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_第63章 查探

关注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_第63章 查探www.shan-machinery.com

足足三天后。

“我们是不是该做点正经事了啊!”迟小多终于有感而发道:“来了以后就呆在家里,我连楼下的路都不认识呢。”

项诚抱着迟小多,迟小多已经有点受不了了,推了推他的脑袋,说:“办正事了……”

项诚只好说:“那好吧。”

迟小多又有点怕项诚生气,总是小心翼翼的,项诚一不说话,迟小多就想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心里七上八下的,偷偷看项诚。

“痛了吗?”项诚说。

“有……有一点。”迟小多说:“一天两三次,感觉还是太多了,我觉得我们要注意可持续发展啊。”

项诚笑了起来,迟小多说:“我去买菜,你给我做饭吃吧。”

项诚答道:“一起去吧。”

迟小多道:“不不,我自己去。”

迟小多换好衣服出门,秋天的郑州一片萧瑟之意,换了个环境令他感觉到十分新鲜,河南话还听不懂,大家却都对他很热情。他买了几天吃的菜,还给项诚买了一条烟,回来的时候看到项诚在餐桌前看报告书。

这份可怜的报告,从陈真交给项诚开始就没怎么动过,思归正在好奇地看煤气炉。迟小多把家里布置了一下,心想以后等自己买房了,和项诚一起装修,结束漂泊的日子,一定很美好。

项诚咬着笔帽,眉头深锁,端详报告。

“要怎么做?”迟小多问。

项诚摘下笔帽,说:“找一个人,但现在,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只知道目标就在华司雅苑小区附近,这里一一哦共一哦有一千四百八十户。”

迟小多洗着菜,头也不抬地问:“找他做什么?”

“驱委怀疑他很可能是妖。”项诚说:“潜伏一哦在这里,给妖怪们当接应,这是从另一个案件里推断出来的。”

“事件最初的当事人是豫文建设集一哦团一哦的一名高管,长期到大世纪洗浴中心去洗脚按一哦摩,和服务员谈上了恋一哦爱一哦。”

迟小多:“哈哈哈,好好笑。”

项诚翻了下报告,说:“这名姓张的高管已经五十五岁了,很快会退休,结果一哦爱一哦上那个按一哦摩服务员……”

“老男人谈恋一哦爱一哦,就像老房子着了火。”迟小多打趣道:“对方是男的女的?”

“女孩子。”项诚答道:“接着就是权力,腐败,金钱,老男人包一哦养了那女孩,老男人有老婆,有小孩,老婆小孩都在国外,女孩据说也一哦爱一哦他,结果老男人对这个小情一哦人说了不少事,两人地下情关系持续了一年半。”

“后来这个高管被上头查了。”项诚说:“被敌对派系搞下台,判了个挪用公款,招标受贿的罪名,证据全部来自于他的情一哦人。”

“啊?”迟小多有点不明白了,问:“为什么?”

项诚看了迟小多一眼,说:“那个小情一哦人是张高管对头派来的,被安排到洗浴中心里,为了搜集他的证据搞他。开始时是作风腐败,乱搞男一哦女关系,这名高管被抓进去以后,一度要求男一哦女关系的乱子自己收拾,不要牵连无辜。”

“结果总经理不管,专案组顺藤一哦摸一哦瓜,查出一大串,包括行一哦贿受贿,一下全部抓了。最后造成豫文集一哦团一哦的大清洗。”

迟小多十分感慨,项诚翻过一页,说:“英雄难过美人关。”

“那个情一哦人呢?”迟小多说。

“失踪了。”项诚答道:“最后见到她,就是进了华司雅苑里,蹲点很久,没有再出现。”

迟小多:“感觉只是一个普通的案子。”

项诚:“嗯,但还有另一件事,是有所牵连的。”

迟小多关上水,把菜收拾好,项诚过来切菜,烧油,准备下锅。

“华司雅苑里,有一个单位。”项诚说:“是王雷曾经购置的房产。”

迟小多:“他是郑州人?”

“不是。”项诚答道:“他和河南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只来过一次郑州。”

迟小多仿佛感觉到了一点什么,项诚又说:“豫文集一哦团一哦旗下的一个承包商,在施工的时候,曾经请人看过风水。而看风水的人,是托王雷的一个朋友介绍的。”

“那个朋友呢?”迟小多说。

“住在开封。”项诚又说:“这就是所有的分析一哦内一哦容,现在我们需要找出躲藏在华司雅苑里的人,或者妖,也许能顺藤一哦摸一哦瓜,揪出王雷,至少得到他的去向,这是陈真分析的。”

项诚把午饭做好,两人坐在桌前吃,迟小多一边吃一边说:“好混乱。不过我大概能理解一点陈真的猜测。”

“嗯?”项诚给迟小多挑掉鱼刺:“说说?”

迟小多:“如果换一个线头,从北京那里开始理,应该是这样的。”

“首先,王雷和豫文建设集一哦团一哦的老总,或者是里头的什么人认识,有时候帮忙给介绍看看风水,赚点钱,有时候帮平点事,当做副业。”迟小多说:“毕竟建筑业都对这方面比较慎重。”

项诚:“嗯。”

迟小多:“某一天呢,豫文集一哦团一哦的老总想搞掉他们的副总,所以就设了个美人计,托王雷帮忙办成这件事。”

“嗯,是的。”项诚说:“我觉得最开始不一定就是美人计,只是寄期望于普通人力量办不到的事。”

“比如说扎那个高管小人什么的。”迟小多笑道。

项诚点点头,迟小多又说:“但是王雷没有这么做,而是给他们介绍了一个妖,或者当中间人,让别人介绍了一只妖,接近那个姓张的高管。”

项诚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迟小多又说:“于是就发生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妖怪扮成一哦人,把张高管迷得神魂颠倒,最后顺利地把他扳倒了,在要被抓的时候,逃进了小区里。”

“那么你觉得这只妖是什么呢?”项诚问。

迟小多搜刮着脑海中的记忆,说:“要看当事人的反应,也许是狐狸,迷惑人很厉害的那种,当然如果张高管本来就贪图美一哦色一哦,也许随便一只漂亮的妖怪,都能把他搞定吧。”

两人吃着饭,项诚全程沉默不语,吃完以后去洗碗,迟小多说:“我有什么漏掉了的吗?”

“就怕不止一只妖怪。”项诚说:“中原地区历史悠久,民间妖怪多,要慎重。”

那倒有可能,迟小多心想,如果不小心一哦捅一哦了妖怪的老巢就麻烦了。

项诚洗好碗,说:“下午出去走走?”

迟小多早就想出门逛了,各种巴不得,跟项诚出门坐brt,两人先到华司雅苑门口去转了几圈,一个高档小区,有门卫,进入需要刷门卡。旁边一一哦群一哦大一哦妈一哦抱着小孩聊天,占位置,准备晚上在外面跳广场舞。

“有妖气吗?”迟小多问。

“没有。”项诚说:“哪里看得出来,你看看?”

迟小多用龙瞳看了一会,没看出有什么异样。

“什么也没有。”迟小多答道。

项诚说:“翻进去看看。”

项诚躬身让迟小多踩着背翻墙,倏然被巡逻的门卫发现了,喊道:“什么人!”

“快跑!”迟小多说。

项诚要一哦摸一哦离婚花粉,却忘了带出来,两人只得急急忙忙地跑路。

进不去小区,怎么办?

两人在外面兜了几圈,迟小多的手机接到了短信。

【河南省驱魔师协会欢迎您,注册驱魔师与降妖师,请到协会办理手续,入口位于以下地点(萧记烩面馆)等十二处……】

“去驱委看看吧。”迟小多说:“说不定有线索。”

于是两人进了烩面馆,左看右看,有人进了厨房,项诚与迟小多便跟着进去,领班经过,说:“厨房里不能进。”

“奇怪,入口在哪里?”迟小多莫名其妙地说,看了领班一眼,说:“需要暗号吗?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领班答道:“怎么了?”

“进驱委。”项诚说。

“区委是什么?”领班说:“二七区区委不在附近,出门打车。”

迟小多:“不知道是什么你又说宝塔镇河妖啊!”

领班:“……”

项诚只得退出来,找了两圈,说:“没错啊。”

迟小多又看了下短信,发现还有一条。

【……对门沙县小吃。】

迟小多:“……”

两人终于找到了入口,项诚朝老板点点头,带着迟小多进厨房,里头老板的女儿正在炒菜,两人便进了橱柜,传送到河南省驱委办事处。

“哇――”迟小多瞬间傻眼,被传送出来的地点正在黄河边,是一个占地不小的度假村,一哦共一哦十二座小别墅,和灵境胡同,玉兰花巷又有不同,门口挂着金碧辉煌的“河南省驱魔师协会”牌匾。

迟小多还是第一次看到黄河,滚滚河水自西向东奔腾而去,一望无际。门口的路直接汇入河里,河滩前,河面上一哦插一哦上了不少竖竿,竿上挑着白一哦色一哦的布条,随风飘扬。

别墅中间的花园里,一个大一哦妈一哦带着六个年轻女孩,拿着把跳舞用的扇子,跟着录音机里的豫戏排演,迟小多和项诚站在门口朝里看,大一哦妈一哦收起扇子,关上录音机,看了他们一眼。

“恁找谁呢。”

“一哦内一哦个……”迟小多有点紧张,说:“没找谁,过来看看,我们是外地人,过来熟悉情况。”

“咿!拜山头!”大一哦妈一哦笑道:“随便走走吧。”

于是两人就进去了,连个门卫都没有,度假村里的别墅都是办事处,貌似很有钱的样子,办事处门口都挂着牌,外勤、组织、妖怪管理处、信息、人事部门。还有个独立的降妖设备师协会。

迟小多登时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摇着尾巴冲进去了,心想老子现在也是有组织的人了!

然而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有人嘛?”迟小多在里面喊完以后外面喊。

一名领导模样的中年人把客人送出来,和对方亲切握手,亲自把人送上门口停着的奥迪。

“好的好的。”中年人远远地挥手,说:“改天喝酒!”

奥迪开出门,朝黄河前的斜坡开了进去,河水朝两边自动退开,又掩过来,车消失了。

迟小多和项诚在一旁看,心想多半又是什么结界。

“哎?您好。”迟小多说。

中年人看了他们一眼,迟小多说:“我们是刚到这里的。”

那中年人走过来,项诚说:“外派驱魔师。”

“我是降妖师。”迟小多笑道。

“你们好!”中年人忙伸出两手,和他们郑重握手,说:“来,两位小朋友,请进,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双方自我介绍了一番,中年人叫黄铮,让迟小多和项诚喊他黄叔,外面排演舞蹈的是黄嫂,本省驱委的主要办事员大多都去北京考试了,还有些留在灵境胡同办事,一时半会没回来。

黄铮听了项诚说的,并且看了下他们的报告,说:“嗯……谢谢两位这么热心的支持我们的工作。”

“大家都是驱魔师。”项诚说:“也是我们的工作。”

黄铮笑了笑,点头说:“这样,我给你们开一张介绍信,拿着到金水区公一哦安局去,可以调查一点情况。”

迟小多心想太好了,果然有证就是方便不少,黄铮又点了几下鼠标,调出两人的记录,确认了他们的信息,说:“自助任务机还没有装上,你们需要登记任务,就先在这里办吧。”

“行。”迟小多说,并坐到电脑前,去调阅记录,查到了两人接受的这个案子里,那名张高管的个人履历,以及小情一哦人的照片,还需要那小情一哦人的居住地和籍贯等身份信息。

“晚上一起吃个饭!”黄铮说:“给两位接风!”

“不麻烦了。”项诚也没想到对方这么热情,说:“办事要紧。”

“不不不,一定要的!”黄铮说:“来了都是客,还是为我们郑州出力,为维护世界和平奋斗的朋友,这饭一定要吃!不吃就是不给你黄叔面子了!”

项诚也没办法,只得点头答应,黄铮开完介绍信,迟小多突然想起,问:“可达来报道了吗?”

“谁?”黄铮让他们上车,迟小多解释了,黄铮说:“还有朋友?来来来,一起叫过来!”

迟小多心想要吃不能自己吃,干脆把可达拖上,不然不会和领导打交道好尴尬的样子。黄铮叫司机开了辆小型客车,车停在门口,朝他老婆喊了声,说让大家一起出门吃饭。

于是驱委的成员都来了,大家浩浩荡荡地上去,司机把车直接开进黄河,从另一侧的路上穿出来,进市区,定了个包厢,吃大时代食府的豫菜。可达在食府外面等着,哈哈哈地和黄铮握手打招呼。

席间迟小多和项诚全程无语,黄婶还热情地要给迟小多和项诚介绍对象,黄铮又挨个拉着他们喝酒,不到一顿饭下来,大家亲一哦热得和一家人似的。

吃过饭后,黄铮又带着大家去唱歌。

迟小多:“……”

项诚:“……”

“那边的朋友你们好吗?”可达尽情地嗨着,还要项诚唱。

“我好想走。”迟小多哭笑不得道。

“我去说一声。”项诚也有点郁闷,这实在是太热情了。

“待会吧。”迟小多小声道:“再坐一会,现在就走不好的。”

唱到十一点的时候,项诚终于受不了,说要先回去了,黄铮便理解地点头,可达还在和黄婶一人一个麦,情歌对唱,于是迟小多他们先走了。黄铮又吩咐让司机把他们载到家门口,临走时再三打包票,有事一定要开口,驱委就是你们的家。

下车被秋风一刮,迟小多简直哭笑不得。

“太热情了。”迟小多说:“黄婶人真好,和广州的人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

项诚说:“因为咱俩有证,他们才客客气气的,上次来郑州,黄铮连人都不见的。”

热闹了大半天,唯一有用的就是开了张介绍信,一哦浪一哦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还不如在家啪啪。

“明天去派出所看看吧。”迟小多说。

第二天,有了驱委以特别办事处名义的介绍信,两人很轻松地得到了派出所的接待,所长亲自给他们找出了宗卷,解一哦开档案袋的绳子,说:“这个案子,大部分地方也不是我们接手的,金水区只负责了一小部分。”

“知道的。”项诚答道:“一定不会传出去。”

迟小多翻了一下,找到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叫胡秀娟,于是摊开本子,在上面记录。

所长问:“吃饭了吗?”

“吃过了!”项诚与迟小多异口同声道。

“我看晚饭要么……”

“不不。”迟小多马上道:“谢谢所长。”

所长只好笑着点头。

胡秀娟,籍贯开封,身份一哦证上显示二十岁,很清秀的一个女孩子。

根据派出所的调查,胡秀娟也没有回过家,从案发之后就失踪了。

“我觉得她一定还在华司雅苑里。”项诚说。

“这个高档小区住的都是什么人?”迟小多看到里头有不少好车,感觉守备还是挺严的。

项诚摘下墨镜,两人又在小区外看了一会。

“需要进去调查。”项诚说:“找个机会,半夜进去吧。”

“直接潜入吗?”迟小多说:“我觉得潜入反而找不到你想要的,而且这么多户,也很难排查,这么长时间,慢慢来,不要着急。”

项诚打了个唿哨,天空中思归飞下来,停在他的手心里,连着好几天,思归都在附近盘旋,没有见到任何可疑迹象。

两人路过人才市场,项诚说:“我顺便找个工作,钱快花完了。”

他们身上的钱就只有迟小多考试后拿到的五千补贴,外加几个月里存款理财的开销,在北京衣食住行,外加过来郑州租房子的花费,机票钱等,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取一点出来用。”迟小多说:“还有一百万呢。”

“不要动存款,我来赚。”项诚朝迟小多说:“你在外头等我会,我进去转转。”

项诚进了人才市场,迟小多在外面等着,一个小时后,项诚拿了个名片出来,说:“走。”

迟小多家里两室一厅,他在另外一个房间开了个小小的工作室,把制作法宝的工具准备好,预备做点东西。项诚则找了份工作,去缴了保证金,迟小多开始完全不想让他去做体力活,但突然发现其实项诚非常聪明。

因为他找了份快递员的活儿……为了迎接双十一,快递正在招募临时工,而项诚押了两千块钱和身份一哦证,领到了一辆摩托车,在自己的要求下,分管的片区划到了华司雅苑。

于是这样一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进小区去调查了。

“那我呢?”迟小多傻眼了。

“你在家。”项诚说:“买菜,想我,等我回家。”

第一天下班,项诚带着个蓝一哦色一哦的大麻袋,扛回来一大包东西,快递点关门了,只好暂时先存放在家里,明天一早带过去。

有些客户还不填单子,直接把地址发到项诚的手机上,项诚和迟小多于是就得在家里把单子填上,派货赚一块,揽收赚两块。项诚穿一身快递红灰黑相间的制一哦服,人长得又高又帅,歪歪地戴着顶帽子,看得迟小多流口水。

“明天带你去兜风。”项诚说:“摩托车到手了。”

迟小多说:“明天不送件吗。”

“先玩再说。”项诚认真地一笔一划,对着填快递单,两人忙到晚上十点,制一哦服play了两个小时以后就睡了。

迟小多早上坐在项诚的摩托车后座上,被项诚和快递箱子夹一哦着,先去吃早饭,到处玩一玩,接着在快递点外等项诚和一一哦群一哦快递小哥分拣件,把该发的全部发出去,揽收的全部装车,装完以后,出来一哦抽一哦根烟,和迟小多并肩坐着吃盒饭。

下午项诚则开着车突突突地去送件,迟小多在楼下看件,项诚挨家挨户地敲门。

“疑?”下午的时候迟小多突然说:“待会转回去一下,等会儿。”

“怎么?”两人经过广场,迟小多看到大一哦妈一哦们占的位置,说:“我也有个办法。”

当天项诚派完件,迟小多就在广场上等着,等到大一哦妈一哦们集合了,开始放凤凰传奇的音乐,迟小多便跟在后面,一起跳广场舞。

“你也来跳呀!”领舞的大一哦妈一哦说。

“是啊是啊。”迟小多说。

“你哥哥呢?”隔壁的大一哦妈一哦问。

“他在家里数件呢!”迟小多答道:“他待会也来跳!”

小区里的大一哦妈一哦们都知道这两兄弟了,项诚每天挨家挨户敲门派件,蓬头垢面遗世而独立的女子,风韵犹存的大一哦妈一哦,天天窝在家打dota的宅男……迟小多经常会出现,给项诚守东西,一回生二回熟,大一哦妈一哦们都开始议论迟小多和项诚的来历。

于是被问起的时候,迟小多便编了个故事,说在郑州念大学,因为风一哦湿一哦生病,需要调养,休学一年,表哥项诚送快递给他赚点学费生活费。

大一哦妈一哦们据此脑补了一个两兄弟相亲相一哦爱一哦,相依为命,互相扶持的感人故事,进出小区还朝迟小多打招呼。现在迟小多用需要运动复建为理由,加入了广场舞的军一哦团一哦,准备打听点事。

晚上大一哦妈一哦们七点半,吃过饭洗好碗,做完家务,会准时在这里跳舞,附近也有不少大叔过来跟着跳。此处成为小区一哦内一哦部最有效的八卦聚散地,谁家生了小孩,谁家找小三被一巴掌,谁家贪一哦污受贿被双规,谁家卫生巾塞了下水道……诸如此类,消息比飞的还快。

迟小多的小脑不太协调,学起广场舞有点吃力,大一哦妈一哦们还很热心地教他各种分解动作,包括:扬、洒、挥、转、后蹲、错步,抖肩等一系列充满技术一哦性一哦,展现了劳动一哦群一哦众力与美的动作,迟小多勤学苦练,通过反复的练一哦习一哦,最终取得了大一哦妈一哦们的一致称赞。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项诚骑着摩托车,在歌声里过来,把摩托车一支,进了方阵里,迟小多前进着迈步,不停左右抖动双肩。

项诚也跟着一起跳,两人侧身,左手优雅地挥出去。再跟着大部队一起转圈。

快递小哥是大一哦妈一哦们最欢迎的,长得帅不说,关键是谁的八卦都没有项诚多,大家没事干就让迟小多去找项诚套八卦。譬如说四栋602那个单身妹一哦子到底找有没有对象,三栋212的男人怎么老是带人回家,是不是聚众赌一哦博或者吸毒。

“今天有什么发现吗?”跳完以后大家休息一下,闲聊八卦,迟小多问项诚。

“没有。”项诚掏出手机,给迟小多看,上面是单元名字,半个月里他送了快一半的小区快递,还没有发现端倪。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