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倉電子煙,一個危險的動作?

关注
加倉電子煙,一個危險的動作?www.shan-machinery.com

01.png牛牛敲黑板:刚刚过去的2020年,电子烟行业迎来反弹,线下渠道遍地开花,资本市场热钱涌动,营销打法层出不穷,雾芯科技上市大涨更是将资本盛宴烧到大洋彼岸。

这一切的背后更像是一场人性和资本的博弈。

很多人不知道,世界上第一支电子烟本来是为了「戒烟」而诞生的。

2002年,沈阳人韩力开始着手研发新型戒烟产品。无数次实验后,韩力的电子烟诞生了,2003年3月韩力获得了专利,次年5月开始工业化生产,并取名如烟,这是国内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电子烟产品。

当时如烟最便宜的产品要599元一支,最贵的烟斗型产品则高达16800元,而市面上同类型的戒烟产品价格多在二三百元左右。但这款定价并不友好的产品,上市后依靠轰炸式的广告营销迅速打开市场,仅7个半月时间回款2.3亿元,第一年营业额达2亿元。在2007年到2008年的巅峰期,销售额近10亿元人民币。

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好成绩,主要是因为如烟当时的广告语是「健康吸烟」「吸着吸着就戒了」。

广告虽然可以这样喊,但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专门对电子烟进行的研究结论显示:电子烟有害公共健康,它更不是戒烟手段,必须加强对其进行管制,杜绝对青少年和非吸烟者产生危害。

而且2019年的央视3·15晚会上,也曝光了长时间吸食电子烟的青少年,同样会产生对尼古丁的依赖的消息。电子烟会释放有害物质,危害吸烟者和被动吸烟人群健康,长时间吸食电子烟同样会产生对尼古丁的依赖。

刚刚过去的2020年,电子烟行业迎来反弹,线下渠道遍地开花,资本市场热钱涌动,营销打法层出不穷,雾芯科技上市大涨更是将资本盛宴烧到大洋彼岸。

这一切的背后更像是一场人性和资本的博弈。

1.一边被曝光,一边高增长

2007年11月,通过被收购的方式,如烟集团上市,其股价一度高达116港元,市值近1200亿港元。

后来,央视曝光如烟戒烟效果造假的消息,职业打假人王海也加入其中,诉如烟产品本身有害健康、广告欺骗消费者等,如烟品牌在国内的声量逐渐消逝。

不过,凭借过人的本事,电子烟成了一个「墙内开花墙外香」的代表。2005年,如烟电子烟开始出口海外,叠加欧美地区消费水平较高的因素,如烟迅速在欧美占领市场。

如果抛开是否真的能帮助戒烟不谈,电子烟本质上更接近科技产品,外形、功能、口味都多种多样也更加迎合年轻人的喜好,再加上很多地区并没有明确的室内禁止电子烟法规,这使得电子烟在年轻人群体中的使用率更高。

毕竟人类对多巴胺的追求是无止境的,吸烟带来的快感让烟民无法拒绝。

悦刻招股书中曾引用的China Insights Consultancy(CIC) 数据,2019年全球共有10亿可燃烟草用户,其中85.5%为香烟用户。另据CIC的报告,2019年全球电子烟的销售额为352亿美元,预计2023年达到820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3.5%。

而常见的电子烟产品有两大类,一类是开放式电子烟,一类是封闭式电子烟,封闭式电子烟需要换烟弹,在美国和中国市场是主流,2019年销售额占比分别90.2%和74.1%。

中国烟民数量约2.867亿人,是全球第一大烟民市场,2019年中国市场中香烟占整个可燃烟草中94.1%的市场份额。2016年到2019年间,中国可燃烟草产品销售年复合增长率为5.7%,在2019年到2023年,中国可燃烟草产品市场预计年复合增长率为3%,在2023年达到2725亿美元。

凭借高增速和成瘾性,电子烟几乎成为近几年消费领域的新王者。

2.替代烟,还是「迭代」烟?

电子烟能年销售350亿美元,有很大一部分功劳来自在于其「烟草替代品」的标签,或者更直接地称其为「戒烟功效」,但其是否真的有这样的功效现在还众说纷纭。

2015年3月,新西兰控烟专家Murray Laugesen称其研究发现,2013年电子烟中的尼古丁含量比2008年高,但比传统香烟低,且有害醛类含量远低于传统香烟,因此,电子烟作为传统香烟的替代产品来帮助吸烟者戒烟是可行的。同年8月,英格兰公共卫生局发布报告称,吸烟人士改吸电子烟后,其戒烟成功率比一直吸香烟的人的戒烟成功率更高。而且,由于电子烟烟油中不含焦油等物质,电子烟雾化后的气体,相比传统卷烟的气体少了95%左右的有害物质。英国伦敦大学的研究成果则称,使用电子烟可以提高60%左右的戒烟成功率。

与此同时,有更多的研究指出,吸烟者使用电子烟戒烟,有可能造成双重使用尼古丁的情况。

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目前没有充分证据证明电子烟可以帮助戒烟,因此电子烟并不属于认可的戒烟方法。世界卫生组织明确规定,电子烟属烟草制品,将其认定为医用品,并建议限制在室内使用电子烟,禁止生产、吸食某些口味的电子烟,限制只向18岁以上成年人出售。

2019年3月,世界卫生组织再发布消息称,电子烟的二手烟是一种新的空气污染源,可以造成PM1.0值高出14倍~40倍,PM2.5值高出6倍~86倍不等,尼古丁含量高出10倍~115倍,乙醛含量高出2倍~8倍,甲醛含量高出20%。

此外,众多大学、科研机构和学术期刊也在不同时期发表了对电子烟的看法。2017年《JAM心脏病学》(JAMA Cardiology)上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同健康的非吸烟者对比,几乎每天使用电子烟的用户更容易患上心脏病。美国查尔斯·R·德鲁医科大学研究人员在芝加哥举行的美国内分泌学会年会上表示,电子烟近年越来越流行,一些广告声称电子烟比传统香烟更安全。但他们完成的小鼠实验显示,暴露在电子烟环境中,会导致肝部脂肪额外堆积,对健康有害。

2018年,由伯明翰大学一个小组领导的一项新的小型研究发现,电子烟蒸汽可以破坏肺部的关键免疫细胞,这表明可能这可能比研究人员此前预计的更有害。2019年堪萨斯大学医学院发表声明,与非电子烟使用者相比,经常使用电子烟的人中风或心脏病的风险约高出70%。中风风险心脏病发作或心绞痛(胸痛)的风险高60%,冠心病的风险高40%。

虽然很多机构和大学都研究称电子烟在雾化的时候,会产生乙醛,丙烯醛和甲醛。但也禁不住烟民们的自我安慰,有很多烟民就是觉得电子烟的尼古丁含量低才乐意付费,殊不知新电子烟带来的新危害更加剧烈。

更可怕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电子烟把「烟雾量大」作为主要卖点。但学界发现,想提高烟雾量,就要提高雾化器的功率,功率提高后,雾化出的有毒醛类含量就会变更多。

吞云吐雾中,吸烟与戒烟间,电子烟的故事开始走向资本舞台。

3.加仓电子烟,一个危险的动作

电子烟带来的依赖,使得这个生意模式变得十分「性感」。上瘾了戒不掉,就要一直吸吸吸,企业就能一直卖卖卖。

目前封闭式电子烟普遍采取烟杆+烟弹的模式打包销售,就像吉列剃须刀一样,通过卖给消费者廉价的刀架让他们养成使用习惯,以后不得不长期来买刀片。电子烟也一样,烟杆的价格在之前的多品牌竞争时期已经出现下降,而每一颗烟弹都是一个「长尾」的买卖。

在整个电子烟产业链中,上游电子烟上游产业链主要包括芯片电池、棉丝等配件生产企业和烟油、雾化器/加热器、塑料五金等其他原材料供应商。中游是行业中游主要为制造商和品牌商,电子雾化烟制造企业集中于中国,占据90%的市场份额,数量众多竞争激烈。下游主要是是代理商、经销商、零售商与直营店。

据券商分析报告,一根电子烟从上游到消费者手中,毛利润可以达到80%左右。而上市公司思摩尔国际2020年的毛利率接近53%,净利率也有24%左右。

(部分电子烟品牌)

如此高的利润率,让很多创业者蜂拥而至,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电子烟企业注册量达到1.79万家,同比增长284.6%。

此外,资本也愈加看好这条赛道,从近十年电子烟赛道投融资状况来看,2019年达到高潮,全年共获得融资49起,融资总额17.58亿元。

在二级市场,雾芯科技(悦刻母公司)上市首日大涨145%,思摩尔自2020年7月上市以来股价累计涨幅也达到82%,可以说投资者都赚得盆满钵满。

最新数据显示,过去60日内,港股通(沪)累积加仓了超8974万股思摩尔的股票,位列净买入第一名,价值金额超45.6亿港元;紧随其后的是花旗银行的6374万股和港股通(深)的3349万股,价值也达到32.41亿和17.03亿港元。

不过可惜的是,过去的两个月里思摩尔股价一直处于下行区间,2月8日思摩尔报收73.4港元,而昨日收盘仅有50.85港元,若以此计算港股通(沪)重仓后浮亏可能高达14亿港元。

此外,截至2020年年末,市场之上至少有43只基金(不包含QDII基金)将思摩尔国际列为前十大重仓股,这43只基金来自18家公募基金公司,持股总量合计为9862.3万股,持股总市值合计为49.6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有两家基金公司旗下基金持股市值超过10亿元,比如前海开源基金旗下有9只基金持有思摩尔国际,持股总市值为10.91亿元。以前海开源沪港深蓝筹精选混合基金为例,该基金持仓构成中有约9.84%是思摩尔国际的股票,而过去一周里该基金的收益是2.03%,若将时间拉长过去一年该基金收益达到了75.92%,位列同类基金中的前列。

但事情总有两面性,电子烟因上瘾的特殊性极其吸金,也注定所处行业受监管制约极大。

自电子烟出现以来,我国就多次出台相关政策。未来,随着中国烟草对电子烟的监管加剧,电子烟的增长势必迎来瓶颈。而若电子烟被纳入烟草管辖,以烟草税率缴费(目前电子烟按电子产品缴税),那么电子烟行业也将迎来「血洗」风波。

3月下旬,一则关于「电子烟参照卷烟有关规定执行」的意见稿,给野蛮生长的中国电子烟市场带来一记重击。经过半个多月的调整,如今思摩尔、雾芯科技的股价仍在低位徘徊。

截至4月7日收盘,思摩尔的股价为50.85港元,较3月22日消息披露当日的收盘价65.55港元,跌幅超过22%;更惨的是雾芯科技,22日,雾芯科技股价从前一日的18.56美元跌至10.15美元,暴跌45%,一夜间市值蒸发约851亿元人民币。

机构们也闻风而动,过去5天港股通(深)累计减持了超过1340万股的思摩尔股票,港股通(沪)也减持了约795万股。

但仍有多家机构发布研报给出相关股票 「 增持 」 甚至是 「 买入 」 评级,那言外之意似乎在说,「短期下跌只是调整,电子烟的钱资本还要赚。」

编辑/emily

01.png牛牛敲黑板:剛剛過去的2020年,電子煙行業迎來反彈,線下渠道遍地開花,資本市場熱錢湧動,營銷打法層出不窮,霧芯科技上市大漲更是將資本盛宴燒到大洋彼岸。

這一切的背後更像是一場人性和資本的博弈。

很多人不知道,世界上第一支電子煙本來是為了「戒煙」而誕生的。

2002年,瀋陽人韓力開始着手研發新型戒煙產品。無數次實驗後,韓力的電子煙誕生了,2003年3月韓力獲得了專利,次年5月開始工業化生產,並取名如煙,這是國內第一款真正意義上的電子煙產品。

當時如煙最便宜的產品要599元一支,最貴的煙鬥型產品則高達16800元,而市面上同類型的戒煙產品價格多在二三百元左右。但這款定價並不友好的產品,上市後依靠轟炸式的廣告營銷迅速打開市場,僅7個半月時間回款2.3億元,第一年營業額達2億元。在2007年到2008年的巔峯期,銷售額近10億元人民幣。

之所以能取得這樣的好成績,主要是因為如煙當時的廣告語是「健康吸煙」「吸着吸着就戒了」。

廣告雖然可以這樣喊,但是根據世界衞生組織專門對電子煙進行的研究結論顯示:電子煙有害公共健康,它更不是戒煙手段,必須加強對其進行管制,杜絕對青少年和非吸煙者產生危害。

而且2019年的央視3·15晚會上,也曝光了長時間吸食電子煙的青少年,同樣會產生對尼古丁的依賴的消息。電子煙會釋放有害物質,危害吸煙者和被動吸煙人羣健康,長時間吸食電子煙同樣會產生對尼古丁的依賴。

剛剛過去的2020年,電子煙行業迎來反彈,線下渠道遍地開花,資本市場熱錢湧動,營銷打法層出不窮,霧芯科技上市大漲更是將資本盛宴燒到大洋彼岸。

這一切的背後更像是一場人性和資本的博弈。

1.一邊被曝光,一邊高增長

2007年11月,通過被收購的方式,如煙集團上市,其股價一度高達116港元,市值近1200億港元。

後來,央視曝光如煙戒煙效果造假的消息,職業打假人王海也加入其中,訴如煙產品本身有害健康、廣告欺騙消費者等,如煙品牌在國內的聲量逐漸消逝。

不過,憑藉過人的本事,電子煙成了一個「牆內開花牆外香」的代表。2005年,如煙電子煙開始出口海外,疊加歐美地區消費水平較高的因素,如煙迅速在歐美佔領市場。

如果拋開是否真的能幫助戒煙不談,電子煙本質上更接近科技產品,外形、功能、口味都多種多樣也更加迎合年輕人的喜好,再加上很多地區並沒有明確的室內禁止電子煙法規,這使得電子煙在年輕人羣體中的使用率更高。

畢竟人類對多巴胺的追求是無止境的,吸煙帶來的快感讓煙民無法拒絕。

悦刻招股書中曾引用的China Insights Consultancy(CIC) 數據,2019年全球共有10億可燃煙草用户,其中85.5%為香煙用户。另據CIC的報告,2019年全球電子煙的銷售額為352億美元,預計2023年達到820億美元,年複合增長率為23.5%。

而常見的電子煙產品有兩大類,一類是開放式電子煙,一類是封閉式電子煙,封閉式電子煙需要換煙彈,在美國和中國市場是主流,2019年銷售額佔比分別90.2%和74.1%。

中國煙民數量約2.867億人,是全球第一大煙民市場,2019年中國市場中香煙佔整個可燃煙草中94.1%的市場份額。2016年到2019年間,中國可燃煙草產品銷售年複合增長率為5.7%,在2019年到2023年,中國可燃煙草產品市場預計年復合增長率為3%,在2023年達到2725億美元。

憑藉高增速和成癮性,電子煙幾乎成為近幾年消費領域的新王者。

2.替代煙,還是「迭代」煙?

電子煙能年銷售350億美元,有很大一部分功勞來自在於其「煙草替代品」的標籤,或者更直接地稱其為「戒煙功效」,但其是否真的有這樣的功效現在還眾説紛紜。

2015年3月,新西蘭控煙專家Murray Laugesen稱其研究發現,2013年電子煙中的尼古丁含量比2008年高,但比傳統香煙低,且有害醛類含量遠低於傳統香煙,因此,電子煙作為傳統香煙的替代產品來幫助吸煙者戒煙是可行的。同年8月,英格蘭公共衞生局發佈報告稱,吸煙人士改吸電子煙後,其戒煙成功率比一直吸香煙的人的戒煙成功率更高。而且,由於電子煙煙油中不含焦油等物質,電子煙霧化後的氣體,相比傳統捲煙的氣體少了95%左右的有害物質。英國倫敦大學的研究成果則稱,使用電子煙可以提高60%左右的戒煙成功率。

與此同時,有更多的研究指出,吸煙者使用電子煙戒煙,有可能造成雙重使用尼古丁的情況。

2018年世界衞生組織宣布,目前沒有充分證據證明電子煙可以幫助戒煙,因此電子煙並不屬於認可的戒煙方法。世界衞生組織明確規定,電子煙屬煙草製品,將其認定為醫用品,並建議限制在室內使用電子煙,禁止生產、吸食某些口味的電子煙,限制只向18歲以上成年人出售。

2019年3月,世界衞生組織再發布消息稱,電子煙的二手煙是一種新的空氣污染源,可以造成PM1.0值高出14倍~40倍,PM2.5值高出6倍~86倍不等,尼古丁含量高出10倍~115倍,乙醛含量高出2倍~8倍,甲醛含量高出20%。

此外,眾多大學、科研機構和學術期刊也在不同時期發表了對電子煙的看法。2017年《JAM心臟病學》(JAMA Cardiology)上發表的一項研究結果表明,同健康的非吸煙者對比,幾乎每天使用電子煙的用户更容易患上心臟病。美國查爾斯·R·德魯醫科大學研究人員在芝加哥舉行的美國內分泌學會年會上表示,電子煙近年越來越流行,一些廣告聲稱電子煙比傳統香煙更安全。但他們完成的小鼠實驗顯示,暴露在電子煙環境中,會導致肝部脂肪額外堆積,對健康有害。

2018年,由伯明翰大學一個小組領導的一項新的小型研究發現,電子煙蒸汽可以破壞肺部的關鍵免疫細胞,這表明可能這可能比研究人員此前預計的更有害。2019年堪薩斯大學醫學院發表聲明,與非電子煙使用者相比,經常使用電子煙的人中風或心臟病的風險約高出70%。中風風險心臟病發作或心絞痛(胸痛)的風險高60%,冠心病的風險高40%。

雖然很多機構和大學都研究稱電子煙在霧化的時候,會產生乙醛,丙烯醛和甲醛。但也禁不住煙民們的自我安慰,有很多煙民就是覺得電子煙的尼古丁含量低才樂意付費,殊不知新電子煙帶來的新危害更加劇烈。

更可怕的是,現在越來越多電子煙把「煙霧量大」作為主要賣點。但學界發現,想提高煙霧量,就要提高霧化器的功率,功率提高後,霧化出的有毒醛類含量就會變更多。

吞雲吐霧中,吸煙與戒煙間,電子煙的故事開始走向資本舞臺。

3.加倉電子煙,一個危險的動作

電子煙帶來的依賴,使得這個生意模式變得十分「性感」。上癮了戒不掉,就要一直吸吸吸,企業就能一直賣賣賣。

目前封閉式電子煙普遍採取煙桿+煙彈的模式打包銷售,就像吉列剃鬚刀一樣,通過賣給消費者廉價的刀架讓他們養成使用習慣,以後不得不長期來買刀片。電子煙也一樣,煙桿的價格在之前的多品牌競爭時期已經出現下降,而每一顆煙彈都是一個「長尾」的買賣。

在整個電子煙產業鏈中,上游電子煙上游產業鏈主要包括芯片電池、棉絲等配件生產企業和煙油、霧化器/加熱器、塑料五金等其他原材料供應商。中游是行業中游主要為製造商和品牌商,電子霧化煙製造企業集中於中國,佔據90%的市場份額,數量眾多競爭激烈。下游主要是是代理商、經銷商、零售商與直營店。

據券商分析報告,一根電子煙從上游到消費者手中,毛利潤可以達到80%左右。而上市公司思摩爾國際2020年的毛利率接近53%,淨利率也有24%左右。

(部分電子煙品牌)

如此高的利潤率,讓很多創業者蜂擁而至,據不完全統計,2020年電子煙企業註冊量達到1.79萬家,同比增長284.6%。

此外,資本也愈加看好這條賽道,從近十年電子煙賽道投融資狀況來看,2019年達到高潮,全年共獲得融資49起,融資總額17.58億元。

在二級市場,霧芯科技(悦刻母公司)上市首日大漲145%,思摩爾自2020年7月上市以來股價累計漲幅也達到82%,可以説投資者都賺得盆滿缽滿。

最新數據顯示,過去60日內,港股通(滬)累積加倉了超8974萬股思摩爾的股票,位列淨買入第一名,價值金額超45.6億港元;緊隨其後的是花旗銀行的6374萬股和港股通(深)的3349萬股,價值也達到32.41億和17.03億港元。

不過可惜的是,過去的兩個月裏思摩爾股價一直處於下行區間,2月8日思摩爾報收73.4港元,而昨日收盤僅有50.85港元,若以此計算港股通(滬)重倉後浮虧可能高達14億港元。

此外,截至2020年年末,市場之上至少有43只基金(不包含QDII基金)將思摩爾國際列為前十大重倉股,這43只基金來自18家公募基金公司,持股總量合計為9862.3萬股,持股總市值合計為49.68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有兩家基金公司旗下基金持股市值超過10億元,比如前海開源基金旗下有9只基金持有思摩爾國際,持股總市值為10.91億元。以前海開源滬港深藍籌精選混合基金為例,該基金持倉構成中有約9.84%是思摩爾國際的股票,而過去一週裏該基金的收益是2.03%,若將時間拉長過去一年該基金收益達到了75.92%,位列同類基金中的前列。

但事情總有兩面性,電子煙因上癮的特殊性極其吸金,也註定所處行業受監管制約極大。

自電子煙出現以來,我國就多次出臺相關政策。未來,隨着中國煙草對電子煙的監管加劇,電子煙的增長勢必迎來瓶頸。而若電子煙被納入煙草管轄,以煙草税率繳費(目前電子煙按電子產品繳税),那麼電子煙行業也將迎來「血洗」風波。

3月下旬,一則關於「電子煙參照捲煙有關規定執行」的意見稿,給野蠻生長的中國電子煙市場帶來一記重擊。經過半個多月的調整,如今思摩爾、霧芯科技的股價仍在低位徘徊。

截至4月7日收盤,思摩爾的股價為50.85港元,較3月22日消息披露當日的收盤價65.55港元,跌幅超過22%;更慘的是霧芯科技,22日,霧芯科技股價從前一日的18.56美元跌至10.15美元,暴跌45%,一夜間市值蒸發約851億元人民幣。

機構們也聞風而動,過去5天港股通(深)累計減持了超過1340萬股的思摩爾股票,港股通(滬)也減持了約795萬股。

但仍有多家機構發佈研報給出相關股票 「 增持 」 甚至是 「 買入 」 評級,那言外之意似乎在説,「短期下跌只是調整,電子煙的錢資本還要賺。」

編輯/emily

免責聲明:本頁的繁體中文版由軟件翻譯,富途對翻譯信息的準確性或可靠性所造成的任何損失不承擔任何責任。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