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你管这叫混子啊_第1章 要问饭从何处来,鲨鱼直播找墨白!

关注
LOL:你管这叫混子啊_第1章 要问饭从何处来,鲨鱼直播找墨白!www.shan-machinery.com【江晚吟的养娃日常】奶爸组

喜歡的話幫我點個心嘛 QAQQ

有那麼一丟丟的長

依然是奶爸组

阿凌日常搞事✔

        是夜,蓮花塢。

恰逢蓮花盛開的季節,微風輕拂而過,湖面上的蓮花輕顫。

壹抹小小的身影小心翼翼的踏入湖裏,越往下走湖底越深,湖水淹到腰間的時候,連忙摘了壹朵盛開正好,無比嬌艷的薄紫九瓣蓮。

在要撤離之即,左足被湖底肆意生長的花莖絆了壹下,嚇得驚呼壹聲,摔進了湖裡,還砸到了未熟的蓮藕,疼得不行,張嘴要喊卻灌了壹口湖水。

「誰在哪裏!」

巡邏的弟子提著燈籠喊了壹聲,望見湖面冒起許多泡泡,正疑惑莫不是蓮花成精,卻瞧見湖旁金星雪浪的繡鞋和襪子。

弟子急忙下湖撈起小小的金團子,可不正是金淩麼?

「咳咳……咳。」

脫離湖水的金淩大口吐水,壹雙杏眼泛紅,額頭上還又紅又腫的,金星雪浪袍全都濕透了,涼風吹過,好不淒涼。

可,白嫩的小手始終握著那朵九瓣蓮。

 這番動靜有些大,引來了不少弟子圍觀關心。

「小公子怎麼在湖裏呀?」

「金小公子晚上偷藕吃?」

「胡說,可能是蓮花成精了!」

「……這蓮花也沒雕落呀,蓮藕沒熟的。」

江晚吟趕到的時候,瞧見了許多人圍著濕漉漉的金淩議論紛紛,聞到弟子所言出聲呵斥。

「看什麼,不用睡覺就去練劍!」

弟子們散得以往更快些,畢竟宗主今天的臉色也比以往的黑兇得不行。

瞬間只剩下金淩和那位以為蓮花成精的弟子,弟子輕輕拍打金淩背後,好讓金淩舒服些許。

金淩低下頭,壹雙小手緊握著有些萎靡的九瓣蓮,帶著哭腔口齒不清的說道。

「舅舅……我。」

不等金淩說完,江晚吟脫下外袍裹著小小的金淩,抱入懷中,壹手托著金淩,壹手學著弟子輕拍背部。

「回屋再說。」

「妳,叫個醫師到我房來。」

        蓮花塢內院。

江晚吟房裏燈火透明,蠟燭燃了壹半,桌案上擺著不少捲軸和浸墨未幹的毛筆。

沐浴完的金淩被軟綿綿的毛巾蓋著頭發,眼神不斷瞥向茶幾上的九瓣蓮。

江晚吟替金淩擦乾頭髮,有些想發火最後卻又壓抑著怒意溫聲說道。

「蓮藕要過些日子才能熟,想吃的話先吃麻焦切糕解解饞。」

「我不是要吃蓮藕!」

被誤會的金淩連忙出聲要解釋,剛擡頭就看見舅舅黑著臉低頭看著自己,於是就閉嘴了。

「那為何三更半夜不睡覺,跑去湖裏摘壹朵蓮花作甚!」

江晚吟終於忍不住發火,語氣重了不少,若不是弟子巡邏瞧見,說不定就淹死在湖裡了。

「我……嗚哇……」

年幼的金淩最怕瞧見自家舅舅這副模樣,又聽他語氣有些兇,雙眼泛紅,淚滴不停落在毛巾上。

本想斥責兩句的江晚吟,雖還想著不該過分寵溺金淩,卻也軟了性子,可怎麼也拉不下臉去哄哭得停不下來的金淩,冷聲喚醫師進屋。

「不要哭了!給醫師看看可有大礙。」

「再哭就打斷妳的腿。」

金淩在蘭陵有金光瑤寵著,只要哭了總有人想盡辦法哄高興,何嘗被人直言不讓哭,壹時眼淚掉的更兇了。

好不容易進門的醫師,瞧見這副模樣也不曉得該不該上前診斷,於是顫顫巍巍的縮在門口。

江晚吟黑著壹張臉,目光不善的瞪了醫師壹眼,醫師連忙慌張走出屋,慌張之餘也沒失半分醫師該有的姿態,除了忘記掩門。

「……」

屋裡只剩下金淩的哭泣聲,偶爾刮進屋內的風和被風吹的吱呀作響的木門。

有些頭疼的低頭看著依然堅持哭泣的金淩,江晚吟嘆了壹口氣,決定先將門掩上再想想怎麼哄。

擡步走到門前時,隱約看見壹抹亮晶晶的身影,仔細壹瞧,正是頭上別著壹朵花,身著金星雪浪袍的金光瑤正疾跑而來。

江晚吟覺得近日可能金星雪浪看多了,金光瑤上居然別著壹朵嬌艷欲滴的金星雪浪,若非金光瑤長得好,只怕隨便換個人都覺得辣眼。

「來得正好,把他哄好了。」

金光瑤才到門前,就聽到江晚吟有些求助且無奈的語句,伴隨著金淩的哭鬧聲,和那張緊皺著細眉卻依然俊俏的臉,不禁輕笑出聲。

聰明的金光瑤知道自己那壹笑,可能會惹怒好面子的江晚吟,於是迅速將金淩擁入懷中,輕聲細語哄著。

「怎麼了,誰讓阿淩受委屈啦?」

怒火剛湧上胸腔,看見金光瑤頭上那朵明艷的金星雪浪,居然發不出火了,壹腔怒意卡在胸膛,難受的緊。

哭了好壹會兒的金淩,窩在自家小叔叔懷裏低聲抽泣控訴著舅舅對他的不好。

「我不是要吃蓮藕……舅舅兇我。」

「又雙叒叕想打斷我的腿。」

「還把醫師兇走了。」

了解金淩想幹嘛的金光瑤,揉了揉懷裏團子毛茸茸的腦袋,貼近耳垂溫柔的說道。

「舅舅就只是擔心妳,不是有意兇妳的。」

「妳不是還有東西想給舅舅嗎?」

「我陪妳給舅舅道個歉好不好。」

被晾在壹旁的江晚吟,看似臉黑的漫不經心,實則壹直偷聽,聽聞金光瑤所言,胸腔的怒火滅了不少。

小小的金淩皺著白嫩的小臉想了壹會,最終主動掙開金光瑤的懷抱,跳下來拉著金光瑤的衣袖角,另壹隻手指了指茶幾上的九瓣蓮。

金光瑤嘴角微笑幅度更甚,壹手小心拿起已經有些萎了的九瓣蓮,渡了些靈氣,讓九瓣蓮看上去精神許多,靜看江晚吟怎麼收場。

有些疑惑的江晚吟,瞄了壹眼金光瑤頭上那朵不容忽視的金星雪浪,心中有個不好的想法。

「舅舅……這是給妳的。」

九瓣蓮已經到了金淩手上,雙手捧著那朵重煥光彩的九瓣蓮,剛哭過的杏眼眼角還有些泛紅,此時正擡頭望著比他高出太多的江晚吟。

「夫子說了,想報答親人的好可以送花。」

「我給小蘇蘇摘了壹朵,也想給舅舅摘。」

江晚吟內心有些五味雜陳,即高興金淩想送花給自己,又惱金淩就為了這點事掉進湖裡、想到金淩差點淹死又幾分悲傷,壹張俊俏的臉顯得十分糾結。

金光瑤趁金淩不註意,扯了扯繡著紫蓮暗紋的袖子,江晚吟這才回過神來。

兩條修長的腿往前壹彎,蹲下身子,拍手拍了拍又要哭的金淩腦袋,接過那朵厲經艱難坎坷的九瓣蓮,雙手將金淩擁入懷裏。

「下次不準幹這種傻事,知道沒?」

「差點就沒命親自給舅舅了。」

江晚吟語氣即便溫和,卻還有點刀子豆腐心,拍了拍金淩的後背。

「還賴著幹嘛!滾去睡覺覺,明早起來練劍。」

金光瑤將門掩上前,意味深長的看了某處 。

折返回來已久的醫師和壹直沒離開的弟子,躲在門外目睹了壹切,醫師舉了舉固定骨頭的木板,向旁邊的弟子問道。

「這腿不打斷了嗎?」

——————

江大宗主在湖旁的亭子,咬著麻焦切糕,賞著滿湖開的正好的薄紫九瓣蓮,心不在焉的想著今年金淩會摘哪壹朵。

——————

我寫完了啊啊啊,本來結尾是打算要刀的。

但是想想還是算了,甜甜的日常能治癒人心。

(ノ)`ω´(ヾ) ​​​ 

麻焦切糕是雲夢的糕點,特地去谷歌的。

依然是甜甜的日常,希望大家有磕到。

附上一張我谷歌的記錄。

大家晚安吖。|ω・)و ̑̑༉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