创作完成。从1688年到1697年,《石头记》创作历时十年。己卯年、庚辰年脂砚斋高士奇不在京城,与作书人、校书人不在同一空间,故庚辰年不应作为作品成书时间标记。张英畸记所说的展眼二十年是说1677年十月张英与高士其入职南书房。在任职期间,张英还充任过皇太子胤礽的师傅,或阅览过许次纾《茶疏》一书。

作书人【梅溪】张廷瓒有诗《题高澹人北墅图》三十二首,及《丁丑初夏和江村先生韵,题王瑁湖年伯小像,因发故山之思,故末章及之》。

《茶疏序》:

陆羽品茶,以吾乡顾渚所产为冠,而明月峡尤其所最佳者也。余辟小园其中,岁取茶租自判,童而白首,始得臻其玄诣。武林许然明,余石交也,亦有嗜茶之癖。每茶期,必命驾造余斋头,汲金沙玉窦二泉,细啜而探讨品骘之。余罄生平习试自秘之诀,悉以相授。故然明得茶理最精,归而著《茶疏》一帙,余未之知也。然明化三年所矣,余每持茗碗,不能无期牙之感。丁未春,许才甫携然明《茶疏》见示,且征于梦。然明存日著述甚富,独以清事托之故人,岂其神情所注,亦欲自附于《茶经》不朽与。昔巩民陶瓷,肖鸿渐像,沽茗者必祀而沃之。余亦欲貌然明于篇端,俾读其书者,并挹其丰神可也。万历丁未春日,吴兴友弟姚绍宪识明月峡中

《茶疏》小引:

吾邑许然明,擅声词场旧矣,余与然明游龙泓,假宿僧舍者浃旬。日品茶尝水,抵掌道古。僧人以春茗相佐,竹炉沸声,时与空山松涛响答,致足乐也。然明喟然日,阮嗣宗以步兵厨贮酒三百斛,求为步兵校尉,余当削发为龙泓僧人矣。嗣此经年,然明以所著《茶疏》视余,余读一过,香生齿颊,宛然龙泓品茶尝水之致也。余谓然明日,鸿渐《茶经》,寥寥千古,此流堪为鸿渐益友,吾文词则在汉魏间,鸿渐当北面矣。然明日,聊以志吾嗜痂之癖,宁欲为鸿渐功匠也。越十年,而然明修文地下,余慨其著述零落,不胜人琴亡俱之感。一夕梦然明谓余日,欲以《茶疏》灾木,业以累子。余遂然觉而思龙泓品茶尝水时,遂绝千古,山阳在念,泪淫淫湿枕席也。夫然明著述富矣,《茶疏》其九鼎一脔耳,何独以此见梦。岂然明生平所癖,精爽成厉,又以余为自味也,遂从九京相托耶?因授剞劂以谢然明,其所撰有《小品室》、《荡栉斋》集,友人若贞父诸君方谋锓之。丁未夏日社弟许世奇才甫撰)妙玉听了,忙去烹了茶来。宝玉留神看他是怎么行事。只见妙玉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雲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捧与贾母。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按:已吃过“仅供下食,奚堪品斗”的六安茶。

许次纾(1549~1604)《茶疏/产茶》:天下名山,必产灵草。江南地暖,故独宜茶。大江以北,则称六安,然六安乃其郡名,其实产霍山县之大蜀山也。茶生最多,名品亦振。河南、山陕人皆用之。南方谓其能消垢腻,去积滞,亦共宝爱。顾彼山中不善制造,就于食铛大薪炒焙,未及出釜,业已焦枯,讵堪用哉。兼以竹造巨笱,乘热便贮,虽有绿枝紫笋,辄就萎黄,仅供下食,奚堪品斗。江南之茶,唐人首称阳羡,宋人最重建州,于今贡茶两地独多。阳羡仅有其名,建茶亦非最上,惟有武夷雨前最胜。所尚者,为长兴之罗岕,疑即古人顾渚此笋也。介于山中谓之岕,罗氏隐焉故名罗。然岕故有数处,今惟洞山最佳。姚伯道云:明月之峡,厥有佳茗,是名上乘。要之,采之以时,制之尽法,无不佳者。其韵致清远:滋味甘香,清肺除烦,足称仙品。此自一种也。若在顾渚,亦有佳者,人但以水口茶名之,全与岕别矣。若歙之松罗,吴之虎丘,钱唐之龙井,香气浓郁,并可雁行与岕颉颃。往郭次甫亟称黄山,黄山亦在歙中,然云松罗远甚。往时士人皆贵天池。天池产者,饮之略多,令人胀满。自余始下其品,向多非之。赏音者,始信余言矣。浙之产,又日天台之雁宕,括苍之大盘,东阳之金华,绍兴之日铸,皆与武夷相为伯仲。然虽有名茶,当晓藏制。制造不精,收藏无法,一行出山,香味色俱减。钱塘诸山,产茶甚多。南山尽佳,北山稍劣。北山勤于用粪,茶虽易茁,气韵反薄。往时颇称睦之鸠坑,四明之朱溪,今皆不得入品。武夷之处,有泉州之清源,倘以好手制之,亦是武夷亚匹。惜多焦枯,令人意尽。楚之产日宝庆,滇之产日五华,此皆表表有名,犹在雁茶之上。其他名山所产,当不止此。或余未知,或名未著,故不及论。)妙玉笑说:“知道。这是老君眉。” (按:《石头记》中老君眉指的是曾为道教名刹的中峰寺一带所产的"峨嵋雪芽",公元八世纪位列皇室贡茶,著录于中国唐代茶圣陆羽之《茶经》。眉通“嵋”,《康熙字典》:“又通作嵋。峨嵋山,在蜀嘉定府峨眉县南百里,兩山相對如蛾眉。又州名。魏置眉州,因峨眉山为名。”中峰寺为峨嵋山古刹之一。晋时为道教寺庙,称乾明观。北魏时明果和尚降伏蟒蛇有功,庙中道士承师学佛,遂改观为寺。因地处白岩中峰之下,故名中峰寺。宋时中峰寺已是峨嵋山著名禅林。著名的"峨嵋雪芽",就产在中峰寺一带。范镇《东斋记事》载:“蜀之产茶凡八处:雅州之蒙顶,蜀州之味江,邛州之火井,嘉州之中峰,彭州之堋口,汉州之杨村,利州之罗村。”宋代陆游《同何元立蔡肩吾至东丁院汲泉煮茶》:“雪芽近自峨嵋得,不减红囊顾渚春。旋置风炉清樾下,它年奇事记三人。”陆游与峨眉山中峰寺的住持高僧别峰禅师所作《别峰禅师塔铭》:“游与师交最久,尝相约还蜀,结茅青衣唤鱼潭上。”)

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贾母便吃了半盏,便笑着递与刘姥姥说:“你尝尝这个茶。”刘姥姥便一口吃尽,笑道:“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更好了。”贾母众人都笑起来。然後众人都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按:

明代是中国瓷器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特别是景德镇青花瓷和其他彩釉瓷的生产规模,工艺水平都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明代瓷器上的款识在种类、工艺、字体等方面也随之更趋完善,并开始流行在瓷器上题写帝王年号即官窑纪年款。民窑产品书写纪年款的也有,但字体较为草率,不及官窑规整。

脱胎是一种薄胎细白瓷的制作工艺。这种瓷器的胎体薄到几乎看不到的程度,似乎脱去胎体,仅剩釉层。明代永乐时期景德镇窑烧制的白瓷中出现了半脱胎状,成化时期有了新的发展,达到了脱胎的效果。白瓷脱胎、从配方、拉坯、旋坯、修坯、施釉到装窑烧成,工艺要求极严。旋坯最为艰难、紧要、关键时刻,少一刀则嫌过厚,多一刀则坯破器废。

永乐填白是“甜白釉”烧造中的一种工艺,以前发现的永乐甜白,无论厚胎、薄胎、半脱胎都没有填白工艺留下的特征,因而给世人留下悬念和误区。填白是一种工艺,跟颜色无关。填白瓷是在烧好的瓷器上描摹沥粉,堆垛图形,然後再填青花色釉,再入窑二次或三次入窑烧制。工艺复杂尤为难得。因为釉色白而莹润犹如白糖,故被後人称为“甜白”。

盖碗是一种上有盖、下有托,中有碗的汉族茶具。又称“三才碗”、“三才杯”,盖为天、托为地、碗为人,暗含天地人和之意。在民间盖碗也指一种齐刘海发型,因这种发型的刘海像只碗盖在头上而得此名。“茶托”又称“茶船”。盖碗茶,须用滚烫的开水冲一下碗,然後放入茶叶盛水加盖,沁茶的时间看茶叶数量和种类约为20秒至3分钟。

因此,《石头记》中的官窑脱胎填白盖碗是明代窑器,且是成化年间产品,与成窑五彩小盖钟同类,仅仅一个是盖钟,一个是盖碗而已。也就是说,贾母和刘姥姥二老是威武地一左一右坐在桌边喝茶,故用盖钟即可;诸人只能坐在椅子上陪着喝茶,故用有底盘的盖碗。

盖碗茶是四川等地人民传统的饮茶风俗。“盖碗”与上文“老君眉”相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