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抄家者面对宪法称“我们已把它作废了”_揭秘_历史

关注
文革中抄家者面对宪法称“我们已把它作废了”_揭秘_历史www.shan-machinery.com

文革中抄家者面对宪法称“我们已把它作废了”

本文摘自:中国网,作者:林建刚,原题为:《“最后的名媛”郑念:上海生死劫》

美国社会学家米尔斯在其著作《社会学的想象力》中写道:“影响每一个人的历史,乃是世界的历史。”小人物与大历史,个体的人生与大社会,曲径相通。一粒沙里一个世界,个人生活中那些卑微琐碎的事情,从表面上看,似乎只是与他自己有关。而其实,琐碎的生活细节,往往是宏大的社会历史进程中的一个缩影。

倘若如此,《上海生死劫》或许正是对“文革”这段大历史的重现和刻画。它和巫宁坤的回忆录《一滴泪》一起,被很多知识分子视为了解那段历史中人们生活状况的窗口。在海外,他们的影响力可谓无远弗届。

《上海生死劫》的作者郑念,原名姚念媛,1915年生于北平,中学就读于天津南开中学,后升入燕京大学,而后留学就读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并与同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留学的郑康琪结婚。

随着抗战的爆发,两人回到中国,其夫任职于国民政府外交部,后来被派到澳大利亚,他们在澳大利亚待了7年,1948年回到上海。1949年,在面临留在大陆还是去台湾这一选择时,他们选择了留下。郑康琪后来任英国壳牌石油公司在上海的经理,直到1957年病逝。之后,郑念任经理助理,协助该公司在上海的工作。

后来,“文革”爆发,郑念因其留学英国、丈夫曾是国民党高官以及服务于“帝国主义”的公司的经历遭遇长达6年的牢狱之灾,她的女儿则遭到造反派红卫兵的毒打而身亡。随着“文革”的结束和社会的日益开放,郑念得以平反,并于1980年前往美国探亲,最终定居美国。

《上海生死劫》就是郑念在美国以其1966年~1980年这一特殊时期的经历为题材写成的纪实小说,内容基本是按照自己的回忆来叙述的,因此也可以将其看做是一本回忆录。这本书对那个荒谬年代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知识分子的心理状态,以及无处不在的告密现象等都有淋漓尽致的描写。

自由与平等的消逝

说到自由,首先指的是法律下的自由。不论是政府,亦或是政府统治下的民众,首先要遵循法律,尤其是宪法。而那个时代恰恰是无法无天的时代。

在这本书中,当郑念面临抄家时,她首先想到的是《宪法》。

她写道:虽然我认为这是白费力气、毫无用处的,但我仍举起那本《宪法》,心平气和地说:“你们没有搜查证就随便闯入私人宅第,这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那青年一把夺去我手中的《宪法》,把它扔在地上,气汹汹地说:“这宪法已作废了。”

“只有人民代表大会才有权修改宪法。”我说。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