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十四、杀尽薄幸“游红丝”_小说在线阅读

关注
美人如玉剑如虹 十四、杀尽薄幸“游红丝”_小说在线阅读www.shan-machinery.com

羽子寒慌忙将羽灵素交给从远处赶来的刘婶,要她将姐姐送回聚香小筑,并殷切吩咐诸多,转而挡在我身前,说,小仙,你不要进去!我抬眼看看他略微变红的双目,现场的残酷刺痛了他的神经,但好奇心还是令我急于看到。所以,我掰开他有力的胳膊掀开布帘,眼前一切,令我窒息。墙壁上,血色弥漫如火,一个妙龄女子的身体浅影被丹青勾勒在墙壁上,令人想入非非。而她真实的肢体却被大卸八块,用飞镖钉在墙上!飞镖钉住的手腕部分,两条被卸下来的胳膊,惨兮兮的倒垂在墙壁上,仿佛招魂一般。而腿的部分因为钉住的是她小巧的脚踝,所以,两条修长均匀的腿颓然倒在地上。四肢只有丹青勾勒出来的影像存在。诡异迷离。头颅被一支红尾飞镖钉在墙上,打眼望去,仿佛一个戴着红花的女鬼,令人毛骨悚然。虽然,我同段青衣奔走江湖这么多年,但是干的都是精巧的技术活,如此嗜血的事情,在我的记忆中,不曾出现过。羽子寒面色凝重,几乎忘记了我的存在。武丁楚对羽子寒说,现场没有发现任何的凶杀工具啊,少爷。就是鸟飞过,也要留毛的。这凶手也太可怕了!羽子寒低语,是可怕啊。从这些伤口和血迹迸溅的方向看来,暖容这丫头是一瞬间被分尸的;而且,在这一瞬间,凶手同时打出了飞镖!武丁楚疑惑的看着羽子寒,问,少爷,你为什么不认为凶手先杀了暖容,再一刀一刀剁开分尸呢?武丁楚的疑问正是我的疑问,但我不敢问这么残忍的问题,面对着暖容的尸体,我已满心悲哀,隐约的内疚已将我的好奇心生生压制住了。羽子寒面无表情挥挥剑鞘,力度稍大的打了武丁楚一下,武丁楚立时——啊了一声;羽子寒仿佛一个玩兴很浓的孩子,忘记了现场的残酷,又给了武丁楚一剑鞘,武丁楚又——啊了一声。羽子寒淡笑,武丁楚,你今夜,听到了几声惨叫?武丁楚思虑了好久,说,两声!暖容的一声,然后是佛心堂管事柳五爷一声。羽子寒笑,暖容,你只听了一声对吧?我不过只是用剑鞘打你,打你一下,你给我“啊”一声;如果,我剁了你!一下一下的剁,你还能只惨叫一声?武丁楚讪笑一下,挠挠头,寒少爷说的是,只是,说不定凶手先杀了暖容,才一刀一刀的将她给分尸的。羽子寒转身,你以为凶手像你这么笨,让她惨叫,惊动了大家,再一斧头一斧头砍啊?那凶手爱吃猪脑啊?武丁楚说,也是。我们在惨叫声不久就闯进暖容屋子。凶手不可能有时间的!可怜这姑娘,平时里多么伶俐的丫头,端着心思想做少爷的姨太太的,没想到……武丁楚这话,令我觉得不安。似乎现在大家眼前,要登上“姨太太”宝座的应该是我,那么在他们心中,我应该是最有可能杀害暖容的人。情杀呗!还需要更多的理由么?再说,羽子寒万一再问我波斯米米亚西斯鸽“群奔”事件,哎呀,脑袋都大了。所以,三十六计,晕死为上计——我掩面作痛苦状,如姣花逐水一般亭亭玉立的凋零在地上。羽子寒慌忙抱起我,扔下武丁楚一干人等,直奔上院,他的住所凌寒居。春寒微起,粘满我们年轻的皮肤,薄薄几层单衣,羽子寒的心跳在我感觉来,清晰无比。走之前,他对武丁楚说,加强棋苑戒备,这件事太有些蹊跷,我担心是传说中的游红丝重出江湖!“游红丝”三个字如同鬼魅一样,重重敲击在我敏感的耳蜗上。“游红丝”这三个字连同她身后的故事,一直在江湖上传说的美轮美奂,且版本众多。但是,每个版本中,都不外乎是一个性情孤傲的女子,一番痴情之后却遭遇了负心之人。所以,一番心死情灭之后,她将负心男子日后所搭讪过的每个女子,都在午夜时分,用天蚕丝在一瞬间将其勒断颈项与四肢,以那些女人的艳艳鲜血,宣泄掉自己内心的仇恨。关于这个传说,我曾好奇兮兮的问过段青衣,大凡香艳刺激的故事,都能引发我的“阅知”欲望。谁知道段青衣的眉毛立刻冷的如冰一样,精致的五官之中透出一丝寒气,责怪我的多事。他挥了挥手中的天蚕软剑,道,既然心死了,情灭了,哪有报复一说?江湖之上,总喜欢讲故事妖魔化,我劝你还是少知道为妙!段青衣眼中,心死了,情灭了,往事便是过眼烟云。我不知道,他同羽灵素有过一段怎样的过往?是不是这段过往,让他有了如此的感慨。想到这里,我的鼻翼有些皱,心里酸酸的,不仅将脸更贴近羽子寒的怀抱,不想让自己的表情的变化落入羽子寒的眼中,让这个当我昏死过去的少爷有所看出我是做戏。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