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这样被套路|偏色

关注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这样被套路|偏色www.shan-machinery.com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戴上了各种面具将自己装扮成一个“如意郎君”,而女人,则成为这些人 “围猎”的猎物。在咱武汉这种人也不少见,他们都是怎样哄骗女人的呢?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2016年2月29日上午10时,武汉市公安局江夏分局纪委接到看守所民警电话,有一中年女子给在无证驾驶而被拘的男友杨某送衣服,持有一张男友警官证声称其是警察。该局纪委副书记龙庆随即来到拘留所。经查,男子警官证系伪造。

经查,女子肖某(化名),50岁,湖北孝感人,离异。通过微信附近的人认识杨某,聊天中男子自称是警察,顿生好感。没聊多久,两人便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交往中,杨请其吃饭,给他买衣服,累计花费1万多元。

而杨某,30岁,小学文化,未婚,2009年曾因盗窃被湖北孝昌县法院判刑3年,刑满释放后一直无业。

穷困潦倒之际,花400元在武汉做了一张假警官证,买来两套警服、警衔、警棍和手铐,一次无意中微信聊天时结识了肖某。

为打消肖某的疑虑,杨某经常身着警服在其面前练习敬礼、摆弄一些劈刺警棍的动作,从而让肖某对其坚信不疑。

确认结识的男友是一名假警察,肖某想起自己被骗的经历,忍不住痛哭流涕。

小学文化,还是个小偷,竟然这么会玩套路……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不是你们破案,我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小晴(化名)在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纱帽街派出所获悉,和自己相处近半年的“土豪”男友竟然是个“无业渣男”,悔恨不已。

2015年7月的一个夏天,小晴正在汉南区一洗脚店打工。一次她被安排为一名中年男子洗脚,两人闲聊时认识。

男子告诉小晴,自己名叫“符兵”,目前离异,现在汉南一工地搞工程,在某高档小区有两套房子,工地有两台挖掘机,工地老板还欠他的钱……钱多得用不完,每天闲来无事就在洗脚店对面搓麻将。

听完男子的介绍后,小晴顿时有了好感。随后,符兵经常到洗脚店找小晴聊天,两人很快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开始同居。同居后,为了支持男友工作,小晴把自己积攒的数万元都交了出来。

2016年春节前的一天,符兵失踪,小晴赶紧报警。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公安分局民警通过走访符兵在汉南廖家堡的居住地周边群众,获悉其真实身份信息为符某仁(男,48岁,湖南人),其妻和儿子在市内。

由于符某仁好吃懒做,长期在外花天酒地,所以被其妻撵出。

洗脚洗出来的感情,真是难以言状。老司机快出来,你怎么看?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已婚男子杨某其貌不扬,但衣着笔挺,一副“领导”的派头。他冒充武汉某区招投标中心副处长,骗财骗色。

35岁的杨某是浠水人。2015年1月,杨某通过微信“附近的人”功能,添加了女子田某为好友。虽然杨某长相并不出众,但看起来成熟稳重,又自称是一名国家干部,田某刚离婚不久,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与他聊了起来。

每天,杨某在微信里嘘寒问暖,很快,两人坠入爱河中。

为了进一步赢得田某的信任,杨某不经意间从公文包内拿出身份证、工作证等物品来佐证他就是武汉某区招投标中心的副处长,田某信以为真,两人很快同居。

同居后的一天,杨某回到家里愁眉不展。田某一打听,杨某才倒出苦水:自己投资的酒店正在装修,一名工人被电死,资金周转不开。

田某当即拿出数万交给杨某,支持男友“事业”。之后,她又多次拿钱支持男友。最后一次,杨某骗取田某及表弟的67万元后,立刻消失。田某等人才知是骗局,这才一起报案。

武汉开发区(汉南区)公安分局神龙派出所接警后立即展开侦查,通过摸排调查,最终确认了杨某是一名游手好闲的无业人士,且已经结婚多年,并生有一名6岁女孩。

为什么游手好闲的无业男都这么狠?都这么狠了怎么还无业呢?我羞愧得想撞死!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张某化名为王嘉陵,在一家全国知名婚恋网站上注册征婚,随后通过该网站认识武汉女青年丽丽(化名)。

他自称是上海人,在美国通用公司任职,刚被派驻武汉分公司工作,年薪80万元。

这天11月8日晚,张某将丽丽约至汉口一咖啡店,说“你就是我结婚的对象,按上海人的规矩,两个人结婚,男方负责买房买车,女方只需买张五六万元的婚床即可。”张某的话让丽丽怦然心动。

一个月后,张某称在徐东买了婚房,房产证准备办到丽丽名下,钱都花光了,但想买股票,于是找丽丽借了2000元。几天后,张某又要借2000元,说是请领导吃饭。张某还用丽丽的银行卡刷了4300余元租小轿车,又刷了1.2万余元买了手机和电脑。

有一天,丽丽打不通张某的电话,赶到其住处,房东说张某已退租。之后,张某彻底失联。

丽丽报案后,潜逃至浙江宁波的张某被警方抓获。

据查,张某化名周华在婚恋网站注册征婚,打着征婚的幌子,对武汉5名女性骗财骗色,所涉款物共计13万余元。

据了解,张某无业且其貌不扬,矮胖、脸上有刀疤,手臂有纹身,却因嘴特别甜,利用一些白领女性社交圈子较小,人善良、单纯,再加上利诱,获得她们信任后再骗财骗色。

好吧,又是个无业的,还是刀疤纹身加矮胖,我真的想狗带了。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咱武汉有个57岁的男子上演“真实的谎言”,冒充国安特工抓间谍,骗了多名年轻女子,有的被骗了钱,还有的被骗了色。

下午1时许,25岁的小苹(化名)走在大学校园内,有个穿皮夹克的五旬男子上前问路:“学校有几个出口?人流最密集的是哪里?”突然,男子压低声音,我是国安局特工,正在抓捕一伙高智商犯罪团伙,麻烦你扮我女儿掩护我。说完,还掏出一个证件晃了晃。

小苹看他戴着眼镜,左耳戴着蓝牙耳麦,正与“队友”低声交流。正说着,有消息传来,一个“队友”被嫌犯驾车撞倒,已送医抢救。他请求小苹答应扮他女儿,好掩护他去医院。小苹点点头。

男子拉着她的手走进医院。男子随后单独走进病房探望“队友”,出来后称同事骨折,还差两千元手术费。“你有没有钱?先帮忙垫一下,明天就还你。”男子说。小苹表示实在没钱。男子对着耳麦又低语几声,便示意“安排好了,我们先撤”。

出了医院,男子假装接到领导来电后,他告诉小苹,我们暴露了,被间谍反跟踪,你现在很危险,上级要求我务必保护你。嫌犯晚上12点在鲁磨路一家酒店接头。你得和我一起去,不然有危险。小苹只好点头。

晚7时30分,两人来到鲁磨路一家酒店,男子用小苹的身份证开了房。进房后,男子神秘地对着房门猫眼看门外,“外面有人监视,怀疑你是我女朋友。你看过潜伏吗?我们得学孙红雷和姚晨那样演戏骗过他们”。他便抱着小苹躺在床上,弄出些动静来。

随后他说,你去洗澡,出来不能穿内衣。小苹觉得别扭,犹豫了。在男子坚持下,小苹只好照做。

待小苹出浴,男子说,这时要你牺牲一下,关键的时候到了。男子遂对小苹展开猥亵,她也只好配合。

凌晨3时30分,男子说出去侦查一下,便一去不返。直到5日早晨6时,小苹才发觉上当,报警。

被抓后,男子交代自己姓曹,57岁,武汉人。曾先后三次因冒充特工行骗获刑。2001年入狱后,其妻子与他离婚,带着儿子走了。

我了个去,这样都行!我和小伙伴何止惊呆了,简直惊恐了!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男子吕某在同城网上见有美女发靓照,希望能获广告公司垂青。他灵机一动,以“丽芳广告公司”的名义发出一条招聘平面模特的广告,并留下自称“张总”的QQ号。

没多久,高中女生夏丽(化名)果然将自己的简历发到此QQ邮箱。吕某收到简历后,立刻通过QQ与夏丽聊天,他表示广告公司为扩大业务,需要招聘服装平面模特,但首先要对身高、肤色进行考核,“我会让经纪人韩灿和你联系”。果然,有一个叫韩灿的人与夏丽相约,下周在汉阳一家酒店内面试。

其实“张总”和“韩灿”都是吕某一人扮演的角色。在面试的酒店房内,“韩灿”先让夏丽签一份简单的求职意向书,接着张口让夏丽脱衣“裸量三围”。量完后,吕某又称“皮肤有疤痕,我得拍照向老总请示审核是否录取”。得到夏丽默许后,吕某拍下裸照装作跟老总联系,假意现场录取了她。

看似面试过关,吕某又故弄玄虚:“要想在模特圈站住脚,得好好巴结我。”边说边动手动脚。夏丽以为这是“潜规则”,不好拒绝就跟吕某上了床。

3天后,吕某通知夏丽去公司签合同,同时交3000元培训费。夏丽拿不出钱,只好拒绝。

数日后,吕某又扮成混混“刺头”在QQ上与夏丽对话,谎称受丽芳广告公司张总所托索要9600元违约金,并威胁如不交钱,就把她的裸照贴到其家附近。

夏丽被迫报警。吕某被抓后夏丽这才惊讶地发现,张总、韩灿和刺头其实都是吕某一个人。

经查,吕某只有小学文化,身高1.6米,曾涉嫌性侵幼女。他根本没有开办什么公司,就是借着一些少女的明星梦骗财骗色。调查显示,上当的女性并非夏丽一人,不乏在校大学生。

明星梦……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个什么梦?我特么感觉就像个春梦。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说完了渣男,咱们还是得聊聊暖男。要知道,在咱大武汉,专情温柔体贴入微的好男人也是不少的。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家住武昌粮道街的吴莹,事发时是武汉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事发当天,她和爸爸吴怀义从汉口一家救助站接回了失踪4个多月的弟弟。好不容易一家人团聚,晚上11点多,弟弟却毫无征兆的拿起一瓶开水朝姐姐头上淋去。受伤后,吴莹被父亲紧急送往医院。

治疗期间,男朋友龚作威守在吴莹身旁,呵护备至。龚作威表示:“她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弟弟患有精神病,为了弟弟家中已负债累累,她的学费生活费都是靠助学金和自己打工挣钱。医药费每天需要1000元,我自己只是一个学生,真的很无力。我只好发起医疗众筹,朋友们不仅捐钱,还帮我把信息发到别的群里,有许多公众号还专门为我俩写了帖子。”

本来预期30天筹到10万元用于吴莹的治疗和整容费用,没想到才两天时间就筹集过半,龚作威非常感恩。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湖北武汉,因家人反对相恋8年未能结婚,女友患癌晚期,男友却选择病房内求婚。

在医院肿瘤科病房,一场特殊的婚礼隆重进行。39岁的武汉姑娘杨柳,脸上透着幸福的光晕,依偎在新郎彭新身边。为这一天,他们等了8年。“幻想过无数次自己的婚礼,从未想到会在病房里结婚,但我一样很幸福。”杨柳说。

8年前,杨柳和彭新因朋友介绍相识,当时彭新一个月工资还不到1500元,杨柳家人一直不能接受两人结婚。但杨柳一直坚定的跟着彭新,两人从未想过要分手。

2012年,杨柳的父亲和外婆相继去世,母亲改嫁多年又身患乳腺癌,与杨柳也很少见面,无依无靠的杨柳和彭新开始租房生活。

彭新包了所有家务活,对杨柳百依百顺。他总在想,等自己条件好点就跟杨柳结婚,两个人在武汉安个家。

没过两年,杨柳觉得腰部和颈椎痛得人直不起身来,去医院被查出乳腺癌晚期伴随骨转移,已经失去做手术的机会。 

彭新跟单位请了长假,24小时照顾她。而女友情况有所好转,彭新就向女友求婚了。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去年夏天又这样一则新闻曾在武汉朋友圈广为传播,网友“@董小挑决定不吃辣了”在网上吐槽称:刚在路上看到一对情侣,女生的鞋子出了问题,穿着男友的鞋,男生赤脚扶着女朋友走。这么热的天气,马路上的温度都能烤五花肉了。

原来,在7月29日下午5点左右,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大三学生董同学走在回家的路上,意外看见这令人感动的一幕:一对年轻情侣顶着大太阳,男生赤脚踩在地上,身旁娇小的女友穿着他的大拖鞋。

当天,武汉天气炎热,天气预报报的是37℃。虽然是下午5点,但室外依然热浪滚滚。站在雄楚大道与民族大道交叉的十字路口,这名男生不时挪动着自己的双脚,可以看出地面温度让他有点难以忍受。“我想他女朋友的凉鞋一定是坏了。”董同学说。

但没多久,他们就乘着一辆出租车向民族大道方向而去。“我注意到一个细节,男生的脚已经烫得受不了了,但依然让女友先上车。”董同学边说边感慨。

董同学将此事发上网后引起了女同学们的议论,大家都在点赞:这简直是“中国好男友”。也有两个女生泼来冷水,一致说道:“这种男友,叫别人的男友。”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曾在武汉知名论坛火了一把的杨进进家住汉口澳门路,是一家餐馆老板。据他介绍,和老婆黄茜的婚礼举办前,他决定为婚礼做一件有意义的事:粘水钻婚鞋。

一双白色高跟鞋,珍珠、水钻、胶水等材料,全是他从网上买来的。

毕竟是第一次,紧张的小杨先拿了个手机壳来练手,随后才正式“开工”了:先将胶水点在鞋面上,再用牙签细心抹平,然后迅速用点钻笔粘上饰品。当然,动手前就得确定想要的鞋子风格,在脑子里构思出最终的“效果图”,比如用30余颗心形小钻拼出老婆名字字母“Q”。实际操作时先粘上较大的合金花等,再用小珍珠将空缺位置一一填满,“主要是要心细,手要迅速。”

就这样,9个小时后,第一只鞋子完工。而这时的小杨只觉得眼前晃悠的全是水钻和珍珠,“头晕晕的”。有了首次成功的经验,速度就快多了,6个多小时后,第二只鞋也大功告成。

“太细心,太体贴了!”“鞋子好漂亮,你老婆肯定特别感动!”“身为女生的我,对LZ甘拜下风。”面对网友们的如潮好评,被贴上“好男人”标签的小杨谦虚地表示:谈不上手艺多高超,“对我也是一种挑战,用心而已。”新娘小黄这几天每天都要把鞋子拿出来欣赏好几次。

丈母娘陈女士也用时下潮语夸他“你这才是真爱啊”,小杨还蛮害羞,他期待着,新娘小黄穿上这双独一无二的水晶鞋,踏着亲友们的祝福,携手迈向幸福生活。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3.6周易见:在武汉被骗色的女人:基本是这样被套路

接下来说的这哥们儿,是不是暖男是不是好男友暂不评价。但是说起他的行为,虽说有些温暖,但起因却让人唏嘘。

如小鸡啄米一般,头一次次磕在水泥地上,直至鲜血满面,仍对围观群众的劝解无动于衷。汉口王家墩金华大厦楼下发生了这样一幕,让人诧异之余不免嗟叹。

当事男子还把一条横幅挂在金华大厦外的栅栏上,写着“×平,真的对不起”。

当时正下着雨,他打着伞,额头处血肉模糊,不时渗出鲜血。“他大约是11点30分挂横幅的,挂好后就开始磕头。”几名目击者说,横幅中提及的女子估计在金华大厦内上班,“我们都劝他男儿要有志气,该放手就放手,但他不听,嘴里一边念着‘×平,我对不起你’,一边磕头,起码磕了1000个,但那个×平一直没有露面。”

回家途中,他向记者介绍,他姓鲁,32岁。“我和×平是在戒毒所认识的,她比我小6岁。当时她是戒毒所护士,我在戒毒,在她的帮助下,我走上了正途。我们是2007年10月17日在一起的,平时感情不错,她对我真的很重要,我愿意付出一切来挽回她。”

问及×平同他分开的原因,鲁某称,×平的妈妈要买房子,需要5万元钱,但他手中当时只有1万元,于是想通过赌博赢得这笔钱,没想到反而输光了。×平很生气,自5月起就没再跟他见面。

有认识的市民帮忙拨打王平的电话,一女子在电话中称“让他死了这份心”。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