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天上掉下个二哥哥(二十三)

关注
【忘羡】天上掉下个二哥哥(二十三)www.shan-machinery.com【忘羡】天上掉下个二哥哥(二十三)

射日之征后√

没有围剿,和平背景√

论魏公子该如何处置每天晚上都要掉下来的含光君√

ooc预警√

72

未过多久,待骑阵入场完毕,魏无羡又不得不回了云梦列队,照他的说法,他与蓝忘机就是那牛龘郎织女……他自己是牛龘郎,追寻爱情的路上总会遇到那么点波折的,不打紧。

他在蓝家阵营之中摸鱼偷闲许久,待到即将进场之时也只得暂且与蓝忘机分开,无法,围猎成果乃是为自家争光,总不能一直在姑苏赖着。他一手摩挲着下巴,站在江澄旁边,眼睛紧盯着远处的蓝忘机,自言自语道“如今尚未娶进门当真不好办事儿,若是能将蓝湛拐来云梦,围猎也可省事许多……”说罢又一手拍着江澄的肩,感慨道“……好无聊啊!”

江澄闻言,冷哼一声“往日没有蓝忘机,也没见你这么怨天载道的,果真是将脑子砸坏了!”

魏无羡笑笑,正待说话,旁边一男子却道“如此场合还敢玩闹,该说……真不愧是你们云梦江氏吗?”

来人正是金子勋,方才金子轩开屏之时,便曾出言嘲讽,彼时魏无羡在蓝忘机身边,因此无暇顾及旁人,又觉这人实在幼稚,因此没理。可此时蓝忘机不在,他闲得发慌,再者这金子勋忒不会说话,骂就骂,偏偏还要带上云梦江氏一嘴,这便不能忍了,他偏偏头,看向蓝忘机那边,喊道“蓝湛!”

蓝忘机扭头看他“何事?”

金子勋“……”近日的一些传言他也听过,见魏无羡与蓝忘机这般动作,脸上肌肉抖了抖,指骨攥得死紧,魏无羡平日便如此随意,这就罢了,而蓝忘机如此配合,难道……传言是真的?!

魏无羡这边没注意旁人的小动作,他笑道“借你抹额用用?”

蓝忘机“……”

众人“……”这是要当众……

蓝忘机扭头,不答。

此次可算到自他每日必从天上掉下来后屈指可数的沉默。

众人“……”应当是假的吧……

73

未借到抹额,魏无羡也不气馁,他向来乐观,想起当年自己无意扯下抹额时蓝忘机那张脸,暗道自己有进步,这么多年了好歹没再将人气跑。他道“好好好,不给就不给嘛……”

蓝曦臣见蓝忘机这边有异常,无奈地想替他弟弟解释一番“魏公子……”

魏无羡手解着护腕上黑带,点点头,笃定道“泽芜君你不必解释,蓝湛与那抹额感情深厚,不轻易借与旁人,我知。”

蓝忘机“……”

蓝曦臣“……”

这不是感情深厚不深厚的问题……

众人听得也是云里雾里,这这这……蓝氏抹额有何含义,但凡是个去过云深不知处听学的人都知道,而魏无羡那话里……好像是不知道的……不知不觉间,围猎场上众人都发起了呆,心中思索着这魏公子与含光君究竟是何关系。

蓝曦臣欲再度解释“魏……”

趁这空隙,魏无羡已将眼蒙好,冲这边摆了摆手,点头,再度笃定道“不必解释,我知……”

蓝曦臣“……”

这魏无羡当真如同榆木疙瘩一般不开窍。确认过后,蓝曦臣看向蓝忘机,心中生起些许对自家弟弟的同情。

魏无羡忙着对付金子勋,随手取了箭,搭弓,拉弦,吊儿郎当地便射中了靶心。

观猎台上喝彩不断,铺天盖地的花雨再度倾泻而下,魏无羡闻声向着最高的那处观猎台上挥手,听见他师姐一声“阿羡”,才缓缓转身,又冲蓝忘机那边挑挑眉,似是炫耀。

金子勋见他出了风头,心中有气,冷哼道“不过是开场箭而已,有本事你整场围猎都蒙着眼!”

魏无羡摸摸下巴,嘚瑟地冲他一笑“好啊!”

他这幅模样着实将金子勋气个够呛,金子勋气得脸色涨红,面上挂不住,领着金氏骑阵率先进了猎场。

魏无羡竟当真蒙着黑布,悠悠然夺回云梦骑阵,心中又暗暗夸赞自己方才那番动作当真是潇洒帅气,如此……也不知蓝忘机看了没?

他心中想着事,又欲动些手脚,若条件允许,还要看看能否偶遇蓝忘机,因此进了猎场过后便脱离了大部队,自己一人溜了。

74

魏无羡负着手,缓步徐行,正想着该寻个地方休息,恰好被一棵生得极为粗壮的树枝挡住去路。想着如今他不知蓝忘机何时进场,又从何处进场,偌大的围猎场,蒙眼寻一人……还是个不会主动出声也不会老实待在营地的人,希望极为渺茫,便有些后悔方才意气用事,因那不相干的人少了调龘戏蓝忘机的机会,着实可惜。

他竖起笛子敲敲头,叹口气,手臂一支跃上了树,陈情置于唇边,一曲笛音流泻而出,满山鬼类邪祟受笛音控制,一半往云梦而去,另一半则是去往姑苏营地。

魏无羡满意点头,这些猎物,便权当……聘礼?聘礼先下好,往后不愁抱不到美人。

白日梦做得正欢,忽听远处传来脚步之声。魏无羡心中起疑,来者何人,所为何事?此刻前来,无外乎两种情况……一是嫉妒他本领的男修,另一则是觊觎他美貌的女修……

魏无羡咂舌,自己挑棵树随便一坐,选首曲子一吹,便能有如此效果,当真是优秀,如此,也能配得上蓝忘机。

他这边有些走神,未有动作,那人也离得进了,魏无羡正欲开口拒绝,却突然发觉这脚步……还有这隐隐传来的檀香,有些熟悉啊……这几日他与蓝忘机同住,再加上倾心于人,便用心留意了一番,将那人的小习惯都摸了个透。

这是……将正主招来了?

他心中窃喜,却并未动作,装作不认识来人的模样,二郎腿抖得甚欢,问道“你也是来参加围猎的吗?”

蓝忘机那边并未答话。

不答?这偷偷摸摸地是要作甚?!

一想到自己即将发掘蓝忘机的某些秘密,他心中便更加得意,接着装道“你在我这附近可猎不到什么东西。”

蓝忘机依旧不答,魏无羡能感到他人已经站在自己身边,衣料贴在一起,已经离得很近了,他渐渐也嘚瑟不起来了,缩缩身子,勾唇一笑,正要起身打招呼,却被人推了一把。

魏无羡“……”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展开……

蓝忘机手劲儿不小,他被这一下推得身子不由往后倒去,背重重撞到了树干。

魏无羡惊道“你要作……”话还未说完,唇便被一股温热的触感堵住。

魏无羡“……?!”

————————————————————————————————————————————————————

感觉羡第二次说“我知”的时候读弟机都忍不住要怒了,要不是教养好真的能在心里说出来……你知道个屁啊!_(:τ」∠)_

叽在后面其实是有点……小醋?!看见羡在上面嘚瑟,女修又给他扔花……又撩!又出去乱撩!可是……羡没这个意思啊……_(:τ」∠)_

因为羡最近天天和叽在一起所以对叽身上的一切都特别熟悉所以才能认出叽来。

感谢@天天沉迷于吸忘羡 的打赏~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