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摁住她_番外:远东皇帝的夜莺(1/2)

关注
我还没摁住她_番外:远东皇帝的夜莺(1/2)www.shan-machinery.com番外:远东皇帝的夜莺(1/2)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AD1AD4    秦师兄一直没有说话。    他心事重重, 可是许星洲知道他是会去的――哪怕他连许星洲要去哪里都不知道, 可秦师兄还是会跟着她去目的地。    沉沉雨幕,许星洲伸出手,试探性地接了一滴雨。    她身旁的秦师兄手里拎着个不起眼的包――和他拎去她家的礼物不同,那个小包挺普通的,许星洲感到一丝好奇,忍不住问:“这是什么呀?”    秦渡嗯了一声,笑道:“回家就知道了。”    狂风大作,溅起万千涟漪水花, 天黑得犹如黑夜,许星洲的裙子被吹得飞了起来,她按住裙子, 大概是觉得风吹得很舒服,就顶着风哈哈大笑。    秦渡听了笑声, 突然道:“你不如给师兄讲讲点事情。”    许星洲灌了满嘴风, 人来疯地大喊:“讲什么――!”    ……    “讲点你以前的事儿。”    秦渡拎着那袋东西说:“学龄前也好, 小学也好,初中也好, 高中也罢――认识师兄以前的所有事情。”    许星洲愣住了。    “只要你能想起来,”他沙哑地说:“我都想听听看。”-    既然他想听,就都说给他听吧――反正也没事做。    她虽然不明白秦渡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可还是这样想道。    于是在他们回家的路上, 许星洲便讲她在区片小学里如何欺男霸女――她和许春生不同,是就近划区片入学的, 因此同级部的每个人几乎都知道她家那点破事,就算不知道的,过几天也都会知道了。    一开始是有贱嘴的人去说许星洲是没人要的小毛孩,后来又有小孩编排许星洲,说是因为许星洲太调皮捣蛋才会让自己父母离婚的――后来好事的人挖掘出许星洲的妈,于是所有人都知道许星洲的妈是个出轨的‘烂货’。    听上去很过分,可是说实话,小星洲没吃过哪怕一次亏。    许星洲小时候也实在是个小混蛋,拉帮结派结党营私武力威胁样样无师自通,而且很有一点‘三岁看大七岁看老’的意思……    七八岁的小星洲靠自己的美色和慷慨以及莫名其妙的男友力拉拢了自己的后宫,为她们伸张‘今天我又被谁谁谁扯了刚扎好的辫子’、‘谁谁谁说我丑’一类的冤屈――后面许星洲还收小弟,谁敢欺负她她就打谁,奶奶频繁去学校报到,乃是远近闻名、响当当的一粒刺儿头。    横到什么程度呢,她小学的时候的绰号就叫‘粥粥山大王’……    然而,尽管如此,许星洲对自己那时候的评价还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好在那时候没有搞笑漫画日和,”许星洲一边开门一边说:“否则搞不好就不是‘粥粥山大王’这么了不起的名字了。他们可能要叫我肉山大魔王。”    秦渡嗤地笑出了声-    …………    ……    烛火黄昏,大雨滂沱,蒲公英被雨点钉在石砖上。    许星洲推开院门的时候,秦师兄正在在结满蛛网的昏白灯光下,卖力地擦着窗玻璃。    那院子里不再那么荒芜――院子菜地里的草被秦师兄拔净了,窗户擦了一半,防盗门还隔着一层灰,得用水盆接了水去冲。    居然依稀有一些她童年的样子了,许星洲想。    许星洲喊道:“师兄,我买饭来了!”    秦师兄便嗯了一声,将手套摘了扔在一边,抹了抹脸上的灰,进屋吃饭。    外头黑了天。    而这种小镇的天黑得格外早――这种镇上还是秉持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作息,外面哇嗷一阵狗叫,犬吠柴门。    他们两个人已经在许星洲的父亲家吃过了一顿,因此此时许星洲只是在附近的店随便买了两碗炸酱面了事――她加了两个茶蛋,还特别撸了一根豆棍。    许星洲将两个小纸碗放在了桌上。    秦渡去洗手,许星洲自己坐在桌前,夹起了一筷油亮的粗面。    ……    ――这家店,她吃了许多年。    湖北是个缺不得面的地方。十年前炸酱面三块一碗,奶奶不舒服时不做饭,小星洲就会去街头的‘王姐面馆’去买一碗垫肚子。有时候她会加点豆棍,有时候加根肠,有时候加茶蛋,但是不变的是一定要加上一大筷子醋腌白萝卜,店主王阿姨还会给她加一大勺醋汤。    奶奶去世时,全市的炸酱面都已经四块了。    许星洲出院后去王阿姨那里吃东西,王阿姨的小女儿送了她一大把自己画的优惠卷,全是她自己写的,让星洲姐姐以后来免费吃面――上面还有初中肄业的王阿姨歪歪扭扭的‘确认’二字。    是真的一大把,许星洲断断续续地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AD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