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後院“起火”,雷軍該信任誰?

关注
小米後院“起火”,雷軍該信任誰?www.shan-machinery.com

01.png牛牛敲黑板:雷军转身造车,米粉集体造反?

比起小米如何造车,以及原国际部总裁周受资等高管离职,可能现在最令雷军焦虑的事情,是米粉集体「抗议」。

抱怨MIUI系统Bug太多,最新发布的小米11 Pro和小米 11ultra都没有搭载MIUI 12.5,愤怒的米粉这几天「爆破」了雷军的微博。知道雷军太忙,很多米粉又去「爆破」小米高级副总裁卢伟冰的微博,虽然卢伟冰主要负责红米redmi的业务,但没办法,谁叫你也是小米中国区和国际区的总裁,又经常发微博呢。

这也是米粉不是办法的办法,很多米粉认为这事应该怪金凡——MIUI系统研发负责人。但更多明白事理的人认为,金凡这级别决定不了太多事情。现在小米冲击高端大业未完成之际,又高调宣布造车,雷军分身乏术,小米赖以起家的MIUI系统虽然重要,但在雷军工作安排已经排不上重要序号了。

更重要的是,伴随着雷军带着王川、黎万强去造小米智能车,2号人物林斌在业务侧的淡出,以及爱将周受资的离职,小米手机业务除了雷军,缺乏一个主心骨的核心人物,也许这才是最大的难题。

一部视频引发的米粉抗议

近期小米各种大新闻登上媒体头条,发布「安卓机皇」、100亿美金杀进新造车领域,小米之家开到了5000家,颇有一统手机江湖,即将颠覆造车领域的架势。但B站上的一期视频,却引发了小米的后院起火。

起因是B站上的一名UP主「木羽说科技」,上传了一段视频《小米高端路的最大障碍——MIUI》,这则视频当天登上B站数码区的热榜第一,现在这则视频播放量已经到了176万。由于视频发布者木羽是扛起米粉社区的元老人物,所以他的吐槽一针见血,认为小米目前的系统又卡又不稳定,MIUI系统更新落后于机型发布。

木羽还在视频底下留言:「小米11 Ultra 六七千最新旗舰,出厂只有MIUI 12,还没有12.5的内测,稳定版还要五月底,(导致)目前(采用高通骁龙芯片)888机型还不如865日常流畅,太离谱了。」这条视频评论的点赞数已经将近达到2万。

在米粉们看来,普通消费者看到的是小米各种高端机型发布,120倍潜望式镜头、夜枭算法、120HZ屏幕等一系列创新,但米粉更在意系统是否流畅,使用体验优化到更好。而如今MIUI系统更新缓慢,造成新机BUG增多,这被米粉认为是失去用户体验至上的初心。

很多米粉深有同感,于是自发跑去微博和MIUI社区控诉,导致雷军和卢伟冰微博下全是米粉要求更新系统的抗议。而以往雷军和卢伟冰会经常回复留言,这次没有亲自下场给出回复,而是账号名为「小米秘书助手」回复部分表达激烈的留言。

一直以来,MIUI社区是米粉聚集的地方。而MIUI社区成立时间几乎与小米公司同期,早期雷军选择了100名极客粉丝试用MIUI,此后米粉反馈各种问题,MIUI两周一迭代的模式就被传承下来。

早期为小米赢得真正口碑的正是MIUI系统,而MIUI系统的拓荒者和米粉文化的创办者、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早已经离开MIUI系统开发一线,未来主要精力要去造车。很多米粉感到自己被抛弃,这使得他们感到无奈。

从MIUI开发者社区模式,延伸出来的小米的粉丝文化和用户运营思维,帮助小米取得了巨大成功,也帮助蔚来建立起忠实的用户群体,如今米粉群体感到不满,小米内部人认为根源是薪资太低,很多老人跳槽离职,大量应届生还不能挑大梁。

一位小米信息部离职的员工对Tech星球提到:「小米还是不错,但普遍薪资福利比较低是现实,自己来创业公司薪资涨了50%。」在其看来,MIUI拆了又合,去年互联网部门整合成三个部门,云平台动荡,都是小米忽视「软实力」的表现。

当然,雷军的注意力转移也是无奈。自从小米集团股价在1月份触到35.9港元的高位就开始跳水,宣布造车后还是没能阻止股价低迷,2021年至今,小米股价已经下跌了25%。截至4月13日,小米集团的市值是6263亿港元。

小米高管变局下的业务承压

米粉集体抗议,小米股价跌去四分之一,这是掩盖在小米近期各种高光新闻背后的实情。而造成这一切的核心原因,就是小米正值用人之际,却也是小米高管大幅变动之际。

小米第一次核心管理层变动,发生在2019年12月,这一波主要是部分创始团队元老离职。当时雷军发布内部信,宣布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和高级副总裁祁燕分别离职和退休,同时林斌担任集团副董事长,精力转向董事会,CFO周受资也被轮岗到国际业务部门任总裁。

此前负责研发的周光平、以及米聊的黄江吉等几位元老也已经离职。和雷军一起喝小米粥的几位联合创始人开始淡出,雷军转而任命新人。将对国际业务领导有方的王翔,晋升为小米集团总裁;因Redmi成绩出色的卢伟冰,出任中国区总裁就是体现。

小米第二次核心管理层调整,始于2020年开始引入各种外部人才,这一波被外界比喻为组建「复仇者联盟」。挖来原中兴终端CEO曾学忠、从联想赔偿500万违约金挖来产品负责人常程、从大摩董事总经理职位上挖来林世伟担任CFO,不一而足。

直到2020年12月,小米再次发布内部信,进行了组织架构最后的修补和调整。这次除了成立集团总办这种职能部门,小米任命潘俊为电视部总经理,向CEO汇报。小米制造工程部升级为智能制造部,集团副总裁颜克胜兼任智能制造部总经理。

两年时间,小米完成了组织架构的年轻化和互联网化的改组,开始向第一智能机厂商的位置冲击。从2020年成绩看,各个季度环比增长都还不错,只是Q4开始出货量和营收都开始增长失速的信号。

小米2020年Q4出货量和营收环比下降

如果从这几年全球市场的发展数据看,小米的表现还不错。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小米Q4季度是全球第三,国内第一的智能手机厂商。

但小米的位置并不稳固,成功升级为全球第一的国内智能机品牌,西欧和印度等国外销量占了一半。国内市场在2020年末还不是第一,要知道那时候OPPO还没有发布 Find X3等主力机型。但小米还是决心和所有国产安卓机「死磕到底」。

小米11 并不是算真正的高端机型,3月发布小米11 Pro机型虽然被小米冠以「安卓机皇」称呼,但后面还有新型号小米 11 ultra,估计过几个月还会发布新第一代小米 MIX。

为了将这些机型全部销售出去,小米还在努力拓展渠道升级,去年千店同时开业,今年4月3日,小米之家第5000家店已经在沈阳开业。

网传2021年小米手机出货目标量是2亿-2.2亿部,同比2020年预计增长36.98%-50.68%。小米手机业务大跃进之际,雷军的注意力要集中到造车新项目上,新的领导层能否完成这一任务就显得非常关键。

谁来撑起小米手机未来?

2020年中,雷军做了一个重要决定,那就是实行合伙人制度。新增王翔、周受资、张峰和卢伟冰四位合伙人,整体合伙人达到了9位。

而就在短短半年时间后,最年轻的合伙人周受资宣布离开小米,加盟字节跳动担任CFO。在小米内部,有员工形容合伙人是「跑着跑着就散了。」

当然,无论谁走,小米手机还会是要为既定目标前进。从目前来说,小米手机业务最核心的负责人分别是小米总裁王翔,小米中国区、国际区总裁卢伟冰、小米手机部总裁曾学忠、小米手机产品负责人常程。

王翔的战绩是国际区业务做得好,被成功晋升为总裁。但晋升后,王翔的主要职责是管理公司的职能部门以及运营工作,并不算一线业务负责人。打赢高端以及市场份额第一这场仗,最主要依赖的还是后三者。

这3人中,卢伟冰的晋升速度最快。作为2019年才加入小米的外来户,一年就被选入小米9大合伙人之一。主要成绩支撑是其领导的红米品牌,成功拓展了市场,拖住了华为旗下的荣耀手机。此前雷军曾为此不胜其烦,荣耀宣称自己对标的是小米品牌,用雷军话说:「友商搞了个子品牌,怼了小米5年时间,真是怎么low就要怎么来。」

卢伟冰加入小米后,开始领导红米品牌反击。而且卢伟冰也化身微博战神,大嘴的风格帮助红米与荣耀打口水战时,也不落下风。这让雷军将亲自领导的中国区、以及周受资原来领导的国际区,都交由卢伟冰负责。而且卢伟冰主管小米渠道建设和销售,2021年小米(包含红米)出货量将是检验卢伟冰的进阶战绩。

而对于曾学忠来说,主管手机的产品研发和生产工作。当前的压力不可谓不大,如何破除小米几款高端机型的「堆料」和货源不足的「耍猴」负面风评,就是曾学忠的核心命题。堆料背后的问题是产品设计和优化,以及软实力匹配等综合问题,尤其避免前文提到的MIUI系统出问题,就得曾学忠更多负责。

当然,如果小米11 Pro或者年底发布的小米12能够成为经典机型,成功占稳高端机市场,那曾学忠成为小米中国区总裁,进入合伙人都极有可能。不过,目前看寄予厚望的小米 11 Ultra是无法成为完成这一任务了,极致追求性能导致的重量和外型设计都比较激进,这款手机缺乏成熟稳重表象的感觉。

而对于常程来说,部分产品业绩会和曾学忠重合,个人更重要的是做好小米产规划工作。从小米MIX FOLD,小米11 Ultra、小米 11 Pro、小米11 、小米10S 再到红米 K40 Pro 、红米K40 、Note9系列,很多机型价格只相差几百块钱,密集填补了2000-7000之间的价位。如何让这些型号在不同的消费者中建立品牌心智,而不是让消费者感觉眼花缭乱不知怎么挑选,这些挑战也很大。

一直以来,小米内外部有声音认为,小米此时不宜宣布造车,毕竟华为手机渐渐退出后,小米在国内市场有一场硬仗要打。打赢了压制OV,打输了大本营丢了。而既然已经宣布造车后,小米手机业务谁来替雷军解忧,目前还看不出明确答案。

编辑/emily

01.png牛牛敲黑板:雷軍轉身造車,米粉集體造反?

比起小米如何造車,以及原國際部總裁周受資等高管離職,可能現在最令雷軍焦慮的事情,是米粉集體「抗議」。

抱怨MIUI系統Bug太多,最新發布的小米11 Pro和小米 11ultra都沒有搭載MIUI 12.5,憤怒的米粉這幾天「爆破」了雷軍的微博。知道雷軍太忙,很多米粉又去「爆破」小米高級副總裁盧偉冰的微博,雖然盧偉冰主要負責紅米redmi的業務,但沒辦法,誰叫你也是小米中國區和國際區的總裁,又經常發微博呢。

這也是米粉不是辦法的辦法,很多米粉認為這事應該怪金凡——MIUI系統研發負責人。但更多明白事理的人認為,金凡這級別決定不了太多事情。現在小米衝擊高端大業未完成之際,又高調宣佈造車,雷軍分身乏術,小米賴以起家的MIUI系統雖然重要,但在雷軍工作安排已經排不上重要序號了。

更重要的是,伴隨着雷軍帶着王川、黎萬強去造小米智能車,2號人物林斌在業務側的淡出,以及愛將周受資的離職,小米手機業務除了雷軍,缺乏一個主心骨的核心人物,也許這才是最大的難題。

一部視頻引發的米粉抗議

近期小米各種大新聞登上媒體頭條,發佈「安卓機皇」、100億美金殺進新造車領域,小米之家開到了5000家,頗有一統手機江湖,即將顛覆造車領域的架勢。但B站上的一期視頻,卻引發了小米的後院起火。

起因是B站上的一名UP主「木羽説科技」,上傳了一段視頻《小米高端路的最大障礙——MIUI》,這則視頻當天登上B站數碼區的熱榜第一,現在這則視頻播放量已經到了176萬。由於視頻發佈者木羽是扛起米粉社區的元老人物,所以他的吐槽一針見血,認為小米目前的系統又卡又不穩定,MIUI系統更新落後於機型發佈。

木羽還在視頻底下留言:「小米11 Ultra 六七千最新旗艦,出廠只有MIUI 12,還沒有12.5的內測,穩定版還要五月底,(導致)目前(採用高通驍龍芯片)888機型還不如865日常流暢,太離譜了。」這條視頻評論的點贊數已經將近達到2萬。

在米粉們看來,普通消費者看到的是小米各種高端機型發佈,120倍潛望式鏡頭、夜梟算法、120HZ屏幕等一系列創新,但米粉更在意系統是否流暢,使用體驗優化到更好。而如今MIUI系統更新緩慢,造成新機BUG增多,這被米粉認為是失去用户體驗至上的初心。

很多米粉深有同感,於是自發跑去微博和MIUI社區控訴,導致雷軍和盧偉冰微博下全是米粉要求更新系統的抗議。而以往雷軍和盧偉冰會經常回復留言,這次沒有親自下場給出回覆,而是賬號名為「小米祕書助手」回覆部分表達激烈的留言。

一直以來,MIUI社區是米粉聚集的地方。而MIUI社區成立時間幾乎與小米公司同期,早期雷軍選擇了100名極客粉絲試用MIUI,此後米粉反饋各種問題,MIUI兩週一迭代的模式就被傳承下來。

早期為小米贏得真正口碑的正是MIUI系統,而MIUI系統的拓荒者和米粉文化的創辦者、小米聯合創始人黎萬強早已經離開MIUI系統開發一線,未來主要精力要去造車。很多米粉感到自己被拋棄,這使得他們感到無奈。

從MIUI開發者社區模式,延伸出來的小米的粉絲文化和用户運營思維,幫助小米取得了巨大成功,也幫助蔚來建立起忠實的用户羣體,如今米粉羣體感到不滿,小米內部人認為根源是薪資太低,很多老人跳槽離職,大量應屆生還不能挑大樑。

一位小米信息部離職的員工對Tech星球提到:「小米還是不錯,但普遍薪資福利比較低是現實,自己來創業公司薪資漲了50%。」在其看來,MIUI拆了又合,去年互聯網部門整合成三個部門,雲平臺動盪,都是小米忽視「軟實力」的表現。

當然,雷軍的注意力轉移也是無奈。自從小米集團股價在1月份觸到35.9港元的高位就開始跳水,宣佈造車後還是沒能阻止股價低迷,2021年至今,小米股價已經下跌了25%。截至4月13日,小米集團的市值是6263億港元。

小米高管變局下的業務承壓

米粉集體抗議,小米股價跌去四分之一,這是掩蓋在小米近期各種高光新聞背後的實情。而造成這一切的核心原因,就是小米正值用人之際,卻也是小米高管大幅變動之際。

小米第一次核心管理層變動,發生在2019年12月,這一波主要是部分創始團隊元老離職。當時雷軍發佈內部信,宣佈聯合創始人黎萬強和高級副總裁祁燕分別離職和退休,同時林斌擔任集團副董事長,精力轉向董事會,CFO周受資也被輪崗到國際業務部門任總裁。

此前負責研發的周光平、以及米聊的黃江吉等幾位元老也已經離職。和雷軍一起喝小米粥的幾位聯合創始人開始淡出,雷軍轉而任命新人。將對國際業務領導有方的王翔,晉升為小米集團總裁;因Redmi成績出色的盧偉冰,出任中國區總裁就是體現。

小米第二次核心管理層調整,始於2020年開始引入各種外部人才,這一波被外界比喻為組建「復仇者聯盟」。挖來原中興終端CEO曾學忠、從聯想賠償500萬違約金挖來產品負責人常程、從大摩董事總經理職位上挖來林世偉擔任CFO,不一而足。

直到2020年12月,小米再次發佈內部信,進行了組織架構最後的修補和調整。這次除了成立集團總辦這種職能部門,小米任命潘俊為電視部總經理,向CEO彙報。小米制造工程部升級為智能製造部,集團副總裁顏克勝兼任智能製造部總經理。

兩年時間,小米完成了組織架構的年輕化和互聯網化的改組,開始向第一智能機廠商的位置衝擊。從2020年成績看,各個季度環比增長都還不錯,只是Q4開始出貨量和營收都開始增長失速的信號。

小米2020年Q4出貨量和營收環比下降

如果從這幾年全球市場的發展數據看,小米的表現還不錯。根據市場調研機構Canalys的數據顯示,小米Q4季度是全球第三,國內第一的智能手機廠商。

但小米的位置並不穩固,成功升級為全球第一的國內智能機品牌,西歐和印度等國外銷量佔了一半。國內市場在2020年末還不是第一,要知道那時候OPPO還沒有發佈 Find X3等主力機型。但小米還是決心和所有國產安卓機「死磕到底」。

小米11 並不是算真正的高端機型,3月發佈小米11 Pro機型雖然被小米冠以「安卓機皇」稱呼,但後面還有新型號小米 11 ultra,估計過幾個月還會發布新第一代小米 MIX。

為了將這些機型全部銷售出去,小米還在努力拓展渠道升級,去年千店同時開業,今年4月3日,小米之家第5000家店已經在瀋陽開業。

網傳2021年小米手機出貨目標量是2億-2.2億部,同比2020年預計增長36.98%-50.68%。小米手機業務大躍進之際,雷軍的注意力要集中到造車新項目上,新的領導層能否完成這一任務就顯得非常關鍵。

誰來撐起小米手機未來?

2020年中,雷軍做了一個重要決定,那就是實行合夥人制度。新增王翔、周受資、張峯和盧偉冰四位合夥人,整體合夥人達到了9位。

而就在短短半年時間後,最年輕的合夥人周受資宣佈離開小米,加盟字節跳動擔任CFO。在小米內部,有員工形容合夥人是「跑着跑着就散了。」

當然,無論誰走,小米手機還會是要為既定目標前進。從目前來説,小米手機業務最核心的負責人分別是小米總裁王翔,小米中國區、國際區總裁盧偉冰、小米手機部總裁曾學忠、小米手機產品負責人常程。

王翔的戰績是國際區業務做得好,被成功晉升為總裁。但晉升後,王翔的主要職責是管理公司的職能部門以及運營工作,並不算一線業務負責人。打贏高端以及市場份額第一這場仗,最主要依賴的還是後三者。

這3人中,盧偉冰的晉升速度最快。作為2019年才加入小米的外來户,一年就被選入小米9大合夥人之一。主要成績支撐是其領導的紅米品牌,成功拓展了市場,拖住了華為旗下的榮耀手機。此前雷軍曾為此不勝其煩,榮耀宣稱自己對標的是小米品牌,用雷軍話説:「友商搞了個子品牌,懟了小米5年時間,真是怎麼low就要怎麼來。」

盧偉冰加入小米後,開始領導紅米品牌反擊。而且盧偉冰也化身微博戰神,大嘴的風格幫助紅米與榮耀打口水戰時,也不落下風。這讓雷軍將親自領導的中國區、以及周受資原來領導的國際區,都交由盧偉冰負責。而且盧偉冰主管小米渠道建設和銷售,2021年小米(包含紅米)出貨量將是檢驗盧偉冰的進階戰績。

而對於曾學忠來説,主管手機的產品研發和生產工作。當前的壓力不可謂不大,如何破除小米幾款高端機型的「堆料」和貨源不足的「耍猴」負面風評,就是曾學忠的核心命題。堆料背後的問題是產品設計和優化,以及軟實力匹配等綜合問題,尤其避免前文提到的MIUI系統出問題,就得曾學忠更多負責。

當然,如果小米11 Pro或者年底發佈的小米12能夠成為經典機型,成功佔穩高端機市場,那曾學忠成為小米中國區總裁,進入合夥人都極有可能。不過,目前看寄予厚望的小米 11 Ultra是無法成為完成這一任務了,極致追求性能導致的重量和外型設計都比較激進,這款手機缺乏成熟穩重表象的感覺。

而對於常程來説,部分產品業績會和曾學忠重合,個人更重要的是做好小米產規劃工作。從小米MIX FOLD,小米11 Ultra、小米 11 Pro、小米11 、小米10S 再到紅米 K40 Pro 、紅米K40 、Note9系列,很多機型價格只相差幾百塊錢,密集填補了2000-7000之間的價位。如何讓這些型號在不同的消費者中建立品牌心智,而不是讓消費者感覺眼花繚亂不知怎麼挑選,這些挑戰也很大。

一直以來,小米內外部有聲音認為,小米此時不宜宣佈造車,畢竟華為手機漸漸退出後,小米在國內市場有一場硬仗要打。打贏了壓制OV,打輸了大本營丟了。而既然已經宣佈造車後,小米手機業務誰來替雷軍解憂,目前還看不出明確答案。

編輯/emily

免責聲明:本頁的繁體中文版由軟件翻譯,富途對翻譯信息的準確性或可靠性所造成的任何損失不承擔任何責任。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