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然然轻枫——偷走了我的心,打算什么时候还?

关注
番外,然然轻枫——偷走了我的心,打算什么时候还?www.shan-machinery.com    商展成回到住所的时候,发现夏然还没有回来。穿越小说吧www.sj131.com

    他抽出了一根烟,点燃,夹在指间重重地吸着,眯着眼睛轻轻地吐出眼圈。

    欣长的身子就这么依在夏然公寓门口,单手操着裤兜,整个人因为隔着一层烟雾缭绕,看上去倒是显得有些不太真实。

    手机有电话进来,特殊的铃声让他不用看来电号码都知道来电的人是谁,他随意地掸了掸烟灰,然后才拿出电话接了起来,说的是一口流利的英文,“有消息了?”

    “是的少爷,已经找到了夫人,不过……她好像刚刚上了去美国的飞机。”

    商展成眸光一凛,似是有些不敢置信,“你说什么?她去美国做什么?”

    对方显然也还没有调查清楚,说话的时候也不太利索,“……好像是……是董事局那边的人做的手脚,所以……少爷,要不要您先回来一趟?这边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您亲自来处理,而且您刚刚上位,董事局的人就没有再见过您,他们对此意见很大,再加上郝和本家族那边一直都在煽风点火,如果这次夫人出了什么问题的话,估计到时候会很麻烦。”

    商展成低咒了两声,语气更是冷,“我走之前不是把事情都交代好了么?那个老匹夫到现在还咬着我不放?”

    “……少爷,真抱歉,不过您还是要回来一趟……”

    商展成直接就将半截烟捻灭在一旁的垃圾桶盖上,他转过身去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的公寓大门,不知道为什么,心头空牢牢的。

    其实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就算是继续留在她的身边,她也未必会接受自己。

    一个男人看一个女人,和一个女人看一个男人的眼神又有什么区别?

    夏然就是那种生性淡漠的人,可是她有太多的喜怒哀乐都是和陆枫城有关,她那么骄傲的一个人,都可以为了一个陆枫城如此折腾自己……

    他似乎是真的没有机会了呢……

    而他更明白的是,他的身上有放不下的重担——

    母亲,事业,权势……

    还有,这一辈子他都想要证明的能力。

    有些东西,就算你自己不想要,或许也由不得你,当人走上一条路的时候,只能一直往前走,因为有人看你不走会在你的身上咬一口,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永远都不会是那个失败者,而要成为王者,总是要牺牲太多太多……

    也包括,他的爱情么?

    “我知道了,给我预定好明天的机票。”商展成嗓音沉沉的,顿了顿又说:“明天上午。还有,照顾我好我母亲,派人在暗中保护好她,等我回去。”

    “是。”

    “还有一件事情。”商展成想起医院门口发生的时候,眼眸有森冷了几分,“派人去查一下顾家的情况,我之前让你调查过的,顾盛秋还有她的母亲,不管用什么方法,我要让她们在A市待不下去,明白么?”

    “是!”

    商展成挂了电话,一张妖娆的俊容看不出任何情绪,蓝灰色的眸子深处却是压抑着太多的情绪。他重新抽了一根烟出来,点燃之后又慢慢地吸着,就这么一直等着夏然。

    夏然回来的时候,正好就看着这么一幕——

    身材挺拔的男人就这么懒洋洋地倚在她家门口,身边的垃圾桶盖上面放满了烟蒂,他手里还夹了半根,眯着眼眸,一脸深沉的样子,平常的吊儿郎当早就已经不见。

    夏然皱眉,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这样子的商展成,大步上前,劈手就抢过了他手中的烟,直接丢进了垃圾桶,“你抽了多少了?还是个医生呢,知道抽烟有害健康不?”

    商展成丝毫不生气,双手一环胸,冲着夏然微微一笑,“你还知道抽烟有害健康?那么你呢?你也是个法医,算是半个医生了,你也不能抽烟了,知道不?”1cI3z。

    夏然眼底闪过一丝狼狈,轻咳了一声,“……现在可以了嘛,还学会顶嘴了,行了,我自己心里有数,你大晚上杵我家门口做什么?”

    “杵?什么杵?什么意思?”商展成看着她开门,整个身子贴上去,不耻下问,“亲爱的,你刚刚说的那个字我不太理解是什么意思。”

    夏然打开/房门,一边换鞋一边耐着性子解释,“站,OK?你这个假洋鬼子,不然以后我就和你用英文交流,省的这么吃力。”

    “当然不行,你不是说了中华文学博大精深吗?我要好好研究研究,你一定要和我说中文。”

    夏然进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又问他,“你要吗?”

    “我自己来。”两人站在厨房里,双双倚着冰箱门,静静地喝着水。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两人的脑海里都有情绪涌上来。

    最后还是商展成开的口,他侧过脸去看了一眼夏然,见她侧脸沉寂,线条却是柔软的,修长白希的手指轻轻地捧着杯壁,那眼神显得悠远又深邃。

    商展成看的有些痴了,神智却是异样清明,“宝贝,你在想什么?想他吗?”

    夏然心头突突一跳,这个“他”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

    有这么明显么?

    她刚刚……的确是在想他。

    陆枫城——他说要重新追求自己,那几句话一直都在自己的脑海里徘徊,她是在想他,从回来的路上就一刻没有停过。

    可是她以为自己掩盖的很好,却不想旁人只需要一眼就看出来了。

    下意识的捏紧了手中的杯子,夏然有些不太自然地侧了侧身子,“……没有,有点累了,想休息了。”

    商展成看着她将杯子放在了一旁,直接拦在了她的面前,他眸光沉沉,之前每每对着夏然都会嬉皮笑脸的样子此刻却是被严肃的表情所取代,一字一顿,虽不是很标准的中文,却也格外清晰名利,“夏然,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是不是爱陆枫城。不管那个男人以前是不是伤害过你,可是你就是忘记不了他是不是?”

    夏然心头烦躁。

    商展成说的,似乎都是她的心事,她就算是可以欺骗全世界的人,似乎也欺骗不了自己。

    她咬了咬唇,虽然不甘心,却也不想做一个连感情都不敢承认的胆小鬼。

    “原来我一直都在自欺欺人,我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她轻叹了一口气,骤然承认了之后,倒是松了一口气,至少还有个人可以让她倾诉,“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和你说这些话,但是……商展成,谢谢你一直这几天陪着我,可是我……我不能给你想要的,上学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对我的心意,我那时候不能接受,我现在还是不能接受。其实和陆枫城无关,就算不是他……”

    “就算不是他,也有可能是别人对么?”商展成苦笑一声,却是摇了摇头,“不,夏然,你不知道,如果不是他,那么有可能会是我。但是绝对不可能会是别人。”

    夏然抿着唇不吭声。

    商展成继续缓缓地说:“也许你并不了解你自己,但是我很了解你。夏然,你这个人,个性太好强,看似柔柔弱弱的一个女人,却总是会做出一些让人诧异的事来。我那时候会那么自信自己就算过很多年去找你,你也未必会有别人,就是因为我知道,你这样的个性一般的男人根本就走不进你的心里去。可是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一个陆枫城。”

    “……我也不是输给他,我只是输给了你,还有时间。”

    夏然从来都不知道,商展成竟然还会这么了解自己,她有些意外,可是又好像是意料之中的事……

    她也不只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有太多的话来来回回徘徊在自己的嗓子眼里,却第一次发现,原来所谓的中华文字博大精深,有时候也会找不到依据正确的话。

    “商展成……”

    “好了,别说对不起之类的话,我可不接受哦。”商展成挑了挑眉,打算了夏然的话,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唉,我也累了,我去睡觉了,你早点休息。”

    “商展成……”

    “啊,还有,以后别抽烟了,你也知道对身体不好,对吗?嗯……还有我就是想说,如果真的放不下的话,就别放了,心里的砍其实不难过,关键还是看你自己,想不想要。那个男人值得你再去勇敢一次吗?夏然,想清楚了就去做,我会给你加油的。”

    “商展成……你……”

    夏然听着他说着这么感性的话,总觉得像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不过商展成已经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大步走出了她的公寓。大门一关上,他才无力地倚在墙上,伸手慢慢地抚上自己的心脏处——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默念着,夏然,我爱你。

    这三个字,到了最后我也没有正式对你说过。

    但是也已经不重要了,希望你是真的幸福。

    …………

    ————————今日更新6000+番外月底完结不了就要下月初,快了————————

    这一晚上夏然辗转反侧都没有休息好。

    其实商展成的话,无疑是挑起了她心中最深处的某一种念想。

    如果放不下,就不要勉强自己放下……

    这么多年来,她都不记得自己和陆枫城兜兜转转竟然已经这么多年了,可是到头来,他却还是站在自己的身边,不管当初他靠近自己的目的是有多么的不纯粹,可是如果他真的要报复自己,想必她早就已经不是今天的夏然了。

    他站在自己的身边,任由自己对着顾家的人发泄,如果没有陆枫城,她是不是还会有这样肆无忌惮的勇气?

    她明明知道的,其实就是他在纵容着自己,所以她才敢。

    有时候连她自己都知道,其实最初他有着不单纯的目的来接近自己,可是后来却是自己在利用着他的身份和权势。

    总是觉得委屈,总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那是因为曾经她在顾家受到了那样的伤害,她就像是一只乌龟,把头缩进在乌龟壳里,只要一碰到类似的事情,就不愿意再伸出脖子来,看看周围的世界……

    陆枫城……陆枫城……

    其实最胆小的那个人是她自己,她是个懦夫,不敢争取,更不敢接受。

    这一晚上,夏然枕着陆枫城三个字入眠。

    这一年来,她都睡不好,可是今天晚上,睡眠质量,却是出奇的好。

    原来放下并不难,难的不过就是一直都心心念念记挂着某一份自以为是的怨恨

    陆枫城修长的两条腿优雅地交叠着,手中还捏着一个高脚杯,红色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在杯子里晃动着,没出几分钟,门口就响起一阵敲门声。

    “进来。”

    属下很快就推门进来,对着他恭敬地颔首:“陆总,您交代我的事情,我都已经办好了,给美国那边放了风,也确定了商展成明天就会飞回美国去。”

    展夏子回眯。陆枫城伸手弹了弹杯壁,嘴角浅浅一勾,“很好,顾家那边的情况呢?”

    “目前还没有什么消息,不过……”属下支吾了一下,似乎是有些犹豫的样子。

    陆枫城眸光一沉,“有什么话就说,你知道我不喜欢吞吞吐吐的。”

    “是。”属下在心中暗忖了一下,这才开口道:“顾跃龙老先生生前已经偷偷买下了顾氏2%的股份,他临死之前已经把这2%的股份都给了夏然小姐,夏然小姐也确定签了字。不过……”

    “不过顾氏这两年的发展可不是很好,虽然顾氏一直都是A市顶尖的企业,不过顾泽深最擅长的也就是纸上谈谈兵,尤其是他接手了顾氏总裁这个位置之后,业绩就不行了。顾明凯前段时间还不小心得罪了市委书记,现在顾氏可以说是前有狼后有虎,夏然这个时候拿了2%的股份,也未必会有什么好处。”

    陆枫城懒洋洋地接了话,直接把属下没有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

    属下点头,“是的,陆总,而且我们都知道,最近有人在恶意收购顾氏的股权,我现在在想,顾氏有可能是要变天……”

    陆枫城习惯性地弯了弯唇角,镜片后的眸光微微一闪,“所以你是担心什么?担心夏然接受不了顾氏变天么?”

    对于她来说,顾氏变不变天,她根本就不会在乎,如果他没有猜错,那2%的股权也一定是看在顾跃龙的面上,她才会签字的。

    “……夏然小姐毕竟也是顾家的人……我只是担心那个暗中恶意收购顾氏股权的人会对顾家的人不利,陆总,您看,我们是不是需要做点什么?”

    陆枫城摆了摆手,突然调转了话锋,“老爷子什么时候回来?”

    他的思维转变得如此之快,那属下倒是有些措手不及,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后天。”

    陆枫城仰起脖子,一口饮尽杯子里的红酒,辛辣的液体顺着他的喉咙流窜到四肢百骸,他薄唇微微一抿,放下酒杯,这才说:“安排一下,到时候我会亲自去接他。在老爷子回来之前,公司的事情你先处理一下,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打扰我,还有密切监-视着顾家的一举一动,尤其是那个顾泽深。”

    “是。”

    夏然刚一开门,正好就看到陆枫城信步朝着她家门口走来。

    她皱起眉头,本能地要关上门,陆枫城眼疾手快,一把拦住了她关门的动作,整个身子轻巧一转,就直接进了她的公寓。

    “怎么一见到我就要关门?你这样真的很不礼貌。”将人抵在墙上,陆枫城挑着眉头看着怀里脸蛋有些红扑扑的小女人,像是一个刚刚剥了壳的鸡蛋呢,陆枫城看的一阵心神荡漾,忍不住伸手去抚她的脸颊。

    夏然倒是毫不客气寒着脸甩开了他的手,“我也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不请自入的客人!这里还是我家呢,陆少爷我有权利不请你进来吧?”

    “你不需要请我进来,不过你拦不住我要进来。”某个男人大言不惭。

    夏然咬了咬牙,想着,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男人这么胡搅蛮缠的?

    “那你是承认你是个小偷了?信不信我报警?”

    “我不过是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的,要说小偷,你才是小偷吧?”

    “你——胡说八道!我拿了你什么东西了?”

    陆枫城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不顾她的挣扎,直接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你说呢?我这里缺了一个最重要的东西,就在你那里,你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

    夏然的心陡然一跳,一张脸涨得更是通红。

    她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说起这种话来,真是俩面不红心不跳的,所以说甜言蜜语是个人都会说,不管他是冷情冷心的男人,只是他想不想而已。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放开我,我要——唔——”

    后面的话,自然是没有说出口来,陆枫城已经俯身温柔地吻住了她的唇。

    夏然整个身子哆嗦了一下,双手下意识地推在了他的胸口上,挣扎的力气却已经不是像以往那样带着怨恨,更像是一个小女人的娇羞。

    “跟我去个地方,好不好?”深情缠绵的吻之中,男人低沉的嗓音就像是让人沉醉的佳酿,带着诱哄的味道。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