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遍地是奇葩》全文免费阅读-《江湖遍地是奇葩》小说最新章节

关注
《江湖遍地是奇葩》全文免费阅读-《江湖遍地是奇葩》小说最新章节www.shan-machinery.com

阳春三月,烟雨江南。

秦淮河上琴音渺渺,岸边树下桃花夭夭,本该是个踏青出游的好时节,江湖上却出了件大事。

日月山庄的沈千凌从树上摔下来,失忆了。

这个消息真是非常了不得。

天下群雄皆道,当今武林门派虽如过江之鲫,但真真有能力称霸的,却唯有四家而已。东北无雪门,西北断情谷,西南唐家堡,以及这江南的日月山庄。

而这个倒霉的沈千凌,则正是日月山庄庄主沈峰最宝贝的小儿子,全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翩翩佳公子。

“我那苦命的凌儿啊!”气派辉煌的山庄院落中,一个****正在哭天抹泪,胭脂糊花满脸。

“娘。”一个憔悴美少年出现在窗口,“你怎么还没回去。”明明距告别已经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啊,再被她这么哭下去,自己大概会产生“我其实并不是失忆而是已经死了否则娘亲怎会哭成这样”的错觉。

“娘只是舍不得你。”****用帕子拭了拭泪,“都怨你那该死的爹,竟然不让我们母子相处超过一个时辰,真是铁石心肠。”

这才是亲爹吧?沈千凌在心里感慨不已,否则超过一个时辰听她翻来覆去含泪哭诉,自己一定会虚脱,说不定还会再度吐血昏迷。

想一想就很可怕。

好不容易送走妇人,沈千凌又坐回榻上,随手抓过一块糕饼吃,继续听小厮讲那过去的故事,心情简直苦到无法直视。

因为在三天前,他还是电影颁奖礼上的最佳新人,拿着奖杯各种热泪盈眶,谁知没来得及发表一句感言,就被掉下来的天花板砸中头,醒来之后样子没变名字没变,身份却变成了日月山庄的小少爷。

小!少!爷!在刚听到这三个字时,沈千凌瞬间就石化了。他的确是很向往能带一群狗腿耀武扬威,但也仅仅是向往而已啊,怎么能说实现就实现,而且才刚刚拿到得奖就被砸到穿越,听起来未免也太可怜了些。

“凌儿放心,就算是掘地三尺,爹也会将暗算你的人找出来!”刚刚醒转之时,老庄主曾霸气侧漏握住他的手,吹胡子瞪眼道,“到时候剥皮抽筋红烧油炸,随你喜欢。”

沈千凌瞬间后背一麻,剥皮抽筋?

“可恶,竟然敢暗算到凌儿头上,此仇不报,我还有何颜面做他的二哥!”一旁的锦衣青年也怒不可遏,甚至还抽出宝剑劈断了红木桌,非常狠。

在瓷器掉落地上的清脆碎裂声里,沈千凌立刻就饱含热泪。这家人一看就都是暴力分子,万一让他们知道面前这个人已经偷梁换柱,说不定会直接架起柴堆当妖精烧掉。不管怎样先保住命要紧,就算掉节*也强过被烧成烤鸭。

于是他果断握住庄主的手,哽咽万分道,“爹啊,我好像失忆了。”非常有专业演员的素养。

此言一出,世界瞬间就安静了。

沈千凌用无辜的眼神看向所有人,心里忐忑不安,该不会不相信吧,万一被拆穿就死定了这种时候一定要冷静。

“失忆?”老庄主惊疑未定地重复了一遍。

沈千凌充分发挥影帝水准,眼里充满委屈泪水,表情茫然又无措,“嗯,想不起来之前的事。”

“我这是什么命啊……”庄主夫人闻言,立刻就哭天抢地晕了过去。

沈千凌:“……”

“所有事情都想不起来了?”老庄主眼中难掩忧虑。

让一个老者为自己担心,沈千凌有些内疚,但内疚归内疚,他也还没蠢到坦白一切的份上,况且再怎么样也比直接告诉他“你儿子应该已经挂了”要强,于是还是坚定点头。

老庄主叹气,“大概是摔下树的时候磕了头。”

话音刚落,先前那锦衣青年便又抽出宝剑,怒气冲冲把椅子给劈了。

沈千凌用复杂的眼神看他。

你是和木匠有仇吗。

“凌儿放心,二哥定会为你寻遍天下名医!”锦衣青年信誓旦旦。

“……呃,有劳。”多说多错,沈千凌决定惜字如金。

幸好没有人对此事提出质疑,沈千凌也就顺利度过第一关,并且还收获了穿越标配小厮一个——据说是从小伴到大的书童。于是在最近几日,沈千凌便经常拉着他问东问西,不管将来会如何,多知道一些事情总没错。

“您失忆这件事可了不得。”小厮一边帮他捶腿一边道,“江湖闻讯都炸开了锅。”

“为何?”沈千凌闻言惊异,“莫非他……我之前在江湖上,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那当然!”小厮眉飞色舞,“如今武林,谁不知道日月山庄的沈小少爷。”

“到底有名在哪里?”沈千凌来了兴趣,难道还是个绝世高手?如果真是这样那好像还有一些淡淡舒爽。

“因为公子长得好!”小厮滔滔不绝,“想当年您在西湖赏景,有多少小姐为了挤到跟前看上一眼摸上一把,不惜大打出手,连绣鞋都掉了!”

沈千凌差点被口水呛到。

“那西北断情谷二当家,甚至还曾亲自带着珠宝翡翠上门提亲,盼得能与公子结成连理。”小厮继续眉飞色舞,“不是我吹牛,往前三百年往后三百年,像公子这样的玉人也是少之又少,简直就是神仙下凡,寻常人哪能长得如此好相貌?”

“你这是在拍我马屁?”沈千凌问。

“当然不是!”小厮像是受了极大侮辱,“我虽地位低微,但也是有风骨的,怎会做溜须逢迎之事?”

“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沈千凌有些歉意,从昏迷中醒来就见他忙前忙后端茶奉水,家里人只说叫他阿豆,其余也没细说。

“我叫七宝豆腐!”小厮挺了挺胸膛。

沈千凌笑出声,“好好一个人,怎么起个菜名。”

“是公子你帮我起的。”小厮嘟囔。

沈千凌闻言纳闷,“这么搞笑的名字是我起的?”

“哪里搞笑了!”小厮抗议,“明明就好吃又好看,公子当时还跟我说了个典故,感人得很。”

“还是改一下吧。”沈千凌想了想,“不如叫你宝豆?”好听简短又嘎嘣嘎嘣,很适合他吵闹的性格。

“宝豆?”小厮考虑了一下,觉得似乎还不错,于是欣然接受,“好,我就叫宝豆!”

“那继续来说我以前的事情。”沈千凌道,“山庄内的事情我都知晓的差不多了,还有没有别的?比如说……我的武功比起二哥来谁强?”原先想着能一剑劈开红木桌的,再怎么着也不会弱,后来才得知那锦衣青年竟是所有少爷里武功最差的一个。

“既然二哥是爹爹儿子里武功最弱的一个,那我应该也还算不错吧?”沈千凌表情充满期待。

“公子你想太多了。”小厮正色道,“之所以说二公子武功最弱,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把你算进去。”

然后沈千凌就坦然接受了这件事?

那必须不可能。

事实上他立刻就白眼一翻,啪叽晕了过去。

惨烈极了。

“公子!”小厮顿时魂飞魄散,赶紧扯着嗓子喊大夫。

怎么能说晕就晕呢。

一炷香的功夫后,沈千凌床前少说也围了十个大夫,而在卧房外头,沈峰老庄主十分忧心忡忡。

“我的凌儿啊!”****又开始哭天抢地。

小厮跪在地上战战兢兢,“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先前聊得好好的,后来只说他不会武功,公子便一头倒在了床上。”

沈庄主深深叹了口气,“之前叫他练,他哭着喊着死活不肯练,现在怎么还为此晕过去了。”

“凌儿若是有事,我也不活了啊!”****还在凄凄抹泪,场面非常感人。

沈庄主头疼欲裂。

大夫诊治之后,也查不出什么毛病,只得推测大约是先前本就摔伤头,现在又受了刺激,所以才会引起昏迷。于是在半个时辰后,山庄内所有人都收到了庄主口谕——以后无论小少爷怎么问,都要统一口径说他是个绝世高手,只不过受人暗算,暂时失了内力而已。

但其实这件事真的很乌龙,沈千凌被撞到头还未痊愈,所以三不五时就会晕一晕,这次仅仅只是凑巧。

真是冤枉极了。

“当真?”沈千凌醒转之后,对“自己曾经是绝世高手”这件事表示了极大的怀疑!

“当然。”宝豆信誓旦旦,“公子当初曾经横扫千军,只身一人单挑魔教,厉害得很。”

沈千凌显然被这个消息震住了。

“只是公子一直淡泊名利,所以对外只说这些是大少爷所为。”宝豆大言不惭,“实际上都是公子你做的。”

沈千凌低头看看自己的细胳膊,觉得瞬间就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凌儿。”一个英挺男子推门进来,身穿一袭天青色长袍,身形颀长眉目俊朗,非常帅。

“大少爷。”小厮赶紧从床边站起来。

“大……哥?”沈千凌试探着叫。

“先前在路上只听说你失忆,怎么连我都忘了。”男子叹气,“该打。”

沈千凌缩了缩脖子。

“我是你大哥,叫沈千枫。”男子坐在他身边,“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沈千凌点头,表情特别诚恳。

“也罢,先前那些烦心事,想不起来也无妨。”沈千枫揉揉他的脑袋,“凌儿还是呆一点好。”

沈千凌:“……”

寒暄几句后,有下人匆匆前来,说是庄主请大少爷过去议事。

“我迟些再来看你。”沈千枫站起来。

沈千凌点头,目送他出门后转头问宝豆,“我和大哥关系很好?”

“是。”宝豆点头,“虽说这山庄里每个人都对公子照顾有加,不过公子向来只和大少爷最亲近。”

沈千凌迅速把他列为抱大腿第一人选。

“既然大少爷回来了,那秦宫主大概近两日也快到了。“宝豆用担忧的眼神看他,“公子想必也不记得秦宫主了。”

居然还有个公主?沈千凌吃惊道,“的确不记得。”

“唉。”宝豆叹气,“若非魔教作梗,公子说不定在去年便已经嫁给了宫主,也就不会如今日这般失忆了。”

……

等等,好像信息量略大的样子!

沈千凌脑袋有些乱,“你刚刚说……嫁?”难道不应该是娶?!

“与秦宫主结亲,自然是我们嫁过去。”宝豆很认真。

沈千凌安慰自己,大概宫里头说话有忌讳。

其实如果换个角度来看,老天对自己还算不错,不仅给自己穿了一个家底雄厚的爹,甚至还穿了个公主做未婚妻。在前世一直是孤儿,突然间就拥有了一大堆亲人,这严格来说应该算是好运气吧?

沈千凌开始慢慢接受了新身份。

但是这份认知很快就在两天后被一击粉碎。

因为秦宫主回来了。

这天一大早,沈千凌就被宝豆从床上拖起来,又是梳洗又是换衣,甚至还泡了个花瓣澡,捯饬了整整半个时辰还没完。

“需要这么正式?”沈千凌吃惊。

“要见宫主,自然要隆重一些!”宝豆替他把头发理顺,配了一根白玉簪,又换了白色云锦袍,穿戴好后恰巧二少爷从窗前经过,于是探头进来赞叹,“好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沈千凌成功被震得头皮发麻。

“如今公子遭受变故,宫主应当不会再像先前那样,口无遮拦胡乱调戏了。”宝豆一边帮他系腰带一边叮嘱,“不过若他还是胡乱说话,那公子也尽可当秦宫主不存在,千万别像之前一样哭着跑走。”那实在是非常丢人。

“咳咳。”沈千凌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哭着跑走这件事暂且不提,调戏什么的……莫非公主是个女流氓?难道不应该是娇羞软糯的大家闺秀吗。沈千凌皱起眉头,似乎和自己想象中的有点落差啊,怎么会有这么奔放的公主呢,这不合理。

但是更加不合理的事情还在后面,好不容易到了晌午开饭,沈千凌虚弱无比被宝豆扶到饭厅,抬眼就见他爹身边坐着一个年轻的红衣男子,正在眉目含情冲他笑。

沈千凌礼节性的点点头,眼神却一直在桌上其余人之间游走。

公主在哪里?

“坐。”沈千枫替他拉开椅子,“头还晕不晕?”

“多谢大哥,已经没事了。”沈千凌一边敷衍,一边继续找公主,真是敬业极了。

“凌儿在找谁?”红衣男子笑问。

“你是?”沈千凌迟疑。

“在下秦少宇。”红衣男子唇角一扬。

桌上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沈千凌。

……

这又是个什么状况?沈千凌也很紧张,难道自己之前和他关系很好,所以应当泪流满面欣喜若狂?

“秦宫主莫怪,凌儿他前些天摔伤了头。”老庄主叹气。

“庄主多虑。”秦少宇眼睛一秒也未离开沈千凌,“心疼还来不及,又怎会舍得怪他?”

语调温柔宠溺,几乎桌上所有人都被感动了!

除了沈千凌!

他五雷轰顶看着红衣男子!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种对话似乎有哪里不对?

“凌儿想起我了?”秦少宇眼中热切。

沈千凌继续目瞪口呆!

而秦少宇还在深情款款道,“若是凌儿愿意,我追影宫随时都能办喜事。”

……

天雷滚滚。

沈千凌头晕眼花抓住身旁大哥的手,特别需要冷静一下。

“莫怕。”沈千枫赶紧贴心安慰,“若是你还没准备好,亲事缓一缓也无妨,少宇断然不会强迫你嫁他。”

果然是啊!

沈千凌眼前一黑,轰轰烈烈地昏了过去。

苍天可表,他这次是真的真的,被吓晕了。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