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零:《周易》是本什么样的书_历史频道

关注
李零:《周易》是本什么样的书_历史频道www.shan-machinery.com

《说文解字·竹部》有两种算。一种是算筹的算,“筭,长六寸,从竹从弄,言常弄乃不误也”;一种是计算的算,“算,数也。从竹从具,读若筭”。但秦汉简牍,计算的算和算筹的算往往不分,都写成“筭”。《孙子·计》:“夫未战而庙筭胜者,得筭多也;夫未战而庙筭不胜者,得筭少也。多筭胜少筭(不胜),而况于无筭乎!”今本如此,银雀山汉简本也如此。后世“算”行而“筭”废,大家还以为“算”是本字,“筭”是“算”的通假字,这是理解反了。其实,“筭”与“■”(“筮”的早期写法)很可能是同一字。比如睡虎地秦简《日书》乙种“不可卜筭”,就读“不可卜筮”。二者不但字形相近,读音也接近(筮是禅母月部字,筭是心母元部字)。(■,上筮下廾)

“易”是什么意思?古人释“易”,有一名三义之说:易简、变易、不易(出《易纬·乾凿度》和郑玄《易赞》、《易论》)。其实,“易”的本义是变易,指数变、爻变和卦变。其他含义皆由此引申。

筮占是以摆弄算筹,排列组合为占,面对的是无穷无尽的变数。古人认为,自其变者而观之,固可“易”(变易);自其不变者而观之,也可称“易”(不易)。易数是代码,易象是符号,如果用象数指代天下万物,执简御繁,以不变应万变,则百姓日用不穷,这也是一种“易”(简易)。总之,筮占是一种数占(numerology),它玩的是数。

三、《周易》的源头:数字卦

 “易”是筮占。筮占有很多种,《周易》只是筮占中的一种。《周易》之外有易,《周易》之前也有易。

《周易》的源头是什么?传统说法是:上古伏羲画卦,中古文王重卦,下古孔子作《易传》。《汉书·艺文志·六艺略》易类小序(下省称“班序”)叫“人更三圣,世历三古”。

伏羲画卦,指伏羲发明八卦。班序引《系辞》为证。《系辞下》:“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这是讲“上古圣人”。

文王重卦,指文王以八卦相叠,作六十四卦。汉人常说“文王拘而演《周易》”,说纣王把文王关在羑里,他在监狱里忧心如焚,发明了《周易》,算出自己要革商朝的命。《系辞下》:“《易》之兴也,其于中古乎?作《易》者,其有忧患乎?”《系辞下》:“《易》之兴也,其当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当文王与纣之事邪?”班序说:“至于殷、周之际,纣在上位,逆天暴物,文王以诸侯顺命而行道,天人之占可得而効,于是重易六爻,作上下篇。”更明确以《周易》上下篇为文王所作。这是讲“中古圣人”。

孔子作《易传》,是古代成说,起码汉代的人都这么讲。如《史记·孔子世家》:“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汉书·艺文志·六艺略》易类小序也说:“孔氏为之《彖》、《象》、《系辞》、《文言》、《序卦》之属十篇。”这是讲“下古圣人”。

这三个层次是三笔糊涂账。

第一个层次,是前《周易》时代。古人上穷荒渺,实在说不清,就把发明权推给上古帝王。伏羲是最老牌的帝王,当然有资格。古史传说有这么个套子,不足为奇。

第二个层次,是《周易》出现的年代。《系辞》设问,只是推测,推测它的出现可能在殷周之际。

第三个层次,是《易传》出现的年代。汉人为什么说孔子作《易传》,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有很多“子曰”。“子曰”当然指孔子说。此说,前人信之不疑,今人疑之不信。不信的源头是欧阳修的《易童子问》。

这三笔糊涂账,都要经受考古学的检验。这里先谈第一个层次。

现在研究前《周易》时代,最受关注是数字卦。

数字卦,北宋就有发现,但宋人读不懂。这种卦画,甲骨、铜器、陶器、石器,各种材质的出土物上都有,现在经学者收集,已经超过一百个例子。

数字卦的上限在什么时候,现在还不能讲死,仅就现有发现看,至少可以早到商代,肯定比《周易》早。这种符号,很长时间里,一直是个谜,后经学者反复讨论,特别是由张政烺论证,局面才被打开。

现在,多数学者认为,这种数字卦才是筮占的背景。

中国早期的数字卦是用一、五、七、九表示阳爻,六、八、十表示阴爻,除二、三、四被省去(积画为之,竖写则无法分辨,故省去),或隐去(以奇偶之变,藏在其他变数的后面),所有个位数全有,所以我叫“十位数字卦”。它与《周易》不同。《周易》只有九、六之数,今本九用阳爻表示,六用阴爻表示。简帛文本,阳爻一律作一,阴爻一律作八,估计就是从“十位数字卦”变出。后面这种卦也是数字卦,但只用两个数,不用其他数,所以我叫“两位数字卦”。

十位数字卦,战国楚简(如天星观楚简、包山楚简、葛陵楚简和最近发现的清华简)上有,[]四川理县出土的西汉陶罐上也有。[]可见,即使《周易》出现后,它也还在使用,新旧一度并行。

两位数字卦,最后被断连式的阴阳爻代替,年代比较晚。目前最早的发现是:

(1)乐浪式盘。1925年朝鲜乐浪遗址王盱墓出土的式盘,上面配有八卦。卦画作断连式,卦位属于宋易所谓的后天卦。此墓,年代在东汉明帝末或章帝前后(大约公元70-80年前后)。

(2)熹平石经。原本立于汉魏洛阳城的太学遗址,毁于董卓之乱。宋以来不断有残石出土,上面也有这种卦画。熹平石经刻于东汉灵帝熹平四年至光和六年(公元175-183年)。

看来,大约到东汉时期,这两种数字卦才最终退出历史舞台,我们才有横画断连的阴阳爻。

关于数字卦,目前学界还有不同意见。十位数字卦,其筮法仍是谜,策数多少,分组如何,肯定不同于《周易》(“大衍之数五十”肯定得不出十个数)。十位数怎么变两位数,也是个谜。张政烺说得好,我们发现的顶多是扑克牌,怎么玩,不知道。问题还要做进一步讨论。但毫无疑问,《周易》只是流,不是源。

《周易》和数字卦是什么关系,从理论上讲,可以有两种假设:

一种可能是,两者有关,皆以数占为背景,阴阳爻是从两位数字卦来,两位数字卦十位数字卦来。这是张政烺的看法。

一种可能是,两者无关,《周易》的阴阳爻与数字是从其他源头发展而来,和数占的大背景没关系。这是金景芳、李学勤的看法。

我认为,从筮占源于数占的大背景看,从十位数字卦早于两位数字卦看,从古本《周易》卦爻的写法仍作一、八看,从断连式阴阳爻出现比较晚看,前说比后说更有说服力。四、《周易》:孔子选定的经典

 中国早期,卜、筮并行,两者都有地区差异。殷人的卜与周人的卜不同,殷人的筮也与周人的筮不同。《周易》,顾名思义,是周人的易。商代有周邦,周代分东西周,西周、东周都是周。《周易》的周是哪个周,现在的考古材料还无法回答。文献,《诗经》、《尚书》都没提到《易》,我们只能从《周易》本身找内证。

《周易》本身,大部分内容是讲卦象、爻象和吉凶悔吝,没有具体史事可考。但它有八条材料,可资断代:

(1)《大壮》六五:“丧羊于易,无悔。”(涉及王亥)

(2)《旅》卦上九:“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咷,丧牛于易,凶。”(涉及王亥)

(3)《既济》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弗用。”(涉及武丁)

(4)《未济》九四“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涉及武丁)

(5)《泰》卦六五:“帝乙归妹,以祉,元吉。”(涉及帝乙)

(6)《归妹》六五:“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涉及帝乙)

(7)《明夷》六五:“箕子之明夷,利贞。”(涉及箕子)

(8)《晋》卦卦辞:“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涉及卫康叔)

1929年,顾颉刚先生就是据此把《周易》的年代定在“西周初叶”。这八条材料,涉及五个人:王亥、武丁、帝乙、箕子、康侯。“丧羊于易”、“丧牛于易”,前人读不懂,顾先生考证,是讲有易杀王亥,取其牛、羊。王亥是殷先公,年代最早。“高宗伐鬼方”,高宗是殷王武丁,也比较早。“帝乙归妹”,顾先生考证,是殷王帝乙嫁有莘氏女太娰于文王,年代在文王时。“箕子之明夷”,箕子是纣王的叔叔,武王克商后仍在,比较晚。“康侯用锡马蕃庶”,前人不懂,顾先生考证,康侯是卫康叔。卫康叔,周公摄政时封卫,年代最晚。[]最近,清华楚简《系年》披露,康叔初封在“庚丘”,庚丘就是康。

这五个人,前人只知道武丁、帝乙和箕子是谁。其中箕子最晚,正好跨了两个朝代。《系辞》的作者大概就是以箕子定年,所以推测《周易》作于殷周之际,大概跟文王、殷纣的时代相当。马融、陆绩已指出,《周易》爻辞多文王以后事。顾先生说《周易》作于“西周初叶”,要比“殷周之际”更准确。

另外,顾先生还提到《周易》中的“王”,认为是泛指周王。这也很正确。

《周易》中有19个王字。它们,除“王母”一词是亲属称谓,其他18个王字是什么王,前人有争论

《周易》提到的“王”,有两处和地名有关,非常重要。一处作“王用享于西山”(《随》卦上六),一处作“王用享于岐山”(《升》卦六—四)。朱骏声说,“西山,岍、陇诸山,其尊者为吴岳”,“岐山,歧出之山,在雍州境内,《诗》所云‘天作高山’也”。“西山”指什么山,固然可以讨论,但岐山很清楚,应指今陕西岐山县北的岐山。这是周人的老家。

这两处的王,是否为文王,我不敢说,但毫无疑问,肯定是周王。

关于西周,多说无益,我只能讲这么多。

东周时期,情况不一样。当时,《周易》大行,没人怀疑,当时有《周易》。

古书引《周易》,《左传》、《国语》,材料最丰富,有22条。《周易》这个书名,最早就是出现在《左传》,前后达十次之多。《国语·晋语四》也提到这个书名。当时的《周易》,从《左传》、《国语》的引文看,与今本大体相同。

另外,《周易》这个书名也见于《周礼·春官》的《大卜》、《簭人》。在《周礼》中,它与《连山》、《归藏》并列,号称“三易”。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