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願者的快樂助人之道-

关注
志願者的快樂助人之道-www.shan-machinery.com

 

青少年平日除了忙於功課學業外,課餘可參與甚麼活動服務社會?有沒有想過當志願者幫助他人,充實自我?“咁咪即係做志願者?好辛苦啫,又嘥時間……”,有團體調查發現,本澳青少年對志願服務工作參與度和投入度不足,與亞洲各地相比只屬中等水平。不難想像,當你問青少年為甚麼不嘗試去當志願者?欠缺主動的他可隨意編出多個不同的“私人理由”出來,婉拒你的邀請。

但當你問志願者為甚麼喜歡當志願者?他們總不假思索地告訴你,因為喜歡啊。至於喜歡背後的“理由”,在他們看來反而是次要。“助人為快樂之本”、“施比受更有福” 等道理,早已植入在他們的腦海中,他們平日也樂意將“助人自助”的理念轉化成行動。今期採訪了兩位澳門青年志願者協會(簡稱“青志”)的學生成員,分享他們當志願者的快樂之道。

難忘的義教之旅

現就讀勞校的高三學生馮玉儀,暱稱“湯圓”。湯圓初一已開始為教會做志願服務工作,初二加入校內由邱老師創立的學生志願者協會,再被邱老師推薦加入青志。未加入志願者行列前,小時候的湯圓在電視上看到志願者的身影,會覺得他們“很偉大”。但參與志願服務工作後,她發現志願者們只是“更無私付出和甘願為別人騰出餘暇”的人。

“我也想當志願者!”有着這想法的湯圓,沒有將這“夢想宣言”對着大海疾呼出來,她選擇了默默耕耘,妥妥當當完成青志給她的每項挑戰。

二○一○年,湯圓首次參與青志的服務工作,在中秋節探訪健頤長者服務中心,她為這裡的長者送上手工禮物,與他們聊得很投契,過了愉快的一天。

初三時的湯圓曾隨團展開貴州義教之旅,她說:“我第一次搭火車,到了那裡後還要走不少山路,各人都帶上許多物資(罐裝麥皮等食品)給當地福利院的小朋友。”

義教工作,沒有湯圓最初想像般簡單。福利院住着大多被遺棄的兒童,有些還是殘障的,“雖然在澳門有了探訪長者的經驗,但做小朋友的義教工作還是第一次,心情難免緊張,加上他們說話帶有鄉音,最初也不太懂如何與他們溝通和交流。直至看到同團成員和當地老師都和他們打成一片,我便嘗試放鬆心情,主動親近他們。” 湯圓又說:“教小朋友唱歌、跳舞及做手工,和他們玩樂時,彷彿徹底代入到這裡的生活環境,學會用他們的眼光看這個世界。”,在這次旅程中,湯圓變得更健談,性格也變得更外向。

充實的探訪工作

剛升上大一的陳尹筠,同樣有顆樂於助人的心。小時候她參與社區活動,看到有志願者擺攤位與市民玩遊戲,便覺得他們的工作很有意義,因為“既能幫人之餘,自己又可以玩埋一份”。

尹筠初中時懷着好奇心加入青志,“第一次參加志願工作,是探訪九澳老人院。我覺得那裡的某些老人家很可憐,他們身體有殘疾外,也得不到家人的照顧。以前我根本沒想過,原來這個小小的澳門也有這麼多人需要大家關心。”

尹筠表示探訪工作的安排相當充實,“如果周六、日要做探訪的話,可能周四或五晚便要準備做包裝禮物的工作。我最難忘的一次經歷,是參與中秋節的月餅送暖活動。青志邀請了整餅師傅教我們,那是我第一次學習如何親手做月餅,由揉麵粉到包裝,都要一手一腳做,之後再拿着成品送給獨居老人。當看到他們收到月餅後那份滿足之情,他們很大力握緊我的手說多謝,我真的很感動。原來自己小小的付出,能換來別人的微笑欣賞。

尹筠亦曾參加包粽子送流浪者活動,“當時我和一班志願者在某個工場內學習整粽子,之後拿着粽子到各區派給流浪者。活動結束後,我們身上都散發一陣陣‘粽味’,但覺得前所未有的滿足。”未成為志願者前,尹筠曾對賣旗等志願服務工作產生質疑,覺得這真的能幫到人嗎?但當加入青志後,她深深體會到當完成一個活動,不單是被服務的對象,就連志願者也有所獲益,“就像參與探訪老人,公公婆婆的一個笑容或一句讚賞,都會令我們開心和滿足一個晚上,因為從幫助別人中收穫的喜悅,是十分可貴的。”

助人自助獻愛心

湯圓在校內一直是當志願者的活躍分子,曾參與組織同學定期探訪獨居長者,她身邊的朋友在其潛而默化下,也紛紛加入志願者行列。湯圓說:“最初我總是聽到朋友對我說:‘你又去做志願者,周六日肯定沒空出來玩啦!’,但之後卻經常聽到他們說: ‘你周六日要去做志願者?我都去喎!’,和新認識的志願者做朋友是很快樂的事,因為大家都有顆樂於助人又和善的心,所以日常相處甚少會發生爭拗。”

尹筠喜歡傾聽青志前輩阿裴分享自己當志願者的經驗,“他總是能有條不紊地講述自身的經歷,將正面訊息帶給大家,很有意思。”受到前輩的影響,尹筠亦經常向朋友推介各種志願服務活動,冀一起參與幫助他人,善用餘暇、奉獻愛心。

摘自澳門日報 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14-12/11/content_957769.htm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