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比较新的土味情话?

关注
有哪些比较新的土味情话?www.shan-machinery.com「你干吗要改名叫易千里呢?」「还不是因为你叫婵娟……为了纪念与你相遇,我特地让大家叫我易千里,期待有一天,能再遇婵娟。我拼命工作,狠狠锻炼身体,可还是挡不住想你……」

1

从 18 岁到 31 岁,我一直深爱着一个人。

我想要的只不过是最平凡,最简单的夫妻生活,相濡以沫,彼此取暖。可是世间就是偏偏有那么多的不如意。

我等来的居然是他和别的女人已经有了孩子的噩耗!那一刻我头晕目眩,浑身疲软,像被电击过一般疲惫。

对,我生不了孩子。我知道孩子对他,对他们整个家族意味着什么。什么也不用说了,我退出。放手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拿到离婚证后,我才知道自己远比自己想象中要脆弱得多,原来我根本没那么洒脱。

我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活得如同行尸走肉。我日渐消瘦,食欲不振,胸腹部像有一团火,日夜灼烧着我。

我决定辞职,在家休养调整一段时间,然后去投奔哥哥。他所在的城市没有人认识我,也许换个环境,可以让自己的生活不要这么窒息。

辞职后不久,妈妈看我状态不好,非拉我去体检,拿到体检结果,妈妈吓呆了——疑似胃癌。而我震惊之余竟然有一丝快感,呵呵,也许这是上天对我的怜悯,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解脱了吧。幸好我不是独生子女,爸妈还有哥哥。

妈妈的老同学很快把我安排进了市肿瘤医院的消化科病房。就在我住进来的第二天,邻床那个刚上大三的女孩竟然就死了。医护人员推来抢救车,手忙脚乱地抢救她,就在我旁边。

我亲眼看着监护仪屏幕上,显示她心电图的那一项渐渐地从剧烈的波浪线,变成了单调的直线。

听说那个大三女孩从确诊到死亡,只有短短两个月的时间。

一个实习女医生一本正经地跟我说,胃癌早期症状不太明显,不容易发现,往往一发现就已经是中晚期。再加上病人情绪会受到很大影响,所以很多病人都死得很快。70% 的癌症患者其实是被吓死的,她说,你要坚强点,不要被这个病吓倒,放心,死那么快的是少数。

我苦笑。死得快不好吗?比起躺在床上数十年,最终油尽灯枯那种死法,这样痛快真的挺好。快刀斩乱麻,挥手自兹去。

2

他的二嫂不知怎么知道了我得的是绝症,提着鲜花水果来看我。可她又不知怎么来安慰我,空荡的病房里,我俩默默相对垂泪良久。

「二嫂,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你不想让他来看看你?」

「不要了,二嫂,人家早换号了,如果他想和我保持联系,用得着换号吗?我如果想纠缠,就不会那么痛快给他自由了。我……只要她对他好就行了。他们高家终于有后了,你也不用内疚了,多好!」

「她生了,是个儿子。」

「那更好,两位老人高兴坏了吧?盼了多少年了?能有二十年了吧?这下真是皆大欢喜。」

「只是苦了你。」

「没事二嫂,也许我该识趣点早点得病。我早得这病死了的话,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再娶了,谁还会背地里骂他陈世美?」

送走二嫂后,我决定出院了。做了一堆检查,花了好多钱,现在还辞职了,处于没社保状态,什么都得自费。早知道就不辞职了,坚持上班到最后,弄个工亡,不但名声好,还能给爸妈多争取点养老钱。既然死得很快,浪费那些钱干吗?难道要让爸妈为我人财两空?

在我的一再坚持下,爸妈只好过来帮我收拾东西回家。反正时日无多了,还想那些伤心事干吗,好好享受人世繁华吧。

我突然开始吃得好、睡得好了,不知是不是错觉,没过多久人竟白胖了些,精神也好了很多。在家看看书,追追剧,养养花草,再帮爸妈煲个汤,生命的最后几天都要这么过?不如出去旅旅游散个心吧。

去哪儿呢?我在网上翻找,突然看到一篇介绍人一生要去的 50 个地方的文章,一眼就看到了腾冲和顺。

腾冲那不是祖国最南端的边陲重镇吗?和顺和顺,就让我在和和顺顺中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吧。

辗转来到了和顺,虽然我也曾见过不少蓝天白云,可这里的天之蓝,云之白,山水之美还是震撼了我。有种把整个世界的不快都甩到了脑后的感觉,突然就觉得过去的一切好像都已经微不足道了。

客栈老板亲自把我接到了他家客栈。我见到了老板娘,还有他们的孩子,我听到肤色白皙的小老板娘叫她老公小黑。

纯木结构的客栈,古朴稚拙,繁花掩映的门口放着一块小黑板,权当招牌。上面写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南山半腰间,一处南三居。」后面两句是小黑掌柜自创的。

旅游旺季刚过,小黑老板熟练地给我泡了杯手磨咖啡,给我兑了鲜奶,还在里面画了个对称的爱心。坐在二楼的露台上,看着满天绚丽的晚霞,脚下是一片片古朴的民居,这里的节奏很慢很慢。我一边小口啜着那杯咖啡,一边想着小黑掌柜跟我断断续续讲的话。他说当初他和老婆一起旅游来到了这里,爱上了这里的慢生活,干脆放弃了在北京的工作来这里开了这家客栈。

他说梦想无关大小,无所谓宏伟和平庸,一点一点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才是最快乐的。他说他正在努力,他要一点一点地去努力,把生活变成他梦想的样子。

好羡慕好羡慕小黑掌柜夫妇,他们夫唱妇随,过着平凡恬淡的小日子,一起努力去实现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梦想。这大概就是幸福的本来模样吧。

3

在小黑掌柜的组织下,我们几个住店的客人组成了一个小小的旅游团。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们走遍了和顺的大街小巷,还去了北海湿地、银杏村,还美美地泡了一次温泉。

我来的时候正是腾冲江东古银杏村的最佳观赏季节,安静古朴的村子覆盖在一片金色之中,宛如童话里的世界;在北海湿地,我第一次明白了原来高原上的湿地可以美成那样。

这一切都像是在梦中,可惜这个梦里没有了我曾经最爱的男主角。

团里有一对小情侣,偶尔看到他们闹别扭,我都会觉得羡慕。还有一个大男孩,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长得真是英俊,听他跟别人谈话,好像他说他在写什么博士毕业论文,为了换换脑子,特地请假来这里玩的。哼,又是博士,我怕了博士了。

不过他倒还真养眼,我前夫算是帅的了,跟他一比就不算什么了,到底是年轻几岁,小鲜肉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他似乎总想跟我攀谈,不过我只想远远地一个人欣赏美景,看到有人欲跟我说话,我就赶紧躲远点,我不想破坏自己的心境,我要一个人慢慢疗伤。再说将死之人,也没必要交什么朋友了。

说来也怪,出门之前爸妈很担心我,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务必每天跟他们报平安。几天下来我反而觉得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好了。小黑掌柜带大家去吃和顺当地有名的荷叶手抓饭时,别的女孩都矜持地说还是拿勺子吃吧。我闻到饭香,竟胃口大开,迫不及待地套上一次性手套,大快朵颐起来。

完了,听说人死前会有回光返照,精神状态出奇地好,可惜那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就会油尽灯枯的。我这不会是回光返照吧?可千万不要客死异乡啊!爸妈和哥哥该多为我伤心啊,而且收尸很麻烦啊!

腾冲外围崇山峻岭,道路极险,要是我真客死于此,还是请他们把我就地掩埋吧。

4

回家后,妈妈告诉我医院打电话来过,说我好像有个病理结果一直没取,问我医保卡放在哪里,她帮我去取。反正也不是什么着急的事,所以电话里没跟我说。我说我现在状态不错,闲着也是闲着,自己去取吧。

拿到病理结论单,我以为自己拿错了。诊断结果那一栏竟没见到癌字,写着未见恶性上皮细胞,建议诊断是应激性溃疡。我特地跑去问我的主治医,我的病理结果没搞错吧。

那个医生戴上老花镜端详良久,抬起眼睛跟我说:「我说你那个体检在哪儿做的啊?谁给你诊断胃癌的?你说你这孩子,检查还没做完就非要出院,你得的哪是胃癌啊,不过是应激性溃疡。看你这状态估计溃疡已经好差不多了。」

他说完我是一脸茫然,纳尼?我没得癌?耍我呢这是?那个胃镜我做得多痛苦你知道吗?涂了那个叫什么利多卡因的凝胶,还是不停想呕,眼泪都出来了,煎熬死了。

我稀里糊涂地回家了,把报告单拿给妈妈看,「妈,医生说我得的不是胃癌。」

妈妈愣了整整三分钟,随后抱住我痛哭流涕。

爸爸回来后,得知这个消息,说是要出去抽根烟。我听到楼道里传来了压抑的哭声。过了会儿爸爸眼睛红红地进来了,他气恨恨地说要去告那个体检中心。

「算了算了,他爸,人家写的是疑似,也没说那么绝对啊!过去了,都过去了,我们就当闺女重生了一遍。」妈劝着爸。

重生?对呀,我应该借机重生一遍。我才 32 岁,别人的人生从小开始,我的人生从 32 岁开始,从此以后我要为自己而活!

爸妈已经退休,在外省工作的哥哥几次叫爸妈去他所在的那个城市养老,他买了两套房了。前一阵哥哥也以为我不久于人世了,我隐约知道他又跟爸妈提让爸妈去他那边的事了。

我跟爸妈说,干脆就当我死了一次好了,反正他们也要投奔哥哥去,而我正好可以开始新生活。

爸妈看我热情这么高,他们也巴不得我开启新生活,整天小心翼翼地不敢说话的日子他们可过够了。于是我先去了哥哥那儿,爸妈以最快的速度卖了房子,也去了哥哥所在的城市。跟亲友告别时,我让他们告诉问起我的亲友,就说婵娟已经不在了。

婵娟确实已经不在了,这个说法没什么错。第一,婵娟已经不在这个地方生活了,而且以后也不打算回去了;第二,婵娟这个名字也不存在了。

李婵娟这个名字太过疲软,也许这就是我心太软的原因。我想来想去,去派出所申请改了个我自以为很霸气的名字——李睥尘。从此以后李婵娟就真的不在了,我是李睥尘了。

睥睨红尘,没错,我就是要冷眼睥睨红尘,从今以后我努力为自己而活。婚姻的模样我已经见过了,亲友们都以为我已经不在了,爸妈也说只要我活得开心就好,社会压力于我已经没有了,我没有必要为了结婚而结婚,再说我生不了孩子,嫁人不是坑人家男方的家庭吗?至于爱情,我想这辈子我不可能再爱上谁了。

5

我在哥哥所在的城市摩拳擦掌准备投简历找工作,哥哥说:「过完年再说吧,你再多休息几个月,陪爸妈适应适应新环境。没事,哥养你,想工作的话哥帮你找。」

于是我听话地每天陪爸妈逛早市、遛公园,还帮妈妈挑了只金毛,陪爸爸去老年大学报了个书画班。

春暖花开时节,哥哥终于说他已经托朋友帮我找工作了,过几天应该就可以有回音了。几天以后,我没等来让我去上班的消息,却等来了哥哥要调到首都去的消息。

「上级说了,这是命令,他们说不听调遣的话那你就转业好了。」哥哥为难地告诉我们,「那边给我房子都准备好了,就等我过去了。」

爸妈面面相觑,他俩商量了一下说:「你们去吧,我们在这边刚适应,不想挪窝了,我们还没那么老呢,就当帮你们看房子吧,没准以后你们还得回来呢!」

爸在老年大学学得正起劲呢,妈跳广场舞也认识了不少新朋友。

「那妹妹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我……」

「去吧丫头,」妈妈说,「你怕见到高骏彦?你有什么怕的?你对他问心无愧,倒是他,我看他还有什么脸见你!」提起骏彦她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没事儿,妈,」哥哥笑着说,「妹妹已经不是过去的傻丫头了。再说北京那么大,茫茫人海,哪就遇见了!到了北京我一定好好照顾妹妹。」

就这样我又糊里糊涂地跟着哥哥一家搬到了北京。想起两年前都有单位打电话叫我过来面试了,突然形势急转直下,我以为这里是我的伤心地,一生都不会来了,想不到我终于还是来了。

很快我就找到了工作,在一家网络公司,还是当小会计。哥哥家的周转房,是个小两居,小侄儿已经上小学了,还是跟哥嫂挤一起,而我觍着脸独占一间卧室,又不能帮哥嫂干多少活,实在是不好意思。于是我在网上找了个房子,不顾嫂子的挽留,坚持搬了出去。

上班几个月后,越来越觉得无聊,剧我已经不追了,那都是骗小姑娘的,再说我也不憧憬啥爱情了。以前都是吃了学历低的亏,反正自考本科学历也拿到了,要不然我也去考个硕士?将来也念个博士,我倒要看看博士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

恰好和我一起合租的江茜茜说她正在复习考研,我便向她打听怎样报名考研的事。

「姐,你想考研?哎,我告诉你,一定要报个英语班,你报我在上的那个班吧,那个老师叫易千里,超帅的!而且讲课超级精彩,简直是妙语连珠你知道吗?我帮你报名,刚开班没多久,应该能插班。」茜茜眉飞色舞地跟我说,我看她那小花痴样,说起那个老师,都快流口水了。一千里?啥名字啊?到底有多帅?至于吗?我一脑袋问号。

6

「姐,姐,快点,要去上英语课了,我可不想迟到。」茜茜催促道。

「茜茜,你先去,帮我占个座,昨天吃的泡椒凤爪太辣了,刚才突然肚子好痛。反正我已经知道地方了,你先去,待会儿我自己去。」

「那我先去了啊,晚了就坐不到前排了!」茜茜急匆匆地出了门,而我捂着肚子急匆匆往卫生间跑。

火急火燎地解决了问题,我匆匆套上了一件刚买没多久的白色长裙,背上刚买的装着学习资料的双肩背就跑。不幸遇上了堵车,到底迟到了十五分钟。

站在教室门口,里面不时传来学生们爆发的笑声,看来这老师讲课确实精彩啊!我一边喘,一边擦额头的汗,决定悄悄从后门进去,看看茜茜坐在哪儿,再找她去。这老胳膊老腿的,多少年没进过课堂了?我暗自思忖。

我像个小偷似的,尽量轻手轻脚地拧开门把手,走进了教室。一眼看到茜茜坐在前排中间把边的位置,旁边还给我留着一个位置呢。我想悄悄走过去就完了。低着头刚走几步,讲台上那个老师的声音竟戛然而止,然后就感觉所有人责备的目光都在向我剜来……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