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节岛之谜背后的真相 复活节岛启示录|波利尼西亚|石像|群岛

关注
复活节岛之谜背后的真相 复活节岛启示录|波利尼西亚|石像|群岛www.shan-machinery.com0分享至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似乎,从第一个人类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上觉醒开始。未知和好奇就是,人类发展的不变主题。即使到了21世纪,起于未知的“世界未解之谜”系列,还是每个小朋友童年的必修课。

无论你看没看过这个系列,其中的复活节岛石像之谜可以说是人尽皆知。不过嘛,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像已经不再有迷可言了。真正吸引我们的还是复活节岛独特的环境,和在这种环境下所产生的文化、社会体系。

荒凉,是复活节岛的第一个标签。距离其最近的大陆是南美洲,距离3600公里,相当于中国最北端的漠河到澳门的距离。

好吧,那么如果你觉得这个数据有夸张引流成分的话,我们再来一个数据。复活节岛距离最近的有人居住的岛屿皮特凯恩群岛2075公里,相当于中国最北端的漠河到山东济宁的距离。

至于皮特凯恩群岛在哪,不知道朋友麻烦自行打开钢4学习了解吧。

而对比这些数据,你想象一下。居住在这么偏僻的小岛,成年累月的面对无尽的大洋和天空,可能身在大陆的我们完全想象不到也理解不了,那里的人们该会如何去看待这个世界。

为了探索这一话题,我们还是要从复活节岛的历史说起。

传说中,一位名叫霍图·马图的人,在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小岛。并且为了躲避一个把他连揍3次的猛男,举家迁移到了到了复活节岛。也就是岛上人眼中世界的中心,大地的尽头 地球肚脐,拉帕努伊!

他们的始源传说对我们来说似乎并不陌生,新西兰毛利人的始祖库佩,据传也是因为与家乡人产生了矛盾,无奈举家逃亡新西兰。不过库佩在逃亡之前,也是摸清了新西兰的部分情况,也就是说在当时的南岛人或者是波利尼亚人族群中,避祸逃难似乎是他们迁徙的重要动机。

此外,他们有诸多方式判断海情和陆地位置。著名探险家库克船长,曾经邀请塔希提的祭祀,图帕亚加入船队,共同航行。

在航行之中,图帕亚不借助任何文字资料,就能绘制大半个太平洋世界的岛屿地图。此外在航行中,库克船长在多个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要求图帕亚指出塔希提岛的方向,图帕亚每次都能精准的给出答案。

换句话说,波利尼西亚人的航海天赋基本已经是加满了,只是其他方面的文明程度比较低。单论个人航海实力,恐怕古往今来的各个航海民族,都难望其项背。

此外,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在举家迁徙之前,他们也会先去岛上看看情况,并做一些必要的准备。之后再乘独木舟返回自己家里动员家人进行迁移,是有一套成熟的程序化运作的。

而在马图一行到达复活节岛之后不久,岛上的人就断绝了与其他波利尼亚人岛屿之间的联系,原因不明。

此外,根据岛上传说,在马图先生登陆之前,已经有人居住在岛上。这也和当地人长耳族、短耳族的两个部族的情况相呼应。

随着复活节岛上的人口繁衍,可耕种的土地和可渔获的资源越来越少,岛上的生态压力越来越大。为了修筑象征祖先的石像,也就是摩艾。他们砍光了岛上所有的树木,用来修建运输滑道和滚木。

可以说,在完全没有外部可能的情况下,复活节岛这回是真的要内卷了。

最后,岛上所有人面对着饥饿和战争,甚至出现了大规模的吃人现象。而这片岛屿太过于狭小,无助的人们无处逃亡。树木的短缺,也让他们没有办法制作祖先那样的独木舟出海,

悲剧降临到了岛上所有人的头上,而等到欧洲人到来的时候,岛上的生态和文明已经近乎毁灭。似乎又是一个“原始”文明在历史长河里沉没的故事。

请大家注意故事的重点,在欧洲人到来时,岛上的文明已经奄奄一息了。

1722年复活节造访拉帕努伊的荷兰船长,罗格文和军士长卡尔·弗里德里希·贝伦斯的日志,因为这是欧洲人的第一次到访,也是复活节岛名字的由来。

只说结论吧,在他们的笔下我看不出复活节岛文明有任何的衰落迹象。他们都提到过岛上人强壮、肌肉发达、乐观、快乐,并且给他们提供了大量食物,其中种类还比较丰富。岛上土地肥沃,一切正常。此外,石像也还是完全安好,没有倒塌的现象。

然后,你跟我说这是个生态灾难下一个濒临毁灭的民族?逗谁玩呢?虽然岛上确实已经没有什么树木了,也没有波利尼西亚人的魔改独木舟,但是这不代表,岛上人活不下去。相反,根据他们的日志,复活节岛上的人过得还不错。

不过,值得一说的是,罗格文一行的主要任务也不是复活节岛,而是寻找南方大陆。所谓南方大陆,是那个时代欧洲极为盛行的一种假说。认为在南半球还存在着一个巨型大陆,毕竟没有哪个土豪会闲到烧钱去寻找个兔子不拉翔的岛屿,香料,植物繁茂,贵金属,宝石遍地的南方神秘大陆,才是欧洲人的目标。

也正是这个原因,罗格文在停留一周之后就再度起航。在这一周内,他也对岛上人口进行了估算,约3-4千人。不过很明显,这种估算也就是让欧洲的贵族老爷们图一乐,或者是应付下领导的盘问,真不真也没人在乎 ,现代学者认为此时岛上约有1万3千人。

随着荷兰人的离去,复活节岛离开了欧洲人的视野长达四十多年。直到1770年代,著名的库克船长等人来到了岛上,而在他们的记载中,石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倒塌。

看来故事并不简单,罗格文走后,复活节岛已经发生了足以颠覆原有生态的巨变。

首先是思维观念的冲击,在此之前岛上人认为自己是就是世界的中心。虽然他们对外界的世界确实有所了解,比如在复活节岛东北方向391公里的萨拉-戈麦斯岛,在当地语言中的名称意为,鸟类前往希瓦路上的小岛。而希瓦则是复活节岛当地人对他们故乡的称呼。

有点意思,但是无论如何,复活节岛是他们已知的最大陆地。萨拉-戈麦斯这种小岛缺少淡水且面积极小,对他们来说基本属于然并卵的存在。

所以当欧洲船队出现的时候,恢弘的大帆船完全打破了岛上所有人的认知和世界观。

再者就是,欧洲人带来的细菌和病毒,对波利尼西亚社会的冲击是我们难以想象的。虽然咱大清当年也被洋人锤的很惨,但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对于洋人带来的疾病还是没啥感觉的。

毕竟都是在同一块大陆上混了几千年的,谁怕谁啊。

然而身处孤岛,与外界几乎没有联系的波利尼西亚诸岛,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根据学者的推测,相当一部分波利尼西亚人死于欧洲人带来的疾病。而复活节岛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人口,是社会的基石;人口的在病魔的摧残下锐减,生活物资的生产基础迅速崩解。岛上社会的崩塌,文明的快速衰落,就是由此而开始的。

在这一系列巨变的影响之下,摩艾文化开始衰落。所谓摩艾,就是大家常说的复活节岛石像。目前被认为是一种祖先崇拜的方式,当地人用黑曜石对火山岩进行打磨,然后在这种特定的姿态下让摩艾保持直立。

而且更牛的是,他们通过巧妙地配重,让人们可以用绳索只通过对摩艾头部拉扯,达成让其直立“行走”的效果。这些石像大多在1400-1600年被制作出来,平均高3.9米,重14吨。其中最大的石像高几十米,重82吨,确实算得上一个人类奇迹。

而且,制造石像根本不需要大量木材,仅仅是制造石像就会耗尽树木的说法很明显经不住推敲。

在各种危机的冲击下,鸟人文化逐步崛起。

鉴于夏威夷群岛上也存在着几乎一样文化,可以说鸟人文化或者说信仰早就在岛上存在了。只不过欧洲人的到来,颠覆了岛上的社会结构,让它占据了主导地位。

而且与夏威夷不同的是,岛上人通过一种仪式来解决各个部族的争端。

在每年的特定时间,所有大佬齐聚岛上的火山口附近,然后选出各路勇士,游泳前往最远的小岛,穆图努伊并且找到一种圣鸟的蛋。然后谁先拿到蛋并且顺利返回,谁就是接下来一年中,岛上的王者。

看起来,虽然疾病很致命,但是岛上的人还是寻找到了一些解决之道。来在这片孤独的土地上继续生存。

但是,别忘了,在南美西海岸的西班牙人是干嘛的。你可以说西班牙人干啥啥不行,但是论斗牛、殖民、剥削土著那绝对是no.1。

就这样1862年秘鲁的奴隶贩子,从岛上抓走了1500多人。这占岛上当时人口的一半,而且其中不乏岛上的统治阶级、和掌握历史、宗教、文字知识的“读书人”。更恐怖的是,由于疾病的流行,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人最终活了下来。

再加上之后土地交易,和后续的疾病传染,奴隶贩卖,在白人老爷的折腾下,岛上人口降至111人。其中只有36个人留下了后代,我寻思复活节岛人再怎么食人、生态毁灭,也不至于折腾到就剩36个人吧。

此外,复活节岛人还创造了自己的文字。龙戈龙戈,一种写在2米长木板上的象形文字,这在所有波利尼西亚文明中绝对是独一份。

但是这些“会说话的木板”几乎在西方传教士的命令下付之一炬。目前仅剩的25块,是当时岛上居民在情急之下将它们钉成了一条船,逃到海上,才幸免于难。

为了解决岛上的水土流失问题,岛上的人还创造了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发明,岩屑覆盖。通过人工设置遍布全岛的石块,来阻挡太阳的曝晒,帮助农作物更好的成长。

而且他们不仅没有像很多人所说的,那样面临生态毁灭,反而还在试图种植树木。他们根据复活节岛这一火山岛多洞穴天坑的特点,在其中大量种植各类作物,包括被他们一手灭绝的大棕榈树,这可是比欧洲早几百年使用的“先破坏再保护”模式。

所以说,这是一个坚强的文明,他们面对着比我们更加严酷的环境。却创造出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成果,他们在用自己的智慧和努力,让拉帕努伊变得更好。而不是像欧洲人所污蔑的那样食人、愚蠢、短视。

但是复活节岛的毁灭能归咎于罗格文等航海家么,我觉得不妥,即使没有罗格文,英国的张格文,德国的李格文也会造访这里。病毒还是会在这里传播,这是大航海时代产生的洪流,没有哪个文明能置于事外。

但是又说回来,这些航海家之后的欧洲访客,绝对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当然,其中也有像凯瑟琳·劳特里奇女士这样,有志于保护当地文化的人。也正是由于他们的努力,才可以让今天的我们,在欣赏美景,触摸石像之余,对拉帕努伊的真正的历史和文化,略知一二。

也可能,复活节岛的意义就在于此。它是这个世界上第一无二的存在,岛上的文明,社会,还有其他一切的遭遇。在诠释了毁灭这个词之后,也让所有的民族,都能在拉帕努伊的残影中,看到那过去或者未来的点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阅读下一篇/返回网易首页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