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关注
第5章 www.shan-machinery.com

所以,秋儿摇了摇头。

她娘见着了,略微有些欣慰的抚了抚秋儿的脸,说道:“你没有恨过娘,也说明你还能体谅娘一些,也不枉我们母女一场了。不过,娘今天做了一件很对不起你的事,娘将你卖了。”

秋儿一呆,没想到自己方才一直忐忑不安的事还是发生了。

秋儿有些很受伤的感觉,前世时,她经常被前世的母亲打电话追着骂;今世时,她又被今世的母亲亲手卖掉了。也许,她就是一个不会受母亲待见的人吧,她觉得有些悲哀的想着。

沉默了半响后,秋儿轻轻的问道:“是为了冬儿的医药费吗?”

她娘点点头,又摇了摇头,然后带些悲哀的说道:“也不仅仅是为了冬儿的医药费,只是娘也不忍心再见你继续被你爹这样继续打下去,怕他哪天一失手就把你的命给送了。娘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与你爹生肖上相抵触,不然他怎么会经常看见你就生气呢?你爹虽然不喜欢女儿,但是,除了打娘外,他出手打孩子的次数却不多,只是,在碰见你之后,却变样了。其实,前几日,高大爷府中的管家秦爷就曾告诉过我,高大爷那在宫中做内务府总管的兄长让高大爷从宫外买一些奴婢,进宫去作浣衣奴,出价是每人四十两银子。秦爷曾询问我,是否愿意将你或者春儿卖入一个进宫去。因为娘不想亲手将自己的孩子卖掉,便没有给他回话。今天,突然发生了冬儿这件事,你爹又将你打成这样,所以,娘想想,也就罢了,就让你入宫为奴吧,再差也不会比你现在的这种情况差了。就算也会被人打,但是,在宫中,混顿饭饱应当问题还不大吧。”

说完,她娘深深的叹了口气。

秋儿也明白了自己将要去的地方和所要做的事,原来是去皇宫,做一个浣衣奴。皇宫,这个地方秋儿前世时曾在电视剧中见过很多,就是在一个深深的宫墙内,除了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皇帝和太监以及未大婚的皇子,不再有其他的男人,然后,还有许许多多的女人,为了争取到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的宠爱和赏赐,耍出各种阴谋诡计和小聪明相互算计,当然,这些女人身边往往都会围绕着一些宫女作陪衬的。

前世时,每每看完那些电视剧,秋儿都不禁感叹,皇宫简直就是一个人吃人的地方,那些女人虽然是古人,但是,她们的谋略、阴狠连她这个现代人都自叹弗如。

现在,她就要进入这个人吃人的地方了,以后会怎样,会不会象电视中所演绎的那样,最终成为某个嫔妃争权夺利的牺牲品,被吞噬在后宫那个浩瀚的深海之中,还是默默无闻的终老在后宫之中,秋儿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秋儿觉得她娘说得也对,与其和李升这样相看两厌,倒不如入宫,虽然是粗使奴婢,但是,秋儿觉得自己现在做的活肯定也不会比宫中轻松。

这样一想,最坏的情况也莫过如此了。

而除了这些之外,秋儿突然又依稀记起了自己在前世时曾经做过的那些奇怪的梦,心中不禁有些心悸起来。

尽管如此,秋儿还是决定,索性坦然接受好了。

于是,秋儿开口问她娘道:“那哪日起程入宫呢?”

她娘没料到秋儿能这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倒是怔了一下:“高大爷说,后日起程进京。你先好好歇着吧,把身子养好一些再去。”

她娘说好,叹了口气,就起身走出去了。

第二天,她娘又带着秋儿去街上的布匹店里扯了几尺布,给秋儿做了两件新衣裳,这是秋儿来到这个世界后,唯一属于自己的两件新衣裳。自打秋儿刚出生开始,她穿的衣服就是从日儿、月儿、星儿、辰儿身上接过来的。

到了启程这天,那个富贵人家的管家过来接她时,秋儿让他先等上她一会。

然后,她先走到春儿面前,抱了一下春儿,祝福道:“五姐姐,你马上就要嫁人了,秋儿希望你以后能够过得幸福、美满,不用再为生计而发愁!”

再拉住旁边夏儿那双粗糙的手,带些怜惜的说道:“等五姐姐出嫁之后,日后你可能要更辛苦一点了,不过,记得不要让自己太劳累,别年纪小小就将身子给毁了。”

春儿闻言后,泣不成声。而夏儿则反握住秋儿的手,恋恋不舍的说道:“妹妹,委屈你了,你自己在宫中也要好好保重自己。”

秋儿点了点头,又走到冬儿的床前,摸了摸他的头,尽管也不确定冬儿能不能听得懂,她还是开口道:“冬儿,姐姐要走了,日后,你不能太调皮,让娘担心。咱们家比不得富贵人家,你也是这个家庭中唯一的男孩子,娘和姐姐们对你的期望都很高,所以,你从小就要学着懂事一些,替娘和家中分忧才好。”

冬儿似乎也感受到了离别的气息,躺在床上,不舍的说道:“秋儿姐姐,你真的要离开家了吗?冬儿以后都不调皮了,你不要走了好不好?”

秋儿朝冬儿微微笑了笑,哄他道:“那冬儿乖乖的,到时候姐姐或许会回来看你呢。”

接着,秋儿来到李母面前,跪了下来,说道:“娘,不管怎样,秋儿都要感谢您这些年来对秋儿的养育之恩,秋儿以后不能再伺奉在您左右了,希望您能保重自个儿的身子,做事不用太拼命,这个世界上,有时候,最珍惜自己的人只能是您自己。另外,秋儿希望您不要再这样懦弱下去,该反抗的时候仍然还是要反抗。”

李母看着秋儿,有些失神,似乎在思索着秋儿的话。

而秋儿没再管她有没有听懂,只是径自对她磕了三个头,然后就爬了起来。

最后,秋儿将脸转向后面的李升,有些淡漠的说道:“做男人还是要有些担当的,径自躲在女人和自己的孩子后面,苟且偷生的活着,就会为世人所不齿了,也枉生男儿身了。”

说完,秋儿没理被她的话戳中心事、恼羞成怒的李升,走向一旁等候的高府管家,不再有任何留恋的向门外走去。

李家所住的地方离京城尚有一定的距离,秋儿与那管家一起,早晨坐着马车出门,傍晚,太阳落山时,秋儿终于见着那高高的、红红的、气势磅礴的宫墙,有点象秋儿前世时,为了激励秋儿跳级成功,父母特意带她去看的故宫。

远远的,秋儿就看见了宫墙的四角各有一座结构精致、外观秀丽别致的角楼。

不久后,马车到了宫墙前面,经过了四道宫门,四道宫门之上,都建有重檐庑殿顶门楼。但是,马车并未停下,继续行驶到南边的一个侧门时,马车方才停了下来。

侧门面前站着两名侍卫在把守着,高府的管家带着秋儿一起跳下了马车,管家指了指身后的秋儿,对侍卫说明了来意,又从身上掏出一个类似于信物之类的东西,对侍卫出示了一下。

侍卫可能也根据信物确认了管家与秋儿的身份,便让他们在外面等候一下,其中一名侍卫便转身进了宫墙里面。

不久之后,侍卫带来了一个身材高大、肥肥胖胖,大约四十多岁的妇人,妇人高高束起的头发挽成了一个鬓,鬓上插了一个铜簪,脚上踩着厚厚的木屐,身上着蓝色绸布制作的宫装,宫装可能略微有些显小,她的腰部将宫装撑得紧绷绷的。

妇人打量了一下秋儿,蹙了蹙眉头,嘴巴张了张,似乎在嘀咕:“怎么找个这么瘦、这么小的过来了?”

不过,可能是因为她终于还是不敢得罪那个总管太监,所以,还是不敢将情绪过分的外露出来,只是还算有礼的对高府管家说道:“我是宫中浣衣局的管事嬷嬷,有劳您跑一趟了,这孩子就交给我吧。”

然后,她对秋儿撇了撇嘴道:“跟我后面来吧。”

说完,她身子一扭一扭的往宫墙里面走去,秋儿向管家微微施了一礼后,便赶紧跟了上去。

进入了宫墙之后,里面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如果说宫墙的外观景象显得宏伟壮观的话,那内部则显得严谨华丽。

进入秋儿眼帘的是一排排的古典建筑,大约是按照南北中轴线对称布局的,层次分明,主次有序。

“磨蹭什么呢?还不赶紧跟上来?”就在秋儿还未来得及将赞叹之声说出口时,就传来了那个肥胖妇人不耐烦的呼喝声。

自从转世来了这个世界之后,在李升的棍棒之下,秋儿也渐渐明白了,这个世界有时候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如果只是这样盲目的硬拼硬的话,只会让处于弱势的自己白白吃苦头而已。

所以,听见那肥胖妇人的话后,秋儿便低下可头,快步跟了上去。

走到一处距离秋儿方才看见的那些建筑群有些距离的院子处,肥胖妇人拐了进去,只见院子的门框上挂了个牌匾,写着浣衣局三个大字,而院子之中有四口水井,大约有几十个面容各异、身着青色衣服的年轻女子围绕着这几口水井坐着,每个女子的面前都放着一个大木盆,大木盆里面放着一块搓衣板,而每名女子的身边还都放着一堆堆得高高的衣服。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