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雄》小说免费阅读 《悍雄》最新章节目录

关注
《悍雄》小说免费阅读 《悍雄》最新章节目录www.shan-machinery.com《悍雄》 免费试读

然而,没有不透风的墙,“劝说”的战斗还没有打响,C市五套班的领导闻风赶到了国王大酒店。把“蛟龙”总统套房围得水泄不通。成思民和秘书调整布署,调转“枪口”,一致对付“视察”工作。

才几分钟,沈问和成正浩就从国王大酒店出来站到了马路上。夜色斑斓,寒风漫卷,沈问一脸的满足,成正浩像个又是两手空空没有讨到一分钱的讨债的人那样,满脸冰色,上了尾班公车,嘴里还在咕噜说:“一桌好酒好菜给搅和罗,回去警署坐着冷板凳泡面当夜宵罗……”

回到家正好十点,正是晚间新闻时间,沈问就打开电视。已经有些日子没与新闻女主播见面了。沈问喜欢看新闻女主播叶万兰,他从头到尾把所有的台都翻了一遍,没有她的头像,这令沈问很失望。哦,他忽然想起,今天是大年初一,也许电视台做了节目调整,这几天不放晚间新闻,他正要马上按摇控器上的关闭键,然后把摇控器重重摁下,没有想看到的头像,一切都是摇控器的错。

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拜托啊,这么晚了!会是谁?沈问脑子里飞快地想了两秒,想到十几个人,但就是没有想到会是个女孩。晚上瞄眼里看不太清,房门打开,肖秀站在他面前像花一样灿笑,这令沈问万分吃惊和感动。她竟然这么晚了还来敲他的门,而且笑得花容如花一样灿烂无敌。

肖秀可能是走路和上楼用了些功夫,脸色娇红,身上正冒着热气,她进门看到电视屏幕在闪动画面就说:“一个人看电视啊,你也太无聊了,无聊到没事做,一个人看电视。”

屏幕闪着画面,电视上出现了“火柴棍身材”的主持,她以机敏的反应力,丰富的阅历,以及不经意间所流露出的特有的东方美而出名。从荧屏上看到她天真、智慧大大的眼睛中闪出少有的单纯,她主持风格自然,她采访名人很像在唠家常,善于倾听,这些都是人前的她,生活中的她,从北广学生到X视《XX风景线》到XX当家花旦,家喻户晓,一路成长轨迹和心路历程历历在目,她京城长大,还会X语,她挺了过来,她把所有故事置于大背景中,伊拉克战争,九一一事件,北京申奥,戴妃葬礼,她像唠唠叨叨的讲家常一样机敏自然地讲述。

肖秀跳过画面,屏幕上浮现出家居装饰节日,她用摇控器关了电视放下摇控器,在摇控器前坐下说:“肖锦他们的新房的装饰,红色和绿色太频,家居中运用红色太多,效果并不好,会使人情绪不稳,心情烦躁,引发夫妻发生口角,我的话肖锦和方志强就是不听,我建议他们多用粉色,粉色有助提升桃花运势,也用些黄线条,黄色代表端庄尊贵,当然时间久了黄色容易使人产生消极情绪,黄色只是用于线条,绿色象征和谐自然,但太多则容易让人意志消沉。”

沈问想,你这个时候到我这不不是来和我说这些的吧?他把玻璃茶几上放着的一盘进口水果红毛丹推向肖秀不无羡慕地说:“想不到你对家居装饰还这么在行。要是将来我装饰房子就请你给我设计图纸,你不会不帮忙吧?”

肖秀看了一眼毛茸茸的红毛丹兴奋异常地说:“你要真让我设计呀,我就用淡雅偏白或米白色,来装点你的新房,因为淡雅偏白或米白色令人心情平和,与各类颜色饰物搭配不会冲突。”

在红毛丹旁边还摆有红富士和各式糖果糕点,见肖秀没有要动手品尝的意思,沈问走到饮水机前说:“你是我家的贵客,我给你泡一杯咖啡。”

肖秀的目光跟着沈问受庞若惊地说:“谢谢你的深情厚意!看来你不怕我打扰,还给我冲咖啡。沈问老师,我父母下午被我表姐接去了她家,下午我在同福广场回家他们就走了,剩我一个人在家。唉,过年也不好玩,肖锦让我去他们那打麻将玩,让我把你给去,我知道你和苏芮在一起,就说玩什么麻将,一个就到处乱逛,一直逛荡到天黑,又不知不觉逛回同福广场,也不知过了多久,偶尔抬头发现你家窗户没灯,就知道你还没回家,我在同福广场看烟花都快要呆疯了,正要疯回家,看到你从公车上下来,我就尾随而来,这么晚了,你一定说我冒昧吧?”

沈问把冲好的咖啡放到肖秀面前,与她不远不近隔开十公分的距离坐下来说:“你快别这么说。你是做学问的人,平时没有闲过,春节放假一闲下来就觉得无所事事,无所适从,这很正常嘛!我有时也是一个漫无目的地到地走走,哪里热闹往那里去。这没什么不好哇!你是贵客,搁平时我请都请不来,你能来了那么再晚,我都非常欢迎!”

喝下一口咖啡,肖秀润了润嘴唇含羞地一笑,终于鼓了勇气说:“其实我是有目的而来,我想你陪我去逛街,逛单行街。”

单行街是一条用石子铺设的小街道,每天一到傍晚时分,热恋中的青年男女便不约而同地到那里相会,互诉衷肠,街头巷尾充满着柔情蜜意,那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恋爱街。

沈问看着肖秀红嘟嘟的嘴唇柔韧、光鲜,刹是好看,面对她说的话他眉宇间堆起了疑问,肖秀看了出来,不动声色地说:“我就是想去那里走走,找找感觉,走在那里的人都是成双结成的,要是我一个人单身走那单身街就有点怪,所以我想你陪我去。”

你说这话也不想想,就知道去那里走走,也不看现在是几点钟了。沈问十分为难,那是名副其实的恋爱街,他和肖秀这么晚了走在那算是怎么回事?他模棱两可地说:“肖秀,老师陪你走走,那是你看得起老师,老师非常乐意,只是,那可是恋爱街,而且都这么晚了,你能不能改变一下主意,改变一下时间?”

肖秀又端了咖啡蜻蜓点水般喝了一口轻轻放下杯子,把目光交给沈问,无所谓地笑着说:“是恋爱街,那又怎么样?不恋爱就不能去?什么时候规定的?你是不是怕别人认出我们?说我们在恋爱?现在才晚上十点,十点到十一点半是那里的高峰期。现在去正好。”

沈问站了起来,忽然想到今天是农历新年的头一天,上帝让他过得也挺有创意,还没来得及给女朋友南岭的父母打电话拜年,南岭的电话就关机了;谢英的母亲把电话打在他手机上,让他让那死丫头接电话;收到了红艳艳的玫瑰也见到了苏芮,而且两人玩得不可开交时,接到电话奔去国王大酒店;现在这个时候了上帝还安排肖秀来约他陪她逛单行街,让他这个有女朋友的人和她一个没交男朋友的人去那里鱼目混珠。

沈问的内心确实是不情愿现在这个时候还去单行街。尽管肖秀是个大美女,还不是一个普通的大美女,而是一个有着博士学历的大美女,而且她还一直暗恋他。沈问尽管不愿意,但他并不把不愿意非常暴露地表现出来,而是动之以情地说:“没有明文规定不谈恋爱就不能走在单行街上,但坊间有个不成文的既定属成的规矩,那条街走的就是谈恋爱的人,通常不谈恋爱不往那街上走,我不怕别人认出我,再说了那儿离这远,被人认出的概率不会高,即使就是被人认出,以为我在和你谈恋爱,我不怕,我怕什么,你是个大博士,别人看到我和你走在单行街,就是以为我和你在谈恋爱,那也是我占你便宜,是你吃亏。”

肖秀已经是站起来,很干脆利落地说:“我想去那条街,就不想那么多,谈恋爱就谈恋爱,只许别人谈就不许我谈哪!沈老师,我和你开玩笑说的,我可看出来你的南岭不好惹,你现在是她的人,我可不敢对你有丝毫的非分之想。”

肖秀几乎是押着沈问下楼,出了小区穿过喧闹的大街,沈问感觉夜空很美,而且微风不寒,把他的脸面像水面一样拂来拂去,路过同福广场,那里仍是热闹非凡,简直就是个不夜场。肖秀兴奋而狂野地招呼着沈问朝MM放放烟花的方向而去,沈问发现是蒋丽在放烟花,就犹豫地停下脚步。

蒋丽放烟花正出神入化,沈问想她不可能看到他,尽管烟炸开时夜如白昼。沈问装没看见蒋丽,肖秀拉扯着他站在旁边看了一会,两人才慢慢走开,走向广场尽头的光福路,继续他们的单行街之行,光福路是通往单行街的起点站,就在光福路口,沈问突然猛然抬头静默地站住了,他双手合十置于胸前,安然自若地喃喃低语,肖秀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他这是在干嘛,他身上的手机响了,他好像浑然不觉。

肖秀当然无法知道沈问此时此刻的作为。沈问都不清楚自己的意识,过后他才感觉自己突然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头顶三尺有神灵,好像真是一位白胡子神仙在他头顶上指意他念经颂佛。

哦,沈问是在虔诚地念经!他从来没念经过,也根本不懂得任何经文,但他确确实实是在念经,念了大约一分钟。

肖秀发现沈问的额头上灵光四射,好像还有细小梵文在跳动闪烁,她觉得奇怪,她想上前看个仔细,她想问沈问怎么回事,她甚至怀疑沈问站在路口双手合十像和尚念经是不是突然中风了,她想推他一把。

但是,肖秀什么也做不了,她的嘴像被封了胶怎么也张不开,她的双手像脱了骨节一样软得没有一丝力气,她的双脚比灌了铅还要沉千倍,根本动弹不得更别说迈腿,她整个人就像一根深深地扎进地下的木桩,只是大脑里还存有意识。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