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魔妃,买一送一第092章 她是自寻死路!

关注
惊世魔妃,买一送一第092章 她是自寻死路!www.shan-machinery.com 第092章 她是自寻死路!

慕容如雪接过药碗,一边用瓷勺轻漾,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方才你送皇后娘娘出去时,她都对御膳房的人说了些什么?”

“皇后娘娘也没说什么,只是问她的汤药是否也是那宫人一并送去的?”

花锦歪着脑袋,一边回忆一边缓缓道:“那宫人说是,马上就给皇后娘娘送过去,因为从御膳房去皇后娘娘的行宫,要途经过宣凝宫,所以他就顺便先把雪妃娘娘的汤药送来了。”

慕容如雪用勺子舀着这黑色的汤药,小口的品了品,就像茗茶一般,味道不仅不苦,还透着淡淡的甘味儿,不像花锦想像的那般。

慕容如雪依旧淡淡的轻言道:“送药的那宫人,是跟着皇后娘娘回她的行宫了吧?”

“不,皇后娘娘让那宫人先把汤药给秋贵妃送去,最后再去她那儿。”

花锦说到这儿时,脸上漾起一抹浅浅的笑,忍不住多说了一句:“娘娘,奴婢觉得皇后娘娘的为人挺好的,和谁说话都和颜悦色,温和的就像没脾气似的。”

慕容如雪笑而不语,接着便大口大口的将碗里的药饮了个个净。

她将碗递回给花锦,这才慢慢悠悠的说了一句:“有时候,知人知面不知心。到底好不好?从表面是看不出来的。”

慕容如雪说话的语气很慢,像是漫不经心,却又更感觉是意味深长。

花锦接过药碗怔愣的站在原地,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似乎有点明白了,她觉得雪妃娘娘的话确实有道理,人好不好确实从表面很难看不出来,就像雪妃娘娘吧,表面看上去冷冰冰的,人却是挺好。

“奴婢明白了,娘娘……”

花锦眼敛微垂,再抬头哪里还有娘娘的身影,紧张的四下张望,才看见远远的草地上,慕容如雪正和熙儿、灵儿玩铃球呢,欢愉的笑声随风逸来,听起来好不热闹。

过了半个时辰,御膳房的午膳送来了,而北冥玄烨也正好这个时候过来,正赶上用膳。

宫人们将一道道精美的菜肴摆放上桌案,熙儿一见北冥玄烨便扮鬼脸,连皇叔也不叫了,慕容如雪淡淡的嘱咐道:“熙儿,连人也不知道喊了?”

“熙儿不要喊皇叔,不喜欢他……”

熙儿嘟着柔软的樱唇,直言不讳,丝毫不客气,一点情面也不留,经过昨夜之后,他和北冥玄烨已经誓不两立了。

而圆滑的紫绒毒兽灵儿则保持中立的态度,默不吱声,骨碌碌的紫眸盯着桌上好吃的菜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看熙儿那张粉嫩嫩的小脸,竟透着一股莫名倔强,慕容如雪真是哭笑不得,这个小家伙怎么和北冥玄烨杠上了?

“那你倒是告诉娘,为什么不喜欢他?”

慕容如雪秀眉上挑,清澈澄净的眸底划过一抹淡淡玩味,她很好奇熙儿这颗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他不让……熙儿跟娘睡。”

熙儿稚气的童音逸出,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同时还不忘赏一记白眼给北冥玄烨,那模样简直和如雪一模一样。

熙儿的回答令如雪哭笑不得,北冥玄烨更是不自然的润了润喉咙,冷冷的睨了一眼紫瞳小儿:“跟朕抢女人,你还嫩了点儿,等你长大了,自然有女人陪你睡。”

对于北冥玄烨的回答,慕容如雪冷冷的睨了他一眼,有人这样教儿子的吗?

“熙儿要和你换……”

熙儿仰着小脸望向北冥玄烨,依然是振振有词、理所当然的模样。

“换?换什么?”

北冥玄烨被这粉嫩小儿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得莫名其妙,就连一向聪慧的慕容如雪,也一时没反应过来。

“换、女、人……”

熙儿显得有些不耐烦的音量提高八度,粉嫩的小脸也因为激动而更加绯红,像熟透出的苹果似的。

这小儿的话既出,就连一向淡定的慕容如雪也被雷到了,换女人?敢情这熙儿是要拿自己未来的老婆和自己的爹交换?就算北冥玄烨答应,她也不能答应呀!

慕容如雪的脑子在转的时候,盈盈美眸也同时淡淡的睨向北冥玄烨,他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复杂,似乎是想笑却又努力的压抑着。

“怎么?很开心吗?你想换,是吗?我倒是可以成全你……”

慕容如雪云淡风的看着北冥玄烨,语气里去逸出浓浓的酸意,她看北冥玄烨的表情就知道,他现在心里大概乐开了花吧?

“不不不,雪儿,你怎么能听孩子胡说呢,就算他……是动真格的,我也不能答应呀!我的心里只有你,这一点你还不清楚吗?”

北冥玄烨低沉嗓音,放下皇上的架子,附在慕容如雪耳边小心的赔起不是。

“哼!就饶你这一回。”

慕容如雪同样低声的娇嗔道,语气里满是撒娇的成份。

熙儿的樱桃小嘴此时撅得更高了,看着眼前打情骂俏的二人,他有一种被忽视的感觉,胖嘟嘟的小手拿着勺子,故意将自己面前的碗敲的哐当响,企图吸引娘亲的注意。

“花锦,喂熙儿吃饭,他看起来饿了……”

北冥玄烨当然看出了这小家伙的企图,于是先发制人,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淡吩咐下去。

熙儿气鼓鼓的鼓起腮帮,紧紧的抿着小嘴,水灵的紫瞳瞪着北冥玄烨,拒绝接受花锦喂食,更像是在反抗北冥玄烨的霸权行为,凭什么他要独霸着娘亲?凭什么只有他能和娘亲睡?紫瞳小儿很不服气。

慕容如雪看了一眼熙儿,淡淡的道:“花锦,让他自己吃就好了,我的宝贝熙儿现在长大了,他喜欢什么事情都学着自己做。”

可爱的熙儿早就饿坏了,方才也只是和北冥玄烨斗气罢了,如今听慕容如雪这么一说,也算是机灵的找了个下台阶,迫不及待的捧着碗便呼呼地往嘴里喂了起来,小手也一齐上阵,整张小脸都快埋到碗里去了。

慕容如雪也趁此机会,悄悄地冲着北冥玄烨得瑟的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比他更有魅力,北冥玄烨唇角勾起一抹暖暖笑意,望着她的眸光更是无限深情。

突然,北冥玄烨想起了什么似的,再度开口:“再过几个时辰,母后差不多就该回宫了。”

“太后回来了?不是说再过几日才回来吗?”

慕容如雪脱口而出,常言道丑媳妇也得见公婆,她虽然心底有些忐忑,但是太后娘娘毕竟是北冥玄烨的母亲,她总是要见的。

“大概是母后……迫不及待的想见你……”

北冥玄烨饶有兴趣的邪魅笑着,语气中透着淡淡的戏谑味道,鹰隼狂狷的黑眸,对视上慕容如雪波光盈盈的美眸。

“看我?我看恐怕是……看我不顺眼吧!”

慕容如雪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接着云淡风轻的淡淡道:“皇后娘娘和秋贵妃,可都是太后娘娘亲自为你张罗的美人儿,如今是看你把她们凉在一边,所以你母后特意提前回来,找我这个狐狸精算帐来了……”

“怎么又是一股子酸溜溜的味道,看来我的雪儿……还真是个醋坛子。”

北冥玄烨的剑眉微扬,从眉毛到眼底都漾着笑意,他喜欢看她吃醋的样子,那股酸溜溜的味道,对于他而言,是最甜的蜜饯。

整个下午,慕容如雪心里总是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难不成这未曾谋面的太后娘娘,真的与自己八字不合?若真是这样,那岂不是会影响到她与北冥玄烨之间……

花锦表情异样的靠上前过,低声在慕容如雪的耳边道:“娘娘,太后娘娘已经回宫了,好像……在宫门就被皇后娘娘拦下了,然后轿辇便朝秋贵妃的行宫去了。”

“知道了。”

慕容如雪淡淡的道,她当然明白花锦的意思,也了解花锦的好心,其实她并没有安排花锦去打探这些消息,而花锦却自个儿多了个心眼,可见这个丫除了贴心,其实也还是蛮机灵的。

看着娘娘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花锦心里暗暗着急,对于后宫中的尔虞我诈,你争我斗,她是再清楚不过的,如今皇后娘娘先入为主,讨得太后娘娘的欢心,原本这样的形势对于雪贵妃而言,就是不利的,可是没想到,雪妃娘娘竟然一点儿也不着急。

花锦欲言又止,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她显得有些焦急的再度开口了:“娘娘,依奴婢看来,咱们是不是应该去瞧瞧太后娘娘,给她老人家请个安,问声好,也算是留下个好印象。”

慕容如雪把玩着手上的指环,漫不经心的淡淡道:“花锦,虽然本宫心里也很想博得太后娘娘的欢心,毕竟她是皇上的娘亲,只不过……你再仔细想想,太后娘娘如今在秋贵妃的行宫,本宫若是上那儿去请安,岂不是自掉身价?论起封号来,秋贵妃和本宫可是平级的,你说本宫该去吗?”

花锦想想也是,娘娘若是去秋妃娘娘的宁淑宫给太后娘娘请安,确实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反倒让秋妃娘娘占了便宜,可是太后娘娘回宫了,怎么着雪妃娘娘也该露个脸吧!

慕容如雪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云淡风轻的:“花锦,你就不要再操这些瞎心了,本宫心里自有主张,相信不出一柱香的功夫,太后娘娘便会召见本宫了。”

她的话却是让花锦吃了一惊,娘娘这话出自何意?她有些捉摸不透,太后娘娘不是去了秋贵妃的行宫吗?又怎么会召见雪妃娘娘呢?若真是召见,恐怕也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正想着,门外便传来一位公公尖锐的嗓音,他正是跟在太后跟边侍候的窦公公,太后习惯管他叫小窦子。

“奴才奉太后娘娘旨懿,请雪贵妃去一趟宁淑宫。”

小窦子一脸肃然,却也还是恭敬的朝慕容如雪行了个礼。

慕容如雪淡淡的睨了他一眼,不疾不慢的站起身来:“这么快就来了,在前面带路吧,本宫跟前你去就是了。”

正说着,突然熙儿的声音从旁边的大树顶上传来:“熙儿也要去!”

声音未落,娇小的身影已经从树上嗤溜下来了,着实令窦公公吃了一惊,差点脚下一软。

这么小的孩子,连路都不会走,却能够爬能飞,从树上就那么嗖的一声便跃了下来,惊得窦公公尖叫一声,还拿手捂住了眼睛,没有耳闻预期的惨叫声,他才小心翼翼地从指缝里朝外瞄了瞄,惊诧的发现那孩子已经钻进了雪贵妃的怀里,他胖嘟嘟的小手上那只紫色的老鼠,不是皇上的宠物吗?

窦公公惊恐的反应逗得熙儿咯咯咯直笑,他粉嫩小脸上的肉肉,也因为兴奋而轻轻颤抖,窦公公好奇的望向他,却在看清楚熙儿的长相后,惊恐万分的瞪大双眼,瘦小的身体也不由的微微直颤,紫瞳?面前的小儿竟是紫瞳。

在整个赤陵大陆,几乎无人不知紫瞳意味着什么!

他开始隐隐为这位雪妃娘娘和她的紫瞳小儿担心,不知道太后娘娘见到他们后,会有什么反应?

慕容如雪抱着熙儿,云淡风轻的淡淡道:“既然熙儿想去,那就跟着娘一块儿去吧,也正好让太后娘娘一并见了,免得日后还得再跑一趟。”

看雪贵妃如此淡定自若的模样,窦公公原本还想说什么,可是最终却还是闭上了嘴巴,匆匆转身在前面带路。

花锦紧张的跟在慕容如雪身后,轻声道:“娘娘,让奴婢来抱小皇子吧!”

“不用,本宫自己来就可以。”

慕容如雪一边朝前走,淡淡的应了句,她可不是什么娇贵的大小姐,抱孩子的力气都没有。

从宣凝宫走向淑宁宫,途中经过一片湖,湖中隐隐可见残败的睡链,柔柔的夕阳照在湖边高大的栀树上,在淙淙的湖水旁边投下淡淡的光影,水波荡漾,反射着波光粼粼的光泽,一波一波地映衬华丽的皇宫。

如今已经是深秋,空气里透着凉气,风里夹带着清淡的桂花香,青石小径上,稀稀落落的落叶,无数的枯叶在风中飘零,竟让人莫名油升一股伤感。

慕容如雪竟有点想家了,想爹,想青鸢,她知道他们也一定无比的思念她和熙儿。

宁淑宫到了,慕容如雪跟着窦公公,绕过深深长廊,一直往里走,越过庭院最后停在偏殿的大门前。

“贵妃娘娘请!”

窦公公恭敬的欠下身子,让慕容如雪先进去。

殿门原本就是开的,如雪心里清楚,在那道紫檀木门坎的另一边,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秋贵妃都在等着她,微垂纤长的眼睫,依旧面色淡定,一步步往前踏,踩着青玉石铺就的地面,通过那扇雕花镂金有大门,她走了进去。

进入殿的那一刻,慕容如雪微微仰首,灿如明星的美丽凤眸中如冰似霜,不含一丝情绪,也能感觉到,当她跨入大殿的那一瞬,所有的目光尽聚在她的身上。

熙儿似乎并未感觉到这里紧张的气氛,他和手中的紫绒毒兽灵儿,就像两个好奇宝宝,四只紫瞳骨碌碌的转着,四下张望,这个陌生的地方对于他们而言,感觉很新鲜。

紫灵太灵所坐的位置正对大门,从慕容如雪进来的那一刻,她的眼睛就未从她身上离开,而慕容如雪迈进大殿的那一刻,视线首先便是落在紫灵太后的身上。

在看见紫灵太后的那一眼,慕容如雪先是一怔,她以为自己猜错了对方的身份,可是再睨见恭敬侧坐于此人身旁的皇后娘娘时,她才坚定了心中的猜测。

只因这位紫灵太后看上去……实在不像是太后!

贵为太后的她,裙装却并无浓艳之色,只是素白渲染些裹金,微微略淡的罩裙,整齐的发髻透着几丝花白,却依旧可看出她过于美丽的脸颊,不难想象她年轻时候的美态。

紫灵太后打量着慕容如雪,这名女子一袭素雅的鹅黄色碧霞罗裙,逶迤拖地粉红烟纱裙,她不同于秋贵妃的美艳,只在风髻雾鬓斜插一朵珠钗,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的味道,整个人看上去很恬静淡雅。

不知怎的,紫灵太后对儿子新封的这位雪贵妃,第一印象竟然非常好,顿时心生好感,最后视线缓缓的落到她怀中的小人儿身上,熙儿似乎心有灵犀似的,倏地回眸,正巧与紫灵太后的眸光相对,紫灵太后的面部表情顿时石化。

一旁的皇后娘娘心里暗暗高兴,哼!这雪妃也还真是够胆的,竟然见太后娘娘的第一面,就敢把自己的紫瞳儿子带出来晒,简直是自寻死路……

可是令梨月皇后意想不到的是,太后娘娘似乎并没有要发怒的意思,反倒神情显得有些激动,微微颤颤的站立起身,一步步朝慕容如雪母女二人走去。

这一回,轮到梨月皇后当场石化了,她精心设计好的事情,连开场白都还没有,事情就已经完全偏离了轨道,太后娘娘这是怎么了?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