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花》,一位被拐卖的少女自诉

关注
《极花》,一位被拐卖的少女自诉www.shan-machinery.com图片发自简书App

时代的悲哀造就了个人的悲哀,一个贫穷落后的山村,一群粗俗愚昧的山里男人以及一名正直美好年华的少女在平凹先生的笔下创造出了极花。小说描写了一个从乡村走到城市又被人从城市拐卖到山里的少女胡蝶。小说以胡蝶的视角展开,描述了胡蝶从被拐卖开始的死命挣扎到最后彻底沦为了一位山里妇人的整个心理路程。又以胡蝶的口吻叙述,手法独特,看完触动很深。

极花在书里是一种神奇的花,而胡蝶是一名少女,黑亮说因为他将极花装在相框上摆在了家里,所以他才买到了胡蝶。

一个人在社会中或许对你我是无足轻重的存在,但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却是不可割舍的存在,一位少女被拐卖就意味着一个家庭的破裂。

我不知道中国现在有多少被拐卖的妇女但我知道数量一定不少并且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停止,身处城市车水马龙中的你一定无法想象偏远的山里有多么贫穷,又有多么的愚昧。

胡蝶被拐卖的地方可以说是个光棍村,贫穷的山里人每个都渴望能生儿延续香火,而山里的男子却又很难娶到媳妇,于是人口贩子成了他们的希望,所谓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大山里的人口市场就这样产生了。青春美丽的少女胡蝶未来本来有着无数的可能,她想踩着高跟鞋进入城里人的生活那不是因为虚荣而是每个贫穷的年轻女孩都有的梦,然而这样的梦还未开始便被打碎了,碎了一地无法拼凑。

胡蝶本该是自由的至少是属于自己的,但她此刻却被人当做货物牲口般的买给了一个皮肤粗糙黢黑的村夫――黑亮,被关在了一个阴暗的窑洞里。她逃过但是贫穷的山里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黑亮花钱买了她,所以她就该好好的给黑亮当媳妇,她逃跑被抓回来后村里的男人个个都义愤填膺都在对她拳打脚踢。她反抗了无数次,但她被关在窑洞里哪也去不了,她恨这个幽暗潮湿的窑洞,恨外面乌鸦拉在树下臭烘烘的屎,也恨每晚在窑洞里守着他想要和她睡觉的黑亮。她宁愿死也不待想在这,不过她还是更加畏惧死亡于是苟延残喘的活在这个地方。

本以为胡蝶的一生会就此结束,但故事却有了戏剧性的转折,胡蝶怀孕了黑亮买媳妇本就是传宗接代的所以胡蝶在被黑亮强上以后很自然的怀上了孩子,在那个贫穷的山里她想打掉孩子但没有别人的帮助那个孩子就像长在了她身上一样怎么也掉不下来,她只能生下来。

书里说女人生下孩子只要第一眼看见了孩子那就一生都割舍不掉了,我是相信的毕竟母性是自然界所有雌性生物的本能。

可能就是从胡蝶生下孩子的那一刻开始的,胡蝶她终于妥协了向生活和命运妥协了,像许多被拐卖的妇女一样她们在生下孩子后便放弃了逃跑的念头。不过胡蝶没有放弃逃出去的想法只是胡蝶不再挣扎了,她开始在黑亮家学习怎么搅面怎么蒸土豆怎么做一个山里媳妇,她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农村妇女,皮肤被风吹黑了手也糙了。她不再觉得乌鸦在白皮松下拉的屎很臭,不再觉得窑洞幽暗不透风,她逐渐适应了大山里的一切 她向往自己能够逃出去的同时也对自己的孩子――兔子有了深厚的感情。

胡蝶本该绚丽绽放的青春却在这饱受了风雨的摧残,被磨平了棱角,耗尽了气力。本以为故事会就此叙尽胡蝶的一生的时候奇迹发生了,她的母亲来了,这位坚韧的母亲苦苦找寻了她多年,花白了头发佝偻了背终于找到了她,母亲在知道她为那个山里男人生了一个孩子时泣不成声打了她一掌,在警察和全村人的激烈对抗中胡蝶被救了出来,我本以为胡蝶的人生会重新开始,我以为她回到了自己的家会欣喜不已。

但我又想错了,我忘了胡蝶遭受了几年的摧残折磨过后灵魂已经麻木了,她习惯了那个山村,她也舍不得她的孩子。她受不了现实生活中陌生的人们对她的指指点点所以在妈妈安排她相亲想让她远嫁他乡重新开始的时候她买了票乘上了火车回到了当初关她的那个窑洞。

我不知道胡蝶的妈妈面对女儿再次的离开会有多么的心痛和绝望,我只知道胡蝶彻底忘记了那个山村人们曾对她的伤害,或许从胡蝶被拐卖的那一刻开始她未来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当初各种折磨打骂她都坚持了下来却唯独受不了城里人对她的指点,这或许就是人性的悲哀吧。人一旦适应某种生活环境便很难接受改变。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