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杀(1)-昨日重见

关注
追杀(1)-昨日重见

已至傍晚,白子画手握着验生石,循着它光亮闪烁的指示御剑追踪着他的生死劫。飞行了一会儿,发现验生石的警示他向下飞去,见到是一个小有规模的客栈。他慢慢的向着指示方向行去,远远的看到一个青衫男子的瘦小背影走进了一个客房,后面跟着挑着大桶热水的小二,白子画表面未动声色,心中却吃惊不已:“竟然会是个男子?我这么多年断情绝欲,从未对任何女子动过情,没想到这生死劫竟然是个男子,难道是我龙阳之癖?”这时小二抗着空扁担从房间走了出来,一边回头与屋内主人打着招呼:“公子,热水给您放这儿了,那我就不打扰您了。”随着门关上,‘咣啷’一声从里面下了门闩。白子画再看看手中的验生石,确证了屋内之人就是验生石指示的目标。

“究竟是何方神圣?不管是什么人,都要听从师命斩杀这个生死劫!”下定了决心,白子画慢慢走近那间客房,他捏了个诀直接穿墙而入。一进去一阵异香扑鼻,水汽缭绕中他看见一个光洁玉润的白皙裸背展现在眼前——他正在木桶中洗澡。白子画并指如骈,以气凝成剑刃指向了那个人,向他走去,却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窄削的肩、圆润的肩头、璞玉般的皮肤,这些看着并不像一个男人,“难道他是女子?”惊愕间脚下不经意的弄出了声响,那个沐浴中的人马上扭过头来。待看清‘他’的脸,白子画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两度相遇的花千骨。

花千骨看到白子画吓得瞪大了眼睛,“啊”的低叫了一声蹲进了桶中。白子画连忙扭头,面颊浮上了一层薄红,怎么也下不去手要了她的命。“对不起。”撂下三个字后他又穿墙而出,心里愕然:“居然她是我的生死劫,难怪一碰到她我的法力就会自行流失。”“哎~你!”花千骨喊了一声,有点没好气的迅速穿上了衣服,打开房门,见白子画居然并未离去,而是面色如常的负手站在门外,依然绷着脸,好像谁欠了他八百吊钱一般。

花千骨咬了咬下唇,鼓起勇气嗔怪道:“哎,白上仙,你是神仙,就、就可以滥用法术偷看人家吗?”“我并非有意,你为何乔扮男装?”没有丝毫愧疚,反而带着质问责备的语气,花千骨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男人装束挠了挠头,说:“哦,是墨大哥曾提醒过我江湖险恶,扮男装会少些麻烦。”白子画也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嘱咐,默然不语,花千骨见白子画一副坦然的模样,自己再揪着不放似乎也没有意思,摇手道:“哎,算了算了算了,既然不是有意的,我也不要你负什么责了。”想起方才白子画的动作,眉头一皱:“对了,上仙你是来捉妖的吗?这房里有妖怪吗?”她吓得赶紧躲到了白子画身后,满脸担心的从后面探出头,向着敞开门的屋内望着惊诧的问:“是什么妖啊?在哪儿?”

白子画正不知道怎么作答,忽听得身后一声喊:“骨头,原来你在这儿啊,还穿成这个样子,让我好找!”两人一起回头,只见东方彧卿微笑着走过来,笑容和煦如三月的春风一般。“东方,你不是去赶考了吗?怎么来这里啦?”“哎呀,我想来想去不放心你自己一个人,你可不知道这世上人心多险恶,你就不怕你姐姐担心你啊?”一提到杀阡陌,花千骨一吐舌头,自己趁他闭关偷跑出来玩,不知道他知道之后会不会震怒呢?不过这些日子她真的很喜欢这种自由自在不用戴面具的精彩而纯粹的生活,比幽暗的七杀殿有趣多了,她看了看白子画又开始担心东方彧卿不小心说漏了她的身份,连忙往外推东方彧卿:“东方,我真的没事,那个——你赶考要紧,别耽误了,还有啊,麻烦你和姐姐说一声,就说我现在很好,等我学会了法术就会回家。”

“不急,不急,还有的是时间。”东方彧卿扭头看到白子画,说道:“在下东方彧卿,这位是——”一看躲不开了,花千骨硬着头皮介绍道:“他是白子画上仙。”“哦,原来是上仙,失敬失敬!”东方彧卿连忙抱拳作揖。整个过程中,白子画一直一言不发的注视着他们,以他的法力他看出了这个人是凡人命格,却和花千骨差不多,他怎么也无法看透,带着几分神秘之感。花千骨又开始推东方彧卿:“东方你快走吧,去赶考吧。”东方彧卿却执拗起来:“不走,我不走,你姐姐不在你身边我怎么放得下心,怎能离开你呢?”

白子画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听着他们二人叙旧,有些不耐烦的欲转身离开。“哎,上仙!”花千骨突然叫住了他,问:“上仙,我这个屋子里有什么不妥吗?可还有妖怪?”白子画无奈的微微摇了摇头,花千骨还是略有担心想挽留白子画,东方彧卿拽住了她:“骨头,上仙要斩妖除魔,很忙的。”说着抱拳向白子画揖了揖道:“上仙请自便,自便。”

“哎——”花千骨还想说什么,却眼睁睁看着白子画化作了一道白光没入天际。“上仙,上仙!”花千骨挥着手跳着想要留住白子画却徒劳无功,扭头见东方彧卿已经不请自入进了房间,她气哼哼的冲了进去捶打着他说:“都怪你啊,把上仙赶走了。”东方彧卿说:“上仙哪有那么小气啊?不过骨头,你是知道的,白子画可是六界第一厉害的人物,你竟然认识了他!”花千骨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我们只不过是见了几次面而已,有他在身边我觉得特别安全和踏实。”

东方彧卿拍着胸脯说:“他走了没关系啊,还有我呢,有我呢!”“有你?有你我才害怕!”“害怕?你怕什么?”“我怕你把我的身份说出去啊,要是让白子画上仙知道了我是什么魔界圣使,恐怕——”“你怕他会抓住你还是揍你、杀了你?”东方彧卿微微一笑:“所以你刚才一直赶我走?放心,骨头,为了你的安全,这件事我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噢,刚才我还真是有点担心,谢谢你啊,东方。”花千骨有些索然,接着打了个哈欠,“骨头,你累了早些休息吧,我的房间就在隔壁,不管你去哪儿,有我陪你在一起。”…..