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花开百花杀最新章节:125、婚后番外(四)

关注
一朵花开百花杀最新章节:125、婚后番外(四)www.shan-machinery.com

花焰顿时道:“……你能不能暂时忘记一下这件事!”

虽然她小腹仍旧十分平坦, 但也禁不住他这么看。

花焰不得不又羞又耻地警告他:“……不许看!不许期待!”

周府人丁简单,下人也少,大都是多年的家仆,性情淳朴,待她没有半点怠慢,反而因为她二伯的交代,又或许是觉得她父母早亡会过得比较辛苦,更是越加关照,生怕她哪里住的不习惯。

正好花焰逮着机会就回礼,总算把马车上买的礼物送得七七八八,又可以去买新的了。

花焰觉得陆承杀这个状态不太对劲, 自从她堂嫂提点过之后,陆承杀就总喜欢若有似无地往她肚子上看,目光小心谨慎探究, 还有一丝诡异的、不太明显的期待, 好像方才意识到还可能会有这么个状况。

陆承杀道:“可我……”他顿了顿,道, “想有所准备。”

你准备什么啊!又不是你来……

花焰霎时清醒了。

简直人间煞风景啊!

花焰一个翻身, 压在他身上道:“总之现在还早, 等有了再说吧。”她咬了一口他的唇, 脸颊红扑扑的, “现在不想了嘛……”

本来她还是有想上一想的,甚至担心他万一不喜欢怎么办,但这事委实太耻了点, 花焰一向心大,头疼就决定放下不去想了。

陆承杀却仍在挣扎:“……我还什么都不会。”

花焰道:“你要会什么?”

婚后番外(四)

周府临街便是家书院,早晨经过还能听见朗朗读书声,院里还有参天大树,鸟雀啁啾,花焰便迎着晨光,伴鸟语花香,带陆承杀出门觅食。

只不过在城里闲逛,陆承杀那把剑就太过显眼了,也显得很奇怪。

于是,花焰让他把剑留下。

平时什么都随她十分好说话的陆承杀这次倒是前所未有地挣扎了起来,毕竟他几乎是剑不离身的,让他去剑仿佛要他的命,他甚至有考虑让花焰一个人出门,他留在周府等着便是。

花焰双手环胸道:“……不行,我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

陆承杀抱着他的无刃剑,分外挣扎。

花焰脸不红心不跳胡扯道:“而且你放心我一个人吗!万一我遇到坏人怎么办!”

陆承杀更加挣扎了。

最终,他还是从了,只是走时依依不舍,又给剑上了遍油,仔仔细细擦干净,花焰倚着门框等他,差点就想问,到底是剑重要还是我重要了——这问题未免太蠢了!

陆承杀跟着她出去时,虽未说什么,但气场里隐约透出些委屈。

花焰又想哄他,又忍不住很没良心地在心里憋笑。

两人路过兵器铺,花焰道:“呃……要不我给你买把匕首凑合下?”

陆承杀立刻摇头,道:“我只要自己的剑。”

花焰道:“匕首又不算剑!”

陆承杀道:“那也不行。”

又走了一会,他忽然摸着后颈道:“太轻了,不习惯。”语气是真的很委屈。

花焰差点就当场笑出声了,她把他拉到街角,在他脸上飞快地亲了一口,道:“好了,忍一忍嘛。”

陆承杀才勉强“嗯”了声。

整个百江城节奏都很慢,街头巷末皆是缓行的人流,说话声也都轻软,花焰还特地问了薛氏城里的有哪些好吃的好玩的去处,准备一家家逛过去。

按照她说的走出去两条街,就能看见各式的馆子和膳食铺子,都新鲜热乎,冒着食物香气,还有不少在门口叫卖,更有趣的是,就连沿河的岸边,都有乘着船在卖的糕点和时令鲜果的。

沿街逛逛,也大概知道,在城里行路方式不止有走,还可以乘船,毕竟水路九曲十八弯,还有那么多座拱桥。

花焰没怎么坐过船,一时兴起买了一艘带着桨的小舟,和陆承杀准备走走水路。

奈何两人拿着桨划了半天也没行多少路,花焰疑问道:“你也不会吗?”

陆承杀脸上不易察觉地一红。

旁边的船家不由笑道:“你们船划的不对,劲也使错了……”

花焰立刻虚心请教道:“那应该怎么划!”

船家好心持着船桨教他们,还怕他们不会,准备多讲两句:“如果实在学不会,就……”

那边陆承杀已经道:“谢谢,不用了。”

他从花焰手里拿过桨时,花焰还有一丝怀疑。

不料他居然真的学得飞快,不一时已经能很平稳又快地把船驶出去,甚至还在和周围的船只攀比速度,花焰一边见他超船,一边在清风拂面中笑出了声。

最后小舟行出去老远,把其他船都甩在了后面,径直驶进一片辽阔湖泊里,花焰才想起她还没来得及逛舟市呢,陆承杀也反应过来,有一分尴尬道:“……我们再回去?”

“算了算了。”花焰道,“下次再逛嘛。”

天色将晚,夕阳沉坠,四周寂静无人,只余粼粼波光,陆承杀没在划桨,小舟轻缓地飘荡在绿水间,也不知是谁先靠近的,回过神来,两人已徐徐在平静湖泊水面中亲到一处。

花焰一手撑着船舷,一手抵着他靠过来的身体,扬起下颌,小舟在身下随碧波荡漾摇曳,微妙的眩晕着。

两人的身影沉在暮色里,直到天彻底黑下才折返回去。

***

青州的菜确实又讲究又好看又美味,甚至有的馆子还直接安排在画舫里,清幽雅致,丝竹声泠泠,有乐人专门演奏,一边品尝美食还能一边听着妙音看风景。

倒是让花焰想起,她年幼时其实也跟她爹学过琴棋书画的,虽然不甚精通,但也都学过,毕竟她爹一开始还真的想把她培养成一个大家闺秀的。

想着,花焰特地去买了把古琴,想在院子里抚给陆承杀听,表现一下自己。

十指拨弹,唤醒曾经的记忆,她弹得入迷,一曲罢了,兴奋地问陆承杀:“怎么样!”

陆承杀认真听完,点头道:“好听。”

花焰有些得意道:“是不是没想到我还会弹琴?”

陆承杀点头,黑眸里有些笑意:“嗯。”

不料,不远处传来她那小堂弟的声音:“……堂姐,别弹了!明天夫子还要检查背书呢,还有——你弹错了三个音。”

花焰怒道:“我七八年没弹了,弹错几个音有什么奇怪的!好好看你的书去!”

小堂弟拖长音道:“好好好,知道了。”

本来花焰还觉得她只是过来探望探望,几日便走,并没想过要如何相处,没想到她和周家一家人熟得倒是莫名快,尤其比她小的这对堂弟妹,更是完全不认生。

她堂妹甚至还八卦兮兮地悄悄对她道:“姐夫瞧着冷冰冰的,没想到对堂姐你这么体贴,之前我爹还偷偷担心过万一姐夫对你不好,你爹娘都不在只能忍气吞声……”

花焰啼笑皆非道:“他才不冷冰冰的呢,他很温柔又很好说话的!”晚上还很热情。

堂妹惊道:“……你确定你说的是姐夫?”

“真的啊,总之不用担心,呃,如果有人欺负你,尽管跟我说,我和……”她拍着胸膛,语气害羞地顿了一下,“……你姐夫,帮你教训他们!”

虽然她这么说了,他们好像也不是很信。

毕竟他们俩来,什么下属也没带,只有一辆马车和两个人,看着也不像什么出身显赫家境不凡。

陆承杀后来跟她说,她二伯还在打听他家在哪,是哪个铁匠铺子,有没有兴趣来百江城也开一家,如果资金不够他们也可以帮忙想想办法,甚至还可以帮忙相看铺面招人之类。

陆承杀也不知如何接话,他不想说谎,也不想拆她的台,最后只能含混过去。

这对陆承杀而言其实挺郁闷的,他出停剑山庄这么久,也没想过有朝一日要对人解释自己的来历家境。

虽然他很努力表示他一定会对她好,但他二伯还是拍着他的肩膀,不放心叮嘱着,如男儿体魄强健是为了保家卫国,绝不能用来欺负宅中妇人云云……

陆承杀:“……”

他无言半晌,只能默默应下。

这件事陆承杀倒是没跟花焰说,花焰也不知道他正在被自己亲戚疯狂敲点。

***

没过几日,她那位未曾见面的小姑也过来看她,妇人年纪应当比薛氏要小,但看起来比她瞧着年岁更大,青丝过早的便有了些花白,脸上也显出了些沧桑气,但是一见花焰,她两眼含泪,二话不说便将她抱住了。

她这位小姑命不太好,嫁过人没多久夫婿便走了,留下一个女儿,只能独自操持着家里。

花焰怔了一下,心头一暖,反手也抱住了她。

小姑抱了一会,松开她,抹了把眼睛,才道:“我家里实在走不开,今天才抽出空来,三哥……你爹他走得可好?”她也不禁抚着她的发道,“你长得可真像你爹。”

其实她分明更像她娘,不过她这么说,花焰也不会反驳,只是笑道:“我爹走得很安详,只是还惦念着家里,所以我……”

“回来了就好。”小姑又抱了她一下,她身上有种很像她爹的味道。

花焰不由软下心来。

“三哥脾气最好,小时候也最疼我,可我却……”小姑吸了吸鼻子,说着说着竟又想哭,“今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说,能做到的我都会帮忙。”

反倒是花焰拍拍她,安慰道:“没事啦,我爹他活得挺开心的……我觉得!”

不过可惜,她小姑吃了个饭,便匆匆要走,只在临走前偷偷塞给了她一对金镯子,说是得知她爹有女儿之后便备着的,想能有朝一日给她。

花焰接了,也没想太多,回去却听她二伯叹了口气。

薛氏也在一旁道:“那赵家人还不肯放弃?”

二伯道:“……可惜大哥离得太远,也管不了这小事。”

花焰不由探头道:“什么事啊?”

两人似乎并不打算对她说,但花焰再三追问下,薛氏才道:“小妹女儿今年十五,生得如花似玉,奈何被那赵老爷家的儿子看上,三番两次前来骚扰,他儿子是个泼皮纨绔,硬是要娶她做妾,小妹不答应,便被日日催逼,头发都愁白了。我们也想帮忙,可赵老爷与那知府熟得很,在百江城里只手遮天,我们如何也……”她也跟着叹了口气。

花焰一下懂了。

薛氏拍拍她道:“这事你知道便罢,也别管了,总能想出办法的……”

花焰忽然道:“青城门是不是应该在附近?”

薛氏也一愣:“你如何知道青城门?”

花焰比她还愣:“你们知道青城门——等等,你们知不知道停剑山庄啊!”

薛氏摇摇头道:“青城山离这不远,出城走个十来里便到了,青城门就在青城山下,我们自然知道,不过那青城门各个舞刀弄剑的,官府也并不管束,着实有些吓人,我们也不敢接近。”

花焰道:“……如果青城门的人把那个赵老爷打了呢?”

薛氏也很懵:“这我也……”

二伯倒是反应过来,惊讶道:“焰侄女,你认识青城门的人?难不成……”

花焰清了清嗓子。

谁知,她二伯把视线转向了一旁正站着的陆承杀,道:“……难不成你家的剑竟是卖给青城门的!”

花焰:“……”

陆承杀:“……”他微微感觉有被冒犯到。

花焰终于忍不住道:“不是,对不住,二伯,他家其实不止是卖剑的!要不他给你演示一下……”她眼神示意陆承杀。

陆承杀想了想,二话不说,到院子里找了根铁铲,手上用内力轻而易举地将之折断,再折断,直到成为一坨废铁。

周家其他人:“……!”

小堂弟大惊道:“……姐夫难道竟是个卖艺人!”

堂妹接话道:“……胸口碎大石那种?”

花焰人都要被他俩气傻了:“才不是!你们姐夫很厉害的!他杀……杀什么都很快……”她一顿立刻补充道,“不是屠夫!总之比青城门里的那些还厉害!”

她二伯此时才从瞠目结舌中回神,道:“……他、他真的有这么厉害?”他不由想起他翻来覆去拍了半天陆承杀的肩膀,还语带威胁地对他叮咛,顿时一阵紧张。

花焰吹陆承杀是根本不需要打草稿的,当即洋洋洒洒说了一通,说得旁边陆承杀都频频看她,花焰才住了口,然后似想起什么道:“哦,对,其实我也很厉害的……”

她的大眼睛四处看看:“要不我也来表演个什么。”

小堂弟嘴欠道:“……胸口碎大石?”

花焰气道:“闭嘴!”

作者有话要说:武侠人突入种田文世界。

杀还思考了一会要怎么不吓到大家不搞出太大破坏动静的表现一下呢……

50个红包~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闲闲 3个;水晶苹果 2个;小猪的妈妈、水面清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锁锁 70瓶;1090280 56瓶;歪?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40瓶;白发浴红衣 23瓶;?Forever 22 ?、正袖 20瓶;兰若庭都快买不起了 17瓶;笛冷、花生卷、草书难、ikei、水面清圆、小猪的妈妈、银酱酱酱酱酱 10瓶;葭曰付兒、Wosdanda 6瓶;糖炸栗子、Ms茕茕白兔、荷塘月色fz、包包、菠萝bolo、烈火如歌、十三 5瓶;49042755 4瓶;qiqi、江江江江逾白 3瓶;苏苏苏幕遮 2瓶;NANA、影zoe、20789813、臭鱼烂虾也配上得厅堂、路人甲、白开水 1瓶;

周家人很体贴,给他们安排的厢房位置也很僻静,夜里听不到多少响动,只隐约能听到一点虫鸣。

衾被薄软,遮掩住春光, 她被陆承杀扣着后脑按在榻上亲,鼻腔出声,发出支支吾吾声,鬓边却已热汗涔涔,两个人都克制着,没有发出太大声音,然后她便听见陆承杀低声在她耳边道:“……这样,真的会有吗?”

陆承杀身体一震,一把攥住她的腰,之后便难以自控了。

***

不考虑其他,在周府的日子倒是分外悠闲,小辈们要读书起得早,花焰却用不着,想睡到几时是几时,起来还会有人送来面巾脸盆,问她要不要用早膳,令花焰觉得分外稀奇。

他的声音里有一丝明知但又不太确定的疑问。

陆承杀只好勉强点头道:“嗯。”

只是晚上两人睡在一处, 难免又会想温存。

陆承杀一时语塞,就是不会他才想知道。

“我都不想了,你也别想了!”她又咬了一口陆承杀,齿尖在他下巴上摩挲,没太用力,还伸出一点舌尖舔了一下他,含糊道:“……先快活了再说。”

时.光’小"说.网y、ou‘x、s。o‘r’g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