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眼天珠第253章 再见吕健

关注
九眼天珠第253章 再见吕健www.shan-machinery.com 第253章 再见吕健

虞景颜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同时迅速转过身,就看到一个胡子拉碴的男子手握短刀朝自己刺了过来!

对方出手狠毒,一刀直取虞景颜的心口,虞景颜登时拿起路边上不知道谁家放着的拖把,堪堪挡住这一刀。

与此同时,他看清楚眼前这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的脸……

这人正是失踪多日的吕健!

此时的吕健双眼通红,眼中杀气骤现,手握短刀与虞景颜对打起来,虞景颜的身手虽然不济,但对付寻常人还没多大问题,加上他手上的拖把要比吕健的短刀长出很多,很快便占据了上风。

附近张四烤肉的老板张四、金店的伙计见状后,连忙抄着家伙从店里冲出来,准备为虞景颜助拳。

虞景颜可是堂堂术士,即便被人持刀偷袭,也不至于乱了方寸,他一边用拖把挡住吕健的刀,一边呵斥道:“你特么在搞什么鬼?”

眼看张四和金店伙计都拿着板凳围上来,吕健心知不敌,恶狠狠丢下一句“虞景颜,老子要让你血债血偿”便转身逃窜,虞景颜立马追了上去,吕健慌乱间将手中短刀猛地投掷出去……

短刀迎着虞景颜的面门袭来,虞景颜将身体一扭,避开这一刀,刀子划着他身体擦了过去,并未造成伤害,然而这一耽误的工夫,吕健已经跑出去好几米,拿着板凳的张四自然跑得慢,也没能追上,而且这个时候正是放学、下班的时间,扎康大院前丹杰林巷子里人来人往,便让吕健成功逃脱。

吕健逃走了,虞景颜愣在原地,张四等熟人过来查看虞景颜的情况,询问他有没有受伤、要不要报警。

这时候,陈肸也提着几大盒子饭菜回来了,见到虞景颜后便开口道:“老虞,你这是下楼迎接我吗?”

虞景颜对张四等人表示感谢后,拉着陈肸进到院子里,跟陈肸说明了刚刚发生的事。

“卧槽,吕健居然想杀你?看来吕健他们这个团队,没有一个正常人,何雅对你恨之入骨,肖珊因为一点小事跳楼自杀,吕健竟特么当街行凶,还好你反应快,这要是换成一般人,刚刚可能就一命呜呼了!”陈肸紧张地说。

“也没那么严重,肖珊是吕健的未婚妻,吕健认为肖珊是被我害死的,想找我报复,我也能够理解,唉,这家伙情绪相当激动,杀气腾腾,似乎一心想要了我的命。这次他没能得手,估计还会有进一步的行动,我看还是跟杰布说明情况吧。”当然,虞景颜并不害怕吕健的报复,平日里他跟四郎形影不离,刚才只是恰巧孤身下楼买烟,才让吕健有机可乘,如果四郎在场,吕健肯定已经被拿下。

跟杰布联系过后,杰布表示立马着手调查丹杰林一带的监控,寻找吕健的下落,并准备派人前来保护虞景颜。

“保护就免了,我能照顾好自己,杰布,希望你们能尽快找到吕健,我可不想再看着这样一个年轻人走入歧途。”虞景颜叮嘱道。

回到家中,虞景颜把之前发生的事告诉四郎,四郎听后也很紧张,骂道:“吕健这几个家伙都有病吧?虞哥,又不是你的错误,明明是他们自己拍摄视频造假被别人曝光,怎么都把气撒在你身上?”

“算了,吕健是肖珊的未婚夫,咱们换位思考呗,如果肖珊没有自杀,我估计吕健也不至于崩溃到这种程度,现在肖珊死了,吕健一定将我当成了害死肖珊的凶手,才会找我报复,唉,真特么头疼,老子实在太冤枉了。”虞景颜感慨道。

按照虞景颜的计划,晚上要去酒店找何雅,于是三人都没喝太多酒,吃吃喝喝差不多后,便各自回去休息。

虽然虞景颜和四郎在看守所里享受了最高等级的待遇,但里面总比不得自家的床舒服,虞景颜刚躺下便睡着了,再一睁眼,天已经黑了。

给杰布去了个电话,杰布表示没能找到吕健的下落,虞景颜估计,吕健提前准备了多套衣服,为的就是反刑侦反追踪,不让警方找到他。

叫醒四郎和陈肸后,三人简单准备一下,便打车来到何雅所在的酒店楼下。

“老虞,要不要让杰布把他的人调走?”陈肸问。

虞景颜:“没事,我跟杰布打过招呼了,他们的人不会拦着咱们的,待会儿我先试试能不能用摄魂术探查出线索。”

“不行的话就严刑逼供,我就不信吕健失踪了,何雅会一无所知!”陈肸恶狠狠道。

“见机行事吧,最好别那样做。”

说话间,四郎忽然抬起头来,瞪着酒店的楼顶,喃喃道:“虞哥、老陈哥,楼顶上好像有个人……”

虞景颜和陈肸也抬头看去,法眼之下,虞景颜看清楚了楼顶的人影……

“是吕健,他正站在楼顶的边缘,卧槽,难道这小子行刺我失败了,也想不开准备跳楼自杀?使不得使不得……”虞景颜说。

“走,快上楼顶!”

三人一路跑到顶楼,从顶楼的天窗爬上楼顶,这下三人都看清楚了,身着一身黑衣的吕健正站在楼顶边缘。

“吕健,你冷静点!”楼顶风大,虞景颜很担心吕健被一阵风吹下去。

听到虞景颜的呼喊后,吕健转过身来,面对虞景颜、背对外面,打开手电筒照着虞景颜的脸,愤愤说道:“别过来,再过来我马上跳下去!”

刚走了两步的虞景颜等人连忙停下脚步,虞景颜示意陈肸和四郎都别乱说话,由他来说服吕健。

“我们停下了,吕健,你听我说,一定要冷静,之前是我不对,我多管闲事搞得你们丢了饭碗,都是我不对,我混蛋……”虞景颜首先主动将责任揽过来,试图让吕健转移轻生的念头。

吕健死死盯着虞景颜,似要将虞景颜生吞活剥。

眼看吕健站在楼顶边缘,小半个身子都已经处于悬空状态,虞景颜哪里还敢跟吕健理论,只想把责任揽过来,好歹得让吕健先行放下轻生的念头。

此时,虞景颜三人距离吕健足有近二十米,即便四郎的身手再怎么敏捷,也不可能一下子冲到吕健面前,看清楚形势后,虞景颜当即决定,先稳住吕健再说。

“吕健,你先往我们这边走两步吧,晚上风大,你站在那边不大安全。”虞景颜继续说道。

吕健通红的双眼中满是杀气,原本年纪轻轻的他因为胡子拉碴再加上几天没休息好而留下的黑眼圈,让他看起来沧桑了很多。

“虞景颜,你这个混蛋,都是你,是你害死了肖珊!”吕健愤愤道。

这时候,虞景颜已经没办法跟吕健正常沟通,吕健已然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虽然虞景颜很想问问,肖珊之死的细节以及他们团队是否得罪过什么仇人,但虞景颜没有机会问,他必须先救下吕健。

于是,虞景颜便继续顺着吕健的话往下说:“没错,吕健,我是混蛋,是我害死了肖珊,但是你作为她的未婚夫,怎能就这么一死了之呢?你得帮她报仇啊!我知道你恨我入骨,来,你过来,打我,打死我吧,我不还手,真的,你可别像一个懦夫一样就这么跳下去,就算你已经不想活了,好歹也在临死前拉上我垫背啊!”

吕健沉默了,而后果然往虞景颜他们所在的方向迈出了一步,并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恶狠狠瞪着虞景颜。

四郎和陈肸已经做好了准备,只等吕健再往前走几步,便冲上去将他拉住。

“对,你说的都对,我这样跳下去,是个懦夫,不能帮珊珊报仇,我也很想宰了你为她报仇,但是今天我尝试过了,我杀不了你,而且我知道你身边的两位都是高手,在他们面前,我没有还手之力。虞景颜,正因为我杀不了你,所以才只能选择像个懦夫一样一死了之,来逃避我对珊珊的愧疚。”说罢,吕健又往后退了一步,回到之前的位置。

虞景颜愣了一下,然而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思考吕健是如何得知四郎与陈肸都是高手的,只能继续劝阻:“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肖珊的死,我责无旁贷,是我多管闲事砸了你们的饭碗、断了你们的前程,你相信我,你过来杀我吧,我愿意以死谢罪,四郎和老陈绝不会出手帮我,来吧,用你手中的匕首刺穿我的心脏,以慰肖珊的在天之灵!”

“哼,你以为自己很聪明?你不过是想把我骗过去,阻止我自杀罢了,珊珊已经死了,再死我一个,会增加你的负罪感吗?不见得吧,像你这样的混蛋,怎么会有良心?你巴不得我们死,对吧?别在这里惺惺作态了,这里又没有外人,也没有监控,即便你过来一把把我推下去,也没人知道是你杀的我。”吕健目不转睛地说。

虞景颜深感冤枉,知道吕健对自己的成见太深,无奈之下,虞景颜只得说道:“我真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我承认我很混蛋,我害死了肖珊,但这并非我本意,我也不会伤害你,你过来好吗?”

吕健坚定地摇摇头,转过身面对楼顶外面……

“噗通”一声,虞景颜直接跪在了地上,提高声调说:“吕健,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肖珊,我知道失去心爱之人那种滋味,因为我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如果我的死能够让你好受一些,成,那我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