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京港区生活是怎样的一番体验?

关注
在东京港区生活是怎样的一番体验?www.shan-machinery.com2016年2月搬入港区。到今整一年。

港区区役所办过几次事,效率非常高。现住在港区浜松町和田町两车站之间的一个公寓,最大的体会是交通便利。

距芝公园和东京塔800米。从浜松町坐单轨到羽田机场15分钟,所以每次回国十分便利,都是掐着点到机场。去成田机场的话,最快70分钟,浜松町乘京滨东北线快车一站就到东京站。再转机场大巴。感触最深的就是刚下成田飞机坐了机场大巴再换一次山手就到家的感觉,实在太便利了。因为喜欢出去玩,这种便利是无可替代的。 从家去银座2公里,步行即可,有一次闲着无聊,骑了自行车去皇居附近广场晒太阳,回家途中经过银座,甚感恐慌,观乎银座,方圆之内,尽是豪车行人,根本不见一人骑自行车,于是乎赶紧骑行走开。距品川3公里,这也是极其便利的,因为往南去横滨、镰仓、熱海、箱根都要从品川转车。 因在东京最重要的就是时间,浜松町这个位置不论去哪里,都是相对便利且节约成本的。 港区高楼林立的办公楼较多,如东芝大楼总部就在门前,所以周一到周五上班时间工作的人熙熙攘攘,但晚上八点以后几乎空城,周六周日几乎不见人,这也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点。晚上夜跑的时候,可以比较安静的观察这座城市的细节与变换。 夜晚,从家跑800米到竹芝码头,东京湾的夜景,对岸看彩虹大桥,和在台场看完全不同的心情。夏天夜晚,每次跑到这里,都会驻足片刻。

两岸的写字楼之间是一条运河,夜幕时分,周围空旷,静静地观赏河景,做一下腿部运动也是极好的。比较喜欢河景的步道,夏季都是围绕运河跑步,然后再跑到竹芝码头的海岸线。从海岸线跑回浜松町车站附近偶然看到变色的东京塔。

雨后跑步的好处,夜里观察路边干净嫩绿的叶子,生命的欢喜,驻足拍照。街上空无一人。

跑步在海岸边无意中发现的一家餐厅。距家900米。名叫1151 coast。每次跑步看到这家玻璃面向大海的餐厅,都会心情很好。 后来和朋友小聚。夜晚时分,透着玻璃,看着对岸的台场,海边的餐厅,总是让人很放松。第二次来时,夜晚下雨,红酒小酌。

提到港区,必定要提到台场公园,从家出发开车过去大致10分钟,一般都是去吃饭然后到公园边散步,每次都是夜晚,台场的夜景不错,约会的圣地。阿姨每次开车带我来,都会吃一家香港料理,只因竹升面是香港空运来的。汤头一般,好在面的诚意。

后来因想看着海景吃饭,一家西餐厅倒也不错我。对着海景,红酒完了再来两杯起泡。

吃完一般都是出来海滩散步。自由女神像、彩虹大桥、东京塔三点一线,不能错过。

介绍完台场,总要说说东京塔。这个我每天几乎都会经过的地方。第一次见到东京塔是来日本的第三日。只是后来没想到会在三个月后搬到塔下居住。每日路过,每日穿梭,心情不同。樱花季又要到了,夜跑的路线又要更改了。生命中,总要有些光亮的指引在身边,不是吗?增上寺出来通往东京塔的这条道路,我心目中东京最浪漫的一条路。尤其樱花季的夜晚。

某日给学生上完课回家的路上,一个悉尼的妹纸问我Tokyo Tower在哪。东京塔,据我统计,五种颜色不停更迭,巴黎恐怖袭击次晚,东京塔变成了蓝色哀悼。偶尔也会卖萌一样出现个心形,让没有恋爱的人萌生幸福的错觉。樱花季从家出门环芝公園夜跑,踩着樱花花瓣,抬眼望一眼东京塔,然后跑回家。这也算做一种小确幸吧。

东京塔下的浪漫故事真多。不知道绕芝公园已经几圈了。住在塔边。但至今没有找到和我一起登塔的人。

提到港区,除了东京塔、芝公园、台场,很多人都会去六本木,我却对那里感觉一般,不太喜欢嘈杂吵闹的地方。在六本木远观东京塔,是我的乐趣。

下面说几个住在港区最庆幸的事。

第一个就是Suntory Hall。Suntory Hall,又名三得利音乐大厅,卡拉扬设计。据称是亚洲首屈一指的音乐殿堂。偶尔从家骑车来,步行大概30分钟。听马勒现场演奏是很辛苦的事。但现场演奏的震撼真的让人无法拒绝。好久没听现场演奏了,和高中好友一起到Suntory音乐大厅。卡拉扬设计,但最出众的还是音响效果。中午听马勒给听郁闷了,而听现场时前两个乐章直接落泪。直到第四乐章有诙谐风格和一丝舒缓及第五章spacious场面出现,才平复了心情。真心觉得今天的安可曲对指挥是一种负担,因为听众在现场听马勒都会觉得好累,素晴らしいですね。彩蛋就是从头到尾都觉得指挥和首席之间有基情。

彩蛋就是:每周四中午12:15--12:45有一个管风琴试音的音乐会,免费进入。有时间的童鞋不要错过。

某周六起床后来Suntory Hall听室内演奏,现场听弦乐演奏立体感更强烈,有时睁开眼就为了看看乐手的面部表情变幻。德彪西G小调四重奏的阴郁和勃拉姆斯A小调四重奏的俏皮,我还是更喜欢后者拨弦时的俏皮和卖萌。安可曲时大小提琴手又是两位boy,某种默契又让我默默的腐了一次 听完演奏到广场上,竟然碰到如此接地气的Weekend Market,买一只花开始美好的周末

其次住在港区就是一些平日里不经意的惊喜,就是小确幸。港区三田图书馆,借书证。还有里面丰富的藏书。可以借两周。不过我一般都在里面读。

12月银杏季。东京塔附近的银杏林。某天中午,晴朗。

偶然发现的一家お菓子屋。冲绳的黑糖加北海道的红豆。南北相遇的惊喜。

家里楼下的一件朴实却充满诚意的寿司店。午餐寿司盒只要870円。这个价钱在港区,是十分有诚意的。

东京塔下一个小酒吧,外面种葡萄,玻璃墙上挂着火腿,吸引了我。一日和朋友喝一杯。火腿现切片,推荐。数不清的美食,咖啡店。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算是住在港区一年的一个小的总结吧。

以上です。

又到了晚上,雨后。一个人出来跑步,不忍心浪费空无一人的河景。夜晚的港区总是很静,匆匆回家的都是加班的人。这条运河,只有在这个时刻、安静的,属于我一个人。

前几日出门散步、日暮时分的运河。不禁驻足。

说到银座,无太大兴趣。虽离家近,只是偶尔和人聚会,2公里可以步行前往。特推荐三家不错的店。1、一家爵士现场演奏的Bar。圣诞节前后会给熟客发邀请券。阿姨是老板的朋友。带我来的。含酒水和Jazz表演。包含爵士、乡村、蓝调。现场演奏,私密性高。中途不会有人进来。2、1951年创立的老店:Brick酒吧。木质的吧台,音乐也不错。3、美登利寿司店银座本铺。东京的这家店,不管坐标在哪,永远在排队。午餐2160含税,吃到撑。我导师的最爱。这是十几年前她的一个朋友推荐她来的。 深夜回家。整日穿梭城市之间,来往的多是去车站的行人。日本人的工作效率以及集体捆绑社交方式一直不太欣赏。这个点从办公楼走出来,回到家又要几点?这样的生活质量不敢想象。而我,更像是城市的过客,欣赏它的美好,仅此而已,从未想融入其中。港区的国人不太多。一般游客的最多走到东京塔,也不会再深入。平静的生活,让我感到满足。不见波澜,平静而温和。这里没有太多的生活气息,超市不多,市场更是没有,只有在Suntory Plaza逛过一次周末市场。没有烟火气,偶尔又很向往烟火气。看着家附近仅有的一家超市,排列整齐的蔬果,精致却又不讨喜。深入一座城市,最好的方式就是逛它的菜场。香港的中环扶梯边,比比皆是小弄堂,烟火气十足的大排档、小店鳞次栉比。在港区却很难琢磨到一丝烟火味。资本或许可以重洗或者冲刷掉廉价物,但换不来质朴而有质感的存在。这或许也是一种缺憾吧。夜深时分,谈谈一个同住在港区的认识的人。W先生,日本上学,后到麻省理工MBA,美国回来后在北京呆过,最后选择留在东京。工作在东京站,住在田町附近的一个34层高级海景公寓。这个公寓据说低层售价也要一亿日元吧。之前频繁路过,以为这个新建不久的高层是一个豪华酒店。进去之后没想到是一个高档公寓。一层是喷泉和三角钢琴。20层以上有分离的电梯。电梯里疑似放的是海上钢琴师的插曲。我质疑W先生没有猜出来这首曲子,因而电梯低头笑他。W先生住在34层,最高一层,进门后,壁柜上全是高尔夫比赛的奖杯。直面东京湾海景,俯视的视角,下面璀璨一片。深夜时分俯瞰整个东京的夜景,灯火通明,有着一种接近飘渺的真实。我坐在沙发,W先生打开家里的香薰,点燃了蜡烛,屋里没有开灯,蓝牙放了一些音乐。我坐在沙发看窗外的夜景,他在厨房倒酒。先是香槟,开始的音乐无感,直到蔡琴被遗忘的时光,一种深夜里的质感弥漫,有一丝喜悦,和他Cheers。后是红酒,没想到古板的人也听王若琳。他谈了他过去的往事,我很难感受到他是否快乐,也不想过多质问。只是看着夜景,喝着红酒。只想说,住的太高的人,或许烦恼也多。

感谢大家的关注。深夜到家。感觉现在的时光才是自己的。早上很早起来,又是匆忙跑过东京塔,很多想体验的店每次都是匆匆路过。今天在阿姨的店里遇到两位前辈。非常和蔼,主动过来聊天,一位是《中文导报》的副总编辑,一位是画家的女儿,她父亲是张大千的学生,其父在东京举办画展,留了名片给我。这种突如其来的社交,我一向不擅长。下午去老板那里谈工作,被骂了,一鼻子的灰。除了我和个别一两个老师外,其他同事这周都去了台湾旅行,本年度老板奖励的员工旅行。所有同事均已婚,每每聊天都老公孩子。此年费旅行和我当时预定冲突,所以没去。后来预定又出变故,折腾死了我。晚上去了横滨拜访一位律师朋友,带了巧克力和草莓过去。律师福建人,泡了红茶给我,大家一起喝茶聊天。后来律师的姐姐也来了,感觉很投缘,不知不觉聊到22:15。她们过来日本30年了,从无到有,全靠自己奋斗。一直鼓励我继续努力。我们都坚信一点,女人一定要经济独立,之后才能人格独立。律师的姐姐邀请我下次去她家做客。无比开心的一晚。回家的路上,电车上坐在对面的一个大叔已酣睡不醒,生活真的不易。而我,一边看着画家女儿给我的画展资料,一边打量包里的酒。看了看热量,又放了回去。中午吃了几口米饭,破了一周不吃米饭的戒,为了下午和老板谈事,拒绝了朋友和我喝酒干杯的好意。晚上喝了一晚上茶,为了维持体重,拒绝了和律师姐妹一起去吃拉面的邀请。我坐在电车上,看着对面酣睡的大叔,累到浑身无力,浑身酸痛。住在哪里又如何呢?心酸和累只有自己知道。出了田町车站,我打开了这瓶酒,一路爽快喝着,不在意别人怎么打量我。So what ? 老娘今天累了,一个人喝一口。Cheers!和自己干杯,和孤独的街道干杯,和深夜干杯!近期进入高强度工作期间。周六周日尤其忙。一场完了赶着下一场。围着东京塔转圈圈。凌晨五点赶到横滨喜来登见一个朋友,吃个早饭送他去羽田机场。周六理念中的悠闲Brunch却这么匆忙。不开心不满足的都写在脸上。回来在中目黑转车,坐在河边晒太阳喝水散步,虽处于东京最悠闲的街道,但却一杯悠闲的咖啡时间都没有。拍照也是以效率至上。坐在河边晒晒太阳一边掐着表,一边想着书稿和其他稿子的事,又一边害怕一不小心忘记时间耽误下午和大人物重要的会面。下午两点赶回港区麻布会面,每次都是匆匆路过东麻布。五点结束会面,赶回田町咖啡店喝一杯红茶修改简历和整理摄影图片。晚上回家给人发简历发摄影作品,看着刚收到的轻松熊,可日子一点不轻松啊。 周日给学生上课,晚上又是匆匆而归。自由,在极度的制约下才显可贵。之前放空时期,看着精致光亮的港区,心生厌倦,觉得矫揉造作一片。晚上回家卸妆洗脸护肤后,赶紧贴了膏药在后背,戴上蒸汽眼罩,呼呼大睡。早上又是化妆,跑着去浜松町车站。发现一家刚装潢好的餐厅,却不能停下。现在忙的团团转后,和编辑路过东京塔下,聊着这早放的河津樱,驻足观赏一分钟。在塔下喜欢的餐厅喝果汁,却丝毫不轻松,时刻思维保持紧张。一天忙碌后,步行回家,却发现东京塔竟然换成了魅惑的紫色,心里是放松的。这个时候的港区是细腻深情且讨喜的。我可以快走回家,也可以踱步,听着音乐,在空旷的街道上,随意的感觉,随意的思考。昏睡一日加暴饮暴食。感觉刚刚休息过来,晚上和朋友吃了中华黑暗四川料理,呵呵哒,怀念12月在重庆和成都醉生梦死的日子。然后转战一家三田附近的Bar。第一次也是凭直觉摸到的。我选bar全凭感觉,几乎不会失望。哈哈,第二次来,依旧Mojito。不到夏日,也想沉醉在Lime和薄荷的芬芳里。Lime香气不明显,但依旧让人有些怀念夏日。Mojito夏天更合适,配上Taco,配上爵士,配上挥散不去的夏季荷尔蒙,我已想不到更好的形容。今天坐在Counter边,和朋友聊着墙上的这幅画,觉得忽然放松了下来。又是11点以后到家。今日横滨办了一天的事,和律师姐姐在一起。中午去了一家很不错的餐厅。和律师姐姐在一起的日子,思维总是变得很清晰,也愿意去整理一些思路。未来两周要忙得飞起,但依旧希望可以平稳发展,现在心态开阔了很多。午餐吃的灰常满足。日本的物价,真的让人惊喜有余。今天中午来Suntory音乐厅二层的一家西班牙餐厅吃饭。沙拉、前菜、主菜、咖啡都还好。环境不错。新认识的朋友贴心的送给我了Libertable的蛋糕,好幸福。周五赶上家旁边海景餐厅的Buffet。兴致勃勃的来吃。蔬果丰富,就别无所求了。咖啡也可圈可点,晴天下的海景餐厅,简直完美。

吃完步行到台场,第一次步行穿越彩虹大桥,桥上行走,天气晴朗。从上周六一直忙到现在,终于有静下来的日子。周六一个朋友从美帝飞来东京出差。Park Hyatt Tokyo 41层的bar。没有去最高一层的New York Bar,就为下一次留些悬念。开始和日本人拘束地坐在一旁,十分不开心。第一杯鸡尾酒完了第二杯红酒,我决定要坐到对面有现场演奏的。和他坐在同一侧,耳语相谈,东京的夜色流连如水,尽收眼底。周围欧美人居多,气氛也不同于刚才的拘谨。情绪开始蔓延。心情逐渐打开,开始享受这无比美好的夜晚。这家Park Hyatt在新宿。Park Hyatt算是凯悦旗下最顶级的奢华五星了,对手也是半岛、四季之流,但建在新宿这个地方,让我不禁有些犹豫。但胜在夜景,可以远看东京塔,所以还算满意。周二导师来东京,约中文导报主编一起横滨吃饭。老铺子的鳗鱼饭,价格也贵的可以。引荐拜访一位日本有名的华人女作家。今日是周三,早上早早送他去机场,在羽田机场一起吃了一家银座的茶渍饭,关东煮和茶渍饭都如此大碗,让我如此震惊。我还和他开玩笑,他真的是up in the air 的状态,而我日子开始忙碌的趋于稳定,和异性的接触慢慢开始的成为一种消遣,在这种快节奏的城市,很难静下来考虑真心的问题。收到他前一天在京都出差给我带过来的礼物。

尝试了新的工作,在一家国际拍卖行做和摄影和图片相关的工作,感觉视野的维度再次得到延伸。和文物朝夕相处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我可能自由惯了,工作方式也是个重要的问题。有待下一步论证。这个论证的周期有点长,每天都会发生新的事。我对于新奇的事物和人也越来越趋向淡定。拍卖行的工作沉默而单调,但在这里这两个词都是褒义词。我喜欢沉默的去修图,也喜欢单调的整理文物。主编在此期间给我指出了许多新的路子,引荐了更上一层的人脉,我开始对这种社交感到新鲜,后来觉得厌倦,推辞了后续的画展和晚宴。深夜突然发觉,今年的樱花季竟然过去了,我好像忙到没有抽出专门独处的时间去赏樱。两天连着去上野公园赏樱,也都是变相的被动社交和聚会。而且几乎都是雨天。只有一日在神奈川,和一个男孩一起傍晚时分在河边散步赏樱还算悠闲。傍晚的居酒屋放着夏威夷的音乐,鉴于周日下雨带学生的春游取消,难得休息的周日。喝一杯心情很好。

感觉已经快要和东京的生活妥协,翘班一天看了东京女子图鉴。我或许也是这样的人,无法与自己的欲望和妥协。为了好听,我姑且把欲望称之为自由与梦想。为了自由与梦想,我可以放弃很多东西。春假回来,同事从关岛带回了お土産,午餐时幸福的和我们讲着关岛度假的种种细节。我容易被感染,但幸福的主妇生活,真的不适合我。偶然看到上周逛街买的包包上的话:Basic is steady ,But, go to look for something new.这才说的是我啊。我想我大致想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东京,或许要暂时告别了。路过东京塔的时候,依然有不舍。昨天中午午餐后,在横滨港散步,山下公园开满了郁金香。细腻而安逸的日本生活,我确实无法拒绝,但确实少了一些什么。到了该做决定的时候了。如果和东京和港区做告别,我还需要哪些仪式?这个问题很深刻啊。来横滨办事,难得有机会可以闲庭漫步。初夏的午后,新绿的梧桐叶,快把眼睛晃亮到失明。爱这精致的日式庭院,爱这仲春时节的新绿。舍不得离开日本,把我牵绊于此的,大概就是这些东西吧。

撕碎有关世界困惑的全部迟疑,撕碎消极被动与撤退的想法。这次,在某种直觉的指引下,自由生长。I'm free ."If u don't try, the light won't hit ur eyes, and the moon won't rise and fall in sight ."夜晚听着Norah Jones,不同往日的慵懒,只记得这句歌词。脑海里只有:不去尝试,就一无所有。要赶快离开东京,去往美帝。不同以往的厌倦,依靠去去异地度假几日再回东京就可以refresh.这一次的觉悟,牵扯到我从今年年初就伴随而来的迷茫。我究竟想要什么,想做什么?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经历过短暂且复发的抑郁症后,走出困境的我,一直在思索着,我究竟需要什么?难道只是这样安稳单调的生活?或许不是。Then break it up .我想,早晚都会过一个没有人陪伴的生日。但一旦有过这种体验,你一定会变的无坚不摧。生日前一晚,还不到零点,来家旁边的海景餐厅喝一杯,我最爱的位置还为我空着,值得开心。蛋糕还是留到明天吃吧,祝自己生日快乐。生日那天,没有想法要去哪。随便搜,出现一个地名:二子玉川。最后欣然起行的原因很简单:第一、那里有河,我想去河边散步;第二:它是自由之丘的下一站,我去年的生日是在自由之丘过的,很满意。在河边散步,青草依依,河水清冽,很像菊次郎的夏天的感觉。但实在不是吃饭的地方,无奈还是在自由之丘下了车。这里是全东京甜品密度最高的地方,生日蛋糕总要吃吧。漫步目的,凭第一直觉一般不会让我失望。最后,我的对面坐了一只兔子,他陪我过生日。蓝莓派、Scone、马卡龙、法国产的草莓酱。这个生日餐还好。至少,在和孤独对抗的过程中,我又近了一步,26岁,生日快乐!吃完泡了温泉,路上买了草莓蛋糕选了一支加州产的红酒,回家小酌。晚上之前给我算命的师傅,发来信息说今天去放生了。觉得很幸运,之前布施的钱款能在生日这天放生,功德无量。这也算是最大的生日礼物。五一,依旧没有明确的想法想去哪。意外的是,来了一个自称是陪我过五一的人。父母在意大利,他少年就被送到法国读书,拼命工作赚钱,在学校的时候因要代表法国参加奥林匹克竞赛,加入法籍。年少做过各种不可思议的体力工作,现在建立服装公司,开法拉利,持Conrad(希尔顿旗下顶级五星酒店)和Waldorf以及各大航空公司的高级会员。预定Conrad Tokyo时,会员直接升了海景套房。此行来东京就是游玩和吃。前几天在国内,每去一个城市也是为了吃。我问他是否买了回程的票,他说没有。我说计划在日本几天,他说没计划,东京落地签90天,旅行想那么多干嘛。我问他接下来去哪,他说澳洲和纽约玩完就回去了吧。只让我带他吃鲍鱼刺身、吃和牛、吃寿司、吃居酒屋(根本不喝酒的人)、吃吞拿鱼。接触过很多身价不菲的人,给我带来更多的启示无非就是,想法多且深刻。但是他,更多的是让我回归简单的一种状态。第一天要去镰仓,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朋友给他说过有一家鲍鱼刺身很好吃,他就非要吃到不可。最后到了江之岛,门口排队,坐下又等餐,花了一小时才吃到。 他基本满意,我则无感,相反觉得定食里面的刺身不错。镰仓下雨,带他环江之岛一周。出来旅行,没有明确想法,没有明确目的地,不做攻略,随心所欲。早上鄙视他根本不查路线,出了Conrad Tokyo就走错车站,但他只是很淡然的说,坐错了又怎样,反正没去过的地方,说不定有惊喜呢。到了镰仓,我最钟爱的两家餐厅都没有办法进去用餐,他安慰我说,你想想如果不是我,你一定今天窝在家里(貌似很有道理)。镰仓回来的路上问他的想法想去哪,他说没想法,我想去哪陪我去就好。比我早睡,早上四点起来健身两小时起来吃早餐。无聊的时候就坐在沙发上打游戏,iPad里面竟然是会说话的汤姆猫这种低龄游戏,被我无情鄙视。之前拼命工作胃不好,一回酒店就要吃药,给我泡了茶,拿了水果,自己看着百度贴吧的笑话笑的出声。黄昏的窗外,坐在沙发,从这个视角看着港区,很平静。晚上在居酒屋,我喝酒,他喝水和味增汤,我吐槽了一晚上,他只是安静的评论。印象最深刻的他的两句话就是:明天的事想那么多干嘛,昨天的事还想它干嘛。这两句话,确实让我受益匪浅。关闭朋友圈后,世界清净很多,没有小红点骚扰的生活,开始让我恢复到专注每一个瞬间的美好。饭前可以简单拍照,美景也要大胆留念。只为了自己存在,不必取悦别人,想好种种讨好的不得罪人的视角,自导自演,取悦朋友圈里的人,究竟为了什么。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上文的某先生,他来横滨出差,我凌晨抽空跑到横滨喜来登和他早饭后,送他去机场。他的生活就是Up in the air里面乔治布鲁尼的状态,每天不同的城市不停的飞,出入都是五星酒店,偏爱凯悦家,头等舱候机室吃饱了上飞机倒头睡,有时候从家到首都机场晚了,直接打电话让人打好登机牌在安检处等他,经常在一个酒店只呆几个小时,酒店经理想过来打招呼都没机会,每次只见有Checkin,却一大早退房了。一年在外住100晚五星,每天不是在机场,就是在去机场的路上。有一次,给我发信息说,飞机晚点,他回到北京的家已经很晚了,腿都肿了。每天发信息最多的内容就是:登机了,落地了。这种心酸是看朋友圈能看到的吗。我们总在羡慕别人的生活,但他们背后的辛酸显然我们并不想要。

五月的花都开好了。躲得过花开的五月,躲不过无人的长街。港区的夜,总是街上无一人。我夜晚散步,竟然会觉得有些冷。深夜又失眠,脑子充斥着各种新鲜的想法。在东京,意味着下一秒总会遇见想不到的人。上周六和一个朋友一起吃饭。让我略带惊喜的并不是他带我去的一家银座的Jazz Live意大利餐厅。而是开车送我回家的路上,在我平时夜跑的路线停车。我带他一起重新审视这片我生活的区域。沿着花朵遍布的街道,来到海边。在远观彩虹大桥的桥上,他意外发现一条一直被我忽略的小路,沿着小路我们到达东京湾洲际的楼下,直面海湾的最前端。海风中,他给我讲述了他有关航海和轮船的梦想,想今年在波士顿买一搜出海远航的船,但需要先学习如何驾驶船,抵抗海浪,出海远航。眼前时不时驶过邮轮,我们在争执眼前的邮轮是从哪到哪。后来发现是开往伊豆小笠原的邮轮。我脑海里都是《春光乍泄》里南美洲最南端乌斯怀亚的灯塔,海浪好像在眼前漂浮与吹动。我胳膊靠在横杆上,看着东京湾的夜与海,脑海里尽是出海远行的一艘船。第一次在这个位置,再一次审视东京湾,怀揣着各种自由的思绪。

第二天我夜跑又到了昨天相同的地方。在这里兜兜转转反反复复,最讨厌的是见到刚下班的人。他们迎面而来的都是压抑的气息,让自由散漫的我,两相排斥。望着街头,精致的女人们,我觉得自己确实是个怪物。我只能在特定社交场合穿成这个样子,not everyday.

这周被阿姨拉着来到京王新宿酒店参加东京都知事(都长)的演讲,全程我都在思考,政客的嘴脸究竟是怎样?带着面具,心怀鬼胎,下面都是仰望的观众,在舞台上编织着各种醉心的期许和谎言,想起了纸牌屋,不禁很想脱离。

今天东京下雨。我打着伞穿过东京塔,心里算计着还有几家西餐厅和咖啡店没有去。下午两个半小时空闲。星巴克我最爱的落地窗的位置空余。于是难得有心情喝一杯咖啡,看一个电影。下载好久没下到的《迷失东京》竟然在YouTube 可以看。熟悉的Park Hyatt Tokyo的酒吧迷离的灯光,熟悉的迷离与落寞。窗外的雨还在继续,咖啡放凉,电影正合我意。我感觉了自己与这座城市的疏离。不管我和它多近,也总是疏离的。傍晚时刻,在东京塔下看着外面的落雨,终于做出了决定。

高中一个最好的闺蜜来东京玩。我一大早接她来家里。周日给学生上完课,带她去银座有Jazz Live的法国餐厅吃饭。可以在第一杯酒就迎来开场乐,周围人声喧哗,感觉也不错。感慨人生变化,十年前还在高二,十年后,竟然会在这里相聚。惊喜自然还是在甜点。本来可以银座走回家,但是为了带她看看东京塔,特意坐车到大門站,沿着芝公園,带她环绕东京塔。迎着黄色柔和的光,蔷薇的季节到了,手抚摸着花朵的盛开,心里充满了很多不舍。港区的夜,果然让人迷恋。闺蜜去关西玩一周。周四周五我定了去伊豆三島的温泉旅馆,打算泡一晚温泉,第二天去静冈小丸子博物馆。周四下午大雨,高速上还堵车,但我心里很畅快,短时间离开东京的感觉十分好。到了车站暴走4公里,来到温泉旅馆。快走的时候,身旁都是田野和河流,人烟稀少,觉得很舒适。六点半到了旅馆,匆忙洗澡泡了一下温泉,晚餐已经摆好。

牛肉锅、刺身味道没有特别出众,但鉴于运动后以及心情放松,喝着啤酒,觉得吃的很开心。睡前又泡了一下温泉,和老奶奶聊了一会天。躺下依然可以听到水流声,这种体验也不错。早上四点醒来,实在睡不着,打开窗子,泡了茶坐了一会,到六点半去泡了温泉,浑身热热的小睡一会起来吃饭。早饭这样实在贅沢!吃的满足,又钻进温泉。太阳照着屋子,听着鸟声和流水声,这样的田园风光,实属难得。

退了房坐车去静冈清水,喜欢小丸子是在五岁,这么多年,对日本没有特殊的情怀除了温泉和一些古典的细节,剩下最牵绊的就是小丸子了。进入小丸子博物馆,泪忍不住了。究竟是什么原因,我真不知道。因为激动,或者不是。只是觉得一直以来糊里糊涂来了日本,又突发奇想来了这里。童年过去了,我却没长大。很复杂的心情吧。

出了博物馆,坐了巴士去三保松原。海边暴走,抛开东京的束缚,海风激烈的铺面,踩着不多见的黑沙滩,我一直想看到大海的尽头。累了直接躺下睡觉。找到了当年在冲绳的感觉。傍晚回到三島车站觅食,感觉心情特别像孤独的美食家里的五郎,心理活动特别丰富,而且饥肠辘辘。最后一家不起眼的居酒屋吸引了我,走过漫长的长廊,爬上楼梯,二楼别有洞天。装修复古,竟然可以卡拉OK,客人演唱水准颇高。我点了刺身定食。这么料足的刺身,东京别想了。而且按午餐定食的价钱给我。同老板和演唱的客人交流,和东京的冷漠完全不同,这里的人非常热情。可惜时间不够,不然一定好好喝一杯,和他们多聊一会。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