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的绕指柔全文免费阅读-长公主的绕指柔(闻长歌魏琼)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关注
长公主的绕指柔全文免费阅读-长公主的绕指柔(闻长歌魏琼)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www.shan-machinery.com

闻长歌魏琼小说长公主的绕指柔,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小说。小编分享长公主的绕指柔全文免费阅读。后来,魏琼解了战袍,敛了周身杀气,如同寻常温润公子,站在了雍国公主的府门口。雍国公主(居高睥视):你来做什么?魏琼:请公主兑现诺言。

闻长歌魏琼小说简介

“父皇,那个人我瞧着顺眼,我要招他为夫。”初次相见,雍国公主手指虞国少将军魏琼,声似百灵,笃定自如。“魏某不才,不敢劳公主青眼相看。”魏琼却是面无表情,一口回绝。

长公主的绕指柔全文阅读

殿中众人听得这样的声音,顿时都惊愕得瞪大了眼睛.适才他们见了虞国太子风度翩翩的模样,又见得雍国皇帝面上的欣赏之意,心里都以为这雍国公主的夫婿,定是那虞国太子无疑了。可谁都没想到,那雍国公主竟是这般胆大,竟当着众人口称要招夫,可让人意外的是,她指的人,不是虞国太子,而是太子身后的那名少年武将。“什么?女儿你说什么?那个人,你是指那小将吗?”皇帝也是一脸的惊讶之色。皇帝一边问着,一边将眼光看向了魏琼,众人的眼光也随着皇帝一道看了过去,一看之下,这才发现那武将年纪虽不大,可的确生得面如美玉,浑身的气度也很是不俗。“对,就是他。”闻长歌脆着声音应了一声。皇帝眯着眼睛将魏琼又仔细看了看,一向威严的脸上,一时也看不出喜怒来。闻长歌是他最为宠爱的女儿,他最欣赏的,便是她不拘小节肆意洒脱的性子,如今女儿当众说出来属意之人,他倒是不是十分的意外,可是自己的女儿毕竟是金枝玉叶,他心中觉得只有虞国太子这般身份才能匹配。虽说那小将年纪轻轻就做了虞国虎贲营中郎将,想来也不是什么庸庸之辈,可还是问清楚他的家世才好。皇帝思忖片刻,正待开口相问,可谁也想不到的,一直静立着的魏琼突然上前两步,先是对着皇帝抱拳一礼,而后朝着闻长歌的方向说话了。“魏某不才,不敢劳公主青眼相看。”魏琼面色平静,可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他一口回绝了雍国公主,他不愿被雍国公主招为夫婿。听得魏琼之言,殿内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雍国公主身份尊贵异常,雍国皇帝视她为掌上明珠,这若是能娶了雍国公主,那无异于真是一步登天,权势富贵皆都有了,可这小将军却是一口回绝,还是当是皇帝与众人的面,这不仅是不识抬举,真正叫做目中无人,胆大包天了。“魏琼,你……”虞国太子也有些着急了,他回看魏琼一眼,语气中分明有丝责怪之意。如今雍国势大,他这次出使雍国,自然有亲近雍国之意,更是有意娶得雍国公主。如今这雍国公主没有青睐于他,倒看上了魏琼,他心中虽有些失落,可为了虞国大计,他也是愿意促成此事的。可魏琼这般直接回绝,岂不是让雍国公主难堪,继而会令雍国皇帝龙颜大怒?“魏琼,你还不向陛下和公主赔礼?”虞国太子一边使着眼色一边催促道。“殿下,此事魏琼实难从命。”魏琼却是一板一眼回道。“你……”虞国太子一时拿魏琼没办法,只好回转又朝着皇帝道:“陛下,魏琼他,他这是一时欢喜过望,以至失了分寸,此事……此事,恳请陛下宴后再议如何?”虞国太子只***着头皮圆话,只希望能暂时过了眼前,能让雍国皇帝父女不致于下不了台。雍国皇帝见了魏琼冷脸拒绝的模样,果然已是一脸怒容了,正想喝骂一声“不识抬举”,而后叫左右上前轰了魏琼出大殿去。“父皇,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魏少将军既是不愿意,那此事就此罢了,当我没说过好了。”就在皇帝发怒之前,闻长歌却是清亮着嗓音又开口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坐回到自己的案前,还举起案上的酒盏,轻泯了一口果子酒,面上仍是带着笑意,好似一点没有气恼之意,更没有难堪下不了台的感觉。皇帝听得女儿这话,面上的怒意即刻间便消去了大半,殿中众人也都松了一口气,虞国太子更是悄悄拭了下额头上的薄汗。所有人都心道,这雍国公主的性子,还真是够直接爽利,有股子洒脱不羁的感觉。“说得好,强扭的瓜不甜!此事作罢,诸位,继续饮宴赏乐!”皇帝哈哈笑了两声,而后举起了酒盏,众人立即会意,全都恭敬着举盏相敬。一时间,剑拔弩张的气息一散而尽,殿下又恢复了先前的其乐融融之息。只是经过刚才那番变故,皇帝再没有了让闻长歌相看别国公子的兴致,众人皆都闭口不敢再提此事了。闻长歌悄悄环顾殿内一番,见得殿内情形,她一时间颇为满意,心情也放松了起来。眼光一闪间,就见得魏琼侍立虞国太子的身后,面上仍是那副犀利冷清的模样,她忍不住勾唇笑了起来。谁知这时魏琼好似感应到了她的目光,竟是抬眼朝她看了过来,闻长歌的笑意来不及收回,就那样直直地撞进了他的眼内。她索性不再收回眸光,而是笑意绽开,还举起手中的酒盏,朝着魏琼作了个举杯的动作。魏琼似是没有料到闻长歌会有这番动作,面上像是露出了一丝惊讶,不过那丝惊讶转瞬即逝,片刻之后,他收回眼光,重新又恢复了心无旁骛的模样。宴席过后,在回公主府的路上,一直随在她身侧的侍女红楠忍不住说话了。“公主,你既是不喜殿中那些人,直接和皇帝陛下说一声就好了,为何非要当众指夫,让那不识抬举的混小子白白辱了一回……”红楠的语气显得很是愤愤不平。“行了行了,你气个什么?这样子我能清静一阵子不是很好吗?”闻长歌靠在马车之内的软榻上,口中很是不在意地道。自今晚起,世人皆都会知晓她昭宁长公主心仪魏国少将军魏琼,就连虞国太子那样的人都看不入眼,那些有心之***多会知难而退,她也好落得个耳根清静了。“公主还真不将自己的声名当回事,还好那小子眼瞎,不然他当场一口应下来,公主你又该怎么办,真嫁了他去?”红楠仍是有些气愤。“我一瞧着他那模样,就知道是个心高气傲的,料定他会拒了我,果不其然我料对了。”闻长歌靠在榻上的大迎枕上,笑得眉眼弯弯。“公主你还笑得出来?我见着那小子那张冷脸就生气,他竟然敢当面拒绝公主,他这不是眼瞎是什么?”“你别一口一声眼瞎眼瞎的,人家那一双眼睛可是好看得很,那小模样也是没得说。”闻长歌嗔怪着道。“公主,你若是真喜欢他,我去找云大人,让他去四夷馆将那混小子绑来见公主怎么样?”红楠一听这话,顿时眼前一亮,突然间就来了劲头。闻长歌听了这话都有些哭笑不得了,云翮是她***母的儿子,两人自小亲厚,云翮如今在内卫营任职,红楠若是去跟云翮说是她的意思,他必是一声不吭真的去绑人。“绑来的有什么意思?有本事你叫他来主动来求我。”闻长歌轻斥了一声,红楠一听这话,面上一时就萎了,刚才在大殿内,她可是亲眼见着魏琼那副冷傲刚硬的模样,叫他主动来求公主,怕是万万办不到的。“公主,你有没有想起来?那魏琼当年傲气不可一世,想不到今日倒落了个四***遁的下场。”长公主府内,见得闻长歌一副隐入沉思之中的模样,她与云翮对视一眼,一边说着一边还叹了一口气。“云翮,这深更半夜的,你吵醒我就为这事?”闻长歌有点没好气瞥了瞥云翮。云翮听得闻长歌这样问,一时间倒有些疑惑了,只好又看了眼红楠。“红楠,说吧……”闻长歌歪在榻上,声音慵懒着斜了红楠一眼。红楠见了这情形,刚才的一脸的兴奋劲头都消失了,她苦着一张脸,走近了闻长歌,然后小着声音道:“我以为公主一直对那魏琼念念不忘,就和云大人说了,让潜在虞国的人时刻注意着魏琼的动静,瞅个机会把他弄来雍国最好……”听得红楠的话,闻长歌忍不住一阵好气,没想到这丫头还真将当年那事放在了心上,这都好几年了还耿耿于怀的。“谁说我对他念念不忘了?你这死丫头还真会自作主张。”闻长歌斥了她一声。云翮听了红楠的话,又看看闻长歌有些气恼的神色,忍不住弯起唇角笑了下,这一笑刚好被闻长歌看在了眼内。“你又笑什么?”“公主,这事不怪红楠,三年前公主在宫宴之上指着魏琼要招夫,这事可是传得四海皆知,天下人都知晓,雍国昭宁长公主对虞国魏琼一见钟情,红楠就是不说,云翮也会替公主看着他的。”云翮忍着笑意道。闻长歌听了这话,勾唇笑了下没说话,心里却是在想,当年也真是年少气盛,为了应付一拨又一拨的求亲,竟做了那般胆大之事,也没想到后果还挺严重的,以致于后来好一段时间再没有人敢来提亲,这让她的父皇很是忧心了一阵。“当年也算是我太过气盛了,不然早早嫁了人,也叫我父皇九泉之下得以安心。”闻长歌突然叹息一声道。红楠和云翮听了这话,脸色瞬间都凝重了起来。当年的闻长歌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真正是活得恣意随性。只没想到到,皇帝陛下两年前突发疾病撒手人寰,虽说以韦太师为首的一众老臣拥了太子继位做了皇帝。只是皇帝年少,韦太师一门的权势又一日大过一日。闻长歌为了维护幼弟,这两年过得很是辛苦,红楠与云翮二人可都是看在眼内的。“公主,您别难过,这两年您将陛下护得很好,先帝九泉之下应是安心的。”云翮低着声音劝慰着,红楠也是一脸关切地走了过来,站在她身边默默不语。“行了,我没事,不过一时感慨罢了。”闻长歌看着两人笑笑道。“云翮,你还是说说虞国的情形吧,虞国太子为何突然谋反,怎么又牵涉到魏家了?”闻长歌正了脸色又问,先帝在时,于内卫营***培养了一批潜入他国的谍者,又将密谍***交由闻长歌之手。如今这批谍者皆归于云翮麾下,他对虞国内情自是清楚得很。

长公主的绕指柔免费阅读

云翮点点头,回身坐了下来,将谍者送来的密信内容向闻长歌一一说了。原来虞国国君年岁愈大,却是越发昏庸了,一味偏信宠臣吴滠。吴滠与太子之舅发生过节,因担心太子继位后,会为其舅父出头而对其不利,于是吴滠不断挑拨虞国国君与太子之间的关系。吴滠近日更是变本加厉,居然诬陷太子欲谋反,那虞国国君竟是信了,是一纸诏书将太子废了。太子太傅魏固刚正不阿,于朝堂之上只指皇帝不该宠信佞臣,更是怒言皇帝废太子是误国昏君之举。虞国国君勃然大怒,下旨将魏固及其长子押入了沼狱。此时吴滠又进谗言,说魏固次子魏琼颇有才干,若是此次不能一道除掉,日后必将成为虞国的祸患,那昏君竟也依了,派人要捉拿魏琼***。“谍者报说,魏固父子入狱之时,魏琼远在军营,听闻消息后只身返回京城,还未入家门就遭到朝廷缉拿,魏琼一人杀了数十名官兵才得以逃脱。吴滠得信后,担心魏琼日后***,已是派出大批人马,扬言见到魏琼可就地斩杀。”云翮缓着声音,说完虞国之事,又将魏琼的情形说细说了一遍。“可怜魏固一生尽忠,到头竟落了如此下场,那魏琼,也着实难为了……”闻长歌听过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叹息了一声。“公主,你,你真的打算不管魏琼的死活吗?”红楠听了云翮的叙述,对为魏家的遭遇很是不平,对魏琼的命运更是担心不已,见得闻长歌只是听了只是叹息没什么别的表态,她不由得着了急。“我凭什么管?你是不是忘了,当年他可是当众拒了我,我记恨他还来不及,不落井下石就算好了。”闻长歌笑笑道。红楠一听这话一时也愣了神,她可不是也一直记恨魏琼的,怎么这个时候倒担心起他了替他说起话了?“公主,我观魏琼此人,能力过人且有胸有韬略。两年前他入了虞国军营,首次在对越国的长桥坡之战中,魏琼任先锋官,以区区两千精兵大败越国两万大军获得大捷。此后大小之战中,皆是胜绩颇丰。如今他身负深仇,又已到了邺州,若是侥幸逃脱,他日必成气候。”云翮上前一步,一边说着,面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你是担心,魏琼此次会逃至谓国?”闻长歌看着云翮问。谓国位于雍国之北,这些年两国之间一直交战不停。谓国一直在雍国边境侵扰,先帝在时,就曾有灭谓国一统北方之志,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先帝早早归天,此事也就耽搁了下来。依着云翮之言,魏琼已逃到邺州,邺州属虞国边境,也是雍国与谓国交界之处。他若是去了谓国,必是要借谓国之兵复家仇,可要想为谓国国君重用,这首先必是要先立下战功才行。如今雍谓两国纷争不断,这可就是魏琼的机会了。“云翮正有此虑。”“你先回去吧,此事,我还需要仔细想一想。”闻长歌对着云翮摆了下手道。“云翮先告辞了。”云翮心知此事须谨慎,闻长歌必要花时间考虑清楚,于是恭身一礼离开了。“公主,这还要想什么呀?派人去邺州将人带回来。这救命之恩大似天,那魏琼定会对公主感激涕零的。”见得云翮出了门,红楠很是不解地问。“感激涕零?你还不如说,他会对我以身相许好了。”闻长歌一边起身,一边没好气地道。“以身相许?对对对,这倒是个极好的报恩之法,当年他眼里看不见公主,这回叫他一辈子都离不开公主。”红楠一听立即来了精神头。闻长歌听了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再不理红楠,起身之后就径直朝门外走去了。闻长歌回去寝殿上了床榻,将魏琼之事前后又想了一遍,始终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想了一会儿之后,困意袭来,她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次日清早,闻长歌还是和往常同样时辰起了身,才用过了早膳,就听得外面有侍女报说韦大人前来拜访。“这大清早的,韦大人来这做什么?”红楠一脸的疑惑之色,语气里有明显的嫌弃之色。闻长歌听了倒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只吩咐侍女将人迎到厅堂去。这韦大人名唤韦士彦,乃是韦太师之子,现执掌着候官司。候官司有纠察百官之权,自韦士彦上任之后,更是大展手脚,肆意扩张候官司衙门,招募候官无数。这些候官多是出自韦家亲信,这些人身份隐蔽,神不知鬼不知地行走于府寺之间,百官一旦有过失落入候官之手,就会遭受严厉的盘查,甚至严刑逼供,百官皆惶恐不安,却是敢怒不敢言。如今皇帝年少,雍国大权落于韦家之手,闻长歌也不得不对韦家虚与委蛇,虽是不喜韦士彦此人,但还是得时常敷衍应付一番。“韦大人,这大早上的,有什么急事吗?”闻长歌进了厅堂,对着厅内一身绛衫袍的韦士彦道。“士彦见过长公主殿下。”韦士彦忙起身行礼。闻长歌点头示意他起身,韦士彦生得身姿修长,眉眼细软,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若不是知晓他在候官司的那些残忍冷酷之举,还真让人以为他就是个文弱书生。“殿下,士彦今晨得了一个消息,想着长公主定是会感兴趣,因此一大早就来叨扰长公主了。”韦士彦恭敬着声音道。“哦,什么消息?韦大人这么笃定我会有兴趣?”闻长歌坐至椅上,面上的神情一如平日般的慵懒矜持。韦士彦抬起头,看着坐上闻长歌清丽妩媚的容颜,眸中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一抹炙热之光,不过这这丝异常转瞬即逝,因为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正了脸色重新换上了一副儒雅之姿。“殿下可还记得,三年前先帝寿辰之上,当众无礼冲撞长公主的虞国中郎将魏琼?”韦士彦低软着声音,说出的话却是令闻长歌暗自吃了一惊,云翮手中拥有一批潜入虞国的谍者,所以才会得知魏琼之事。这韦士彦今晨竟也得到了此等隐秘消息,他那候官司的势力果然不容小觑了。“呵,你说的魏琼,不过一目中无人的狂妄竖子,我费心记得他做什么?”闻长歌先是冷哼一声,而后口中慢着声音道。见得闻长歌说得一副隐有薄怒的模样,韦士彦很是满意的轻笑了下,他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又道:“殿下,那魏琼之父得罪了虞国国君,已是死于沼狱之中,魏琼被人一路追杀,如同丧家之犬,如今已是逃到邺州地界了。”韦士彦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抬眼,见得闻长歌脸上闪过的惊愕之色,他又轻笑了下。“殿下,当年魏琼无礼冲撞于您,实在是狂妄之极,要不要士彦出手,将那魏琼自邺州带至雍国,让他向殿下赔罪,好叫他承认当年之过?”闻长歌听得这话,先是深深看了韦士彦一眼,而后收回眼光也不说话,端起红楠递来的香茗喝了一口,而后又慢慢将盏子放回到红楠手中。见得闻长歌半天不吭声,韦士彦的面过掠过一阵尴尬之色,自先帝殡天之后,这一向娇宠恣意的长公主一夜之间就长大了,明明看着还是一副千娇百媚的模样,可总觉得比起从前多了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意味来。“臣言语若有不当多处,还望殿下宽恕。”韦士彦等了一会儿,还是退后一步躬身一礼道。“韦大人不必如此,只是听得韦大人提起三年前的事,我一时就想到了父皇,年少时很是不懂事,倒叫父皇生了不少气。”闻长歌对着韦士彦抬了手。“殿下当年一派烂漫,先帝宠爱都来不及,又何曾真正生过殿下的气?”韦士彦声音轻缓,面色也明显轻松了不少。“魏琼之事,以后不必再提了。”闻长歌突然又添了一句。“是,殿下,士彦明白了。”韦士彦恭敬一声,而后果然绝口不提魏琼之事,又闲话了几句,而后才告辞出了公主府。见得韦士彦出了门,闻长歌坐在椅子没有动弹,她眉心微蹙思忖了片刻,而后唤过红楠,让人火速将云翮给找来。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云翮就一阵风似地进了府。“公主,何事?”云翮进门就问。“韦士彦刚刚来过了,是特地来和我说魏琼到了邺州一事。”闻长歌道。云翮一听这话,神色立即变得有些警惕起来。“依公主看,韦士彦此举有何目的?”云翮问。“我一时还猜不透他的用意,不过他来试探我对魏琼的态度是明摆着的。”闻长歌起身站到窗前,眼睛看着院外道。“公主,无论他有什么目的,魏琼都不能落入候官司之手,更不能叫韦家所用。”云翮走近了,声音里颇有忧虑之息。“是啊,公主,你可得救一救魏将军,好歹是公主当年看上的人,总不能落到韦士彦的手上任他摆布吧。”红楠走了过来,说得一脸的焦灼之色。闻长歌听了这话,先是没好气瞥她一眼,过了片刻,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红楠说得没错,怎么着当年他都入过我的眼,我总不能任他被人随意欺了。”闻长歌坐到窗边的一张小榻上,眉眼弯起,面上笑意顿生。云翮与红楠见了闻长歌的笑意,一时间心里都是一阵轻松之感,恍如看见了她从前姿意俏皮的模样。自先帝离世,她已是很久没有这般笑了。“公主,云翮这就回去安排,亲自带人去邺州一趟。”云翮一抱拳,而后后退两步转身就要出门去。“慢着。”闻长歌突然出声叫住了他。云翮闻声停了脚步,面上露了疑惑,还以为闻长歌一时又改变了主意。“我和你一道去。”闻长歌自榻上站起身,唇角噙着一丝笑意道。“公主这是何意?”云翮一时没反应过来,一旁的红楠更是着了急,正待开口劝阻。

小说推荐

长公主的绕指柔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