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美冷艳总裁林枫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关注
我的绝美冷艳总裁林枫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www.shan-machinery.com我的绝美冷艳总裁 免费试读

“呵呵。”

莫欣桐内心苦涩一笑,提到这三个字,内心莫名烦躁。

不过看着身旁这个男人,对自己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莫欣桐根本无心与他纠缠,冷冷说;“有了!”

“还没结婚吧?”林枫起先一愣,随后趁机问道。

“结了!”莫欣桐气恼的瞪了他一眼,说道。

“美女,那你介意多一个老公吗?”林枫问。

“介意!”

“那你介意换一个老公吗!”

“我说你这个人到底有完没完!”莫欣桐终于忍无可忍,眼前这个男人打扰到她的心情,更问这些私密性的问题,终于令她无法忍受。

啪!

莫欣桐一巴掌直接拍在了林枫的脸上。

不给你一点教训,你以为美女就只有美啊!

顿时,飞机上的无数乘客,用各种鄙视的眼神,看着林枫,已经有人开始指指点点。

林枫被莫欣桐拍了一巴掌,微微一愣,随即冲着莫欣桐大吼道;“老婆,你为什么打我?”

“你自己心里有数!”

“老婆,我不在乎,你怀的到底是不是我的孩子,我永远爱着你。如果说有个期限,那便是一万年!”林枫露出痴情姿态,只是眼眸流露出一丝狡黠。

这句话刚落下,整个飞机瞬间寂静下来。

针落可闻。

无数人用异样的目光,投向莫欣桐。

不少人都用心疼的眼神看着林枫,多么好的男人啊,女朋友给她戴绿帽子,可还选择原谅她!

哼,敢打我?爷的可怕,自己做梦都害怕。

林枫内心这般想着。

莫欣桐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的反击,来的如此迅猛,威力十足,简直出乎预料。

她脸色发白,淑胸颤抖,随即露出愤怒的表情,十分痛心说;“我的好弟弟,你个禽兽,我可是你姐姐啊!”

这句话落,全场仿佛被猛的浇了一桶冰水,瞬间熄灭了。

推着餐车的空姐,脚步一滑,差点摔倒。

一位客人正在喝果汁,满脸震惊,手一抖,直接洒在了身旁的女朋友脸上,来了个水漫金山。

全场,无数人朝着林枫指指点点,各种鄙视和难听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

这种男人,简直是禽兽不如!

“小样,还想跟我斗!”莫欣桐用得意洋洋的眼神看着林枫,美眸的狡黠得意极了。

“高手,果然是高手!”林枫倒吸了一口寒气,眼前这个美貌女子不同一般啊,自己可是头一次吃了这么大亏。

不行,得找回场子!

看到林枫不说话了,莫欣桐立即冷笑了起来,她知道,自己反击的时刻到来了。

“想搭讪本小姐,你去山里在修炼个几十年吧,还什么几百块,本小姐一年当模特就过百万美金。凭你这点水准,够么?”莫欣桐神色讥讽。

林枫嘿嘿一笑,也不介意,说;“我的好姐姐,咱爸说了,家丑不可外扬,咱们还是低调一点!”

“你说什么!”听到林枫的话,莫欣桐俏脸冰冷,真被这个家伙气死了。

“喂,请问我能向你要几张脸皮吗,我看你的脸皮里三层外三层的,少几张应该没关系吧!”莫欣桐道。

“我就是靠脸吃饭的,给你我吃啥?”林枫的回应也很直接。

“闭嘴吧,别和我说话!”莫欣桐生气了。

“切,要不是看你漂亮,我才懒得搭理你。哼,说话还那么毒舌,亏你长的那么美。”林枫嘴里嘀咕着。

经过一次短暂的交锋之后,两人暂且处于相安无事的状态之中,谁也无意挑起战火。

林枫见识到了这个美女的厉害之处,莫欣桐也不想主动招惹旁边这个奇葩男人。

两人就这么和平共处了半个小时。

然而,上天似乎有意无意的,会让两人发生一些什么,缘分,就是这般的奇妙。

要不有句老话怎么说,鲜花插在牛粪上,不是鲜花愿意,而是牛粪里有营养啊!

“你怎么了?”林枫突然开口,眼神看向身旁的大美女,眼中有些疑惑。

莫欣桐的娇躯轻颤,一张绝美的瓜子脸微白,贝齿暗咬,一丝丝冷汗从美得冒泡的额头浮出,极不舒服的样子。

“要你管!”

“大姨妈来了?”林枫一双黑眸盯着莫欣桐,嘴角带着笑。

“你大姨妈才来了,本小姐怎么样,不关你的事!”莫欣桐冷冷回应,尤其是见这臭男人还笑,总觉得坏坏贱贱的,更加生气。

“那好吧。”林枫耸耸肩,继续闭着眼睛休息。

五分钟以后。

“啊…”

突然,林枫的耳畔,传出来一道若有若无的娇吟。

林枫刷的睁开眼眸,便见莫欣桐的脸色,再无半点血色,白的像是一张随风摇曳的纸。

这可不是来大姨妈那么简单。

一定是生病了。

林枫的眼神立刻产生了变化,他感觉到这个美女身体,处于一种极危险的状态。

他主动抓住莫欣桐的手,只是触摸的那一刹那,林枫眼神猛的变化;

“手上好重的寒气,不对,寒气已凝,气化寒毒。我遇到过最厉害的高手,也施展不出来这么强的寒毒功法。如果没错,这美妞应该是罕见的寒体,希望别病入膏肓的,否则…”

“混蛋,放手!”莫欣桐立刻愤怒道。

这色狼,怎会这么无耻。

林枫认真道;“莫小妞,你体内的寒气居然这么重,帅哥我平生罕见。”

“你是医生吗?”莫欣桐忍住他的轻薄举动,美眸好奇。

这个男人,居然知道自己体内寒气很重。

说到这儿,莫欣桐心底便有一种难受的感觉,自己从小被寒气侵袭所困扰,心中的悲哀,无处诉说。

这次回国,一方面是治疗寒体,第二方面就是结婚。

而自己的未婚夫,据说是江北市某个豪门的天子骄子,极有才华的一个人。

只是,未曾见面,莫欣桐也提不起好感。

“不是呀!”林枫摇头,哥这种全能人才,去当医生,简直是太暴殄天物了。

大师傅知道,要气的从棺材板里跳出来,打死自己的。

当然,至于教自己医术的二师傅,会不会找大师傅拼命,那就两说了。

反正,林枫医术是会的,造诣还极高,属于深藏不露类型。

“那你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莫欣桐抽回手,娇躯在轻轻颤抖,贝齿紧咬红唇,艰难的忍住内心的痛苦。

可奈何,寒气之袭如饿虎扑食,她一介柔弱女子,又怎般抵挡?

“我能治你的病。”林枫笑着说。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