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大结局!-你的旧爱,他的新欢

关注
正文大结局!-你的旧爱,他的新欢www.shan-machinery.com全本言情小说>你的旧爱,他的新欢>目录>正文大结局!正文大结局!小说:你的旧爱,他的新欢作者:思我之心字数:9403更新时间:2015-08-04 20:03:03加入书架|书页|目录

你的旧爱,他的新欢正文大结局!

许棠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看见病chuang上半靠着的林若若,猛地就扑了上去,一把抱住她:“你个没良心的,可急死我了。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林若若一只手也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嗯,都没事了。”

顾子升望着许棠和林若若两个人说着体己话,又看了看在一边扶着额角,眼底带着浅浅的笑意的陈遇一眼,心里想起陆言恒,又是微微一叹。

陈遇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那边走了过来,低声说道:“若若醒来了的事,我已经告诉陆言恒了。”

顾子升挑眉看着他:“你倒是挺大度豁达的。”

“还好。”陈遇淡淡的应了一句,“只不过是事到如今,不这样也没办法了。若若和他之间的事情,必须要有个了断。”

“什么了断?”顾子升一下子就捕捉到敏感点,“他们之间,有什么我和许棠不知道的事吗?”

陈遇看了他一眼,目光又落到林若若身上:“不知道也好,都快结束了。让你和许棠知道了,也不过是闹心罢了。你家这位,还指不定闹出些什么事来呢。”

顾子升看着许棠,笑了笑,没再说话,当然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林若若笑着望向许棠:“好了,我很好,放心吧,不用担心了。”

“重点是你让大家都担心了好吗!林若若,我说你这个脑子,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为自己想想。怎么就净往坏的方面想呢?啊?总监的车在大火里被毁了,你就急吼吼的冲出去,想用这两条腿跑去啊,你这傻不拉几的劲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跟了我这么久了,怎么就没学到一点机灵呢!真的是白白受我熏陶了。”

“我也是担心他······”

“担心你就不用脑子了啊?担心你还一直留在那个陆言恒身边?”

林若若的笑容微微淡了淡,开口问道:“陆言恒呢?”

许棠张口就答:“他啊!你一从手术室出来之后,就没见过他人影了,到现在我也没看见他。你等会,我问问顾子升,他和他关系好,我看他知不知道。”

林若若本来想说不用了,陆言恒总会来的,他怎么会就这样不来见她,今天第十天,不是吗?可是许棠扭头又噼里啪啦的问了顾子升一连串。

顾子升摊摊手,只说了三个字:“不知道。”

林若若听了,只是垂下眼,没什么太多的表情。陈遇在一边,也是不说话。

顾子升和许棠走了以后,病房里又只剩下他和她两个人了。

陈遇轻轻的在一边坐下,低着头说道:“若若,你如果想见他一面的话······”

“不用了,”林若若摇摇头,“他会来的。现在还是早上,他不急。他不急的话,我也不能急。”

陈遇微微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嗯,的确还很早。”

“陈遇······”林若若忽然又出声喊了他的名字,有些迟疑,“你会怪我吗?”

“怪你什么?”

她低声回答:“怪我都没有和你商量,怪我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怪我······离开你这么久,怪我没有照顾好自己,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躺在医院里。”

他看着她:“怪。但是,更多的是心疼吧。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我现在,也不强求太多,回到我身边,就是最好不过了。”

“可是······可是我答应过你,今晚上和你一起飞美国的。”她嗫嚅着,越说声音越小,“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和你去。你公司那边,拖延这么久,也已经是很困难了。如果······如果实在没有办法的话,你就先去吧。我留在这里好了。”

“又说什么话。”陈遇微不可见的皱眉,“去美国的事你不用担心,只管好好的休息,把身体养好,其余的,有我在。”

“可是······”

“没有可是。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在这里,自己飞去美国的。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十天,我不会再让这件事发生第二次。”

她看着他,忽然绽放出一个笑容,看得人心里一软。

她或许不知道,但是陈遇心里却是清清楚楚。陆言恒既然选择把这个十日之约告诉他,那么他肯定已经是有自己的计较了。要么,大大方方的公布,让大家都知道他还是若若法律意义上的丈夫,谁也抢不走。要么,就是决定放手,把若若的苦衷说出来,让大家不再误会她。

不论陆言恒是哪一种想法,陈遇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若若只有一个,不会再失去。他和她走到今天,甜蜜的日子屈指可数,剩下的都是波折和浮沉。他不要这样。

她和他,以后,将会有一辈子的甜蜜期。

一辈子,很长很长,说也说不完。

半山别墅。

陆言恒扣好纽扣,理好衣袖,站在别墅门口。

这个位置,是几天前若若最喜欢在晚上站在这里的位置。

“你还不打算去见见她吗?”沈然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她今天早上已经醒了。”

“我知道。”陆言恒轻声应道,“正要去。”

忽然刮起一阵风来,把满山的树叶吹得微微作响,也把沈然及腰的长发给吹乱,她伸手拨了拨遮住眼睛的发,却任凭裙摆在风中吹起一个弧度。

“陆言恒,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

“你可以告诉我,你想要怎么做吗。”沈然抬头,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也让我,有个准备。”

陆言恒动了动,转身看着她:“沈然,这么多年,是我耽误你了。”

“不,”她摇头轻笑,“我愿意这么做。你看,我现在或许不就是等到你,等到了一个机会。你放开林若若,让我在你身边,让我走进你的心里 ,去看一看,好不好?”

“好不好,等我回来再说吧。”

他抬脚走下阶梯,径直往车那边走去,步履不曾有一丝的紊乱,也没有一丝的停留。

他会怎么做。

他这么坚决,他是打算永不放手,还是已经深思熟虑,大彻大悟。

哪一个做法,都值得让他这么不回头。

一去,或许注定的,就是一生。

沈然站在原地,风再次吹起她的长发,她却没有伸手去拨弄,只是痴痴的望着那道身影,舍不得挪开。

陆言恒。

她在心里默念这三个字,我一直站在这里,没有离开,你没有看到吗?

车缓缓的后退,发动机的轰鸣响着,陆言恒透过车窗,望了一眼花园里已经开了花苞的百合花,嘴边一抹极浅极淡的笑,很快又隐去。

他转动方向盘,车子拐弯,往铁门那里驶去。

沈然忽然把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用尽生平力气大喊:“陆——言——恒——,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沈然也不管他听没听到,只是喊完了,浑身像是虚脱了一样,一下子没有了支撑的力气。她弯着腰,再也直不起身体。

风比较大,希望能把她的声音,吹到他耳朵里。让他听见,也让他知道,有一个人,一直在这里等他,等他一个人,回来。

那辆车径直离开,很快消失不见。沈然看见的,只是那大铁门又缓缓关上。

他走了。

他去见林若若了。

沈然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从眼眶里落了下来了。

她没有去擦,只是伸手把额前的头发全部往后撩开,痛哭失声。

人的一生呐,能有几次,这样痛苦流涕不能自己的机会。

因为太爱,所以太痛。

哭吧,哭过了,就觉得什么都不是难事了。

医院里。陆言恒一直远远的站着,没有上前,也没有离开。站在那里,看着病房的方向,那扇紧闭着门背后,有他念着的林若若。

他终于是把若若曾经爱他那般无奈的滋味,统统都尝了个遍。

若若,曾经你爱我时,也像我这今天这样绝望。

你把我欠你的,统统都讨回来了。只是我还欠你,一个孩子。

如果那个孩子还在,他应该才几个月大,虎头虎脑的,很可爱吧。不管是像我,还是像你,都会很漂亮。

你很漂亮。

第十天了,当日许下你这个约定的时候,初衷是什么。

是我希望你能幸福。

我一直主观的认为,我会给你最好的,我是最爱你的,我能给你幸福。可是你一遍一遍的用行动来告诉我,你要的幸福,我给不起,因为你只要他,你眼里,只有陈遇了。

嗯,他很好,比我还要好,比我还要……能给你幸福。

林若若,你宁可从别墅冲出去,被车撞倒,也不愿意在我身边,相信我会带你去找他。

你对我连信任都没有了,哪里来的爱情。

难道我们的爱情,我们五年的婚姻,在我们的孩子死去的那一刻,也都死了吗。

没有答案,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答案。

成全,还是抓紧。

陆言恒终于迈出了步子,缓缓的往病房里走去。

他低头,闭眼,推开门。

病房里只有林若若一个人在吃着削好的苹果,一小块一小块的,整齐的放在盘子里,盘子就在她手上。

陈遇不在。

听见开门声,林若若抬头看去。

“陆言恒······”她看见是谁后,脱口而出,“你来了······”

“嗯。”

他低低的应了一句,声音从喉间发出,听起来有些压抑。

林若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看着他,很多话想要和他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怎么去说。

她想问他结果怎样,想问他说过的话还作不作数,想问他是输是赢。

可是一下子卡在喉咙里,问不出来了。

因为现在眼前的陆言恒,让她有些陌生,陌生得过了头。

说不出来他是什么感觉,冷静,压抑,又像是,克制。

是的,陆言恒在克制,克制想要狠狠的把她拥进怀里,狠狠的吻她的唇。

“陈遇呢?”想归想,他开口,却是问了这么一句。

“去买吃的去了。”她诚实的回答。

“哦,那正好,”他说,“陈遇要是在的话,还有些不方便。”

林若若的神经一下子高度紧绷:“你要干什么?”

他忽然放声笑了,笑得不能自抑:“你说我能干什么,我还能把你怎么了。若若,在这十天里,你和我说的最多一句话,恐怕就是这一句了吧。你说,我能干什么呢?”

林若若被陆言恒的笑有些震到,她迟疑着开口:“我不知道。”

她怕他。

她竟然怕他。

陆言恒摇摇头,直直的看着她:“若若,你不该怕我的。”

她没回答,却是反问道:“陆言恒,今天是第十天了······”

他抬手打断她的话,忽然凑了过来,近到几乎鼻尖碰鼻尖的亲密距离,生生把林若若的后背吓出了一声冷汗:“你······”

“若若,”他开口,“这十天里,我很快乐。以后,可能我再也没有和你这样朝夕相处的十天了。”

林若若瞪大眼睛看着他。这么近的距离,她都能看到他瞳孔里倒映着她的影子,都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有些热气洒在她皮肤上,温热痒痒的感觉。

然后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一下子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你·······我······你·······我们,我们······”

陆言恒看着她这样窘迫的样子,微微一笑,然后起身离开:“若若,和我去一个地方吧,敢不敢?”

她抬头,看着他认真的神色,心里一紧:“什么地方。”

“去,或者不去。”他依旧是笑,“不要问去哪里。”

林若若迟疑了。

也是这份迟疑,刺痛了陆言恒的眼,伤了他的心。

他转过身去,走到门口,背对着她:“去了,我们就把事情做一个了结。今天是第十天,现在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去。”她的声音响起,这一次,带了份坚定。

陆言恒点点头:“好,我在外面等你。”

果然啊,若若,只有我把十日之约搬出来,你才会跟我走。除了这个,你和我,竟然再也没有过多交集。

我和你,还剩下什么。

什么都不剩了吧。

林若若掀开被子,下了病chuang,给陈遇留了一张字条:有事,很快回来,勿念,等我。

她换了一身衣服,把病号服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枕头边,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陆言恒果然站在门口,见她出来,微微侧目。

一切都很正常,只是林若若看起来脸色苍白了点,额头上厚厚的纱布太瞩目了。

陆言恒却是毫不在意,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走吧。”

林若若走得很慢,陆言恒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只是跟着她的步伐,不紧不慢。远远看起来,倒有几分闲情逸致的味道。

这一段路,走得很慢,却也走得窝心。

至少陆言恒心里是这么想的。

他帮若若打开车门,仔细的扶她上车,然后才发动车子,离开了医院。

林若若依旧是安静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双手交叠放在腿上,看着前面,没有血色的唇抿得有些紧。

她没有再问去哪里,反倒是陆言恒率先开口:“若若,你说,我们会去哪里。”

“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我想和你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的地方。”

她笑:“陆言恒,你小时候童话看多了吧?”

他回答:“我倒希望是这样。”

林若若侧头看了他一眼,很快又收回目光:“都已经现在了,我们之间没必要这样绕来绕去的了。反正,就这一天了,是不是。”

“嗯。”他轻轻的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车子一直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车内一下子又恢复了寂静。

她额头上的伤还是有些痛,她却没有做声,只是看着前面,不知道要去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随意吧,她已经无力抗拒。就算是刀山火海,她也已经跟着陆言恒来了,没有回头的机会了。就好像他和她,也已经没有破镜重圆的可能了。

林若若想,她是幸运的,乃至是被上天所眷顾的。因为她遇见了陈遇,在她五年失败的婚姻生活之后,她能遇见自己相伴一生的那个人。

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没有这样的幸运。在自己伤痕累累精疲力尽的时候,他就是类似一道冬日温暖的阳光一样出现,照亮了她的世界。

只是,当车子停下,陆言恒转头,目光深深,眉眼清淡的看着她:“若若,我们到了。”

她有些不敢置信。

不敢相信到,连手连声音都带着点颤抖,不受控制的:“你确定······是这里吗?”

“嗯。”

他低低的应着,眉眼间满是释然,甚至,还有点笑意。

反倒是一直心心念念的林若若,一下子没有这么快接受这个事情。

林若若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也没赶快下车,只是看着外面,如水的目光,起了点点波澜,很快,把她眼瞳都淹没。

民政局。

她和他来到了民政局门口。

车就停在这里。

陆言恒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若若,下车吧。你不是,一直很想让我带你来这里。”

她抿了抿唇,低头,头发随着她的动作滑下肩头,遮住白希的脖颈。她快速的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

两个人并肩站在民政局门口,她看着身边的陆言恒:“你为什么会带我来这儿。直到现在,站在这里了,我还是不敢相信。”

他转头看着她:“那我就亲口告诉你,若若,我们离婚吧。”

她身子甚至有些站不稳,往后晃了晃,抬眼迎上他的目光。说不出她是高兴,还是什么。

“所有证件我都带来了,”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红本,“这是我们的结婚证,你看看。”

林若若伸手接过,“结婚证”三个烫金的大字,她连碰都不敢去碰。

翻开来, 两个人的照片映入眼帘。结婚证上的照片,她笑得甜,笑得灿烂,眼角弯弯的。而他依旧是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却仍旧是清俊逼人,耐看得很。

她用力的攥了攥,递了出去:“五年前我怎么笑得那么傻。”

他笑了笑,接了过来:“那这一次,换过来,我笑,你不笑。”

林若若的鼻子忽然有些酸酸的。

她盼了这么久的,不就是想要盼到这一刻吗?如今终于盼到了,他答应和她离婚了,为什么还是会觉得鼻子酸得想掉眼泪。

明明,连做梦都想。就像当年,做梦都想和他拥有名副其实的婚姻。

她赢了,她说服陆言恒了,她可以和陈遇在一起了。

“好,你说的,等下照相了,不许反悔。”她抬头,冲着他笑,咧开了嘴,眉眼弯弯。

陆言恒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头发:“走,我们进去吧。”

在这一刻,她不问他为什么,他也不问她还爱不爱。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多说多问,都已经是枉然。

总之,走到这一步了。

离婚吧。

只是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爱情里,没有所谓的输赢。

要么,成全,要么,放手。

要么,让她幸福,要么,给她幸福。

不过是一字之差,造成的结果却是千差万别。

陆言恒他,终究还是选择了让她幸福,而不是给她幸福。她的幸福,这辈子的执手偕老,就让陈遇去做吧。

他错了,错得太多,醒悟的时候,已经太晚。

爱一个人,不要不去直视,不去面对。爱了就是爱了,没什么好丢人的。

走进去的时候,那个办证的阿姨看着林若若额头上一圈一圈的纱布,又看了看陆言恒:“小伙子,你不会是家暴吧?不然怎么会离婚啊?真的想好了没有咧,婚姻不是儿戏,不要一时冲动啊······”

“不是。”陆言恒看着她,笑,“我怎么舍得打她。”

林若若也摇了摇头:“阿姨,不是你想的那样,跟他没关系。”

阿姨还想再说什么,陆言恒已经抬手打断:“不用再多说了,我们是自愿离婚的。请马上办理吧!”

当两本离婚证分别发到两个人手里的时候,陆言恒看也没看,直接塞回口袋。

林若若拿在手里,紧紧捏着,和他走出了民政局。

“要不要我送你回医院。”他问,刺眼阳光中他依旧是笑。

明明平时都绷着一张脸的人,今天却一直都在笑。

林若若摇了摇头,也是笑了笑,不忍心看他的笑容:“不用了,我打电话,叫他来接我吧。”

“好。”陆言恒点点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还是忍不住伸出手去,又揉了揉她的发。

林若若看着他,突然却向前走了一步,伸手抱住了他:“陆言恒,如果你早爱我一点,早爱我一点······”

他缓缓的抬手,在她后背拍了拍:“傻瓜。”

林若若松了手,仰头看着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陆言恒冲她挥了挥手,后退了两步:“再见,若若。”

他转身的一瞬间,林若若的眼泪掉了下来,落在她拿着结婚证的手背上,一阵冰凉。

她忍住哭腔,对着他的背影大喊:“陆言恒!沈然她很好,她会比我当年更爱你。你已经失去过张梓欣一次,负了我一次,再不要伤害这个爱了你这么多年的沈然了……不要了……再也不要了……陆言恒,沈然真的很好很好,你会喜欢她的……”

陆言恒的背影顿了顿,脚步却没停,径直上了车,绝尘而去。

林若若痛哭出声,不能自抑。

民政局门口来来往往的人,都频频侧目看着这个大哭的女子。可是在看见她手里攥着的离婚证的时候,又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离婚了啊······

林若若边哭边翻开一直攥着的离婚证,照片上,他果然和之前说的一样,脸上带了淡淡的笑意,眉眼之间,依然是清俊,糅杂了棱角分明的刚硬。

从此之后,我和你,再无羁绊。

林若若蹲了下来,把脸埋在臂弯里,大哭不已。

哭着哭着,她拿出手机来,在泪眼朦胧中拨通了陈遇的电话。

她还有陈遇,她终于可以和他完完整整的在一起了。

电话很快就接通,陈遇的声音在那边略显焦急:“若若,若若!你现在在哪里?”

她丝毫没有收敛哭声,:“陈遇······我······我······”

抽抽噎噎的,连自己的意思都表达不清楚。

“你在哪里,我马上来接你。”陈遇的声音更急了,“你别哭啊,是不是陆言恒他又做什么欺负你了?”

“不······不是的······陈遇,这一次,他······他没有欺负我·····我,我现在在民政局·······”

听到民政局这三个字,陈遇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放缓了语气:“好,在那里别动,我马上过来。”

“嗯······我等你。”

林若若又抽抽噎噎的把手机放回口袋,看着已经被自己攥得变形的离婚证,眼泪又掉了下来,不受控制的。

陆言恒,你希望我幸福,我也希望,你也会有那个人,你也会幸福,我祝福你。

祝愿你,也祝愿沈然那个好女子。

她不忍心再看那张合照一眼,离婚证照片上的两个人,终于是没有一点瓜葛了。

陆言恒,如果我们相爱,而不是被爱,结局会不会是不一样。

我会好好过,我会和陈遇,好好过下去。

现在,我和他相爱。

陈遇很快就来了,当看见林若若蹲在地上,像是一个被抛弃的人一样无助,眼睛哭得红红的样子,心里又是一抽。他连忙快步走上前,站在她面前,也蹲了下来。

林若若看见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她抬眼看去,只见一片逆光的黑暗,她有些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

是陈遇吗?

陈遇蹲了下来,伸手把她拉起来,轻轻的抱进怀里:“我来了,若若。”

她“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双手攀着他的肩头。

“陈遇,我和他离婚了,终于离婚了。可是为什么我会这么伤心,他走了,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他最终是成全了我,他放开了我,我也终于如愿以偿的离开了他。可是为什么我好难受,我曾经爱了他五年啊,五年,加上一个孩子······都赔进去了,还不够吗?他成全我的幸福,我也多想他也幸福。沈然那么爱他,他如果肯把注意力和重心放在沈然身上的话,一定会喜欢她的,沈然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陈遇,我现在好害怕,我不知道我在怕什么······你说,我们以后不会离开彼此的,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她一连问了三个对不对,急切的想要从他嘴里听到答案。

她只有他了。

从他把她从陆言恒的深渊里拉起来的时候,她的世界就开始有他了。

这场大火,他安然;这次车祸,她无恙。

就这样在一起吧,一起走下去。

“对。”他抱着她,一手抚着她的发,“不哭了,一切都结束了,都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会在你身边,我们一起走下去,再不分离。”

我的若若,我在。

我在这里,你就还拥有整个世界。世界那么辽阔,我们还有很多年很多年的时间,一起走过,一起在每一个你想要去的地方,留下脚印。

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好不容易,好不容易。

再没有什么,能分开我们了。

她慢慢的收住了眼泪,下巴从他肩头上移开,低着头,很认真的把离婚证被她攥皱的地方抚平,然后合上,放进了口袋。

做完这一切,她抬手抹了抹眼泪,抬头,对着眼前的他一字一句的说道:“陈遇,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以前问过我的那个问题了——我林若若,愿意,我愿意嫁给你。”

她在他眼里看见了光亮,就好像晚上漆黑一片的天空,忽然绽放出一片又一片的彩色烟火,接连不断,美得不像话。

然后她听见他说:“林若若小姐,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愿意嫁给陈遇先生为妻吗?”

她笑,再一次的回答了他:“我愿意。”

身体再次被圈入他的怀里,他的下巴抵着她的发顶,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我的若若,我爱你,一生一世。”

——————————————————————————

终于大结局了。我看了看电脑下面的时间,21点44分。我在电脑面前坐了三个小时,把这个结局写了出来。写完了,不管心里还是身体上都是一片轻松。不管你们怎么想,怎么看待这个结局,怎么对待两个男主的不同结局,我真的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我一直都在强调,双男主双男主,当然是不同的性格,才有鲜明的对比。你们喜欢哪一个,都很正常,两个都喜欢,这也很正常。陆言恒和陈遇,都是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在写陆言恒和若若在民政局门口的那一段时,我是哭着写完的,一边哭,一边写,然后再接着哭。 哭得眼睛都红了,还是在写,因为灵感不能丢。写到让我一度想去空旷的地方里冷静下再继续写,可是又怕回来之后就写不出这样的感觉了。换个角度,如果是写陈遇和林若若分离,我也会哭,都是我塑造出来的,我真的都舍不得虐任何一个。可是没办法,必须舍,陆言恒能舍林若若,是因为爱。老话重谈,我还是要谢谢一路看文的朋友,一路的支持,才使得我把故事写下去,你们的评论每一条我都仔仔细细看了,有时候确实给了我不少意见,指出了我的盲区,感谢。我不知道这个结局出来之后,你们的评论又是会怎样,但是还是那句话,懂的人一直都懂,不懂得人,你再怎么解释再怎么说得天花乱坠,还是不懂,所以我只能解释这么多,看双男主文,就是这样的。 关于番外的问题,目前的考虑是写陈遇和林若若,陆言恒和沈然。如果你们还想看谁的番外的话,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当然如果有人打赏重金拍案而起,指定要我写谁,我也能写,毕竟我不会跟读者不会跟钱过不去。作者我俗人一个。

第二,有读者在群里面提了出来,说是我可以写两个结局,让两个男主都圆满。我考虑了几天,然后在电脑面前发呆了好久,写写删删,删删写写,最后的答案是三个字——写不出。我真的写不出陆言恒和若若的大结局,无从下手。他和她两个人之间横亘的东西和人物都太多了,沈然,陈遇,许棠,陆家,张梓欣,五年婚姻,流产的孩子,离婚协议书等等等,导致越走越远。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当爱情破门而入时,你是无路可逃的。过去的都已过去,现在正在进行中。我们不是活在过去,而是活在当下,面对未来。如果你有幸,在被感情伤害后,遇见一个类似陈遇这样的男人,也不要过多犹豫了,他是几近完美的存在。陆言恒也很好,但是时间不对,他没有早那么一步。沈然在等他,他会看到她的,不管多久。我做不到让每个人都圆满,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书里每个人都圆满。VIP读者可以进群,和我讨论剧情,欢迎。

第三,随便你怎么说文,但是注意了,不要骂作者,也就是我本人。切勿人身攻击,你可以说我写的垃圾,你也有权利选择不看。

最后一句,喜欢看思我之心,也就是我写的故事的,记得了,我的作者名是“思我之心”,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请移驾我新写的文《宝贝儿,咱们再婚》。 点击简介旁边的其他作品或者点击我的作者名,都可以看到。相信我又可以给你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受,不一样的故事,欢迎去那边评论收藏,我们新文《宝贝儿,咱们再婚》那边见。

感谢一直支持的读者,我爱你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TXT电子书下载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本站收录的全本言情小说(包括全本都市言情小说、全本现代言情小说、全本古代言情小说)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请读者阅读全本言情小说时加以甄别本站所有的全本言情小说均由网友收集自互联网络,只为让网友更加方便地阅读到好看的全本言情小说,如有侵权请与管理员联系!Copyright© 2021 www.qbyq.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