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檀古记/檀君世纪

关注
桓檀古记/檀君世纪www.shan-machinery.com←神市历代记桓檀古记檀君世纪作者:红杏村叟北夫馀纪→目录1 序2 檀君世纪2.1 二世檀君扶娄2.2 三世檀君嘉勒2.3 四世檀君乌斯丘2.4 五世檀君丘乙2.5 六世檀君达门2.6 七世檀君翰栗2.7 八世檀君于西翰或曰乌斯含2.8 九世檀君阿述2.9 十世檀君鲁乙2.10 十一世檀君道奚2.11 十二世檀君阿汉2.12 十三世檀君屹达一云代音达2.13 十四世檀君古弗2.14 十五世檀君代音一云后屹达2.15 十六世檀君尉那2.16 十七世檀君余乙2.17 十八世檀君冬奄2.18 十九世檀君缑牟苏2.19 二十世檀君固忽2.20 二十一世檀君苏台2.21 二十二世檀君索弗娄2.22 二十三世檀君阿忽2.23 二十四世檀君延那2.24 二十五世檀君率那2.25 二十六世檀君邹鲁2.26 二十七世檀君豆密2.27 二十八世檀君奚牟2.28 二十九世檀君摩休2.29 三十世檀君奈休2.30 三十一世檀君登兀2.31 三十二世檀君邹密2.32 三十三世檀君甘勿2.33 三十四世檀君奥娄门2.34 三十五世檀君沙伐2.35 三十六世檀君卖勒2.36 三十七世檀君麻勿2.37 三十八世檀君多勿2.38 三十九世檀君豆忽2.39 四十世檀君达音2.40 四十一世檀君音次2.41 四十二世檀君乙于支2.42 四十三世檀君勿理2.43 四十四世檀君丘勿2.44 四十五世檀君余娄2.45 四十六世檀君普乙2.46 四十七世檀君古列加序[编辑]

为国之道,莫先于士气,莫先于史学,何也?史学不明,则士气不振,士气不振,则国本摇矣,政法歧矣。盖史学之法,可贬者贬,可褒者褒,衡量人物,论诊时像,莫非标准,万世者也。斯民之生,厥惟久矣,创世条序,亦加订证,国与史并存,人与政俱举,皆自我所先所重者也。呜呼!政犹器,人犹道器,可离道而存乎?国犹形,史犹魂形,可失魂而保乎?并修道器者,我也;俱衍形魂者,亦我也。故天下万事,先在知我也。然则其欲知我,自何而始乎?

夫三神一体之道,在大圆一之义。造化之神,降为我性教化之神,降为我命治化之神,降为我情,故惟人为最贵、最尊于万物者也。夫性者,神之根也,神本于性,而性未是神也,气之炯炯不昧者,乃真性也。是以神不离气,气不离神,吾身之神与气合,而后吾身之性与命可见矣;性不离命,命不离性,吾身之性与命合,而后吾身未始、神之性未始,气之命可见矣。故其性之灵觉也,与天神同其源;其命之现生也,与山川同其气;其情之永续也,与苍生同其业也。乃执一而含三会,三而归一者是也。

故定心不变谓之真,我神通万变谓之一神,真我一神,攸居之宫也。知此真源,依法修行,吉祥自臻,光明恒照,此乃天人相与之际缘,执三神戒盟而始能归于一者也。故性、命、情之无机,三神一体之上帝也,与宇宙万物混然同体,与心气身无迹而长存,感息触之无机,桓因主祖也,与世界万邦一施而同乐,与天地人无为而自化也。是故其欲立教者,须先立自我革形者,须先革无形,此乃知我求独之一道也。

呜呼,痛矣!夫馀无夫馀之道,然后汉人入夫馀也;高丽无高丽之道,然后蒙古入高丽也。若其时之制先,而夫馀有夫馀之道,则汉人归其汉也;高丽有高丽之道,则蒙古归其蒙古也。呜呼,痛矣!向年潜淸辈之邪论,阴与百鬼夜行,以男生、发岐之逆心,相应而合势,为国者抑何自安于道器两丧、形魂全灭之时乎?

今外人干涉之,政去益滋甚,让位、重祚,任渠弄擅,如我大臣者,徒束手而无策,何也?国无史而形失魂之故也!一大臣之能,姑无可求之为言,而乃举国之人皆救国,自期而求其所以为有益于救国,然后方可得以言救国也。然则救国何在哉?向所谓国有史而形有魂也。神市开天,自有其统。国因统而立,民因统而兴,史学岂不重欤?书此乐为檀君世纪序。

上之十二年癸卯十月三日,红杏村叟书于江都之海云堂。

檀君世纪[编辑]

古记云:王俭,父檀雄,母熊氏王女。辛卯五月二日寅时,生于檀树下。有神人之德,远近畏服。年十四,甲辰,熊氏王闻其神圣,举为裨王,摄行大邑国事。戊辰,唐尧时,来自檀国,至阿斯达檀木之墟,国人推为天帝子,混一九桓,神化远曁,是谓檀君王俭。在裨王位二十四年,在帝位九十三年,寿一百三十岁。

戊辰元年,大始神市之世,四来之民,遍居山谷,草衣跣足。至开天一千五百六十五年上月三日,有神人王俭者,五加之魁,率徒八百,来御于檀木之墟,与众奉祭于三神。其至神之德,兼圣之仁,乃能奉诏继天,巍荡惟烈,九桓之民咸悦诚服,推为天帝化身而帝之,是为檀君王俭,复神市旧规,立都阿斯达,建邦号朝鲜。

诏曰:天节惟一,弗二厥门。尔惟纯诚一,尔心乃朝天,天范恒一,人心惟同,推己秉心,以及人心,人心惟化,亦合天范,乃用御于万邦。尔生惟亲,亲降自天,惟敬尔亲,乃克敬天,以及于邦国,是乃忠孝,尔克体是道。天有崩,必先脱免,禽兽有双,弊履有对,尔男女以和,无怨、无妒、无淫。尔嚼十指,痛无大小,尔相爱无胥谗,瓦佑无相残,家国以兴。尔观牛马,犹分厥蒭,尔瓦让,无胥夺共作,无相盗,国家以殷。尔观于虎,强暴不灵,乃作孽,尔无桀骛以戕性,无伤人,恒遵天范,克爱物。尔扶倾,无陵弱,济恤,无侮卑。尔有越厥,则永不得神佑,身家以殒。尔如有冲火于禾田,禾稼将殄灭,神人以怒,尔虽厚包,厥香必漏。尔敬持彛性,无怀慝,无隐恶,无藏祸心,克敬于天,亲于民,尔乃福禄无穷。尔五加,众其钦哉!

于是命彭虞辟土地,成造起宫室,臣智造书契,奇省设医药,那乙管版籍,羲典卦筮,尤掌兵马。纳斐西岬河伯女为后,治蚕。淳厖之治,熙洽四表。

丁巳五十年,洪水汎滥,民不得息。帝命风伯、彭虞治水,定高山大川,以便民居。牛首州有碑。

戊午五十一年,帝命云师倍达臣设三郞城于穴口,筑祭天坛于摩璃山,今堑城坛是也。

甲戌六十七年,帝遣太子扶娄与虞司空会于涂山,太子传五行治水之法,勘定国界,幽营二州属我,定淮、岱诸侯,置分朝以理之,使虞舜监其事。

庚子九十三年,帝在柳阙,土阶自成,草茆不除,檀木茂阴。与熊、虎游观,牛羊茁,浚沟洫,开田陌,劝田蚕,治渔猎,民有馀物,俾补国用。国中大会,上月祭天,民皆熙皞自乐。自此皇化,洽被九域,远曁耽浪,德教渐得伟广。

于是区划天下之地,分统三韩。三韩皆五加,六十四族。

是岁三月十五日,帝崩于蓬亭,葬于郊外十里之地,万姓如丧考妣,奉檀旗,晨夕合坐敬拜,常念不忘于怀。太子扶娄立。

二世檀君扶娄[编辑]

在位五十八年。

辛丑元年,帝贤而多福,居财大富,与民共治产业,无一民饥寒。每当春、秋,巡省国中,祭天如礼,察诸汗善恶,克愼赏罚,浚渠洫,劝农桑,设寮兴学,文化大进,声闻日彰。

初,虞舜置幽、营二州于蓝国之邻,帝遣兵征之,尽逐其君,封东武、道罗等,以表其功。神市以来,每当祭天,国中大会齐唱,赞德谐和,于阿为乐,感谢为本,神人以和,四方为式,是为参佺,戒其词曰:

于阿于阿,我等大祖神、大恩德,倍达国我等,皆百百千千勿忘。于阿于阿,善心大弓,成恶心矢的,成我等百百千千人,皆大弓弦,同善心,直矢一心同。于阿于阿,我等百百千千人,皆大弓一众,多矢的贯,破沸汤,同善心中,一块雪恶心。

于阿于阿,我等百百千千人,皆大弓,坚劲同心,倍达国光荣百百千千年,大恩德,我等大祖神,我等大祖神!

壬寅二年,帝召少连、大连问治道。先是少连、大连善居丧,三日不怠,三月不懈,期年悲哀,三年忧。自是,举俗停丧五月,以久为荣,此非天下之大圣,其能德化之流行如是,传邮之速者乎!二连以孝闻,亦见称于孔子。夫孝者,爱人益世之本,放诸四海而准焉。

癸酉三年,九月,下诏使民编发,盖首,服靑衣,斗衡诸器,悉准于官,布苎市价,无处有二,民不自欺,远近便之。

庚戌十年,四月,划邱井为田结,使民自无私利。

壬子十二年,神志、贵己制献七回历邱井图。

戊戌五十八年,帝崩。是日,日蚀,山兽作队,乱叫山上。万姓恸之甚,后国人设祭,家内择地设坛,而土器盛禾谷置坛上,称为扶娄坛地,是为业神,又称佺戒,以全人受戒为业主,嘉利人与业俱全之义也。太子嘉勒立。

三世檀君嘉勒[编辑]

在位四十五年。

己亥元年,五月,帝召三郞乙普勒,问神王倧佺之道。普勒交拇加右手,行三六大礼,而进言曰:“神者,能引出万物,各全其性,神之所妙,民皆依恃也;王者,能德义理世,各安其命,王之所宣,民皆承服也。倧者,国之所选也;佺者,民之所举也;皆七日为回,就三神执盟,三忽为佺,九桓为倧,盖其道也。欲为父者,斯父矣;欲为君者,斯君矣;欲为师者,斯师矣;为子、为臣、为徒者,亦斯子、斯臣、斯徒矣。故神市开天之道,亦以神施教,知我求独,空我存物,能为福于人世而已。代天神而王天下,弘道益众,无一人失性;代万王而主人间,去病解怨,无一物害命。使国中之人知改妄即真,而三七计日,会全人执戒。”自是朝有倧训,野有佺戒,宇宙精气,粹锺日域,三光五精,凝结脑海,玄妙自得,光明共济,是为居发桓也。施之九桓,九桓之民咸率归一于化。

庚子二年,时俗尚不一,方言相殊,虽有象形表意之真书,十家之邑,语多不通;百里之国,字难相解。于是命三郞乙普勒撰正音三十八字,是为加临土,其文曰:Karimto.JPG

辛丑三年,命神志高契编修倍达留记。

甲辰六年,命列阳褥萨索靖迁于弱水,终身棘置,后赦之,仍封其地,是为凶奴之祖。

丙午八年,康居叛,帝讨之于支伯特。夏四月,帝登不咸之山,望民家炊烟少起,命减租税有差。

戊申十年,豆只州濊邑叛,命余守己斩其酋素尸毛犁,自是称其地曰素尸毛犁,今转音为牛首国也。其后孙有陕野奴者,逃于海上,据三岛,僭称天王。

癸未四十五年,九月,帝崩,太子乌斯丘立。

四世檀君乌斯丘[编辑]

在位三十八年。

甲申元年,封皇弟乌斯达为蒙古里汗,或曰今蒙古族为基后云。冬十月,北巡而回,到太白山,祭三神,得灵草,是谓人参,又称仙药,自后神仙不死之说,与采参保精密有关联。间有采得家,所传神异显灵,颇多奇验云。

戊子五年,铸圆孔贝钱。秋八月,夏人来献方物,求神书而去。十月,朝野别记书于石,以公于民。

庚寅七年,设造船于萨水之上。

壬寅十九年,夏主相失德,帝命息达率蓝真弁三部之兵往征之,天下闻之,乃服。

辛酉三十八年,六月,帝崩,羊加丘乙立。

五世檀君丘乙[编辑]

在位十六年。

壬戌元年,命筑坛于太白山,遣使致祭。

癸亥二年,五月,蝗虫大作,遍满田野。帝亲巡田野,呑蝗而告三神使灭之,数日尽灭。

乙丑四年,始用甲子作历。

己巳八年,身毒人流漂到东海滨。

丁丑十六年,亲幸藏唐京,封筑三神坛,多植桓花。七月,帝南巡,历风流江,到松壤,得疾,寻崩,葬于大博山。牛加达门被选于众,入承大统。

六世檀君达门[编辑]

在位三十六年。

戊寅元年。

壬子三十五年,会诸汗于常春,祭三神于九月山,使神志发理作誓效诃,其词曰:

朝光先受地,三神赫世临。桓因出象先,树德宏且深。诸神议遣雄,承诏始开天。蚩尤起靑邱,万古振武声。淮岱皆归王,天下莫能侵。王俭受大命,欢声动九桓。鱼水民其苏,草风德化新。怨者先解怨,病者先去病。一心存仁孝,四海尽光明。真韩镇国中,治道咸维新。慕韩保其左,番韩控其南。巉岩围四壁,圣主幸新京。如秤锤极器,极器白牙冈。秤干苏密郞,锤者安德鄕。首尾均平位,赖德护神精。兴邦保太平,朝降七十国。永保三韩义,王业有兴隆。兴废莫为说,诚在事天神。

乃与诸汗立约束,曰:“凡我同约之人,以桓国五训、神市五事,为永久遵守之案。祭天之仪,以人为本;为邦之道,以食为先。农者,万事之本;祭者,五教之源。宜与国人共治为产。先讲重族,次宥俘囚,并除死刑,责祸保境,和白为公,专以一施共和之心,谦卑自养,以为仁政之始也。”时执盟贡币者,大国二,小国二十,墟落三千六百二十四。

癸丑三十六年,帝崩,羊加翰栗立。

七世檀君翰栗[编辑]

在位五十四年。

甲寅元年。

丁未五十四年,帝崩,于西翰立。

八世檀君于西翰或曰乌斯含[编辑]

在位八年。

戊申元年,定二十税一之法,广通有无,以补不足。

己酉二年,是岁丰登,有一茎八穗。

辛亥四年,帝以微服潜出国境,视察夏情而还,大改官制。

甲寅七年,三足乌飞入苑中,其翼广三尺。

乙卯八年,帝崩,太子阿述立。

九世檀君阿述[编辑]

在位三十五年。

丙辰元年,帝有仁德,民有犯禁者,必曰:“粪地虽污,降雨露有时,置而不论。”犯禁者乃化其德,淳厖之化大行。是日,两日并出,观者如堵。

丁巳二年,靑海褥萨于捉举兵犯阙,帝避于常春,创新宫于九月山南麓。命遣于支、于栗等讨诛之。后三年,还都。

庚寅三十五年,帝崩,牛加鲁乙立。

十世檀君鲁乙[编辑]

在位五十九年。

辛卯元年,始作大囿,养畜外之兽。

壬辰二年,亲临墟落存问,驾停野外,贤者多归之。

乙未五年,宫门外设伸冤木,以听民情,中外大悦。

丙午十六年,东门外十里陆地生莲,不咸卧石自起,天河神龟负图而现,图如柶板。渤海沿岸金块露出,数量十有三石。

乙丑三十五年,始置监星。

己丑五十九年,帝崩,太子道奚立。

十一世檀君道奚[编辑]

在位五十七年。

庚寅元年,帝命五加择十二名山之最胜处,设国仙苏涂,多环稙檀树,择最大树,封为桓雄,像而祭之,名雄常。国子师传,有为子献策曰:“惟我神市,实自桓雄开天,纳众以佺,设戒而化之,天经神诰,诏述于上,衣冠带釰,乐效于下,民无犯而同治,野无盗而自安,举世之人,无疾而自寿,无歉而自裕,登山而歌,迎月而舞,无远不至,无处不兴,德教加于万民,颂声溢于四海,有是请。”

冬十月,命建大始殿,极壮丽奉天帝桓雄,遗象而安之,头上光彩闪闪如大日,有圆光照耀宇宙,坐于檀树之下,桓花之上,如一真神,有圆心,持天符印标,揭大圆一之图于楼殿,立号居发桓。三日而戒,七日而讲,风动四海,其念标之文曰:

天以玄黙为大,其道也,普圆,其事也,真一;地以蓄藏为大,其道也,效圆,其事也,勤一;人以知能为大,其道也,择圆,其事,也协一。故一神降衷,性通光明,在世理化,弘益人间。仍刻之于石。

丁巳二十八年,设所而聚方物,以阅珍奇,天下之民争献,陈设如山。

丁卯三十八年,征民丁,皆为兵,送选士二十人于夏都,始传国训,以示威声。

乙亥四十六年,设作厅于松花江岸,舟楫器物大行于世。三月,祭三神于山南,供酒备膳,致词而醮之。是夜,特赐宣酝,与国人环飮,观百戏。罢,仍登楼殿论经演诰,顾谓五加曰:“自今以后,禁杀放生,释狱饭丐,并除死刑。”内外闻之,大悦。

丙戊五十七年,帝崩,万姓恸之如考妣丧。三年忧,四海停声乐。牛加阿汉立。

十二世檀君阿汉[编辑]

在位五十二年。

丁亥元年。

戊子二年,夏四月,一角兽见于松花江北边。秋八月,帝巡国中,至辽河之左,立巡狩管境,碑刻历代帝王名号而传之,是金石之最也。后沧海力士黎洪星过此,题一诗曰:“村郊称弁韩,别有殊常石。台荒踯躅红,字没莓苔碧。生于剖判初,立了兴亡夕。文献俱无征,此非檀氏迹?”

乙卯二十九年,命菁莪褥萨丕信、西沃沮褥萨高士琛、貊城褥萨突盖封为列汗。

戊寅五十二年,帝崩,牛加屹达立。

十三世檀君屹达一云代音达[编辑]

在位六十一年。

己卯元年。

甲午十六年,定州县,立分职之制,官无兼权,政无越则,民无离鄕,自安所事,弦歌溢域。是岁冬,殷人伐夏,其主桀请援,帝以邑借末良率九桓之师,以助战事。汤遣使谢罪,乃命引还。桀违之,遣兵遮路,欲败禁盟,遂与殷人伐桀,密遣臣智于亮率畎军合,与乐浪进据关中邠、岐之地而居之,设官制。

戊戌二十年,多设苏涂,植天指花,使未婚子弟读书习射,号为国子郞。国子郞出行,头插天指花,故时人称为天指花郞。

戊辰五十年,五星聚娄,黄鹤来栖苑松。

己卯六十一年,帝崩,万姓绝食而哭不绝,仍命释囚俘,禁杀放生,过岁而葬之。牛加古弗立。

十四世檀君古弗[编辑]

在位六十年。

庚辰元年。

乙酉六年。是岁,大旱,帝亲祷天祈雨,誓告于天曰:“天虽大,无民何施?雨虽膏,无谷何贵?民所天者谷,天所心者人也,天人一体,天何弃民,乃雨滋谷,济化以时!”言讫,大雨立降数千里。

辛酉四十二年,九月,枯木生芽,五色大鸡生于城东子村家,见者误指为凤。

乙亥五十六年,遣官四方查计户口,总一亿八千万口。

己卯六十年,帝崩,代音立。

十五世檀君代音一云后屹达[编辑]

在位五十一年。

庚辰元年,殷主小甲遣使求和。是岁,改八十税一之制。

辛巳二年,洪水大涨,民家多被害,帝甚怜恤,移其粟于苍海蛇水之地,均给于民。冬十月,养云、须密尔二国人来献方物。

己丑十年,帝西幸弱水,命臣智禹栗采金铁及膏油。秋七月,虞娄人二十家来投,命定着于盐水近地。

丁未二十八年,帝登太白山,立碑刻列圣群汗之功。

己未四十年,封皇弟代心为南鲜卑大人。

庚午五十一年,帝崩,牛加尉那立。

十六世檀君尉那[编辑]

在位五十八年。

辛未元年。

戊戌二十八年,会九桓诸汗于宁古塔,祭三神上帝,配桓因、桓雄、蚩尤及檀君王俭,而亨之五日,大宴,兴众明灯守夜,唱经踏庭,一边列炬,一边琼舞,济唱爱桓歌,爱桓即古神歌之类也。先人指桓花而不名,直曰花。爱桓之歌有云:“山有花,山有花,去年种万树,今年种万树,春来不咸花万红,有事天神乐太平。”

戊辰五十八年,帝崩,太子余乙立。

十七世檀君余乙[编辑]

在位六十八年。

己巳元年。

庚申五十二年,帝与五加历巡国中,至盖斯城之境,有靑袍老人献贺曰:“长生仙人之国,乐为仙人之氓。帝德无愆,王道无偏。民兮邻兮,不见愁苦,责祸以信,管境以恩。城兮国兮,不见战伐。”帝曰:“嘉纳,嘉纳!朕之修德日浅,恐无以报民之与望。”

丙子六十八年,帝崩,太子冬奄立。

十八世檀君冬奄[编辑]

在位四十九年。

丁丑元年。

丙申二十年,支伯特人来献方物。

乙丑四十九年,帝崩,太子缑牟苏立。

十九世檀君缑牟苏[编辑]

在位五十五年。

丙寅元年。

己丑二十四年,南裳人入朝。

己未五十四年,支离叔作周天历、八卦相重论。

庚申五十五年,帝崩,牛加固忽立。

二十世檀君固忽[编辑]

在位四十三年。

辛酉元年。

辛未十一年,秋,白日贯虹。

丙申三十六年,修筑宁古塔,作离宫。

庚子四十年,共工工忽制献九桓地图。

癸卯四十三年,四海未宁而帝崩,太子苏台立。

二十一世檀君苏台[编辑]

在位五十二年。

甲辰元年,殷主小乙遣使入贡。

庚寅四十七年,殷主武丁既胜鬼方,又引大军侵攻索度、令支等国,为我大败,请和入贡。

壬辰四十九年,盖斯原褥萨高登潜师袭鬼方,灭之,一群、养云二国遣使朝贡。于是高登手握重兵,经略西北地,势甚强盛,遣人请为右贤王。帝惮之,不允,屡请,乃许,号为豆莫娄。

乙未五十二年,右贤王高登薨,基孙索弗娄袭为右贤王。帝巡狩国中,南至海城,大会父老,祭天歌舞,仍召五加,与之议传位,自谓老倦于勤,欲委政于徐于馀,环萨水百里而封之,命为摄主,号曰奇首。右贤王闻之,遣人劝帝止之,帝综不听,于是右贤王率左右及猎户数千,遂即位于夫馀新宫。帝不得已,传玉册国宝,废徐于馀为庶人。帝隐于阿斯达以终。是岁,伯夷、叔齐亦以孤竹君之子,逊国而逃,居东海滨,力田自给。

二十二世檀君索弗娄[编辑]

在位四十八年。

丙申元年,帝命修筑鹿山,改官制。秋九月,亲幸藏唐京,立庙祀高登王。十一月,亲率九桓之师,屡战破殷都,寻和。又得大战,破之。明年二月,追至河上而受捷贺,迁弁民于淮垈之地,使之畜农,国威大振。

辛丑六年,臣智陆右奏曰:“阿斯达,千年帝业之地,大运已尽,宁古塔王气浓厚,以胜于白岳山,请筑城移之。”帝不许,曰:“新都已宅,更何他往?”

乙卯二十年,至是蓝国颇强,与孤竹君逐诸贼,南迁至俺渎忽,居之近于殷境。使黎巴达颁兵进据邠、岐,与其遗民相结,立国称黎,与西戎杂处,于殷家诸侯之间。蓝氏威势甚盛,皇化远及恒山以南之地。

辛未三十六年,边将申督因兵作乱,帝暂避于宁古塔,民多从之。

癸未四十八年,帝崩,太子阿忽立。

二十三世檀君阿忽[编辑]

在位七十六年。

甲申元年,命皇叔固弗加治乐浪,忽遣熊乫孙与蓝国君观南征之兵,置六邑于殷地。殷人相争不决,乃进兵攻破之。秋七月,诛申督,还都,命释囚浮。

乙酉二年,蓝国君今达与靑邱君、句丽君会于周恺,合蒙古里之兵,所到破殷,城栅深入奥地,定淮岱之地,分封蒲古氏于淹,盈古氏于徐,邦古氏于淮。殷人望风煌怯,莫敢近之。

戊子五年,召二韩及五加,议停宁古塔移都事。

己亥七十六年,帝崩,太子延那立。

二十四世檀君延那[编辑]

在位十一年。

庚子元年,命皇叔固弗加为摄政。

辛丑二年,诸汗奉诏,增设苏涂祭天。国家有大事异灾,则辄祷之,定民志于一。

庚戌十一年,帝崩,太子率那立。

二十五世檀君率那[编辑]

在位八十八年。

辛亥元年。

丁亥三十七年,箕徙居西华,谢绝人事。

丁酉四十七年,帝在上苏涂讲古礼,因间侫臣、直臣之分,三郞洪云性进对曰:“执理不屈者,直臣也;畏威曲从者,侫臣也。君源臣流,源既浊矣,流其求淸,是为不可,故君圣然后臣直。”帝曰:“善哉!”

己酉五十九年,田谷丰登,有一茎五穗之粟。

戊寅八十八年,帝崩,太子邹鲁立。

二十六世檀君邹鲁[编辑]

在位六十五年。

己卯元年,秋七月,白岳山溪谷白鹿二百,作队而来游。

癸未六十五年,帝崩,太子豆密立。

二十七世檀君豆密[编辑]

在位二十六年。

甲申元年,天海水溢,斯阿兰山崩。是岁,须密尔国、养云国、句茶川国皆遣使献方物。

辛卯八年,太旱之馀,大雨注,下民无收获,帝命发仓周给。

己酉二十六年,帝崩,奚牟立。

二十八世檀君奚牟[编辑]

在位二十八年。

庚戌元年,帝有疾,使白衣童子祷天,寻愈。

庚申十一年,夏四月,旋风大起,暴雨注下,陆上鱼类乱坠。

丁卯十八年,冰海诸汗遣使入贡。

丁丑二十八年,帝崩,摩休立。

二十九世檀君摩休[编辑]

在位三十四年。

戊寅元年,周人入贡。

乙酉八年,夏,地震。

丙戌九年,南海潮水退三尺。

辛亥三十四年,帝崩,太子奈休立。

三十世檀君奈休[编辑]

在位三十五年。

壬子元年,帝南巡,观靑邱之政,刻石蚩尤天王功德。西至奄渎忽,会分朝诸汗,阅兵,祭天,与周人修好。

丙辰五年,凶奴入贡。

丙戌三十五年,帝崩,太子登兀立。

三十一世檀君登兀[编辑]

在位二十五年。

丁亥元年。

壬寅十六年,凤鸣白岳,麒麟来游上苑。

辛亥二十五年,帝崩,子邹密立。

三十二世檀君邹密[编辑]

在位三十年。

壬子元年。

甲寅三年,鲜卑山酋长们古入贡。

癸亥十二年,楚大夫李文起入朝。

甲子十三年,三月,日蚀。

丙寅十五年,农作大饥。

辛巳三十年,帝崩,太子甘勿立。

三十三世檀君甘勿[编辑]

在位二十四年。

壬午元年。

癸未二年,周人来献虎象之皮。

戊子七年,宁古塔西门外,甘勿山之下,建三圣祠,亲祭,有誓告,文曰:“三圣之尊,与神齐功。三神之德,因圣益大。虚粗同体,个全一如。智生双修,形魂俱衍。真教乃立,信久自明。乘势以尊,回光反躬。截彼白岳,万古一苍。列圣继作,文兴礼乐,规模斯大,道术渊宏。执一含三,会三归一。大演天戒,永世为法。”

乙巳二十四年,帝崩,太子奥娄门立。

三十四世檀君奥娄门[编辑]

在位二十三年。

丙午元年。是岁,五谷丰熟,万姓欢康,作兜里之歌,其歌曰:“天有朝暾,明光熙耀。国有圣人,德教广被大邑国。我倍达圣朝多,多人不见苛政,熙皞歌之长太平。”

乙卯十年,两日并出,仍黄雾四塞。

戊辰二十三年,帝崩,太子沙伐立。

三十五世檀君沙伐[编辑]

在位六十八年。

己巳元年。

甲戌六年。是岁,有蝗虫,大水。

壬午十四年,虎入宫殿。

壬辰二十四年,有大水,山崩坏,谷充填。

戊午五十年,帝遣将彦波弗哈平海上熊袭。

甲戌六十六年,帝遣祖乙直穿燕都,与齐兵战于临淄之南郊,告捷。

丙子六十八年,帝崩,太子卖勒立。

三十六世檀君卖勒[编辑]

在位五十八年。

丁丑元年。

甲辰二十八年。有地震,海溢。

戊申三十二年,西村民家牛生八足犊。

辛亥三十五年,龙马出于天河,背有星文。

甲寅三十八年,遣陕野侯裵幋命往讨海上。十二月,三道悉平。

戊辰五十二年,帝遣兵与须臾兵伐燕,燕人告急于齐,齐人大举入孤竹,遇我伏兵,战不利,乞和而去。

甲戌五十八年,帝崩,太子麻勿立。

三十七世檀君麻勿[编辑]

在位五十六年。

乙亥元年。

庚午五十六年,帝南巡,至淇水,崩,太子多勿立。

三十八世檀君多勿[编辑]

在位四十五年。

辛未元年。

乙卯四十五年,帝崩,太子豆忽立。

三十九世檀君豆忽[编辑]

在位三十六年。

丙辰元年。

辛卯三十六年,帝崩,太子达音立。

四十世檀君达音[编辑]

在位十八年。

壬辰元年。

己酉十八年,帝崩,太子音次立。

四十一世檀君音次[编辑]

在位二十年。

庚戌元年。

己巳二十年,帝崩,太子乙于支立。

四十二世檀君乙于支[编辑]

在位十年。

庚午元年。

己卯十年,帝崩,太子勿理立。

四十三世檀君勿理[编辑]

在位三十六年。

庚辰元年。

乙卯三十六年,隆安猎户于和冲自称将军,聚众数万,陷西北三十六郡,帝遣兵不克。冬,贼围都城,急攻,帝与左右宫人奉庙社主,浮舟而下,之海头,寻崩。是岁,白民城褥萨丘勿以命起兵,先据藏唐京,九地师从之,东西鸭绿十八城皆遣兵来援。

四十四世檀君丘勿[编辑]

在位二十九年。

丙辰元年,三月,大水浸都城,贼大乱。丘勿率兵一万往讨之,贼不战自溃,遂斩于和冲。于是丘勿为诸将所推,乃于三月十六日筑坛祭天,遂即位于藏唐京,改国号为大夫馀,改三韩为三朝鲜。自是三朝鲜虽奉檀君为一尊临理之制,而惟和战之权不在一尊也。七月,命改筑海城为平壤,作离宫。

丁巳二年,礼官请行三神迎鼓祭,乃三月十六日也。帝亲幸敬拜,初拜三叩,再拜六叩,三拜九叩,礼也,从众特为十叩,是为三六大礼也。

壬申十七年,监察官于州郡纠察吏民,举孝廉。

戊寅二十三年,燕遣使贺正。

甲申二十九年,帝崩,太子余娄立。

四十五世檀君余娄[编辑]

在位五十五年。

乙酉元年,筑城长岭狼山。

辛丑十七年,燕人侵边,郡守将苗长春击败之。

丙辰三十二年,燕人倍道入寇,陷辽西,逼云障、番朝鲜,命上将于文言御之。真、莫二朝鲜亦派兵来救,设伏来攻,破燕、齐之兵于五道河,辽西诸城悉复。

丁巳三十三年,燕人败,屯连云岛,造船将来袭。于文言追击,大破射杀其将。

辛未四十七年,北漠酋长厄尼车吉来朝,献马二百匹,请共伐燕,乃以番朝鲜少将申不私率兵一万,合攻燕上谷援之,置城邑。

戊寅五十四年,自上谷役后,燕连年来侵,至是遣使请和,许之,复以造阳以西为界。

己卯五十五年,夏,大旱,虑有冤狱,大赦,亲幸祈雨。九月,帝崩,太子普乙立。

四十六世檀君普乙[编辑]

在位四十六年。

庚辰元年,十二月,番朝鲜王解仁为燕所遣刺客所害,五加争立。

戊戌十九年,正月,邑借箕诩以兵入宫,自以番朝鲜王,遣人请允,帝许之,使坚备燕。

丁巳三十八年,都城大火,尽烧,避御于海城离宫。

癸亥四十四年,北漠酋长尼舍献乐,乃受而厚赏。

乙丑四十六年,韩介率须臾兵犯阙,自立。上将高列加起义,击破之。帝还都,大赦。自此国势甚微,国用不敷,寻帝崩,无嗣,高列加以檀君勿理之玄孙,为众爱戴,且有功,遂即位。

四十七世檀君古列加[编辑]

在位五十八年。

丙寅元年。

己卯十四年,立檀君王俭庙于白岳山,令有司四时祭之,帝岁一亲祭。

己酉四十四年,燕遣使贺正。

癸丑四十八年,十月朔,日蚀。是岁冬,北漠酋长阿里当夫请出师伐燕,帝不从,自是怨不朝贡。

壬戌五十七年,四月八日,解慕漱降于熊心山,起兵,其先槁离国人也。

癸亥五十八年,帝仁柔不断,令多不行。诸将恃勇,祸乱频起。国用不敷,民气益哀。三月,祭天之夕,乃与五加议曰:“昔我列圣,肇极垂统,种德宏远,永世为法。今王道哀微,诸汗争强,惟朕凉德懦不能理,无策招抚,百姓离散,惟尔五加,择贤以荐,大开狱门,放还死囚以下诸俘虏。”翌日,遂弃位入山,修道登仙。于是五加共治国事六年。

先是,宗室大解慕漱密与须臾约,袭据故都白岳山,称为天王郞,四境之内,皆为听命。于是封诸将,升须臾侯箕丕为番朝鲜王,往守上下云障,盖北夫馀之兴始此。而高句丽乃解慕漱之生鄕也,故亦称高句丽也。

自檀君纪元元年戊辰,至今上践祚后十二年癸卯,凡三千六百十六年也。是岁十月三日,红杏村叟书于江都之海云堂。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