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医(2)_拉棉花糖的兔子

关注
道医(2)_拉棉花糖的兔子www.shan-machinery.com

“您别急,”周锦渊的语气安抚了老妇人,他从包里拿出随身携带的针具,“没事,我再用针刺,通过经络传导阳气,驱散邪气,很快就能好了。”

年轻人和实习生虽然被刚才那一手唬了一跳,心下还是觉得不妥,想要阻止,谁知周锦渊抬手一格,在他们肩膀上捏了两下,筋一下就软了,用不上力,古怪得很。

别说再拦着周锦渊,就是想报警也握不动手机了。

赵道长本来也想上前阻止,眼见他们下场,就不大敢靠近了,只有小心翼翼地劝阻,还抬出观主来,他生怕出了什么事最后要让他们香麓观来担责任啊。

“赵道长,你就让他帮帮我孙子吧,你们不是一起的吗?”老妇人不但不领大家的情,反而拽着赵道长念叨起来,生怕赵道长不让小道长给驱邪。

赵道长汗道:“他只是我们观主的客人。”

老妇人:那不是更好.jpg

和观主都认识欸,那更加靠谱了。

赵道长:“……”

周锦渊置若罔闻,扶着小孩坐平在地上,就地诊治。先摸了摸脉,然后在他身上几处地方掐按片刻,再进行消毒。

接着凝气定神,在这些穴位斜斜入针,刺进一部分后稍微提出来一点,再次向下刺,如此重复数次,整个行针过程就花费了好几分钟。

小孩呆呆的,对于针刺感也是丝毫反应也没有,周锦渊则一副感受手底下阳气的样子,一只手扎针另一只手还结印。

扎完后,周锦渊收拾好东西,吩咐道:“让针留一会儿,阳气还在运行。”

他神情轻松,好似只是举手之劳,还悠悠然讽刺道:“对了,刚才谁说孩子多灾多厄,我看他虽然幼年坎坷,但是玉梁骨发达,身体康健得很,有惊也无险,能逢凶化吉。倒是有的人嘴大如马,是贪婪之相啊。奶奶,不要哪来的野生道士都相信。”

长须道士:“……”

老妇人猛打量那“野生道士”。

呃呃,是挺像马的……

野生道士嘴角一抽,又气又要保持高人风范,呵呵冷笑:“别耍嘴皮子,我倒要看看你这毛头小子有什么能耐。”

这么点大的小屁孩,能有多大能耐啊,他好歹混迹江湖这么多年,刚才被唬住一会儿,很快就想明白了。

这少年至多也就是用了什么他不知道的手法而已,大家都是骗子咯,拿他垫什么脚呢。

吹那么真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长须道士叉手站在树荫下虎视眈眈,打算看看这个小同行到底能怎么驱邪。

其他人眼看着周锦渊横插一脚,心里焦急,又无法阻止,刚才周锦渊那一下挺唬人,但还没法完全说服他,很怕小孩给扎出什么好歹。

——他一直觉得中医的治疗体系都神叨叨的,特别玄幻,针灸倒是有些效果,他在实习单位的带教老师有时会请针灸医生会诊。

但前提也得是正经医生吧,你看这小道士像是真医生吗?什么阳气驱邪,鬼穴,闻所未闻,怕是和证件一样都是假的。

可让他下巴掉地的事情发生了,大约十分钟后,元元陡然浑身哆嗦一下,眼睛一翻,眼神就瞬间变得清明,左右看了一圈后,竟张嘴奶声奶气喊道:“奶奶,我口渴。”

语气、表情正常,精神清明,全然想不到十分钟前,他还流着口水傻笑,好几天都对外界没有反应。

其他人先是惊讶,而后浑身一寒。

天啊,难道中邪确有其事,否则这情形要怎么解释?

老妇人一阵狂喜,从孙子“中邪”后,就对外界一点反应也没有,也不会喊饿,大小便都拉在裤子上。现在竟然认得出她,还知道表达自己口渴了!

这么看去,可不是恢复正常了么?

周锦渊一点也不惊讶,从容地道:“奶奶您喂水时别碰到针了,待会儿我把针取出来。”

“好,好!”老妇人一边给孩子喂水,一边感谢少年,“道长,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这,这怎么说的……您真是太厉害了!”

中邪这么诡异的病,在医院也没看好,还是高人厉害,一针下去,邪气都被驱走了!

长须道士既觉得神奇,又有点悻悻然。

那实习生和年轻人,也都懵逼了,脑子一时有点转不过来。

年轻人怔怔道:“不……不是吧,元元真的中邪了?”

周锦渊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当然不是,不是都跟你说我拿的医师证了吗?刚还针刺治疗呢。

“从中医说这孩子是癫症,也不知在学校受什么刺激了,痰蒙心窍。我针刺内关、人中、三阴交、极泉等穴位,为他醒神开窍。心窍重开,自然立刻痊愈了。十三鬼穴嘛,虽然带有迷信色彩,但属于临症有效的经验手法。

“百邪癫狂都是病,我说驱鬼是为了安抚老太太,你怎么也信了?”

看着周锦渊那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年轻人脸都绿了,有点欲哭无泪之感。

靠,不都是因为你信誓旦旦的样子太能唬人了。还特能变脸,刚刚还鬼穴、驱鬼,现在就“百邪癫狂都是病”了。

而且他本人还真没看过中医有这么立竿见影的效果,全程才十五分钟,刚才还疯疯癫癫的病人就痊愈了!

周锦渊的话说得很清楚,虽然治疗原理不理解,但杨奶奶已经知道了刚才的说辞只是哄自己,愿意接受治疗,没有中什么邪,孩子就是生病了,真正治愈他的是小道长的医术。

再看那个野生道士,可谓压力山大,仙风道骨也维持不住了,在杨奶奶的怒视下逃之夭夭了。

老妇人对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口气,好在刚才还把这骗子的名字、手机号记下来了,非得曝光他不可。

赵道长很是汗颜,他刚才急得跳脚,谁知道会是这么个结局,略带羞窘地道:“那个,没想到周师弟才二十一岁,医术居然这么好。”

老妇人先是大悟,听到后半截又咦了一声,“不是吧,二十一了?我还以为才十六七岁呢!”

周锦渊的微笑停滞了一瞬,“……”

所谓老医少卜,大家都爱找年老有经验的医生,偏偏他不但年纪不大,还是张娃娃脸,别提多吃亏了。

即使是不是十六七,二十一这个年纪也很小了。实习生心里道,没想到针刺技术这么好,见效之快,他带教老师请来会诊的针灸医生都不如。

也正因为这一点,他之前一时真懵了。不是他挽尊,他是真没反应过来。

不过他也突然想起来,好像中医如果考证,不是一定要去读医学院才能考执业医师证,以师承方式学习的也可以考取医师证,那估计是学习得很早吧。

实习生长吐了一口气,今天可算是长知识了,他决心回去还要搜一搜那个什么十三鬼穴,以后说不定用得到呢。

实习生摸了摸手臂,对周锦渊道:“说真的,你演技太好了,疗效还这么快,我从没见过,几乎以为真有鬼,一阵恶寒啊。”

周锦渊看了实习生一眼,拍拍道袍说:“你还学西医的,信念坚定一点,别比我还迷信。”

实习生:“你%¥#@*…………”

……靠,算了。

第2章

道家有五术,山、医、命、相、卜,也就是修行、医术、命理、相术和占卜,以术弘道。

历史上很多名医,比如陶弘景、孙思邈其实都是道士出身。

到了现代,两种职业早已没有干系,但还是存在一些特例,比如周锦渊,周家道士仍然传承着医术。

——作为火居道士,他们和一般人概念里的道士不太一样,能够成家立业,结婚生子,属于在家修行。

周锦渊从小一边读经方本草,一边看周易八卦。

在旁人眼里,说他是道士吧,他活在世俗里,说他是中医呢,又显得比牛皮癣广告上的“老中医”还要神叨叨的。

尤其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海洲省,刚才想给小孩治病,还得连哄带骗的!

目录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