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_淡樱【完结+番外】(28)在线阅读

关注
无心_淡樱【完结+番外】(28)在线阅读www.shan-machinery.com

即便是那个缠了我十六年之久每回梦醒总能记起漫天血色的梦也不曾让我如此惊慌过,方才的梦里,那个叫做沐远的男子用一双通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当真是吓得我险些就脚软了。

不过……

幸好是梦,幸好是梦。

作者有话要说:快到中元节写棺木什么的,真渗人呀……

☆、第十四章

次日我醒来时,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光滑的胸膛。我怔了怔,抬眼望去,却是沈珩的睡颜,安静祥和,嘴唇弯着一个弧度,像是做了什么美梦似的。

我努力地回想了下昨夜发生的事情,这才忆起昨夜我做了噩梦,接着扑到了沈珩的怀里,后来也不知怎么着的就睡着了。于是乎便有了此般暧昧的姿势。

不过我如今已是将沈珩当作我的师父,打心底认可他的位置,所以也不觉有何不妥。我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时,沈珩的眼睛亦缓缓地睁了开来。

“阿宛,醒了?”他唇边的温柔笑意泛开,手自然而然地抚过我垂下来的鬓发,顺着来到我的脸颊,指腹摩挲着我的肌肤。沈珩的手指暖暖的,摸得我很舒服。

只不过这动作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印象中阿爹也罢,阿娘也罢,兄长也罢,都不曾做过这样的举措。我记得会做这样动作的人,只有在秦楼楚馆里调戏姑娘的公子哥儿们。

我心下一怔,咦?莫非师父这是在调戏我?

我得出结论,道:“师父,这些日子你肯定常常去秦楼楚馆里!”

脸颊上的手指一僵,沈珩急急道:“阿宛,你听我说,莫要误会。我……”

对于沈珩的反应我亦是有些不解,去便去了,何必跟我这个同道中人解释这么多,我坐了起来,笑哈哈地拍了拍沈珩的肩膀,一副“师父,不必多说。阿宛明白的。”顿了顿,我又同沈珩分享我的经验,“不过这些习惯可千千万万不能在阿爹面前做出来,阿爹的眼睛精着呢,要是知晓了说不定会扣你月银!”

我伸了个懒腰,目光不经意间瞥向了外边,“咦,雨停了。师父,我们可以回去了。”

我兴冲冲地望向沈珩。

未料沈珩却是一副黯然失色的模样,我眨巴着眼睛,问道:“师父,你看起来似乎有些不高兴?”而且……好像还有些沮丧?沮丧什么?

沈珩摇摇头,“我去外面打些水回来。”

沈珩离开后,我以手为梳,梳顺了头发后,准备随意挽个发髻。昨天湿了身子后,我烘衣服时也顺便拆了发髻,好让头发干得快些。为此我现在就是一副披头散发的模样,不过挽发于我而言有些难度。平日里衣食住行都是桃枝和梨心一手打理的,今日离开了她们俩,委实不习惯。

我挽了数回,结果都是松松垮垮地垂下来。

我轻叹了一声,蓦地有只手伸了过来,“我来。”

我惊诧地道:“师父,你连这个也会?”

“应该不难,我试一试。”沈珩接过我手中固定头发的发簪,修长的五指穿插过我的发间,像是有只蝴蝶在我头顶翩翩起舞一般。头皮忽然一紧,木簪擦着头皮而过,头顶沉沉,估摸着发髻已是梳好了。

我刚想去摸时,沈珩又伸出手。

我愣了下才醒悟过来,把收在衣襟里的花钿和司马瑾瑜送我的红翡雕花簪交到沈珩的手中。沈珩久久没有动作,我扭头一瞧,发现他死盯着红翡雕花簪。

莫非沈珩当真是神通广大到了此般地步?簪子一出就知晓是司马瑾瑜送我的?我心中万分忐忑,以为这簪子又是司马瑾瑜布的什么局。

沈珩与我的目光对上,他问:“这簪子是太子送的?”

我忐忑地点头,问出我心中的不安。

沈珩道:“只是普通的簪子。”

我心安了,感慨道:“师父真是神通广大,只需一眼就知道是太子送我的。”

沈珩淡笑道:“我与阿宛相处数月有余,期间阿宛并不曾佩戴过翡翠类的簪子,而此簪雕工精细,红翡水头极足,定是价值不菲。素闻南朝太子极爱翡翠,想必此簪也该是太子所赠。”

我陡然想起每一回沈珩见到我时,目光总是先落在我的头顶,继而才是我的脸上。

我笑道:“原是如此,以前总见师父的目光频频掠过我的头顶,原以为是我的发髻凌乱了,没想到却是师父在观察我佩戴的发饰。”

“不。”

我一愣,“不是?”

沈珩默默地道:“我只是在想为何阿宛不愿戴我送你的桃木簪。”

我又是一愣,过了好久才想起沈珩曾经送过我桃木簪一事。我对这些并不在意,那天拜师回来后就将桃木簪随手一放,平日梳妆都是梨心和桃枝打理的,我自然也不放在心上。

不曾料到沈珩竟然是将此事憋在心中数月之久……

我颇是尴尬地道:“我……我……”本欲捏个措词出来的,但瞅着沈珩的眼睛,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好话来。

沈珩将花钿贴在我的鬓发上,打断了的话,“阿宛喜欢什么样的簪子?”

我想了想,“没有特别喜欢的……”

沈珩将红翡雕花簪递回给我,我疑惑地看着他。

“这发髻不宜佩戴此簪。”沈珩轻描淡写地道。

.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浏览:每周好书推荐|爽文古代言情淡樱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